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075.【李林甫】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唐右丞相李林甫,年二十,尚未讀書。在東都,好遊獵打球,馳逐鷹狗,每於城下槐壇下,騎驢擊,略無休日。既憊捨驢,以兩手返據地歇。一日,有道士甚醜陋,見李公踞地,徐言曰:「此有何樂,郎君如此愛也?」李怒顧曰:「關足下何事?」道士去,明日又復言之。李公幼聰悟,意其異人,乃攝衣起謝。道士曰:「郎君雖善此,然忽有顛墜之苦,則悔不可及。」李公請自此修謹,不復為也。道士笑曰:「與郎君後三日五更,會於此。」曰:「諾。」及往,道士已先至,曰:「為約何後?」李乃謝之。曰:「更三日復來。」李公夜半往,良久道士至。甚喜,談笑極洽,且曰:「某行世間五百年,見郎君一人,已列仙籍,合白日昇天。如不欲,則二十年宰相,重權在己。郎君且歸,熟思之,後三日五更,復會於此。」李會回計之曰:「我是宗室,少豪俠,二十年宰相,重權在己,安可以白日昇天易之乎?」計已決矣,及期往白。道士嗟歎咄叱,如不自持,曰:「五百始見一人,可惜可惜。」李公悔,欲復之。道士曰:「不可也,神明知矣。」與之敘別曰:「二十年宰相,生殺權在己,威振天下。然慎勿行陰賊,當為陰德,廣救拔人,無枉殺人。如此則三百年後,白日上升矣。官祿已至,可使入京。」李公匍匐泣拜,道士握手與別。時李公堂叔為庫部郎中,在京,遂詣。叔父以其縱蕩,不甚記錄之,頗驚曰:「汝何得至此?」曰:「某知向前之過,今故候覲,請改節讀書,願受鞭棰。」庫部甚異之,亦未令就學,每有賓客,遣監杯盤之飾。無不修潔。或謂曰,汝為吾著某事,雖雪深沒踝,亦不去也。庫部益親憐之,言於班行,知者甚眾。自後以蔭敘,累官至贊善大夫,不十年,遂為相矣。權巧深密,能伺上旨,恩顧隆洽,獨當衡軸,人情所畏,非臣下矣。數年後,自固益切,大起大獄,誅殺異己,冤死相繼,都忘道士槐壇之言戒也。時李公之門,將有趨謁者,必望之而步,不敢乘馬。忽一日方午,有人扣門,吏驚候之,見一道士甚枯瘦,曰:「願報相公。」聞者呵而逐之外,吏又鞭縛送於府,道士微笑而去。明日日中復至,門者乘間而白。李公曰:「吾不記識,汝試為通。」及道士入,李公見之,醒然而悟,乃槐壇所睹也。慚悸之極,若無所措。卻思二十年之事,今已至矣,所承教戒,曾不暫行。中心如疾,乃拜。道士迎笑曰:「相公安否?當時之請,並不見從,遣相公行陰德,今枉殺人,上天甚明,譴謫可畏,如何?」李公但磕額而已。道士留宿,李公盡除僕使,處於中堂,各居一榻。道士唯少食茶果,余無所進。至夜深,李公曰:「昔奉教言,尚有升天之挈,今復遂否?」道士曰:「緣相公所行,不合其道,有所竄責,又三百年。更六百年,乃如約矣。」李公曰:「某人間之數將滿,既有罪譴,後當如何?」道士曰:「莫要知否?亦可一行。」李公降榻拜謝。曰:「相公安神靜慮,萬想俱遣,兀如枯株,即可俱也。」良久,李公曰:「某都無念慮矣。」乃下招曰:「可同往。」李公不覺,便隨道士去。大門及春明門到輒自開,李公援道士衣而過。漸行十數里,李公素貴,尤不善行,困苦頗甚。道士亦自知之,曰:「莫思歇否?」乃相與坐於路隅。逡巡,以數節竹授李公曰:「可乘此,至地方止,慎不得開眼。」李公遂跨之,騰空而上,覺身泛大海,但聞風水之聲。食頃止,見大郭邑。介士數百,羅列城門,道士至,皆迎拜,兼拜李公。約一里,到一府署。又入門,復有甲士,升階至大殿。帳榻華侈,李公困,欲就帳臥。道士驚,牽起曰:「未可,恐不可回耳,此是相公身後之所處也。」曰:「審如是,某亦不恨。」道士笑曰:「茲介癬鱗(鱗原作癬,據明抄本改)之屬,其間苦事亦不少。」遂卻與李公出大門,復以竹杖授之,一如來時之狀。入其宅,登堂,見身瞑坐於床上。道士乃呼曰:「相公相公。」李公遂覺。涕泗交流,稽首陳謝。明日別去,李公厚以金帛贈之,俱無所受,但揮手而已,曰:「勉旃,六百年後,方復見相公。」遂出門而逝,不知所在。先是安祿山常養道術士,每語之曰:「我對天子,亦不恐懼,唯見李相公,若無地自容,何也?」術士曰:「公有陰兵五百,皆有銅頭鐵額,常在左右,何以如此?某安得見之。」祿山乃奏請宰相宴於己宅,密遣術士於簾內窺伺。退曰:「奇也,某初見李相公,有一青衣童子,捧香爐而入,僕射侍衛,銅頭鐵額之類,皆穿屋逾牆,奔逆而走。某亦不知其故也。當是仙官暫謫在人間耳。」(出《逸史》)

  【譯文】
唐玄宗時的右丞相李林甫,二十歲時還沒有讀書。他在東都洛陽時,特別愛好狩獵和打馬球、架鷹養狗,終日遊樂。他常常在城裡的槐壇下騎驢打球,沒有一天不去。有時騎驢打球累了,就扔掉驢,乾脆坐在地上或頭枕著手躺在地上歇息。這天有個十分醜陋的道士對坐在地上的李林甫說:「騎驢打球有什麼意思,值得你這樣沉迷呢?」李林甫瞪了道士一眼怒沖沖地說:「關你什麼事?!」道士就走了。第二天道士又來了,對李林甫還是說那兩名話。李林甫從小就聰明過人,立刻意識到道士不是個平凡的人,就很快從地上起身來整理好衣服,向道士恭敬地施禮。道士就說:「郎君你雖然很會騎驢打球,但早晚會從驢背上掉下來的,要是摔壞了,你將後悔莫及呀!」李林甫向道士表示自己今後要謹慎小心加強自己的修養,不再騎驢打球了。道士聽後笑著說:「三天後的五更時,我在這裡等你。」李林甫答應了。到了那天約定的時間,李林甫到時道士已經在那裡了。道士說:「你怎麼來晚了?」李林甫忙陪罪。道士讓李林甫三天後五更再來。到了那天,李林甫半夜就趕到約定的地點,過了很久道士才來。這次道士很高興地和李林甫談笑,並說:「我在人世已經五百年了,現在只有你一個人名列仙籍,你將會白日昇天成仙。如果你不願意成仙,也可以當二十年大權在握的唐朝宰相。你今天先回去,三天後的五更時你再到這裡來吧。」李林回去以後心裡暗想:「我本身就是皇族,從小就豪放俠義,二十年大權在握的宰相太好了,成仙怎麼能和當宰相相比呢?我決心向道士請求讓我當宰相!」再見到道士,李林甫說自己願意當宰相,不想成仙。道士聽後,非常感歎惋惜,斥責李林甫說:「真沒想到你竟這樣淺薄庸俗!我考察了五百個人才遇見你這一個可以成仙的人,你卻是這樣地讓我失望,太可惜了!」李林甫後悔了,要求再換過來,不當宰相讓他成仙,道士說:「不行了,上天神靈已經知道你想當宰相的心願了。」臨別時道士告誡李林甫說:「你可以當二十年宰相,掌握著生殺大權,威振天下,然而你千萬不要暗藏壞心耍陰謀害人,要多救人少殺人,多積陰德。這樣,三百年後你就能白日昇天成仙了。現在你的官運已經來了,可以進京做官了。」李林甫哭著伏在地上叩拜,道士和他握手告別。當時,李林甫的堂叔當庫部郎中,李林甫到京後就去見他。堂叔因為李林甫一向放縱浪蕩,很少教導他,也不和他來往,很驚奇地問道:「你怎麼跑到京城來了?」李林甫說:「侄兒知道以前錯了,這次來拜見堂叔,就是決心從此改邪歸正好好讀書,如果再犯錯誤,情願受堂叔的鞭打。」堂叔仍然感到奇怪,仍沒讓他讀書,而是讓他在每次宴請賓客前把杯盤餐具弄好。李林甫把餐具洗得非常乾淨,羅列得工整有序。有時堂叔李林甫去做什麼事,時值嚴冬,李林甫趟著很深的雪,也毫不推辭去把事辦成。堂叔對他的印象越來越好,在上朝時也常常和同朝大臣們說起他這個能幹的侄子。後來在堂叔的關照下,李林甫以先世的功勳而賜官,任命為贊善大夫,不到十年,就當上了宰相。李林甫胸有城府,很懂得玩弄權術,能暗中體會皇帝的意圖,所以深得皇上的恩寵,成為朝中大權獨攬的重臣,宮廷內外不論官民沒有不怕他的。幾年後,李林甫為了自己的地位更加鞏固,就排除異己,把很多人抓進了監獄,枉殺了不少好人,把那位丑道士的告誡完全忘在腦後了。當時,不管什麼人只要拜見李林甫,必須在離他府邸很遠的地方就下馬步行,不敢騎馬。有一天近中午時,一個人非常放肆地敲李林甫家的門,門官非常吃驚地開了門,只是一個容貌乾瘦的道士,說要見李相國。門官大聲呵斥著把道士趕走,又把他鞭打了一頓送到官府,那道士後來笑著走了。第二天中午,道士又來了,門官只好找機會報告了李林甫。李林甫說:「我不記得曾認識過什麼道士,你讓他來見見我吧。」等道士拜見李林甫後,李林甫才突然想起這道士正是在槐壇曾告誡過他的那個人,頓時感到又怕又愧,不知所措。進而又想,當初道士預言自己只能當二十年宰相,現在恰恰已到二十年了,但道士當初的告誡卻沒有遵守。想到這裡,心中更恐懼,像突然生了大病似的。李林甫向道士行了禮後,道士笑著說:「先生這一段可安好嗎?當初我對你的告誡你一點也沒聽,絲毫沒有積什麼陰德,而且枉殺了很多人。你的一切罪行上天都瞭如指掌,你就不怕對你降下懲罰嗎?!」李林甫只有不斷地磕頭。李林甫把僕人全部都打發走,讓道士住在堂屋中,他和道士各睡一張床。道士只吃少量的茶點,其餘什麼也不要。夜深時,李林甫問道士說:「當年你所說過我有上天成仙的緣份,現在我還有這種可能嗎?」道士說:「由於你在人間的罪行,折去你三百年仙緣。由於受到上天的譴責,你的仙緣推遲了六百年。六百年後,你才能成仙。」李林甫說:「我的壽數快滿了,既然我有這麼深的罪孽,以後會怎麼樣呢?」道士說:「你想知道今後,只有和我到天上去一趟。」李林甫忙下床跪拜,要求道士帶他上天一趟。道士說:「你坐在那裡凝神靜心,排除所有的雜念,就像一棵無知無覺已枯死的樹。到了那個程度,我就可以帶你一同上路了。」過了半天,李林甫說:「我現在已經什麼雜念都沒有了。」道士就下了床招呼道:「咱們可以走了。」李林甫不知不覺就跟著道士走,李林甫家大門和長安城東的春明門都自動打開,李林甫拽著道士的衣服跟著走。李林甫長期養尊處優沒吃過苦,更沒走過這麼遠,走了十幾里以後,就累得受不了。道士也知道,就問他是不是想歇一會兒,然後兩人就坐在路邊。過了一會兒,道士給了李林甫一根竹竿說:「騎上它,到了地方就自然會停下,但路上千萬不要睜眼!」李林甫跨上竹竿,立刻覺得身子騰空而起,飛越大海,耳邊響著水聲和風聲。過了一頓飯時間終於停了下來。李林甫睜眼一看,見來到一個大都城前。城門前排列著好幾百士兵,見道士到來,都行禮迎接,也向李林甫行禮。進城走了一里多,來到一座府門前。進了大門,見兩邊都有士兵侍衛,兩人登上台階上了大殿,見殿裡設著華麗的床帳,李林甫忽然覺得很困乏,想上床睡下,道士驚慌地把他拉起來說:「你要在這床上睡下,就回不到人間了,因為這裡是你死後才能來的地方。」李林甫說:「如果這裡真是我死後的歸宿,我死也無怨了。」道士笑著說:「這裡也不是你想的那樣完美,也會有小病小災,苦事也不少。」道士就跟李林甫出了大門,又把竹竿給他騎上。不一會兒李林甫就又回到人間自己的家,進了門到來堂屋,見自己的肉體閉著雙眼坐在床上。這時道士喊道:「李相國,李相國!」李林甫才還了魂醒過來,哭著向道士拜謝。道士第二天告別李林甫,李林甫送他金銀綢緞,道士一律不要,只是揮揮手說:「好自為之吧,六百年後我還能再見到你。」說罷就出門不見了,不知去了哪裡。當時安祿山曾招納了幾個道士,他曾問道士們說:「我見了皇上都不害怕,可是一看見李林甫,就會手足失措心慌意亂,這是怎麼回事呢?」道士說:「你有五百個陰曹的鬼卒保護,這些鬼卒個個銅頭鐵額,總在你身邊,你怎麼會怕李林甫呢?能不能想法讓我們看看你和李林甫在一起時的情形呢?」安祿山就故意請李林甫到自己府中赴宴,讓道士在簾後偷偷觀察,李林甫走後,道士對安祿山說:「太奇怪了,李林甫來時,他前面有個穿青衣的童子捧著香爐,您的那些銅頭陰卒一看見那童子,都嚇得穿屋跳牆而逃。我也不知是怎麼回事。大概李林甫是暫時被貶在人間的神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