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2道術方士卷_0054.【田良逸蔣含弘】古文現代文翻譯

唐元和初,南嶽道士田良逸、蔣含弘,皆道業絕高,遠近欽敬。時號田蔣君。以虛無為心,和煦待物。不事浮飾,而天格清峻,人見者褊吝盡去。侍郎呂渭、楊憑。相繼廉問湖南,皆北面師事。潭州大旱,祈雨不獲,或請邀致。楊曰:「田先生豈為人祈雨者耶?」不得已迎之。先生蓬首弊服,欣然就車,到郡亦終無言,即日雨降,所居岳觀,建黃菉壇場。法具已陳列而天陰晦,弟子請祈晴,田亦無言,岸幘垂發而坐。及行齋,左右代整冠履,扶升壇,天即開霽。常有村姥,持碧綃襦以奉,對眾便服之,坐者竊笑,不以介意。楊常迎至潭州。田方跣足,使至,乘小舟便行,侍者以履襪追及於衙門,即坐階砌著襪,傍若無人。楊再拜,亦不止之。時喜飲酒。而言不及吉凶是非。及楊自京尹謫臨賀尉,使候田,遺銀器,受之,便悉付門人作法會。使還曰:「報汝阿郎,勿深憂也,未幾量移杭州長史。」未嘗干人,人至亦不逆,性不多記人官位姓第。與呂渭分最深,後郎中呂溫刺衡州,因來謁之,左右先告以使君是侍郎之子,及溫入,下床拊其背曰:「你是呂渭兒子耶。」溫泫然降階,田亦不止。其真樸如此。母為喜王寺尼,尼眾皆呼先生為師。常日負薪兩束奉母,或有故不及往,即弟子代送之。或傳寺尼早起見一虎在田媼門外走,因以告媼。曰:「止應是小師使送柴來,不足畏也。」蔣君混元之器,雖不及田,而修持趣尚,亦相類。兄事於田,號為莫逆。蔣始善符術,自晦其道,人莫之知。後居九真觀,曾命弟子至縣市齋物,不及期還,詰其故,雲於山口見一巨獸當路,良久不去,以故遲滯。蔣曰:「我在此庇伊已多時,何敢如是?」即以一符置所見處。明日,獸踣符下。蔣聞之曰:「我本以符卻之,使其不來,豈知不能自脫。既以害物,安用術為?」取符本焚之,自此絕不復留意。有歐陽平者。行業亦高,又兄事蔣,於田君即鄰入室。平一夕夢三金爐自天而下。若有所召。既寤,譖告人曰。二先生不久去矣,我繼之。」俄而田蛻去,蔣次之,平亦逝(逝原作游,據因話錄四改)。桐柏山陳寡言、徐靈府、馮雲翼三人,皆田之弟子,衡山周混沌,蔣之門人。陳徐在東南,品第比田蔣,而馮在歐陽之列。周自幼入道,利(因話錄四利作科)法清嚴,今為南嶽首冠。(出《因話錄》)
【譯文】
唐朝元和初年,南嶽道士田良逸和蔣含弘都道業絕高,遠近敬佩,時人合稱他們為田蔣君。他們以清靜虛無為心境,和煦待物。不事浮飾,天性高潔峻朗,見到他們的人自己的偏狹吝嗇之心即被蕩滌淨盡。侍郎呂渭、楊憑,相繼到湖南查訪,都把他當老師對待。潭州大旱,祈雨又不得,有人便請求邀請田蔣。楊憑說:「田先生難道是給人家祈雨的人麼?」出於不得已,只好去迎楊先生,先生蓬頭舊衣,欣然上車,到了潭州郡後也一直不說話,當天雨就降下來了,他所居住的岳觀,建造了黃菉壇場。法具已陳列好了,正要作法場,天空卻陰暗起來,弟子請他祈求天晴,田也是不說話,頭巾掀在一邊,披散著頭髮坐在那裡。等到齋戒時,身邊的人替他整理好鞋帽,扶他登壇,天空即刻變晴了。時常有農村老婦拿來綠色絲織短衣送給他,他便當著眾人的面穿上,在坐的人見狀都忍不住偷偷地笑,他也不介意。楊憑常常派人迎接他到潭州去。田正光著腳,使者一到,他登上小船就走,侍童便提著鞋襪追到衙門,田接過來坐在台階上就穿襪子,旁若無人。楊憑一再禮拜,他也不制止。他喜歡喝酒,根本不提吉凶是非的事。楊憑自京尹貶謫臨賀尉,派使者看望田良逸,贈他以銀器,他毫不推讓就收下,然後全部送給門人作法會時用。使者要往回走,他說:「告訴你家少爺,不要太憂傷了,估計等不多久就會移遷杭州長史。」田方逸從不干涉別人,別人到了也不反對,生性不大在意別人的官位姓氏和門第。他與呂渭的情分最深,後來郎中呂溫為衡州刺史,因故特來拜訪他,身邊的人先告訴他來訪者是侍郎呂渭的兒子,等呂溫進門後,他下床拍著呂溫的後背說:「你是呂渭的兒子呀。」呂溫含著眼淚走下台階向他告辭,田也不挽留他。田就是這樣直樸單純自然。田的母親是喜王寺的僧尼,眾僧尼都稱呼田先生為師傅。田常常是每天背兩捆柴禾送給母親,有時因故來不及去,就讓弟子代為送去。傳說寺尼早上起來看見一隻老虎在田的母親門前走,便去告訴她老人家。田老太太說:「那只能是小師傅的使者給我送柴來,用不著害怕。」蔣混元之才器雖然趕不上田,但是修善操持志趣崇尚,也與他相似。他以兄長事於田,稱為莫逆之交。蔣原來善長符菉之術,因為他隱藏自己的道術,所以別人都不知道。後來居住九真觀,曾命弟子到縣城買齋物,弟子沒有及時返回,蔣盤問原因,弟子說在山口見一隻巨獸擋道,好長時間沒有離去,所以回來晚了。蔣說:「我在這裡庇護它已經多時,它怎麼敢於這樣做?」便把一張符放在弟子所見有巨獸的那個地方。第二天,那個巨獸竟倒斃在符下。蔣聽說之後說:「我本想用符把它趕跑,使它不要再來,哪裡知道它竟不能逃脫。既然符術可以傷害生物,這法術還有何用?」他取出一本符來點火燒了,從此之後他絕不再留心於此道。有個叫歐陽平的,道業也很高,他又以蔣為兄長,對於田君就算是剛剛接近入室。歐陽平在一天晚上夢見三隻金爐從天而降,好像要召見什麼。醒來後,偷偷地告訴別人說:「兩位先生不久就要離開人世了,我也要接著離去。」很快,田即死去,蔣次之,歐陽平也逝去了。桐柏山的陳寡言、徐靈府、馮雲翼三個人,都是田良逸的弟子,衡山的周混沌,是蔣含弘的門人。陳與徐在東南一帶,品位名聲可與田蔣比,而馮雲翼應在歐陽平之列。周混沌自幼入道,利法清嚴,如今是南嶽的魁首。

卷第七十七 方士二
杜生 泓 師 羅思遠 張景藏 葉法善 錢知微 胡蘆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