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7文才技藝卷_0138.【韓皋】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韓皋生知音律。嘗觀彈琴,至《止息》,歎曰:"妙哉,稽生之為是也。"其當晉魏(魏原作衛。據明抄本改。)之際,其音主商。商為秋聲,秋也者,天將搖落肅殺,其歲之晏乎。又晉承金運之聲也,此所以知魏之季,而晉將代之也。慢其商弦,以宮同音,是臣奪君之義也。此所以知司馬氏之將篡也。司馬懿受魏明帝顧托,後返有篡奪之心。自誅曹爽,逆節彌露。王陵都督揚州,謀立楚王彪。母丘儉、文欽、諸葛誕,前後相繼為揚州都督,鹹有匡扶魏室之謀,皆為懿父子所殺。叔夜以揚州故廣陵之地,彼四人者,皆魏室文武大臣,鹹散敗於廣陵,故名其曲為廣陵散。言魏氏散亡,自廣陵始也。《止息》者,晉雖暴興,終止急於此也。其哀憤戚慘痛迫切之音,盡在於是。永嘉之亂,是其應乎。叔夜撰此,將貽後代之知音者,且避晉禍,所以托之鬼神也。皋之於音,可謂至矣。(出《盧氏雜說》)
【譯文】
太保韓皋精通音律。一次觀客人彈琴,觀到《止息》一曲時,韓皋大聲讚許地喊:"妙啊!這不是當年中散大夫嵇叔夜創製的《止息》名曲嗎?"嵇叔夜生當魏、晉交替之際。《止息》一曲是商調,商是為秋聲。秋,一歲的後半年。金風一起,天蕭地瑟,草枯木謝,一片肅殺之氣。另外,晉承金運之聲,由此可知曹魏已到王朝之末,將被晉所取代。樂曲中商弦轉慢,以宮同音,喻臣奪君的意思。由此可知司馬氏將篡魏以代之。司馬懿受魏明帝曹睿顧托,後來反生篡奪之心,從誅殺曹爽起,便露出叛逆篡位的野心。王陵督揚州,想立楚王曹彪,不成。毋立儉、文欽、諸葛誕三人先後都任過揚州都督,都有匡復曹魏的舉動,事情敗露後都被司馬氏所殺害。嵇康以揚州古為廣陵之地,上述四人都是曹魏的文武大臣,又都先後在廣陵事敗身亡,因此將他親手所寫的抒發胸中鬱憤之氣的琴曲命題為《廣陵散》,《止息》一曲是其中的一支。說的是曹魏散亡自廣陵始啊。至於《止息》一曲是《廣陵散》組曲的末篇,喻有司馬氏雖然由在廣陵屠殺曹魏忠臣開始了他們篡位的逆舉,但是他們也終將會覆滅在這裡的。嵇叔夜胸中鬱積的哀、憤、戚、慘、痛迫之切的心緒,都化為音律在這組樂曲中宣洩出來。曲中司馬氏興於廣陵、衰於廣陵的寓意,後來的晉懷帝永嘉之亂也應驗了。嵇叔夜撰寫這組古曲,既是為了留給後來的知音,也是為了避過司馬氏對他的迫害。因此,假托鬼神。從上述理論看,韓皋對音律的鑽研與深刻理解,可謂已經到了極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