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8交際表現卷_0068.【沙棠舟】原文全文翻譯

漢成帝常以三秋暇日,與飛燕遊戲太液池。以沙棠為舟,貴其不沉也。以雲母飾於鷁首,一名雲舟。又刻大桐木為虯龍,雕飾如真象,以夾雲舟而行,以紫文桂為柂枻。每觀雲棹水,玩擷菱渠,則憂輕蕩以驚飛燕。命佽飛之士,乃以金鎖纜雲舟,使佽飛於水底引之。值輕風時至,飛燕殆以風飄搖,隨風入水。帝以翠纓結飛燕之裾,游倦乃返。飛燕後漸見疏,常怨恚曰:"以妾微,何時復預纓裾之遊,漾雲舟於波上耶。"帝為之憮然。今液池中尚有成帝避風台、飛燕結裾處。(出《拾遺錄》)
【譯文】
漢成帝常常在三秋閒暇時節,和愛妃趙飛燕在太液池中遊戲玩耍。他們乘坐用沙棠木作的龍舟,這種木輕不沉,船頭用雲母飾成鷁首。這種沙棠舟,又叫"雲舟"。同時,用碩大的桐木刻成虯龍舟,像真的虯龍一樣,在左右兩邊陪伴著皇上的雲舟在水上行走。用紫色的文桂木作舵與槳。每次成帝與飛燕同舟在太液池中游賞,看天上的白雲,觀桂棹擊水,有時悄悄輕蕩沙舟驚嚇一下飛燕。有時讓會潛水的勇士用金鎖牽引沙棠舟,潛入水底曳著船行走。這時,恰有輕風徐徐吹來,趙飛燕站起聽任風將她吹落水中,漢成帝用翡翠色的綵帶繫在她的裙裾上在舟上拉著她。直到趙飛燕在水中玩夠了,才將她拉上舟來。後來,趙飛燕漸漸被漢成帝疏遠了。她常常怨憤地說:"微賤的我,什麼時候再能讓皇上用翡翠綵帶繫著裙裾在太液池水中一遊,跟皇上一塊兒駕沙棠雲舟呢?"漢成帝聽了後,悵然若失,很是哀憐趙飛燕。直到今天,太液池邊當年漢成帝避風的避風台,以及給趙飛燕用綵帶系衣裾的結裾處,還依然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