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028.【袁嘉祚】原文及譯文

袁嘉祚為滑州別駕。在任得清狀,出官末遷。(「官末遷」三字原本無,據明抄本補。)接蕭岑二相自言,二相叱之曰:「知公好蹤跡,何乃躁求!」袁慚退,因於路旁樹下休息,有二黃衣人見而笑之。袁問何笑,二人曰:「非笑公笑彼二相耳!」三數月間並家破,公當斷其罪耳。」袁驚而問之,忽而不見。數日,敕除袁刑部郎中。經旬月,二相被收,果為袁公所斷。(出《定命錄》)
【譯文】
袁嘉祚是滑州別駕。在任期間清廉公正,但自從出任這個官也沒有陞遷。有一次迎接蕭岑二宰相時說了希望陞遷的意思,二相都呵斥他說:「知道你好追隨別人,何必這麼急呢?」袁嘉祚慚愧只好退下,靠在路旁的樹下休息,這時有兩個穿黃衣服的人看見他就笑了。袁嘉祚問為什麼笑。二人回答說:「我們笑那兩個宰相罷了,三個月以內他們連家都會破敗,你將審判他們的案子。」袁嘉祚驚奇地問怎麼回事,但那二人忽然間就不見了。幾天後,特敕袁嘉祚為刑部郎中。又過了一個多月,二相被收監,果然被袁嘉祚審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