太平廣記08交際表現卷_0122.【馮道明】文言文全篇翻譯

雍陶,蜀人也,以進士登第。後稍薄於親黨,其舅雲安劉敬之罷舉,歸山坡,素事篇章。讓陶不寄書曰:山近衡陽雖少雁,水連巴蜀豈無魚。陶得詩愧赧,方有孤首之思。後為簡州牧,自比謝宣城柳吳興也。賓至則折挫之,閽者亦怠,投贄者稀得見。忽有馮道明下第請謁云:"與員外故舊。"閽者以道明之言啟之,及引進,陶呵曰:"與君昧平生,何方("方"原作"妨",據明抄本改。)相識?"道明曰:"誦員外詩,仰員外德,詩集中日得見。何乃隔平生也!"遂吟曰:"立當青草人先見,行近白蓮魚未知。"又曰:"江聲秋入寺,雨氣夜侵樓。"又曰:"閉門客到常疑病,滿院花開不似貧。"陶聞吟欣然,待道明如曩昔之交。君子以雍君矜持而好媚,馮子匪藝而求知,其兩違之。(出《雲溪友議》)
【譯文】
雍陶,蜀郡人,在科舉中考中進士。之後,他對親友有些冷淡、疏遠。雍陶的舅舅,雲安的劉敬之,不參加科舉考試,回到三峽家中,平素作詩寫文章。他為了讓雍陶不給他寫信,給雍陶寄寫一首詩,其中兩句的大意是:詩中"雁"與"魚",暗指"鴻雁"與"魚書",也就是"書信"。雍陶得到舅父的這首詩後,想到自己以前對親友的冷淡,很是羞愧,這才有"狐死首立"的思鄉念友之感。稍後,雍陶任簡州牧,將自己比作南北朝時的詩人謝胱謝宣城,柳惲柳吳興。有賓客來拜訪則輕慢折磨人家,他家的守門人也怠慢賓客。帶著自己的詩文或禮物請求拜見雍陶的人,很少有人受到接見或款待。忽然有一天,有個叫馮道明的落第文人請求拜見雍陶,說:"我跟雍員外是舊相識,請給通報一下。"守門人將這話通報給雍陶。待到引領馮道明拜見雍陶後,雍陶大聲呵斥說:"我與你素昧平生,你在哪裡認識我的?"馮道明回答說:"我每天都誦讀你的詩,敬仰你的德行。我在詩集中天天和你相見,怎麼能說我們是素昧平生呢?"說完隨口吟出雍陶的兩句詩:"立當青草人先見,行近白蓮魚未知。"接著,又連續吟出另外幾首詩中的佳句:"江聲秋入寺,雨氣夜侵樓。""閉門客到常疑病,滿院花開不似貧。"雍陶聽了馮道明的吟誦後,非常高興,立即將馮道明象相交多年的老朋友一樣看待。有德尚的人認為:雍陶為人恃才傲物而又喜歡別人討好他,馮道明無才而又渴求知識。兩個人正好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