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077.【包誼】原文及翻譯

唐包誼者,江東人也,有文詞。初與計偕,至京師,赴試期不及。宗人祭酒佶憐之,館於私第。誼多游佛寺。無何,搪突中書舍人劉太真。太真睹其色目,即舉人也。命一價詢之,誼勃然曰:「進士包誼,素不相識,何勞致問?」太真甚銜之。以至專訪其人於佶。佶聞誼所為,大怒,因詰責,遣徙他捨。誼亦無怍色。明年,太真主文,志在致其永棄,故過雜文,俟終場明遣之。既而自悔曰:「此子既忤我,從而報之,是我為淺丈夫也。但能永廢其人,何必在此。」於是放入策。太真將放榜,先呈宰相。榜中有姓朱人及第。時宰以璟近為大逆,未欲以此(「此」字原本無,據摭言補)姓及第,亟遣易之。太真錯諤趨出,不記他人,唯記誼。及誼(「及誼」二字原本無,據摭言補)謝恩,方悟己所惡也。因明言。及知得喪非人力也,蓋假手而已。(出《摭言》)
【譯文】
唐朝有個叫包誼的,是江東人,很有文才。當初他趕考來到京城,但是誤了考期,同宗人唐佶祭酒很替他惋惜。讓他住在自己家裡。包誼每天去佛寺遊玩,無意中冒犯了中書舍人劉真。劉真見他的穿戴舉止是個舉人,便叫人詢問他。包誼發怒說:「進士包誼,素不相識,有什麼可問的!」太真非常生氣,以致於專門派人去查訪佶。佶聽說包誼的無禮行為,非常生氣,訓斥他一番後,將他趕到別處去了。包誼一點也不感到慚愧。第二年,太真主考,想要藉機報復包誼,使他真放棄前程,故意出了很難的文章。等到考試結束,將包誼貶低一番後趕了出去。一會兒,他又後悔了,心裡想:此人既然得罪了我,我便報復他,不是大丈夫所為。況且我能永遠阻擋他的前程嗎?何必如此呢!於是放過包誼,使他的試卷合格。太真在將要張榜公佈考中舉子的名單之前,先將名單送給宰相審閱。榜中有個姓朱的人,宰相忌諱同朱泚同姓的人,不想讓姓朱的中榜,急令換一個人。太真慌忙去找人,因為記不清其他人的名字,只記住了包誼的名字,便將包誼換上,等包誼進來謝恩。這時他才想起來,包誼正是他所厭惡的人。所以他說:「功名得失不由人,全都是假借人來完成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