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囊》全文翻譯

《智囊》
原文
    孝宗時,以孔鏞為田州知府。蒞任才三日,郡兵盡已調發,峒獠倉卒犯城,眾議閉門守,鏞曰:「孤城空虛,能支幾日?只應諭以朝廷恩威,庶自解耳。」眾皆難之,謂「孔太守書生迂談也」。鏞曰:「然則束手受斃耶?」眾曰:「即爾,誰當往?」鏞曰:「此吾城,吾當獨行。」眾猶諫阻,鏞即命騎,令開門去。眾請以士兵從,鏞卻之。
    賊望見門啟,以為出戰,視之,一官人乘馬出,二夫控絡而已。門隨閉。賊遮馬問故,鏞曰:「我新太守也,爾導我至寨,有所言。」賊叵測,姑導以行,遠入林菁間。顧從夫,已逸其一。既達賊地,一亦逝矣。賊控馬入山林,夾路人裸加於樹者纍纍,呼鏞求救。鏞問人,乃庠生赴郡,為賊邀去,不從,賊將殺之。鏞不顧,逕入洞,賊露刃出迎,鏞下馬,立其廬中,顧賊曰:「我乃爾父母官,可以坐來,爾等來參見。」賊取榻置中,鏞坐,呼眾前,眾不覺相顧而進。渠酋問鏞為誰,曰:「孔太守也。」賊曰:「豈聖人兒孫邪?」鏞曰:「然。」賊皆羅拜,鏞曰:「我固知若賊本良民,迫於餒,聚此苟圖救死。前官不諒,動以兵加,欲剿絕汝。我今奉朝命作汝父母官,視汝猶子孫,何忍殺害?若信能從我,當宥汝罪,可送我還府,我以谷帛繼汝,勿復出掠;若不從,可殺我,後有官軍來問罪,汝當之矣。」眾錯愕曰:「誠如公言,公誠能相恤,請終公任,不復擾犯。」鏞曰:「我一語已定,何必多疑。」眾復拜,鏞曰:「我餒矣,可具食。」眾殺牛馬,為麥飯以進,鏞飽啖之,賊皆驚服。日暮,鏞曰:「吾不及入城,可即此宿。」賊設床褥,鏞徐寢。明日復進食,鏞曰:「吾今歸矣,爾等能從往取粟帛乎?」賊曰:「然。」控馬送出林間,賊數十騎從。鏞顧曰:「此秀才好人,汝既效順,可釋之,與我同返。」賊即解縛,還其巾裾,諸生競奔去。
    鏞薄暮及城,城中吏登城見之,驚曰:「必太守畏而從賊,導之陷城耳。」爭問故,鏞言:「第開門,我有處分。」鏞笑語賊:「爾且止,吾當自入,出犒汝。」賊少卻。鏞入,復閉門。鏞命取谷帛從城上投與之,賊謝而去,終不復出。
                                                  (取材於馮夢龍《智囊》)

譯文
    (明)孝宗時,孔鏞擔任田州知府。他到任才三天,郡中的士兵已全部調往他地,峒獠突然攻城,眾人提議閉城固守,孔鏞說:「這麼一座孤城,兵力薄弱,能支撐多久呢?只有用朝廷的恩德曉諭賊人,或許能解除危機。」眾人都覺得很難,認為「孔太守所說是書生迂腐的論調」。孔鏞說:「既然這樣,那麼我們該束手投降,讓賊人殺了我們?」眾人說:「如果採納你的建議,誰應該前往呢?」孔鏞說:「這是我的城池,我應當獨自去。」眾人還要勸阻,孔鏞當即下令準備車駕,打開城門出發。眾人請求孔鏞帶士兵隨行,孔鏞拒絕了他們。
    賊人見城門打開,認為城中士兵準備出城迎戰,再仔細一看,只見一位官員騎馬出城,只有兩名牽馬的馬伕隨行罷了。他們出城後,城門隨即關閉。賊人攔下馬盤問,孔鏞說:「我是新上任的太守,你帶路引我去你們營寨,我有話要說。」賊人摸不清底細,故意帶著孔鏞在樹林中繞行。孔鏞回頭看跟從的馬伕,已跑了一名。到達賊營後,另一名馬伕也不見了。賊人牽馬帶著孔鏞進入山林,見路邊有一人,赤身被綁在樹上,傷痕纍纍,向孔鏞求救。孔鏞詢問賊人,原來是赴郡參加考試的書生,被賊人劫持,因為不答應賊人的要求,賊人要殺他。孔鏞沒有管他,直接進入賊人營寨,賊人帶著兵器出寨迎接,孔鏞下馬,站在他們的屋內,對賊人說:「我是你們的父母官,等我坐下後,你們來參拜。」賊人取來坐椅,放在屋子中間,孔鏞坐定後,讓眾賊上前,眾賊不覺相望著走向前。賊首問孔鏞是誰,孔鏞說:「我是孔太守。」賊首問:「你可是孔聖人的後輩子孫?」孔鏞說:「正是。」於是群賊圍繞著孔鏞叩拜,孔鏞說:「我本來就知道你們本是善良的百姓,被飢餓逼迫,聚集在此苟且求生。前任太守不能體諒你們,動輒派官兵圍剿,想要剿滅你們。我現在奉朝廷之命做你們的父母官,把你們當我的子孫看待,我哪忍心殺害你們?如果你們相信我、肯歸順我,我自當赦免你們的罪行,你們送我回府,我會把糧食布帛送給你們,你們不要再搶掠;如果你們不肯歸順我,可以殺了我,日後自然會有官軍前來問罪,這後果你們要自行承擔。」眾賊聽了這話都驚呆了,說:「果真如您所說,您確實能體恤我們,在孔公您任職期間,不再侵擾。」孔鏞說:「我說話算數,你們不必多疑。」眾賊再次拜謝,孔鏞說:「我餓了,你們替我準備飯菜吧。」眾賊急忙殺牛馬,做飯進獻,孔鏞一頓飽餐,眾賊對孔鏞的膽識大感驚異、佩服。這時已近黃昏,孔鏞說:「我已趕不上回城了,可在此地暫住一夜。」賊人立即鋪床整褥,孔鏞從容入睡。第二天用過飯後,孔鏞說:「現在我要回去了,你們能隨我去搬運糧食布帛嗎?」賊人說:「可以。」於是拉馬護送孔鏞出林,數十名賊人騎馬跟從。孔鏞回頭對賊人說:「樹林中所綁的書生是好人,你們既然已決定歸順,就放了他,讓他跟我一起返回。」賊人就解開繩子,歸還他衣物,這書生拿回衣物後趕緊奔逃而去。
    孔鏞快到黃昏時抵達府城,城中官員登城望見他,大驚說:「一定是太守因害怕賊人而投降了,現引導賊人攻城來了。」於是爭相探問緣故,孔鏞說:「你們只管開門,我自有打算。」孔鏞笑著對賊人說:「你們暫且在此稍候,我先自己進城,再出城犒賞你們。」賊人稍稍後退。孔鏞進城後,又關閉了城門。孔鏞命人取來糧食布帛,從城樓上投給他們,眾賊叩謝後離去,從此不再侵擾。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