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2道術方士卷_0071.【慈恩僧】古文翻譯解釋成現代文

唐王蒙與趙憬布衣之舊,知其吏才。及趙入相,自前吉州新淦令來謁,大喜,給恤甚厚。時憲府官頗闕,德宗每難其授,而趙將(將字據明抄本加)授之。一日偶詣慈恩,氣色僧佔之曰:「觀君色,殊無喜兆。他年當得一年邊上御史矣。」蒙大笑而歸。翌日,趙乘間奏御史府殊闕人,就中監察尤為急要,欲擇三數人。德宗曰:「非不欲補此官,須得孤直茂實者充,料卿只應取輕薄後生中朝子弟耳,不如不置。」趙曰:「臣之愚見,正如聖慮,欲於錄事參軍縣令中求。」上大喜曰:「如此即是朕意,卿有人未。」遂舉二人。既出,逢裴延齡,時以度支次對。曰:「相公奏何事稱意,喜色充溢。」趙不之對,延齡慍詈而去云:「看此老兵所為得行否。」奏事畢,因問趙憬向論請何事。上曰:「趙憬極公心。」因說御史事。延齡曰:「此大不可,陛下何故信之。且趙憬身為宰相,豈諳(諳原作請,據許本改)州縣官績效,向二人又(《因話錄》六又下有不字)為人所稱說,憬何由自知之,必私也,陛下但詰其所自,即知矣。」他日果問云:「卿何以知此二人?」曰:「一是故人,一與臣微親,知之。」上無言。他日延齡入,上曰:「趙憬所請,果如卿料。」遂寢行。蒙卻歸故林,而趙薨於相位。後數年,邊帥奏為從事,得假御史焉。(出《因話錄》)
【譯文】
唐朝王蒙與趙憬在為官以前就相識,知道趙憬有做官的才能。等到趙憬入朝當了宰相,王蒙以吉州新淦縣令的身份來拜見趙憬,趙憬大喜,贈給他豐厚的禮物。當時,憲府的官員有不少空額,德宗皇帝每因找不到合適人選感到很難委任,趙憬想要委任幾個。有一天,王蒙偶然來到慈恩這裡,善觀氣色的僧人慈恩為他占卜道:「察看您的氣色,實在沒有可喜的兆頭。以後您能得到個任期一年的邊鎮御史職位而已。」王蒙大笑著回去了。第二天,趙憬找機會奏稟皇上御史府非常缺人,其中監察官尤為急需,自己想挑選幾個人。德宗說:「不是我不想補任這些官位,應當挑選耿直誠實的人來擔任才是。料你只會挑選輕薄的年輕人和朝廷裡的子弟,這樣還不如空著。」趙憬說:「我的觀點與皇上的考慮完全一致,我打算在錄事參軍和縣令當中挑選。」皇上大喜道:「這麼辦,正合我的心意。不知你物色好人選沒有。」趙憬便舉出兩個人來。出來之後,遇見裴延齡,裴當時擔任度支次對。裴延齡說:「相公奏報了什麼稱心滿意的事情,這麼滿臉喜色?」趙憬沒有回答他,延齡生氣地嘟嘟噥噥走了,說:「看這個老兵的事情能不能辦成!」要奏明皇上的事情說完之後,延齡便問趙憬剛才談論請示什麼事情了。皇上說:「趙憬完全是出以公心。」便說了關於補任御史的事。延齡說:「這件事萬萬不可,皇上憑什麼相信他?而且,趙憬身為朝廷宰相,怎麼能瞭解州縣官員的政績如何,這兩個人過去又為人們所議論,趙憬根據什麼說自己瞭解他們,其中必有私情,皇上只要盤問一下他的理由是什麼,就知道了。」又一天,皇上果然問道:「你怎麼知道這兩個人的情況呢?」趙憬說:「一個是過去的熟人,一個與我稍微有點親故,所以瞭解他們。」皇上沒說什麼。又有一天延齡入朝,皇上說:「趙憬請示的那件事,果然像你預料的那樣。」於是,這件事便沒能實行。王蒙告別趙憬返回原地,趙憬死在宰相位上。過了幾年,邊鎮統帥奏報朝廷王蒙任為從事,王蒙便得到一個掛名的御史職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