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丘明《左傳》申包胥如秦乞師(定公四年)全篇古文翻譯

申包胥如秦乞師(定公四年)
-----為臣以盡忠為天職 

【原文】

  初,伍員與申包胥友1。其亡也,謂申包胥曰:「我必復楚國2。」 申包胥曰:「勉之!子能復之,我必能興之。」及昭王在隨(3);申包胥如秦乞師4,曰:「吳為封豕長蛇5,以薦食上國(6),虐始於邊楚(7)。 寡君失守社稷,越在草莽(8),使下臣告急曰:『夷德無厭(9),若鄰於君(10),疆場之患也(11)。逮吳之未定(12),君其取分焉。若楚之遂亡,君之士也。若以君靈撫之。也以事君。』」秦伯使辭焉,曰:「寡人聞命矣。子姑就館,將圖而告。」對曰:「寡君越在草莽,未獲所伏,(13) 下臣何敢即安(14)?」立,依於庭牆而哭,日夜不絕聲,勺飲不入口七日。秦哀公為之賦《無衣》(15)。九頓首而坐。秦師乃出。

【註釋】

  1申包胥:楚國大夫,包胥是字,申是他的食邑。2復:同「覆」, 顛覆。3昭王:楚平王的兒子,名壬。隨:諸侯國名。4如:去到, 往。5封:大。豕:野豬。(6)薦:多次。食:侵食。(7)虐:侵害,殘害。3越,流亡。3夷:指吳國。德:這裡指貪心。厭:滿 足。(10)鄰;接鄰。(11)疆場:邊界。(12)逮:及,趁。(13)所伏: 藏身之地,安身之地。(14)即安:到適當的地方去,指「就館」。(15) 《無衣》:《詩·秦風》中的篇名。

【譯文】 
  
   當初,伍員和申包胥是朋友。伍員出逃吳國的時候,對申包胥說;「我一定要顛覆楚國。」申包晉說:「努力吧!您能顛覆它,我就一定能使它復興。」到了楚昭王在隨國避難的時候,申包胥到秦國去請求出兵,他說:「吳國是頭大野豬,是條長蛇,它多次侵害中原各國,最先受到侵害的是楚國。我們國君守不住自己的國家,流落在荒草野林之中,派遣臣下前來告急求救說:『吳國人的貪心是無法滿足的,要是吳國成為您的鄰國,那就會對您的邊界造成危害。趁吳國人還沒有把楚國平定,您還是去奪取一部分楚國的土地吧。如果楚國就此滅亡了,另一部分就是君王的土地了。如果憑借君王的威靈來安撫楚國,楚國將世世代代事奉君王。』」秦哀公派人婉言謝絕說:「我聽說了你們的請求。您暫且住進客館休息,我們考慮好了再告訴您。」申包胥回答說:「我們國君還流落 在荒草野林之中,沒有得到安身之所,臣下哪裡敢就這樣去客館休息呢?」申包胥站起來,*著院牆痛哭,哭聲日夜不停,連續七天沒有喝一口水。秦哀公為申包胥作了《無衣》這首詩。申包胥連著叩了九個頭,然後才坐下。於是。秦國出兵了。
  

【讀解】

  
   我們在這裡見到了另一種遊說方式:動作表演。在言辭遊說不起作用的時候,就用動作來表演,並且堅持不懈,終於感動了「上帝」,成功地達到了自己的目的。我們不得不佩服中包胥的表演功夫,竟然可以哭上七天七夜,連水都沒有喝一口。這個說法雖然論人懷疑有添油加醋的誇張成分,但申包胥的這種精神,也夠讓人感動的了。

   這種做法,也可以叫做不擇手段達到目的。申包胥對秦哀公說的那番話,本來就是假托楚昭王的名義編造出來的,算得上是 「瞞天過海」。他在秦庭的痛哭,說不定也是靈機一動想出來的,叫 做「隨機應變」吧。以一國之大夫的身份,顧不得什麼臉面啦,體統啦,身份啦,大膽放肆而又堅持不懈地在外國政府的官府中大哭特哭、滴水不沾,是不是也有點「苦肉計」的味道?

   目的很簡單:擊敗吳國,保住楚國,即「借刀殺人」。身為一個臣子,並未受國君之托,敢於如此膽大包天地擅自行動,確實表現了為臣的忠誠不移的美德,也可以說體現了「愛國主義」精神吧。哪個國君有了這樣的鉅子,都是一種幸福,何愁成不了大事!

   可惜的是,這種表裡如一、當面背後一個樣兒的赤膽忠心的鉅子太少了——不是沒有,而是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