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庸全譯》25《不要自以為是,獨斷專行》古文翻譯註解

【原文】

子曰:「愚而好自用(1),賤而好自專(2),生乎今之世反(3)古之道。如此者,災及其身者也。」

非天子,不議禮,不制度(4),不考文(5)。今天下車同軌,書同文,行同倫(6)。雖有其位,苟無其德,不敢做禮樂焉,雖有其德, 苟無其位,亦不敢作禮樂焉。

子日:「吾說夏禮(7),杞不足征也(8)吾學殷吸禮(9),有宋存焉(10);吾學周禮(11),今用之,吾從周(12)。」

【註釋】

(1)自用:憑自己主觀意圖行事,自以為是,不聽別人意見,即剛愎自用的意思。(2)自專:獨斷專行。(3)反:通」返」,回復的意思。(4)制度: 在這裡作動詞用,指制訂法度。(5)考文,考汀文字規範。(6)車同軌,書同文,行同倫:車同軌指車子的輪距一致;書同文指字體統一;行同指倫理道德相 同。這種情況是秦始皇統一六國後才出現的,據此知道《中庸》有些章節的確是秦代儒者所增加的。(7)夏禮,夏朝的禮制。夏朝,約公元前2205年——前 1776年,傳說是禹建立的,(8)杞:國名,傳說是周武王封夏禹的後代於此,故城在個河南杞縣。征,驗證, (9)殷禮:殷朝的禮制。商朝從盤庚遷都至殷(今河南安陽)到紂亡國,一般稱為殷代,整個商朝也稱商殷或殷商。(10)宋:國名,商湯的後代居此,故城在 今河南商丘縣南。(11)周禮:周朝的禮制。(12)以上這段孔子的話也散見於《論語·八佾恰》、《論語·為政》。

【譯文】

孔子說:「愚昧卻喜歡自以為是,卑賤卻喜歡獨斷專行。生於現在的時代卻一心想回復到古時去。這樣做,災禍一定會降臨到自己的身上。」

不是天子就不要議訂禮儀,不要制訂法度,不要考訂文字規範。現在天下車子的輪距一致,文字的字體統一,倫理道德相同。雖有相應的地位,如果沒有相應的德行,是不敢製作禮樂制度的;雖然有相應的德行,如果沒有相應的地位,也是不敢製作禮樂制度的。

孔子說:「我談論夏朝的禮制,夏的後裔杞國已不足以驗證它;我學習殷朝的禮制,殷的後裔宋國還殘存著它;我學習周朝的禮制,現在還實行著它,所以我遵從周禮。」

【讀解】

本章承接上一章發揮「為下不倍(背)」的意思。反對自以為是,獨斷專行,也有「不在其位,下謀其政」(《論語·泰伯》)的意思。歸根結底,其實還是素位而行,安分守己的問題。

此外有一點值得注意的是,這裡所引孔子的話否定了那種「生乎今之世反古之道」的人,這與一般認為孔子主張「克己復禮」,具有復古主義傾向的看法似乎有 些衝突。其實,孔子所要復的禮,恰好是那種「今用之」的「周禮」,而不是「古之道」的「夏禮」和「殷札」。因為夏禮已不可考,而殷禮雖然還在它的後裔宋國 那裡殘存著,但畢竟也已是過去的了。所以,從本章所引孔子的兩段話來看,的確不能隨隨便便地給他扣上」拉歷史倒車」的復古主義者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