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遷《史記》【史記呂不韋列傳第二十五】原文及翻譯

呂不韋列傳第二十五
張連科 譯注
【說明】《呂不韋列傳》是呂不韋一個人的傳記,但作者通過這篇傳載,反映了秦廷內部的爭權奪利、皇太后的放蕩生活,以及政治鬥爭的殘酷無情。
在本傳中,作者突出塑造的是呂不韋的形象。呂不韋本為韓國人,因擅長於經營之道,賤買貴賣,家累千金,當他到邯鄲做生意,見到了被當作人質的秦王之孫子楚時,立刻就從商業上的投機轉向了政治上的投機,產生了「奇貨可居」的念頭。作者集中筆墨,詳細地描寫了呂不韋和子楚的密謀策劃,以及呂不韋為子楚爭得為太子繼承人的經過。在這一系列緊鑼密鼓的活動中,呂不韋深謀遠慮,處處是主動者,而子楚聽之任之,還答應在事成之後,「請得分秦國與君共之」,似乎在這裡進行的不是一場政治鬥爭,而是一筆交易,一樁買賣。就這樣,作者不動聲色地把呂不韋那種商人的唯利是圖的性格刻畫得入木三分。
對於子楚,作者寫他才能平庸,但卻非常好色,一見到呂不韋的小妾就要據為己有,也不在乎她是否懷孕在身。呂不韋雖然極喜歡此女,但一想到還要放長線釣大魚,就忍痛把她送給了子楚。回去一年之後,生下一子名政,這就是後來的秦始皇。有人認為秦始皇不是呂不韋的兒子,這自可成為一家之言,但是司馬遷確實認為秦始皇是呂不韋的兒子,裡面所包含的意思是耐人尋味的。從前封建皇帝對自己繼位的兒子正出庶出,長子次子都非常重視,考慮再三,甚至為此殺人流血,而現在呂不韋卻不動聲色,不廢吹灰之力就使自己的兒子做了秦國繼承人,後來又當了皇帝,竊取了強暴之秦的全部權力,真是莫大的諷刺!
對於呂不韋的小妾——邯鄲歌女,從賤到貴,作者對她的姓氏名字隻字未提,這已經暗含了一種極大的輕蔑,而描寫的重點又是她的放蕩淫亂。趁始皇年幼之時,先「時時竊私通呂不韋」,等到始皇長大之後,她依然如故。但呂不韋害怕了,他深知此事關係重大,弄不好是要殺頭的。所以他找來嫪毐以代之。如果說他以前和呂不韋私通還可以講是重溫舊情的話,到現在她所追求的就只有性慾上的滿足了。就是這樣一個人,竟還是堂堂的一國之母后,而統治階層的腐朽醜惡也就可想而知了。
另外太后所生的兒子秦始皇,在本篇中是一個凶狠、殘暴的人物,嫪毐與太后私通事發之後,他不僅將嫪毐滿門抄斬,而且還把太后與嫪毐生的兩個兒子一同殺掉,逼死生父呂不韋,把生母也遷徙到雍縣。
總而言之,這篇傳記中沒有一個是作者同情的人物,我們可以這樣說,本篇是作者滿懷憎惡和輕蔑描繪出的一幅群丑圖。
呂不韋是陽翟的大商人,他往來各地,以低價買進,高價賣出,所以積累起千金的家產。
秦昭王四十年(前267),太子去世了。到了昭王四十二年,把他的第二個兒子安國君立為太子。而安國君有二十多個兒子。安國君有個非常寵愛的妃子,立她正夫人,稱之為華陽夫人。華陽夫人沒有兒子。安國君有個排行居中的兒子名叫子楚,子楚的母親叫夏姬,不受寵愛。子楚作為秦國的人質被派到趙國。秦國多次攻打趙國,趙國對子楚也不以禮相待。
子楚是秦王庶出的孫子,在趙國當人質,他乘的車馬和日常的財用都不富足,生活困窘,很不得意。呂不韋到邯鄲去做生意,見到子楚後非常喜歡,說:「子楚就像一件奇貨,可以屯積居奇。以待高價售出」。於是他就前去拜訪子楚,對他遊說道:「我能光大你的門庭。」子楚笑著說:「你姑且先光大自己的門庭,然後再來光大我的門庭吧!」呂不韋說:「你不懂啊,我的門庭要等待你的門庭光大了才能光大。」子楚心知呂不韋所言之意,就拉他坐在一起深談。呂不韋說:「秦王已經老了,安國君被立為太子。我私下聽說安國君非常寵愛華陽夫人,華陽夫人沒有兒子,能夠選立太子的只有華陽夫人一個。現在你的兄弟有二十多人,你又排行中間,不受秦王寵幸,長期被留在諸侯國當人質,即使是秦王死去,安國君繼位為王,你也不要指望同你長兄和早晚都在秦王身邊的其他兄弟們爭太子之位啦。」子楚說:「是這樣,但該怎麼辦呢?」呂不韋說:「你很貧窘,又客居在此,也拿不出什麼來獻給親長,結交賓客。我呂不韋雖然不富有,但願意拿出千金來為你西去秦國遊說,侍奉安國君和華陽夫人,讓他們立你為太子。」子楚於是叩頭拜謝道:「如果實現了您的計劃,我願意分秦國的土地和您共享。」
呂不韋於是拿出五百金送給子楚,作為日常生活和交結賓客之用;又拿出五百金買珍奇玩物,自己帶著西去秦國遊說,先拜見華陽夫人的姐姐,把帶來的東西統統獻給華陽夫人。順便談及子楚聰明賢能,所結交的諸侯賓客,遍及天下,常常說「我子楚把夫人看成天一般,日夜哭泣思念太子和夫人」。夫人非常高興。呂不韋乘機又讓華陽夫人姐姐勸說華陽夫人道:「我聽說用美色來侍奉別人的,一旦色衰,寵愛也就隨之減少。現在夫人您侍奉太子,甚被寵愛,卻沒有兒子,不趁這時早一點在太子的兒子中結交一個有才能而孝順的人,立他為繼承人而又像親生兒子一樣對待他,那麼,丈夫在世時受到尊重,丈夫死後,自己立的兒子繼位為王,最終也不會失勢,這就是人們所說的一句話能得到萬世的好處啊。不在容貌美麗之時樹立根本,假使等到容貌衰竭,寵愛失去後,雖然想和太子說上一句話,還有可能嗎?現在子楚賢能,而自己也知道排行居中,按次序是不能被立為繼承人的,而他的生母又不受寵愛,自己就會主動依附於夫人,夫人若真能在此時提拔他為繼承人,那麼夫人您一生在秦國都要受到尊寵啦。」華陽夫人聽了認為是這樣,就趁太子方便的時候,委婉地談到在趙國做人質的子楚非常有才能,來往的人都稱讚他。接著就哭著說:「我有幸能填充後宮,但非常遺憾的是沒有兒子,我希望能立子楚為繼承人,以便我日後有個依靠。」安國君答應了,就和夫人刻下玉符,決定立子楚為繼承人,安國君和華陽夫人都送好多禮物給子楚,而請呂不韋當他的老師,因此子楚的名聲在諸侯中越來越大。
呂不韋選取了一姿色非常漂亮而又善於跳舞的邯鄲女子一起同居,知道她懷了孕。子楚有一次和呂不韋一起飲酒,看到此女後非常喜歡,就站起身來向呂不韋祝酒,請求把此女賜給他。呂不韋很生氣,但轉念一想,已經為子楚破費了大量家產,為的藉以釣取奇貨,於是就獻出了這個女子。此女隱瞞了自己懷孕在身,到十二個月之後,生下兒子名政。子楚就立此姬為夫人。
秦昭王五十年(前257),派王圍攻邯鄲,情況非常緊急,趙國想殺死子楚。子楚就和呂不韋密謀,拿出六百斤金子送給守城官吏,得以脫身,逃到秦軍大營,這才得以順利回國。趙國又想殺子楚的妻子和兒子,以子楚的夫人是趙國富豪人家的女兒,才得以隱藏起來,因此母子二人竟得活命。秦昭王五十六年(前251),他去世了,太子安國君繼位為王,華陽夫人為王后,子楚為太子。趙國也護送子楚的夫人和兒子嬴政回到秦國。
秦王繼位一年之後去世,謚號為孝文王。太子子楚繼位,他就是莊襄王。莊襄王尊奉為母的華陽王后為華陽太后,生母夏姬被尊稱為夏太后。莊襄王元年(前249),任命呂不韋為丞相,封為文信侯,河南洛陽十萬戶作為他的食邑。
莊襄王即位三年之後死去,太子嬴政繼立為王,尊奉呂不韋為相國,稱他為「仲父」。秦王年紀還小,太后常常和呂不韋私通。呂不韋家有奴僕萬人。
在那時,魏國有信陵君,楚國有春申君,趙國有平原君,齊國有孟嘗君,他們都禮賢下士,結交賓客。並在這方面要爭個高低上下。呂不韋認為秦國如此強大,把不如他們當成一件令人羞愧的事,所以他也招來了文人學士,給他們優厚的待遇,門下食客多達三千人。那時各諸侯國有許多才辯之士,像荀卿那班人,著書立說,流行天下。呂不韋就命他的食客各自將所見所聞記下,綜合在一起成為八覽、六論、十二紀,共二十多萬言。自己認為其中包括了天地萬物古往今來的事理,所以號稱《呂氏春秋》。並將之刊布在咸陽的城門,上面懸掛著一千金的賞金,遍請諸侯各國的游士賓客,若有人能增刪一字,就給予一千金的獎勵。
秦始皇越來越大了,但太后一直淫亂不止。呂不韋唯恐事情敗露,災禍降臨在自己頭上,就暗地尋求了一個陰莖(版 權所 有https://FanYi.Cool 古文翻譯庫)特別大的人嫪毐(laoǎi,烙矮)作為門客,不時讓演員歌舞取樂,命嫪毐用他的陰莖(版 權所 有https://FanYi.Cool 古文翻譯庫)穿在桐木車輪上,使之轉動而行,並想法讓太后知道此事,以此事引誘她。太后聽說之後,真的想在暗中佔有他。呂不韋就進獻嫪毐,假裝讓人告發他犯下了該受宮刑的罪。呂不韋又暗中對太后說:「你可以讓嫪毐假裝受了宮刑,就可以在供職宮中的人員中得到他。」太后就偷偷地送給主持宮刑的官吏許多東西,假裝處罰嫪毐,拔掉了他的鬍鬚假充宦官,這就得以侍奉太后。太后暗和他通姦,特別喜愛他。後來太后懷孕在身,恐怕別人知道,假稱算卦不吉,需要換一個環境來躲避一下,就遷移到雍地的宮殿中來居住。嫪毐總是隨從左右,所受的賞賜非常優厚,事事都由嫪毐決定。嫪毐家中有奴僕幾千人。那些為求得官職來當嫪毐家門客的多達一千餘人。
秦始皇七年(前240),莊襄王的生母夏太后去世。孝文王后叫華陽太后,和孝文王合葬在壽陵。夏太后的兒子莊襄王葬在芷陽,所以夏太后另外單獨埋葬在杜原之東,稱「向東可以看到我的兒子,向西可以看到我的丈夫。在百年之後,旁邊定會有個萬戶的城邑」。
秦始皇九年(前238),有人告發嫪毐實際並不是宦官,常常和太后淫亂私通,並生下兩個兒子,都把他們隱藏起來,還和太后謀議說「若是秦王死去,就立這兒子繼位」。於是秦始皇命法官嚴查此事,把事情真相全部弄清,事情牽連到相國呂不韋。這年九月,把嫪毐家三族人眾全部殺死,又殺太后所生的兩個兒子,並把太后遷到雍地居住。嫪毐家的食客們都被沒收家產,遷往蜀地。秦王想殺掉相國呂不韋,但因其侍奉先王功勞極大,又有許多賓客辯士為他求情說好話,秦王不忍心將他繩之以法。
秦始皇十年十月,免去了呂不韋的相國職務。等到齊人茅焦勸說秦王,秦王這才到雍地迎接太后,使她又回歸咸陽,但把呂不韋遣出京城,前往河南的封地。
又過了一年多,各諸侯國的賓客使者絡繹不絕,前來問候呂不韋。秦王恐怕他發動叛亂,就寫信給呂不韋說:「你對秦國有何功勞?秦國封你在河南,食邑十萬戶。你對秦王有什麼血緣關係?而號稱仲父。你與家屬都一概遷到蜀地去居住!」呂不韋一想到自己已經逐漸被逼迫,害怕日後被殺,就喝下酖酒自殺而死。秦王所痛恨的呂不韋、嫪毐都已死去,就讓遷徙到蜀地的嫪毐門客都回到京城。
秦始皇十九年(前228),太后去世,謚號為帝太后。與莊襄王合葬在芷陽。
太史公說:呂不韋帶及嫪毐貴顯,呂不韋封號文信侯。有人告發嫪毐,嫪毐聽到此事。秦始皇查訊左右,事情還未敗露。秦王到雍地祭天,嫪毐害怕大禍臨頭,就和親信同黨密謀,盜用太后的大印調集士兵在蘄年宮造反。秦王調動官兵攻打嫪毐,嫪毐失敗逃走,追到好畤將其斬首,就把他滿門抄斬。而呂不韋也由此被貶斥。孔子所說的「聞」,指的正是呂不韋這樣的人吧!

呂不韋者,陽翟大賈人也 1。往來販賤賣貴,家累千金2。
秦昭王四十年,太子死。其四十二年,以其次子安國君為太子。安國君有子二十餘人。安國君有所甚愛姬,立以為正夫人,號曰華陽夫人。華陽夫人無子。安國君中男名子楚3,子楚母曰夏姬,毋愛4。子楚為秦質子於趙5。秦數攻趙,趙不甚禮子楚6。
1大賈人:大商人。2累:積聚。3中男:次子。4毋:無。5質子:人質,古代被派往別國去作抵押的人,多為王子、世子,故名質子。6禮:以禮相待。用如動詞。
子楚,秦諸庶孽孫1,質於諸侯,車乘進用不饒2,居處困,不得意。呂不韋賈邯鄲,見而憐之,曰:「此奇貨可居」。3乃往見子楚,說曰:「吾能大子之門。」子楚笑曰:「且自大君之門,而乃大吾門!」呂不韋曰:「子不知也,吾門待子門而大。」子楚心知所謂,乃引與坐,深語4。呂不韋曰:「秦王老矣,安國君得為太子。竊聞安國君愛幸華陽夫人,華陽夫人無子,能立適嗣者5,獨華陽夫人耳。今子兄弟二十餘人,子又居中,不甚見幸,久質諸侯。即大王薨6,安國君立為王,則子毋幾得與長子及諸子旦暮在前者爭為太子矣7。」子楚曰:「然。為之奈何?」呂不韋曰:「子貧,客於此,非有以奉獻於親及結賓客也。不韋雖貧,請以千金為子西遊,事安國君及華陽夫人,立子為適嗣。」子楚乃頓首曰:「必如君策,請得分秦國與君共之。」
1庶孽孫:非正妻所生,而是姬妾所生的子孫。2進用:財用。進,通「贐」,指收入的錢財。3奇貨可居:指珍奇的貨物可以屯積起來以待高價。4深語:指推心置腹地深談。5適嗣:正妻所生的長子,此處實指王位的繼承人。適,通「嫡」。6即:若是,假使。 7毋幾:沒有希望。旦暮:早晚。
呂不韋乃及五百金與子楚,為進用,結賓客;而復以五百金買奇物玩好,自奉而西遊秦,求見華陽夫人姊,而皆以其物獻華陽夫人。因言子楚賢智,結諸侯賓客遍天下,常曰:「楚也以夫人為天1,日夜泣思太子及夫人」。夫人大喜。不韋因使其姊說夫人曰:「吾聞之,以色事人者,色衰而愛弛。今夫人事太子,甚愛而無子,不以此時蚤自結於諸子中賢孝者2,舉立以為適而子之,夫在則重尊,夫百歲之後,所子者為王,終不失勢,此所謂一言而萬世之利也。不以繁華時樹本3,即色衰愛弛後,雖欲開一語,尚可得乎?今子楚賢,而自知中男也,次不得為適,其母又不得幸,自附夫人,夫人誠以此時拔以為適,夫人則竟世有寵於秦矣。」華陽夫人以為然,承太子間,從容言子楚質於趙者絕賢,來往者皆稱譽之。乃因涕泣曰:「妾幸得充後宮,不幸無子,願得子楚立以為適嗣,以托妾身。」安國君許之,乃與夫人刻玉符4,約以為適嗣。安國君及夫人因厚餽遺子楚5,而請呂不韋傅之,子楚以此名譽益盛於諸侯。
1天:仰賴以為生存者古稱之為天。2蚤:通「早」。3繁華:花盛,以喻人之盛年。4玉符:古代朝廷的一種憑證。5饋遺:贈送禮品、財物等。
呂不韋取邯鄲諸姬絕好善舞者與居1,知有身2。子楚從不韋飲,見而說之3,因起為壽4,請之5。呂不韋怒,念業已破家為子楚,欲以釣奇6,乃遂獻其姬。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時7,生子政。子楚遂立姬為夫人。
秦昭王五十年,使王圍邯鄲,急,趙欲殺子楚。子楚與呂不韋謀,行金六百斤予守者吏8,得脫,亡赴秦軍,遂以得歸。趙欲殺子楚妻子,子楚夫人趙豪家女也,得匿,以故母子竟得活。秦昭王五十六年,薨,太子安國君立為王,華陽夫人為王后,子楚為太子。趙亦奉子楚夫人及子政歸秦。
秦王立一年,薨,謚為孝文王。太子子楚代立,是為莊襄王9。莊襄王所母華陽後為華陽太后十,真母夏姬尊以為夏太后。莊襄王元年,以呂不韋為丞相,封為文信侯,食河南雒陽十萬戶。
1絕好:特別漂亮。2有身:指懷孕在身。3說:通「悅」。4壽:祝酒。5請:求,要得到。6釣奇:指想得到巨大利益。含有前「奇貨可居」之意。7大期:十二個月。8予:給予。9是:這。十所母:所拜認的母親。真母:生母。食:即食邑。
莊襄王即位三年,薨,太子政立為王,尊呂不韋為相國,號稱「仲父」1。秦王年少2,太后時時竊私通呂不韋,呂不韋家僮萬人。
當是時,魏有信陵君,楚有春申君,趙有平原君,齊有孟嘗君,皆下士喜賓客以相傾3。呂不韋以秦之強,羞不如,亦招致士,厚遇之,至食客三千人。是時諸侯多辯士,如荀卿之徒,著書布天下。呂不韋乃使其客人人著所聞,集論以為八覽、六論、十二紀、二十餘萬言。以為備天地萬物古今之事,號曰《呂氏春秋》。布咸陽市門,懸千金其上,延諸侯游士賓客有能增損一字者予千金。
1仲父:亞父,僅次於父。2始皇時年十三歲。3下士:謙恭有禮地對待士人。傾:超越,壓倒。
始皇帝益壯,太后淫不止。呂不韋恐覺禍及己,乃私求大陰人嫪毐以為舍人1,時縱倡樂,使毐以其陰關桐輪而行2,令太后聞之,以啖太后3。太后聞,果欲私得之。呂不韋乃進嫪毐,詐令人以腐罪告之4。不韋又陰謂太后曰:「可事詐腐,則得給事中。」太后乃陰厚賜主腐者吏,詐論之,拔其鬚眉為宦者,遂得侍太后。太后私與通,絕愛之。有身,太后恐人知之,詐卜當避時5,徙宮居雍。嫪毐常從,賞賜甚厚,事皆決於嫪毐。嫪毐家僮數千人,諸客求宦為嫪毐舍人者千餘人6。
1陰:指生殖器。2關:貫穿。桐輪:桐木小車輪。3啖(dan,蛋):給……吃。這裡是引申義,引誘的意思。4腐罪:指應判處腐刑(即宮刑)的罪。5避時:改變一下住所,以避災禍。6求宦:求為官。
始皇七年,莊襄王母夏太后薨。孝文王后曰華陽太后,與孝文王會葬壽陵。夏太后子莊襄王葬芷陽,故夏太后獨別葬杜東,曰:「東望吾子,西望吾夫。後百年,旁當有萬家邑」。
始皇九年,有告嫪毐實非宦者,常與太后私亂,生子二人,皆匿之。與太后謀曰「王即薨,以子為後」。於是秦王下吏治1,具得情實2,事連相國呂不韋。九月,夷嫪毐三族3,殺太后所生兩子,而遂遷太后於雍。諸嫪毐舍人皆沒其家而遷之蜀4。王欲誅相國,為其奉先王功大,及賓客辯士為遊說者眾,王不忍致法5。
1下吏:交法官去審訊。2具:通「俱」。全,都。3夷:誅滅。三族:指父族、母族和妻族。4沒:沒入,即沒收其財產充官。家:指家產。5致法:予以法律制裁。
秦王十年十月,免相國呂不韋。及齊人茅焦說秦王,秦王乃迎太后於雍,歸復咸陽,而出文信侯就國河南。
歲余,諸侯賓客使者相望於道,請文信侯1。秦王恐其為變,乃賜文信侯書曰:「君何功於秦?秦封君河南,食十萬戶。君何親於秦?號稱仲父。其與家屬徙處蜀2!」呂不韋自度稍侵,恐誅,乃飲酖而死3。秦王所加怒呂不韋、嫪毐皆已死,乃皆復歸嫪毐舍人遷蜀者。
始皇十九年,太后薨,謚為帝太后,與莊襄王會葬茞陽4。
1請:問候。2徙:遷,移。3茞(zhen,振):通「鴆」。毒酒。4茞陽:即「芷陽」。
太史公曰:不韋及嫪毐貴1,封號文信侯。人之告嫪毐,毐聞之。秦王驗左右2,未發。上之雍郊3,毐恐禍起,乃與黨謀,矯太后璽發卒以反蘄年宮4。發吏攻嫪毐,毐敗亡走,追斬之好畤,遂滅其宗。而呂不韋由此絀矣5。孔子之所謂「聞」者6,其呂子乎。
1及:連及。2驗:驗證。3郊:古代祭天的禮節。4矯:假托,詐稱。5絀:通「黜」。貶退。6此句所指乃孔子所云:「夫聞者也,色取仁而行違,居之不疑,在邦必聞,在家必聞。」(《論語·顏淵》)這裡言行表裡不一的人的表現。聞,指騙取名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