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148.【麻陽村人】古文現代文翻譯

辰州麻陽縣村人,有豬食禾,人怒,持弓矢伺之。後一日復出,人射中豬,豬走數里,入大門。門中見室宇壯麗,有一老人,雪髯持杖,青衣童子隨後,問人何得至此。人云「豬食禾,因射中之,隨逐而來。」老人云:「牽牛蹊人之田而奪之牛,不亦甚乎。」命一童子令與人酒飲。前行數十步,至大廳,見群仙,羽衣烏幘,或樗蒲,或弈棋,或飲酒。童子至飲所。傳教云:「公令與此人一杯酒。」飲畢不饑。又至一所,有數十床,床上各坐一人,持書,狀如聽講。久之卻至公所。公責守門童子曰:「何以開門,令豬得出入而不能知。」乃謂人曰:「此非真豬。君宜出去。」因命向童子送出。人問老翁為誰。童子云:「此所謂河上公,上帝使為諸仙講《易》耳。」又問君復是誰。童子云:「我王輔嗣也,受《易》已來,向五百歲,而未能通精義。故被罰守門。」人去後,童子蹴一大石遮門,遂不復見。(出《廣異記》)
【譯文】
辰州麻陽縣有一位村民,因為有一頭豬吃了他家的莊稼,他很生氣,就拿著弓箭等在那裡。後來有一天豬又來了,這人射中了那豬。豬跑出幾里,走進一家大門。門裡的屋宇很壯麗。有一位老人迎出來。這老人的鬍鬚雪白,拄著枴杖,青衣童子跟在他身後。他問村民為什麼能到這裡來。村民說,豬吃了他的莊稼,他射中了豬,追豬追到這裡來。老人說:「有人牽牛走路踩了地裡的禾苗,就把人家的牛搶去,這不是太過分了嗎?」老人讓一個童子給這個人酒喝。往前走了幾十步,來到一個大廳,看到一群仙人。仙人們穿著羽毛衣服,戴著黑色頭巾。有的在玩牌,有的在下棋,有的在喝酒。童子走到喝酒的地方,說道:「老人讓給這個人一杯酒喝。」這個人喝了一杯酒之後,就不覺得餓了。又來到一個地方,有幾十張坐榻,每張坐榻上都坐著一個人,每人拿著書,樣子像在聽講。過了一會兒,又回到老人那地方。老人責備守門的童子說:「你為什麼開門,讓豬跑進跑出還不知道?」於是對村民說:「這不是真豬,你應該出去了。」於是就讓童子把這個人送出去。這個人問那老頭是誰,童子說:「這是河上公,上帝派他來給神仙們講《易經》。」又問童子是誰,童子說:我叫王輔嗣,學習《易經》快五百年,而沒有能理解精通它的要義,所以被罰在這裡守門。這個人走後,童子踢一塊大石頭擋上門,就再也看不見豬來吃莊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