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223 第六卷 白蓮教》原文及譯文

原文

白蓮盜首徐鴻儒,得左道之書,能役鬼神。小試之,觀者盡駭。走門下者如鶩。

於是陰懷不軌。因出一鏡,言能鑒人終身。懸於庭,令人自照,或帕頭,或紗帽,繡衣貂蟬,現形不一。人益怪愕。由是道路遙播,踵門求鑒者,揮汗相屬。徐乃宣言:「凡鏡中文武貴官,皆如來佛注定龍華會中人。各宜努力,勿得退縮。」因亦對眾自照,則冕旒龍袞,儼然王者。眾相視而驚,大眾齊伏。徐乃建旗秉鉞,罔不歡躍相從,冀符所照。

不數月,聚黨以萬計,滕、嶧一帶,望風而靡。後大兵進剿,有彭都司者,長山人,藝勇絕倫。寇出二垂髫女與戰。女俱雙刃,利如霜;騎大馬,噴嘶甚怒。飄忽盤旋,自晨達暮,彼不能傷彭,彭亦不能捷也。如此三日,彭覺筋力俱竭,哮喘而卒。迨鴻儒既誅,捉賊黨械問之,始知刃乃木刀,騎乃木凳也。假兵馬死真將軍,亦奇矣!

聊齋之白蓮教白話翻譯:
白蓮教首領徐鴻儒,得到了一本左道旁門的書,能夠驅使鬼神為他做事。一次他稍微試驗了一下,觀看的人都感到驚恐,投奔到他門下的人很多。於是徐鴻儒暗暗萌發了造反的念頭。一天,他取出一面銅鏡,說能夠照出人的一生禍福。他把銅鏡懸在院子裡,讓人們自照,鏡子裡的人,有的戴著頭巾,有的戴著紗帽,錦繡華服,貂蟬美飾,形象不一。人們更加感到驚奇。從此這個消息到處傳播,上門請求照鏡子的人接連不斷。徐鴻儒於是宣稱:「凡是鏡子裡照出的文武高官,都是如來佛祖注定龍華會裡的人。大家應該努力,決不能退縮。」於是徐鴻儒當著眾人的面照自己,便看到鏡子裡的他頭戴皇冠,身穿袞龍服,儼然就像帝王一樣。眾人你看我我看你,感到十分驚訝,一齊跪倒在地。

徐鴻儒於是豎起反旗,眾人無不歡騰雀躍相隨,希望自己能成為像鏡子裡的形象那樣的高官。不到幾個月,徐鴻儒就聚集了一萬多人,滕縣、嶧縣一帶官府望風逃竄。後來大隊清兵前去剿捕,其中有一位彭都司,是長山縣人,武藝高強,無人能敵。白蓮教軍中出來兩個少女和他交戰,她們都使雙刀,鋒利如霜;騎著高頭大馬,非常威武、她們飄忽盤旋,從早晨一直殺到傍晚,少女不能傷害彭都司,彭都司也沒能取勝。這樣廝殺了三天,彭都司累得精疲力竭,最後氣喘而死。後來徐鴻儒兵敗被殺,捉到他的同夥拷問,才知道少女用的是木刀,騎的是木凳子。假兵馬累死了真將軍,也夠奇異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