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050.【商康、賈充、王文度、徐長、陳緒、白道猷、高雅之、羅根生、沈縱、戴氏女、孫盛、湛滿、竺縣遂、武曾、晉孝武帝、藺啟之、王猛、封驅之】原文及翻譯

商康
烏程卞山,本名土山。有項籍廟,自號卞王,因改為名。山足有一石櫃,高數尺。陳郡殷康,嘗往開之,風雨晦暝,乃止。(出《異苑》)
【譯文】
烏程縣有一座卞山,原名叫土山。山上有座項羽廟,因為他自己號稱卞王,所以這座山改名為卞山。山腳下有一口石櫃,好幾尺高,陳郡有個姓康的富人曾經前往打開石櫃,頓時風雨飄搖,天昏地暗,只好停止。

賈充
賈充伐吳時,嘗屯項城,軍中忽失充所在。充帳下都督周勒,時晝寢,夢見百餘人,錄充,引入一逕。勒驚覺,聞失充,乃出尋索之。忽睹所夢之道,遂往求之。果見充行至一府捨,侍衛甚盛,府公南面坐,聲色甚厲,謂充曰:「將亂吾家事,必爾與荀勖。既惑吾子,又亂吾孫。間使任愷黜爾而不去,又使庾純詈汝而不改,今吳寇當平,汝方表斬張華,汝之憨,皆此類也。若不悛慎,當旦夕加罪。」充因叩頭流血。公曰:「汝所以廷日月而名器如此者,是衛府之勳耳。終當使孫嗣死於鍾虡之間,大子斃於金酒之中,小子困於枯木之下。荀勖亦略同。然其先德小濃,故在汝後。數年之外,國嗣亦替。」言畢命去。充忽然還營,顏色憔悴,性理昏喪,經日乃復。其後孫謐死於鍾下。賈後服鴆酒而死,賈午考竟。用大杖。皆如所言。(出《晉書》)
【譯文】
西晉大臣賈充攻打討伐孫吳時,曾經屯兵於項城,軍營之中忽然就不見了他的影子。賈充帳下有個都督叫周勒,當時正在白天睡覺,夢見一百多人在追捕賈充,抓住之後把他押入一條小道。周勒驚醒了,就聽說了賈充失蹤這件事,便出去尋找線索。忽然,他發現了夢見的那條小道,隨即就沿路去找,果然看見賈充走進一座官府,那裡侍衛很多,壁壘森然。只見府中的長官坐在南面,聲色俱厲地對賈充說:「你將壞了我們家的大事兒!你與尚書令荀勖勾結,既迷惑了我的兒子,又迷亂了我的孫子。這期間我派任愷罷免你,你卻不離去;又派庾純譴責你你也不改。今天,孫吳之寇應當掃平,你就上表斬了張華。你的愚昧和蠢笨的伎倆,不過如此。如果再不思悔改而謹慎起來,早晚還會給你加刑。」賈充便連連磕頭,腦袋都磕出了血。那長官又說,「之所以為你延長了陽壽並使你有如此地位和名氣,這都是因為你保衛朝廷有功呵。不過,你要記住,最後應當讓孫太子死於鍾虡的兩側之間,讓你的大兒子死在藥酒毒下,讓你的小兒子被壓於枯木之下。尚書令荀勖也與你大致相同。但他有才華並積下陰德,死在你的後面。數年之後,就要改朝換代了。」說完,他就讓賈充離去。賈充突然回到軍營,臉色憔悴,神志不清,整天恍恍惚惚,過了好幾天才恢復過來。後來,孫太子死於鍾山腳下,賈充的女兒齊王妃服鴆酒而亡,賈義(午考),太子的死,是用大棒杖斃的。全跟那人說的一樣。

王文度
晉王文度鎮廣陵,忽見二騶,持鵠頭板來召之。王大驚,問騶:「我作何官?」騶云:「尊作平北將軍徐兗二州刺史。」王曰:「吾已作此官,何故復召耶?」鬼云:「此人間耳,今所作是天上官也。」王大懼之。尋見迎官玄衣人及鵠衣小吏甚多,王尋病薨。(出《法苑珠林》)
【譯文】
晉代,王文度鎮守廣陵郡。一日,他忽然看見兩個主駕車馬的小吏,握著鵠頭板來召見他,王文度大驚,急問那兩個小吏:「我將要做什麼官?」回答說:「你將要做平北將軍及徐州和兗州的刺史。」王文度說:「我已經當上了這樣的官,為什麼還要召見我呢?」那鬼吏說:「這是人間哪,今天讓你做的則是天上的官呀。」王文度更加驚恐萬狀。俄頃,只見不少黑衣人鵠衣小吏來迎接他,他隨即便病死了。

徐長
吳興徐長夙與鮑靚有神明之交,欲授以秘術。先請徐宜有約,誓以不仕,於是授錄。以常見八大神在側,能知來見往。才識日異,州鄉翕然美談。欲用為州主簿。徐心悅之。八神一朝不見七人,余一人倨傲不如常。徐問其故,答云:「君違(原來違下有不字。據明抄本刪。)誓,不復相為。使身一人留衛錄耳。」徐乃還錄,遂退。(出《世說》)
【譯文】
吳興縣的徐長早就跟鮑靚有神祈之交往,想跟他學神仙法術。鮑靚先讓徐長立下誓約,今後不再做官,然後才把記載法術的的籍錄傳授給他。不久,徐長就能把常見的八大神召到自己身邊,而且使人們看見這八大神怎麼來的和怎麼走的。他的法術越來越高,日新月異,當地人傳為美談。官府還要任用他為州主簿。聽到這消息,徐長很高興。一天,八大神少了七個,只召來一個大神還傲慢無禮不如往常。徐長問其原因,他回答說:「你違背了誓約,大家不再奉陪,派我一個人留下來是保護這套籍錄的呵。」徐長把籍錄還回後,這個大神也走了。

陳緒
新城縣民陳緒家,晉永和中,旦聞扣門,自通云:「陳都尉。」便有車馬聲,不見形。徑進,呼主人共語曰:「我應來此,當權住君家,相為致福。」令緒施設床帳於齋中。或人詣之,齋持酒禮求願,所言皆驗。每進酒食,令人跪拜,授闈裡,不得開視。復有一身,疑是狐狸之類,因跪,急把取。此物卻還床後,大怒曰:「何敢嫌試都尉?」此人心痛欲死,主人為扣頭謝,良久意解。自後眾不敢犯,而緒舉家無恙,每事益利,此外無多損益也。(出《幽明錄》)
【譯文】
晉代永和年間,新城縣陳緒家裡,天剛亮就聽見敲門聲,並且自報姓名和身份說:「我是陳都尉。」接著就聽見一陣車馬聲,但卻看不見人影。「陳都尉」逕直走進屋裡,把主人喊出來說道:「我應該到這裡來,暫且住在你們家,讓我們相互致福吧!」他讓陳緒在書房裡架設床帳。有人來拜見他,拿著酒和禮品求他算命,所說的都很靈驗。每次送酒飯,他都讓人跪下,把酒飯送進門裡,但不准開門而視。一天,有個懷疑這位「陳都尉」是狐狸精之類的妖怪的人,剛跪下把酒飯送進去,又急忙奪了回來。「陳都尉」卻回到床上,大怒道:「你還敢懷疑並試探都尉?」那人立即心痛欲死。陳緒急忙走過來,為那人磕頭謝罪,好久他的病情才緩解。從此之後,眾人誰也不敢冒犯它,而陳緒全家均平安無事,什麼事都很吉利,幾乎沒有什麼意外損失。

白道猷
章安縣西有赤城山,週三十里,一峰特高,可三百餘丈。晉泰元中,有外國道(道字原缺。據明抄本補。)人白道猷,居於此山。山神屢遣狼怪形異聲往恐怖之,道猷自若。山神乃自詣之云:「法師威德嚴重,今推此山相與,弟子更卜所托?」道猷曰:「君是何神?居此幾時,今若必去,當去何所?」答云:「弟子夏王之子,居此千餘年。寒石山是家舅所住,某且往寄憩,將來欲還會稽山廟。」臨去,遺信贈三奩香。又躬來別,執手恨然,鳴鞞響角,凌空而逝。(出《述異記》)
【譯文】
章安縣西部有座赤城山,方圓三十里,其中一峰特別高大,大約有三百多丈。晉代泰元年間,有一位外國道士名叫白道猷,就居住在這座山上。山神三番兩次地派遣狼變成十分可怕的樣子,怪聲怪氣地嗥叫著嚇唬他。白道猷泰然自若。山神便又親自上山見他,說道:「大法師德重威嚴,今天,我就把這座山送給你了,希望你不要辜負我之所托。」道猷說:「你是什麼神?在這住了多長時間?今天如果必須離開,你將去往何處?」山神回答道:「我是夏王的兒子,在這裡住一千多年了。寒石山是我舅舅住的地方,我暫且去那寄居一段時間,將來回到會稽山神廟去。」臨走,留下一封信,又贈給白道猷三奩香。然後,向白道猷躬身告別,舉手時感到十分遺憾,吹響號角,敲擊刀鞘,凌空而逝。

高雅之
晉太元中,高衡為魏郡太守,戍石頭。其孫雅之,在廄中,云:「有神來降,自稱白頭公,柱杖光耀照屋。與雅之輕舉宵行,暮至京口,晨已來還。」後雅之父子,為桓玄所滅。(出《幽明錄》)
【譯文】
晉代太元年間,高衡為魏郡太守,戍衛石頭城。他的孫子高雅之在馬棚中說:「剛才,有位神人來此,自稱白頭公,他拄的那根枴杖閃閃發光,把屋子都照亮了。他和我輕輕舉著那根枴杖連夜而行,第二天天快黑時到了京口城,早晨已經返回來了。」後來,高雅之父子,被南郡公桓玄所滅。

羅根生
豫章有廬松村。郡人羅根生,來此村側墾荒,種瓜果。園中有一神壇。瓜始引蔓,忽見壇上有一新板,墨書云:「此是神地,可速出去。」根生祝曰:「審是神教,願更朱書賜報。」明早往看,向板猶存,字悉以朱代墨。根生謝而去也。(出《述異記》)
【譯文】
豫章縣有個廬松村。郡裡有個叫羅根生的人,到村頭來開荒,並種上了瓜果。當瓜剛開始爬蔓的時候,園中那個神壇上忽然出現一塊新木板,上面用黑墨水寫道:「這是神地,請速離開。」羅根生當即祝禱說:「神的教示我已知悉,希望換成紅字公佈於眾。」第二天早晨,羅根生來園中觀看,只見那塊新木板還在,上面的字全用朱紅代替了墨黑。羅根生謝罪後離去。

沈 縱
余姚人沈縱,家素貧。與父同入山,還未至家,見一人。左右導從四五百許,前車輻馬鞭,夾道鹵簿,如二千石。遙見縱父子,便喚住,就縱手中燃火。縱因問是何貴人?答曰:「是斗山王,在餘杭南。」縱知是神,叩頭云:「願見祐助。」後入山,得一玉枕,從此如意。(出《幽明錄》)
【譯文】
余姚縣人沈縱,家中一向貧窮。一日,他跟父親一起進山,回來時還沒有到家,看見一個大人物迎面走來。這位大人物前呼後擁的,僅前導和隨從就有四五百人。前面閃動著車輪和馬鞭,夾道站著儀仗隊,如同二千石俸祿的官員。遠遠看見沈縱父子,那大人物便將他們喊住,然後靠近沈縱並在他手中點上火。沈縱於是問道:「你是何方貴人?」回答說:「我是斗山之王,住在餘杭縣南邊。」沈縱知道他是神仙,一邊叩頭一邊說:「希望能夠得到您的祐護和幫助。」後來,沈縱進山得到一方玉枕,從此他們家萬事如意。

戴氏女
豫章有戴氏女,久疾不瘥。見一小石,形像偶人。女謂曰:「爾有人形,豈神?能差我宿疾者。吾將重汝。」其夜夢有人告之:「吾將佑汝。」自後疾漸差。遂為立祠山下。戴氏為巫,故名戴侯祠。(出《搜神記》)
【譯文】
豫章郡戴氏有個女兒,久病不愈。一天,她看見一塊小石頭,形狀像個人,便對它說:「你有人形,難道是神仙嗎?如果你能把我的老病治好,我將重重地謝你。」當天夜裡,她夢見有人告訴她說:「我今後會保祐你的。」從此以後,她的病情漸漸好轉,於是就在山下建起一座祠廟,戴氏就在那做巫師,因此這座祠廟便被稱為「戴侯祠」。

孫盛
衡山白槎廟。古老相傳:昔有神槎,皎然白色,禱之靈無不應。晉孫盛臨郡,不信鬼神,乃伐之。斧下流血。其夜波流神槎向上,但聞鼓角之聲,不知所止。開皇九年廢,今尚有白槎村在。(出《湘中記》)
【譯文】
衡山有座白槎廟。很久以前,人們就傳說:早年,這兒有一個神奇的木筏子,皎然白色,向它祈禱沒有不靈驗的。晉代孫盛來此任郡守,他不信鬼神,便讓人砍毀它。不料,那斧子砍下去,木筏子竟然流出血來。當天夜裡,水流奇跡般地將木筏子送往上游,只聽鼓號聲聲,不知停在了什麼地方。隋代開皇九年,這座廟便毀廢了,如今還有個白槎村存在著。

湛 滿
須江縣江郎山。昔有江家在山下居,兄弟三人,神化於此。故有三石峰之異。有湛滿者,亦居山下。其子仕洛,永嘉之亂,不得歸。滿乃使祝宗言於三石之靈,能致其子,靡愛斯牲。旬日中,湛子出洛水邊,見三少年,使閉目伏車欄中間,去如疾風。俄頃,從空中墮,恍然不知所之。良久,乃覺是家園中。(出《十道記》)
【譯文】
須江縣境內有座江郎山。從前,有一戶姓江的人家在山下居住,他們兄弟三人,都在這裡成神而去,因此留下一座奇異的三石峰。有位叫湛滿的人,也住在這座山下。他的兒子在洛陽做官,趕上殺王公士民數萬人的永嘉之亂,有家不能回。湛滿就來到三石峰下祈禱,求其保祐他的兒子,說:「能讓我的兒子回來,一定不會捨不得供祭祀的牲畜」十天之內的某一日,湛滿的兒子走到洛水邊,看見三位少年。這三位少年讓他閉上眼睛趴在車欄中間,那車便像疾風一般跑起來。有頃,他突然從空中掉了下來。他恍恍惚惚,不知到了何處。好久,他才發現這是自己家的菜園子。

竺曇遂
晉太元中,謝家沙門竺曇遂,年二十餘,白皙端正,流落沙門。嘗行經青溪廟前過,因入廟中看。暮歸,夢一婦人來,語云:「君當來作我廟中神,不復久。」曇遂問:「婦人是誰?」婦人云:「我是青溪姑。」如此一月許,便卒。臨死,謂同學年少曰:「我無福,亦無大罪,死乃當作青溪廟神。諸君行便,可見看之。」既死後,諸年少道人詣其廟。既至,便靈語相勞問,音聲如其生時。臨去云:「久不聞唄聲,甚思之。」其伴慧覲,便為作唄訖,猶唱贊。語云:「歧路之訣,尚有悽愴。況此之乖,形神分散。窈冥之歎,情何可言。」既而歔欷不自勝,諸道人等皆為流涕。(出《續搜神記》)
【譯文】
東晉太元年間,出家的佛門弟子中有一個叫竺曇遂的,二十多歲,相貌端莊,皮膚白皙。他流落到佛門之後,一次他從青溪廟前路過,於是進廟裡看了一番。晚上回來,他夢見一個女人來了,對他說:「你應當來做我廟中之神,這一天不會太久了。」竺曇遂問那女人是誰,回答說:「我是青溪姑。」就這樣過了一個月,竺曇遂便死了。臨終前,他對僧人們說:「我這輩子沒有福,也沒有大的罪過,死後能做青溪廟之神,你們從那裡路過方便的話,可以進去看看我。」竺曇遂死後,那些年輕道人來到青溪廟上,便與之對話互致問候。竺曇遂的聲音跟生前一樣。臨別,竺曇遂說:「很久沒有聽到唱贊偈的聲音,真想呵!」他的同伴慧覲,便為他唱了一段。接著,他也唱了起來,大意是:歧路之別,尚有悽愴之情;而我們這種情況下的分離,形神各在一方,深遠難見,長歎不已,這種心情簡直無法表達……唱罷,他感慨不已,難以控制。道人們都為他流下了熱淚。

武曾
侯官縣常有閣下神。歲終,諸吏殺牛祀之。沛郡武曾作令,斷之。經一年,曾選作建威參軍。當去,神夜來問曾:「何以不還食?」聲色極惡,甚相譴責。諸吏便於道買牛,共謝之,此神乃去。(出《幽明錄》)
【譯文】
侯官縣曾經有位閣下神。每年年底,各位官吏都要殺牛來祭祀他。自從沛郡的武曾來此做縣令之後,便將祭品給斷了。一年之後,武曾被選任建威參軍,臨行前夜那神人來問他:「你為什麼不給我送吃的?!」聲色俱厲,對他痛加譴責。官吏們得知此事後,便於當地買牛殺了,共同向閣下神謝罪。此後,那神人就走了。

晉孝武帝
晉孝武帝,殿北窗下見一人,著白帢,黃練(練原作疏。據明抄本改。)單衣,自稱華林園水池中神,名曰淋涔君。帝取所佩刀擲之,空過無礙。神忿曰:「當令君知之。」少時而暴崩。(出《幽明錄》)
【譯文】
東晉孝武帝,在大殿北面的窗下看見一個人,穿著白色的裌襖,黃絹單衣,自稱是華林園水池中的神仙,名叫淋涔君。孝武帝摘下自己的佩刀向他砍去,然而卻什麼也未砍到。那神人忿然地說:「我應當讓你知道我的厲害。」不久,孝武帝就暴死了。

藺啟之
藺啟之家在南鄉,有樗蒲婁廟。啟之有女名僧因,忽厥(厥原作氣。據明抄本改。)而寤,云:「樗蒲君遣婢迎僧坐斗帳中,仍陳盛筵。以金銀為俎案,五色玉為杯碗。與僧共食,一宿而醒也。」(出《述異記》)
【譯文】
藺啟之家住南鄉,那裡有座樗蒲婁廟。藺啟之有個女兒名叫僧因。一天,她忽然昏倒又醒來,說:「樗蒲君遣侍女迎接我,坐在斗帳之中,又擺上酒席筵菜,用金銀做肉案子,用五色玉做杯碗;和我共同吃了頓飯,又住了一宿才醒來呵……」

王 猛
王猛者,北海人。少貧賤,曾至洛陽貨畚。有一人,於市貴買其畚,而雲無直,家近在此,可隨我取。猛隨去。行不覺遠,忽至深山中。此人語猛,且住樹下,當先啟道君來。須臾,猛進,見一公據胡床,頭鬢悉白。侍從十許人。有一人引猛云:「大司馬公可進。」因拜,老公曰:「王公何緣拜?」即十倍售畚價,遣人送猛出。既顧視,乃嵩山也。(出《中興書》)
【譯文】
王猛是北海郡的人,少年時家裡很窮,曾經到洛陽賣過畚箕。一次,有個人在市場上花高價買他的畚箕,卻又說沒有帶錢,家就住在附近,讓王猛隨他去取。王猛隨他而去,沒覺走出多遠,忽然來到深山裡。那人對王猛說:「你暫且站在樹下,我得先回去稟告一聲你來了。」不一會兒,王猛便隨他進了樹洞,看見一個人坐在折疊床上,他的頭髮和兩鬢全白了,有十多個侍從。有一個人引王猛來到這老者跟前,並說:「大司馬公請進——」王猛向老者跪拜,老者說:「你為什麼要拜我呢?」當即送王猛十倍於原價的畚箕錢,並派人把他送出樹洞。王猛四下看看,這裡原來是嵩山呵。

封驅之
始興林水源裡有石室,室前磐石上,行羅十甕,中悉是餅銀。採伐遇之,不得取,取之迷悶。晉大元初,民封驅之家僕,密竊三餅歸,發看,有大蛇螫之而死。《湘州記》曰:「其夜,驅之夢神語曰:『君奴不謹,盜銀三餅。即日顯戮,以銀相償。』覺視,則奴死銀在矣。」(出《水經》)
【譯文】
在始興郡老林子山溪的源頭,有一座石屋,屋前的大石頭上,擺著一排十個陶甕。這甕裡全裝著銀餅子,採藥的伐木的如果看見,也不能拿走,誰拿了誰就得迷路。東晉太元初年,郡民封驅之家裡的僕人,悄悄偷三塊銀餅子回來,到家揭開一看,有一條大蛇爬出來,當即把他咬死。《湘州記》裡說:「那天晚上,封驅之夢見神人對他說:「你的奴才不老實,偷走銀餅子三塊,當天就被處決了。現在,就把那銀餅子送給你,作為補償吧。」封驅之醒來一看,那奴才果然死了,而銀餅子還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