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145.【武殷】全篇古文翻譯

武殷者,鄴郡人也。嘗欲(原本無「欲」字,據前定錄補)娶同郡鄭氏,則殷從母之女。姿色絕世,雅有令德,殷甚悅慕,女意亦願從之。因求為婿,有誠約矣。無何,迫於知己所薦,將舉進士。期以三年,從母許之。至洛陽,聞勾龍生善相人,兼好飲酒,時特造焉。生極喜,與之意夕。因為殷曰:「子之祿與壽甚厚,然而晚遇,未至七十而有小厄。」殷曰:「今日之慮,未暇於此。請以近事言之。」生曰:「君言近事,非名與婚乎?」殷曰:「然。」生曰:「自此三年,必成大名。如婚娶,殊未有兆。」殷曰:「約有所娶,何言無兆?」生笑曰:「君之娶鄭氏乎?」曰:「然。」生曰:「此固非君之妻也。君當娶韋氏,後二年始生,生十七年而君娶之。」時當官,未逾年而韋氏卒。殷異其言,固問鄭氏之夫,曰:「即同郡郭子元也。子元娶五年而卒。然將嫁之夕,君其夢之。」既二年,殷下第,有內黃人郭紹,家富於財,聞鄭氏美,納賂以求其婚。鄭氏之母聚族謀曰:「女年既笄,殷未成事。吾老矣,且願見有所適。今有郭紹者求娶,吾欲許之,何如?」諸子曰:「唯命。」鄭氏聞之泣恚,將斷髮為尼者數四。及嫁之夕,忽得疾昏眩,若將不救。時殷在京師,其夕夢一女,鳴咽流涕,似有所訴。視之即鄭氏也。乃驚問,久之言曰:「某嘗慕君子之德,亦知君之意,且曾許事君矣。今不幸為尊長所逼,將適他氏。沒身之歎,知復何言。」言訖,相對而泣。因驚覺悲惋,且異其事。乃發使驗之,則果適人。問其姓氏,則郭紹也。殷數日,思勾龍生言頗驗,然疑其名之異耳。及肅宗在儲名紹,遂改為子元也。殷明年擢第。更二年而子元卒。後十餘年,歷位清顯。每求娶,輒不應。後自尚書郎謫官韶陽,郡守韋安貞固以女妻之。殷念勾龍生之言,懇辭不免。娶數月而韋氏亡矣。其後皆驗,如勾龍生之言爾。(出《前定錄》)
【譯文】
武殷是鄴郡人,想要娶同郡的鄭氏作妻子。鄭氏是他姨母的女兒,長得異常美麗,並且知情達理,武殷對她非常愛慕。她也願意嫁給武殷,武殷向她求婚,兩家訂了婚約。由於知心朋友的推薦。武殷準備考取進士的功名,預計需要三年的時間,姨母同意了。武殷走到洛陽,聽說勾龍生很會給人看相算命,並喜歡喝酒,便帶了好酒去拜訪。勾龍生非常高興,與他談到深夜,對他說:「你的官運和壽命都很好,然而結婚很晚,快到七十歲的時候有一點小的災難。」武殷說:「我現在考慮的不是那麼遠的事情,請你說一說近期的事。」勾龍生說:「你要知道近期的事,莫非是指功名和婚姻嗎?」武殷說:「對。」勾龍生說:「從現在起三年之內,你必然取得功名,但如果說婚姻,卻沒有先兆。」武殷說:「我有婚約,怎麼能說沒有先兆?」勾龍生笑著說:「你要娶的是鄭氏嗎?」武殷說:「對。」勾龍生說:「她不是你的妻子,你應該娶韋氏。兩年後她才出生,出生以後十七年你才能娶她。那時你做官,娶韋氏不到一年她就會死去。」武殷對勾龍生的話感到很驚異,又問鄭氏的丈夫是誰。勾龍生說:「就是你們同郡的郭子元,郭子元結婚五年就會死去。鄭氏將要嫁給他的前一天,你會夢到她的。」武殷連續參加兩年科舉考試都沒有被錄取,這時有個非常有錢的人叫郭紹,他聽說鄭氏長得美麗,便送重禮到她家求婚。鄭氏的母親召集家裡的人商量說:「女兒已經長大了,武殷還沒有功名,我老了,但又想看到女兒結婚,現在郭紹前來求婚,我打算將女兒嫁給他,你們認為怎麼樣?」大家說:「就按您的意思辦。」鄭氏知道以後非常氣憤,整天哭泣,四次想要剪掉頭發出來去當尼姑。她在將要出嫁的頭一天晚上,忽然得病昏迷,似乎無法救治了。這時武殷正在京城,這天晚上他夢到一個女子哭著要對他說什麼,他仔細一看是鄭氏,吃驚地問她有什麼事?過了一會鄭氏說:「我愛慕公子的學識品德,也知道公子對我的情義,並且已經與公子訂下婚約,可是不幸被長輩逼迫,就要嫁給別人了,終身的遺憾,無法表達!」說完,兩人相對著哭泣。武殷醒了以後非常悲傷,又感到這事很奇怪,便派人回去打探消息加以驗證。結果鄭氏確實已經嫁人,武殷問鄭氏的丈夫叫什麼名字,回答說叫郭紹。過了幾天,武殷想起勾龍生的話,覺得他說得很準,可是又覺得鄭氏丈夫的名字和勾龍生說的不一樣。等到肅宗當上太子,名字也是一個「紹」字,郭紹只好將自己的名字改為「子元」。武殷第二年考中進士。又過了兩年,郭士元死了。以後的十多年裡,武殷的官越做越大,但多次想要結婚,都沒有成功。後來他從尚書郎被貶官到韶陽,郡守韋安貞要將女兒嫁給他。他想起勾龍生的話,懇切地想要推辭,但沒能推辭掉,結婚幾個月以後,妻子韋氏就死了。這些事以及以後發生的事都準確地驗證了勾龍生所說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