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4報應徵應卷_0108.【趙泰】古文翻譯解釋成現代文

趙泰字文和,清河貝丘人。公府辟不就,精進典籍,鄉黨稱名,年三十五。宋(《辨正論》八注引「宋」作「晉」。)太始五年七月十三日夜半,忽心痛而死,心上微暖。身體屈伸。停屍十日,氣從咽喉如雷鳴,眼開,索水飲,飲訖便起。說初死時,有二人乘黃馬,從兵二人,但言捉將去。二人扶兩腋東行,不知幾里,便見大城,如錫鐵崔嵬。從城西門入,見官府捨,有二重黑門,數十梁瓦屋,男女當五六十。主吏著皂單衫,將泰名在第三十。須臾將入,府君西坐,斷勘姓名。復將南入黑門,一人絳衣,坐大屋下,以次呼名前,問生時所行事,有何罪過;行功德,作何善行。言者各各不同。主者言:「許汝等辭。恆遣六師督錄使者,常在人間,疏記人所作善惡,以相檢校。人死有三惡道,殺生禱祠最重。奉佛持五戒十善,慈心佈施,生在福捨,安穩無為。」泰答一無所為,上不犯惡。斷問都竟,使為水官監作吏,將千餘人,接沙著岸上,晝夜勤苦啼泣,悔言生時不作善,今墮在此處。後轉水官都督,總知諸獄事,給馬,東到地獄按行。復到泥犁地獄,男子六千人,有火樹,縱廣五十餘步,高千丈,四邊皆有劍,樹上然火,其下十十五五,墮火劍上,貫其身體。云:「此人咒詛罵詈,奪人財物,假傷良善。」泰見父母及一弟,在此獄中涕泣。見二人繼文書來,敕獄吏,言有三人,其家事佛,為有寺中懸幡蓋燒香,轉法華經咒願,救解生時罪過。出就福捨,已見自然衣服,往詣一門,雲開光大捨,有三重黑門,皆白壁赤柱,此三人即入門。見大殿,珍寶耀日,堂前有二獅子並伏,負(「負」原作「像」,據明抄本改。)一金玉床,雲名獅子之座。見一大人,身可長丈餘,姿顏金色,項有日光,坐此床上。沙門立侍甚眾,四坐名真人菩薩,見泰山府君來作禮。泰問吏何人,吏曰:「此名佛,天上天下度人之師。」便聞佛言:「今欲度此惡道中及諸地獄人皆令出。」應時雲有萬九千人,一時得出,地獄即空。(「空」原作「時」,據明抄本改。)見呼十人,當上生天,有車馬迎之,升虛空而去。復見一城,云:「縱廣二百餘里,名為受變形城。」云:「生來不聞道法,而地獄考治已畢者,當於此城,受更變報。」入北門,見數千百土屋,中央有大瓦屋,廣五十餘步。下有五百餘吏,對錄人名,作善惡事狀,受是變身形之路,從其所趨去。殺者雲當作蜉蝣蟲,朝生夕死;若為人,常短命。偷盜者作豬羊身,屠肉償人。淫逸者作鵠鶩蛇身。惡舌者作鴟鴸鵂鶹,惡聲,人聞皆咒令死。抵債者為驢馬牛魚鱉之屬。大屋下有地房北向,一戶南向,呼從北戶,又出南戶者,皆變身形作鳥獸。又見一城,縱廣百里,其瓦屋安居快樂,云:「生時不作惡,亦不為善,當在鬼趣千歲,得出為人。又見一城,廣有五千餘步,名為地中。罰謫者,不堪苦痛,(《辨正記》八注「不堪苦痛」下有「歸家索代家為解謫皆在此城中」十三字。)男女五六萬,皆裸形無服,饑困相扶,見泰叩頭啼哭。泰按行畢還,主者問:「地獄如法否?卿無罪,故相挽為水官都督。不爾,與獄中人無異。」泰問人生何以為樂,主者言:「唯奉佛弟子,精進不犯禁戒為樂耳。」又問:「未奉佛時,罪過山積;今奉佛法,其過得除否?」曰:「皆除。」主者又召都錄使者,問趙泰何故死來。使開滕檢年紀之籍,云:「有算三十年,橫為惡鬼所取,今遣還家。」由是大小發意奉佛,為祖及弟,懸幡蓋,誦法華經作福也。(出《幽冥錄》)
【譯文】
趙泰字文和,清河貝丘人。官府徵召不去就職。精心鑽研典籍,在鄉黨中聞名,年齡三十五歲。太始五年七月十三日半夜,忽然心痛而死,心上稍溫,身體能屈能伸,屍體放了十天突然喘氣聲象雷鳴一樣從咽喉中發出。眼睛睜開,要水喝,喝完就起來了。他說他剛死的時候,有兩個乘黃馬的人,兩個兵士跟著,只是說要抓他去。兩個人就扶著趙泰的胳膊向東走,不知走了幾里,便看見一座大城。城高大雄偉莊嚴。從城的西門進去。看見官府的房舍,有兩重黑門,幾十間房屋。男女有五六十人。主官穿著黑色的單衣,把趙泰的名排在第三十上。等一會被叫進去。官員面向西坐著,核對姓名。又從南面進入黑門。一人穿著深紅色的衣服,坐在大堂下,按順序喊名,問活著時幹過什麼,有什麼罪過,建立那些功德,作了哪些好事。說的人各個都說的不同。主管說允許你們陳述。往常派六師督錄使者,在人間,記載各自所作的善行惡事,來檢查驗證。人死有三條險惡的路,以殺生酬神祭祀最重。應當對信佛遵守僧之五戒十善者,廣發善心,生在福中,安穩而無為。趙泰答道自己一點也沒做什麼惡事。訊問完之後,就讓他做水官監作吏,統帥一千多人,往江岸上運沙築堤,他們整天勞苦而悲傷。後悔自己在世時沒做善事,現在落到這種地步。以後又轉為水官都督,總管牢獄中的事,送給他一匹馬,到東面地獄去巡視。又到泥犁地獄,有男子六千多人,有火樹,周圍五十多步,高千丈,四邊都有劍,樹上著火,從頂上落下一十一五的人落到火劍上,穿透了他的身體。並說:「這些人咒罵犯罪,搶奪別人的財物,傷害良善。」趙泰看見父母和一個弟弟也在這獄中哭泣,又看見兩個人拿來文書,下令給獄吏,說有三個人,他家供佛,因在寺中懸掛旗子虔誠燒香,念法華經的咒語,免除他們生時的罪過。就走出福捨,已看見還是穿著平常的衣服,又到了一門,據說是開光大殿,有三重黑門,都是白壁紅柱。這三個人就進去了。看見一大殿,珍寶映日,堂前有兩個獅子,並排趴在那駝著金玉床,說是叫獅子之座。又看見一個大人身高一丈多,滿面金色,脖子上有日光,坐在這個床上。站立侍候的和尚很多,周圍的人叫他真人菩薩。看到泰山府君來拜禮,趙泰問官吏他是什麼人,官吏說:「這是名佛,天上天下解救人的法師。」於是就聽到佛說:「現在想要度這些惡道上的人和那些地獄的人都出去。」時辰一到,就有一萬九千多人,一下子出去了,地獄便空了。又看見喊十個人,應當升上天,有車馬迎接他們,於是他們升空而去。又看見一城,吏說:周圍有二百多里,名叫受變形城。」又說:「從來不學道法,而地獄考查已經完畢的人,應當到這座城,重新聽從安排。於是進入北門,看見幾千幾百間土房子,中間有個大瓦房,寬五十多步。下面有五百多個官吏,對錄人名,作好事壞事的情況。擺在面前的是變身形的路。於是就跟著他去的地方走。殺人的說是當做蜉蝣蟲,早上生晚上死。若變成人,常常是短命的。偷盜的變作豬羊,殺了肉讓人嘗。淫逸的人變作鵠鶩蛇身。壞人的人變作鴟鴸、鵂鶹,討厭它們的聲音,人聽到都詛咒讓它們死。抵債的作驢馬牛魚鱉之類。大屋子下面有地房朝向北面,一門朝南。叫他跟著從北門進去,又從南門走出來的,都變身形為鳥獸。又看見一城,縱橫百里,那裡居的人安居樂業,說:「在世時不作惡事,也不做好事,應當在鬼住的地方度過一千年,才能出去變成人。又看見一城,寬有五千餘步,名叫地中,懲罰被貶謫的人,不能忍受痛苦。男女有五六萬,都是裸體沒有穿衣服。飢餓困乏互相攙扶,看見趙泰叩頭啼哭。趙泰巡查完畢回來。主管的人問:「地獄的法律如何,你沒罪,所以讓你作水官都督,不然就和獄中的人沒有什麼不同的。」趙泰問人在世上以什麼為樂事呢?主管的人說:「唯獨信奉佛教做佛的弟子。精心唸經不違犯佛教的禁戒為樂事。」又問:「沒奉佛教時,罪惡如山;現在信奉佛法,他的罪過能解除嗎?」回答說:「都能解除。」主管的人又召都錄使者,問趙泰什麼原因死的。使者打開滕檢年紀的冊子,說:「算壽命還有三十年,意外地被惡鬼所纏,現在打發他回家。」從此大大小小都發誓信奉佛教,從祖輩到子弟,都懸掛幡蓋,誦讀法華經作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