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4報應徵應卷_0100.【兗州軍將】古文現代文翻譯

乾符中,兗州節度使崔尚書,法令嚴峻。嘗有一軍將衙參不到,崔大怒,令就衙門處斬。其軍將就戮後,顏色不變,眾鹹懼之。是夜三更歸家,妻子驚駭,謂是鬼物。軍將曰:「初遭決斬時,一如醉睡,無諸痛苦。中夜,覺身倒街中,因爾還家。」妻子罔知其由。明旦入謝,崔驚曰:「爾有何幻術能致?」軍將云:「素無幻術,自少讀金剛經,日三遍,昨日誦經,所以過期。」崔問記得斬時否,云:「初領到戟門外,便如沉醉,都不記斬時。」崔又問所讀經何在,云:在家鎖函子內。」及取到,鎖如故。毀鎖,見經已為兩斷。崔大驚自悔,慰安軍將,仍賜衣一襲,命寫金剛經一百卷供養。今兗州延壽寺門外。蓋軍將衙門就法並斬斷經之像,至今尚存。(出《報應記》)
【譯文】
乾符年中,兗州節度使崔尚書,法令很嚴峻。曾有一軍將沒按時到衙,崔便大怒,就令在衙門處斬首。那個軍將被斬首之後,顏色不變,大家都感到害怕。這天夜裡三更時,軍將便回家了。妻兒驚慌害怕,說是鬼。軍將說:「當初遭斬時,就像醉酒入睡一樣,沒有任何痛苦。半夜,覺得身子倒在街道上,因而就回家來了。」妻子不知道什麼緣由,第二天早晨去謝崔。崔驚訝地說:「爾有什麼幻術能這樣?」軍將說:「一向沒有什麼幻術,從小讀金剛經。每天三遍,昨天誦經,才誤了占卯的時間。」崔問還記得斬首的情景嗎,說:「剛領到戟門外,便像沉醉了一樣,記不住斬首的情景了。」崔又問讀的經書在哪裡。他說:「在家,鎖在匣了裡。」等到去取來,鎖象原來一樣。毀壞鎖頭,看見經書已斷為兩截。崔驚異又後悔,安慰軍將,並賞給他一套衣服。命他寫金剛經一百卷供奉。現在兗州延壽寺門外,軍將衙門被殺以及斬斷經書的像,至今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