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145.【劉公信妻】原文全文翻譯

唐龍朔三年。長安城內通軌坊三衛劉公信妻陳氏,母先亡,陳因患暴死。見人將入地獄,備見諸苦,不可具述。末後見一地獄,石門牢固,有兩大鬼,形容偉壯,守門左右,怒目瞋陳曰:「汝是何人到此。」見石門忽開,亡母在中受苦,不可具述。受苦稍歇,母子近門相見。母語女言:「汝還努力為吾寫經。」女云:「娘欲寫何經?」母曰:「為吾寫法華經。」言訖,石門便閉。陳還得蘇,具向夫說。即憑妹夫趙師子欲寫法華經。其師子舊解寫經,有一經生,將一部新寫法華經未裝潢者轉向趙師子處質錢,且雲經主姓范,師子許。乃與婦(婦原作父。據下文義改。)兄云:「今既待(待原作得。據法范珠林五七改。)經,在家幸有此一部法華,兄贖取此經可否?」陳夫從之,裝潢既訖,授與其妻,在家為母供養。後夢見母從女索經,云:「吾先遣汝為吾寫一部法華,何因迄今不得?」女報母言:「已為(為原作得。據明抄本、陳校本改。)娘贖得一部法華,見裝潢了,在家供養。」母語女言:「止為此經,吾轉受苦,冥道中獄卒打吾脊破,汝看吾身瘡,獄官語云:『汝何因取他范家經將為己經?汝有何福?大是罪過。』」女見母說如此,更為母引寫法華。其經未了,女夢中復見母來催經,即見一僧,手捉一卷法華,語母云:「汝女已為汝寫經第一卷了,功德已成,何須急急。」後寫經成,母來報女:「因汝為吾寫經,今已得出冥途,好處受生。得汝恩力,故來報汝。汝當好住,善為婦禮,信心為本。」言訖,悲淚共別。後問前贖法華經主,果是姓苑。(出《法苑珠林》)
【譯文】
唐高宗龍朔之年。長安城內通軌坊三衛劉公信的妻子陳氏,母親早死了,陳氏因患暴病也死了。陳氏死了之後,被人帶到地獄,親眼看到了那裡的種種苦難,那些苦難的具體情況是沒法說清楚的。最後見到的一個地獄,石門非常牢固,有兩個大鬼守在左右兩側,鬼的身體高大健壯,瞪著兩眼怒視陳氏道:「你是什麼人?到這裡幹什麼?」陳氏看見石門大開,亡母正在裡面受苦,苦難的慘狀實在沒法說。亡母在受苦稍稍間斷時,急忙來到門前與陳氏相見。母親對女兒說:「你回去之後要努力為我寫經書。」女兒說:「娘要寫什麼經書?」母親說:「為我寫《法華經》。」說完之後,地獄的石門便關閉了。陳氏回到家後又活過來了。她把在地獄見到的情況告訴了丈夫,丈夫便去托妹夫趙師子給寫《法華經》。那個趙師子從前懂得寫經,有個寫經的人帶著一部新寫的《法華經》,還沒有裝潢,就轉手給趙師子頂錢用,經書的主人姓范;趙師子同意了。然後,趙師子便對大舅哥說:「現在既然等經書用,家裡正好有這麼一部《法華經》,大哥把這部經書贖出來行不行?」陳氏丈夫聽從了他的意見,把經書贖出來裝潢完畢後交給妻子,妻子陳氏便在家裡替他母親供奉起來。後來陳氏又夢見母親向她要經書,母親說:「先前我叫你為我抄寫一部《法華經》,為什麼至今還沒辦到?」女兒告訴母親說:「女兒已為娘贖得一部《法華經》,現裝潢了在家供著呢。」母親告訴女兒說:「就為了這部經,我反倒受了苦,陰間的獄卒把我的後背都打破了,你看看我身上的傷,地獄裡的官兒對我說:『你為什麼拿人家范家的經當作自己的經?你有什麼功德,這是大罪過!』」女兒夢見母親這麼說,便為母親另外抄寫《法華經》。經還沒有抄寫完,女兒又夢見母親向她催要,這時便見一個和尚手拿著一卷《法華經》,對母親說:「你女兒已為你寫完第一卷《法華經》了,功德已經完成,為什麼要這麼著急。」後來經書寫成了,母親前來報告女兒道:「因為你為我寫了經書,現在我已經脫離了陰間,托生到一個好地方。因為得到了你的恩德和幫助,所以特來告訴你。你要好好過日子,盡好婦道之禮,要以心誠為本。」說完,母女兩人悲痛哭泣,揮淚告別。後來一打聽,以前贖買的那本《法華經》,主人果然是姓范。

卷第一百 釋證二
長樂村聖僧 屈突仲任 婺州金剛 菩提寺豬 李思元 僧齊之 張無是 張應 道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