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8交際表現卷_0095.【李使君】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乾符中,有李使君出牧罷歸,居在東洛。深感一貴家舊恩,欲召諸子從容。有敬愛寺僧聖剛者,常所往來。李因以具宴為說,僧曰:"某與為門徒久矣,每觀其食,窮極水陸滋味。常饌必以炭炊,往往不愜其意。此乃驕逸成性,使君召之可乎?"李曰:"若朱象髓白猩唇,恐未能致。止於精辦小筵,亦未為難。於是廣求珍異,俾妻孥親為調鼎。備陳綺席雕盤,選日邀致。弟兄列坐,矜持儼若冰玉。淆羞每至,曾不入口。主人揖之再三,唯沾果實而已。及至冰餐,俱置一匙於口,各相眄良久,鹹若吃櫱吞針。李莫究其由,但以失飪為謝。明日復見聖剛,備述諸子情貌。僧曰:"前者所說豈謬哉。"既而造其門問之曰:"李使君特備一筵,淆饌可謂豐潔,何不略領其意?"諸子曰:"燔炙煎和未得法。"僧曰:"他物從不可食,炭炊之餐,又嫌何事?"乃曰:"上人未知,凡以炭炊饌,(明抄本"饌"作"飯")先燒("燒"原作"煖",據明抄本改。)令熟,謂之煉炭,方可入爨,不然猶有煙氣。李使君宅炭不經煉,是以難食。"僧拊掌大笑曰:"此則非貧道所知也。"及巢寇陷洛,財產剽掠俱盡。昆仲數人,乃與聖剛同竄。潛伏山谷,不食者至於三日。賊鋒稍遠,徒步將往河橋。道中小店始開,以脫粟為餐而賣。僧囊中有錢數百,買於土杯同食。腹枵既甚,膏梁之美不如。僧笑而謂之曰:"此非煉炭所炊,不知堪與郎君吃否。"皆低頭慚見,無複詞對。(出《劇談錄》)
【譯文】
唐僖宗乾符年間,有個姓李的官員從州、府任上辭官回來,它居在東都洛陽。李某人非常感激一家權貴的舊恩,想將他家的幾位兒子設宴請來玩一天。洛陽敬愛寺中有個僧人叫聖剛,經常出入李某人家。李某人將自己想宴請這家幾個兒子的打算對這位僧人說了。僧人聖剛說:"我在這家作宗門信徒很長時間了。每次觀察他家的飯菜,山珍海味沒有吃不到的。而且,平常飯菜都必吃炭火鍋,這樣還往往不滿意。這是驕奢淫逸成性了,你可以邀請這樣的人嗎?"李某人回答說:"如果要吃朱象髓白猩唇,我恐怕弄不到。至於將筵席置辦得精緻一些,也不是什麼太難的事情。"於是,李某人四處收求珍稀食物,讓妻子兒女親自下廚房調味。終於準備好一桌奢華的筵席,選定好日期,將這家權貴的幾個兒子都邀請來了。這家權貴的幾兄弟來到後,依次入座,態度驕慢矜持,面若冰霜。每道菜上來後,都不動一筷。李某人請讓再三,只是吃一點干鮮水果而已。待到吃冰餐,都只用匙舀一下放入口中,互相對視了許久,都像咬著木棍吃進口裡的是針一樣難受。李某人並不追究緣由,只是客氣地說飯菜沒做好,請求幾位兄弟諒解。第二天,李某人見到聖剛僧人,將昨天宴席上的情形詳細地告訴了他。聖剛僧人問:"我從前說的話一點也沒說錯吧。"之後,來到這位權貴家中問幾位兄弟:"李使君特意為幾位兄弟準備了一桌筵席,菜餚可謂豐盛潔淨,你們為什麼不稍稍吃一點呢?"幾位兄弟回答說:"燒烤煎和不得方法。"聖剛僧人說:"其它的菜都不好吃,炭火鍋,又嫌什麼呢?"幾位兄弟說:"僧人你不知道,凡是吃火鍋,必須先將炭火燒熟了,這叫煤炭,才可以下菜餚進食。不這樣,會有炭煙的。李使君火鍋裡的炭沒有經過煉燒,往外冒炭煙,因此難以下食。"聖剛僧人拍掌大笑道:"這些都是貧僧不知道的啊!"後來,黃巢率領軍隊攻佔了洛陽。這家權貴的家財被搶掠一空。這幾位兄弟和聖剛僧人一同逃出洛陽,潛藏在深山中,有三天沒吃到一點東西。等到黃巢的部隊稍稍遠去,這幾位兄弟和聖剛僧人一同徒步去河橋。途中遇到一家剛剛開板的小飯店,用只脫去皮殼的糙米做成飯賣給顧客。聖剛僧人兜裡還有幾百文錢,買了些糙米飯盛在一隻土杯中,跟這幾位兄弟一塊兒吃。肚子裡餓得特別厲害,吃著這樣的糙米飯,覺得過去吃過的玉食珍饈都沒有它好吃啊。聖剛僧人笑著問幾位兄弟:"這糙米飯不是經過煉炭的火鍋,不知道可以給幾位郎君吃否?"這幾位兄弟聽了後,都羞愧地低下了頭,一句話也答不上來。

卷第二百三十八  詭詐
劉龍子 郭純 王燧 唐同泰 胡延慶 朱前疑 寧王 安祿山 白鐵余 李慶遠 劉玄佐 張祜 大安寺 王使君 劉崇龜 李延召 成都丐者 薛氏子 秦中子 李全皋 文處子

劉龍子 唐高宗時,有劉龍子妖言惑眾。作一金龍頭藏袖中,以羊腸盛蜜水,繞擊之。每聚眾,出龍頭,言聖龍吐水,飲之百病皆差。遂轉羊腸水於龍口中出,與人飲之,皆罔雲病癒。施捨無數。遂起逆謀,事發逃竄。捕訪擒獲,斬之於市,並其黨十餘人。(出《朝野僉載》)
【譯文】
唐高宗時,有個叫劉龍子的人妖言惑眾。他製作一個金龍頭藏在衣服袖子裡,龍頭後面套上一段裝入蜂蜜水的羊腸子。每到人多的地方,劉龍子便從袖口裡露出金龍頭,對人們說他這只神龍能從嘴中往外吞水,喝了後百病都能治好。說完,他轉動羊腸,於是蜂蜜水就從金龍口中流出來。喝了蜂蜜水的人,都謊說自己身上的病痊癒了。劉龍子白送人喝了一些後,就起了坑騙人的壞心,用這種方法騙取了許多錢物。後來,事情敗露後他逃走了。最終還是被官府查訪捉獲,拉到街市口斬首示眾。連同他的同黨,一共斬首了十多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