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4報應徵應卷_0145.【張興】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宋張興,新興人,頗信佛法,常從沙門僧融、曇翼時受八戒。元嘉初,興嘗為劫賊所引,逃避。妻系獄,掠笞積日。時縣失火,出囚路側,會融、翼同行,偶經囚邊,妻驚呼:「闍梨何不賜救?」融曰:「貧道力弱,不能救如何?唯宜勸念觀世音,庶獲免耳。」妻便晝夜祈念,經十日許,夜夢一沙門以足躡之曰:「咄咄,可起。」妻即驚起,鉗鎖桎梏俱解,然閉戶警防,無由得出,慮有覺者,乃卻自械。又夢向者沙門曰:「戶已開矣。」妻覺而馳出,守備俱寢,安步而逸。暗行數里,卒值一人,妻懼躄地,已而相訊,乃其夫也。相見悲喜,夜投僧翼,翼匿之,獲免焉。(出《冥祥記》)
【譯文】
南朝宋時的張興是新興人,很信奉佛法,曾跟著僧人僧融、曇翼同時受八齋戒。元嘉年初,張興嘗被劫賊所牽連逃跑躲避。妻子被抓進監獄,幾天來嚴刑拷打。當時縣裡失火,就把囚徒放在路邊,正趕上僧融、曇翼路過,偶然經過囚徒處。張興的妻子驚呼:「闍梨為何不救救我!」融說:「我力量單弱,不能救你怎麼辦呢?只應勤念觀世音經。大概能獲免罷。」他的妻子便晝夜唸經祈禱,過了十天左右,夜裡夢見一個僧人用腳踢她說:「喂!喂!可以起來了。」妻子驚起,鉗枷鎖都解開了,然而關著門又有防守,沒有辦法出去。怕有人覺察,於是自己卸下刑具。又夢見先前的僧人說:「門已經開了。」他的妻子便醒來快跑,守備的人都睡了,她便順當地逃出。暗行幾里,偶然碰到一個人,她驚怕地仆倒在地上,過了一會又互相問,才知道是她的丈夫。相見後悲喜交加,連夜投奔僧翼,翼把他們藏了起來,才獲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