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181 第五卷 布客》原文及譯文

原文

長清某,販布為業,客於泰安。聞有術人工星命之學,詣問休咎。術人推之曰:「運數大惡,可速歸。」某懼,囊貲北下。途中遇一短衣人,似是隸胥。漸漬與語,遂相知悅。屢市餐飲,呼與共啜。短衣人甚德之。某問所幹營,答言:「將適長清,有所勾致。」問為何人。短衣人出牒,示令自審;第一即己姓名。駭曰:「何事見勾?」短衣人曰:「我非生人,乃蒿里山東四司隸役。想子壽數盡矣。」某出涕求救。鬼曰:「不能。然牒上名多,拘集尚需時日。子速歸,處置後事,我最後相招,此即所以報交好耳。」

無何,至河際,斷絕橋樑,行人艱涉。鬼曰:「子行死矣,一文亦將不去。請即建橋,利行人;雖頗煩費,然於子未必無小益。」某然之。歸,告妻子作週身具。剋日鳩工建橋。久之,鬼竟不至。心竊疑之。一日,鬼忽來曰:「我已以建橋事上報城隍,轉達冥司矣,謂此一節可延壽命。今牒名已除,敬以報命。」某喜感謝。後再至泰山,不忘鬼德,敬繼楮錠,呼名酹奠。既出,見短衣人匆遽而來曰:「子幾禍我!適司君方蒞事,幸不聞知;不然,奈何!」送之數武,曰:「後勿復來。倘有事北往,自當迂道過訪。」遂別而去。

聊齋之布客白話翻譯:
長清有個人,靠販布為生,客住在泰安。聽說有個算命的算得很準,便去詢問吉凶。算命的給他算了一卦,說:「運數太壞,趕快回家吧!」布客害怕,急忙帶著資財北返長清。

路上,布客遇到一個短打扮的人,像是個衙役。兩人漸漸搭上話,談得十分投機、高興。布客每次買來酒飯,都喊短衣人一起吃,短衣人很感激。布客問他要幹什麼去,短衣人回答說:「要去長清勾人。」布客問勾什麼人,那人拿出一份勾牒,讓布客自己看。布客見上面第一個人名就是自己,驚駭地說:「為了什麼事要勾我?」那人說:「我不是活人,是鬼都蒿里山東四司的衙役。想必是你壽數已盡。」布客哭著向他求救。鬼衙役說:「這不好辦。但勾牒上人名很多,全部拘齊還需要好幾天。你趕快回去處理後事,我最後去招呼你,這就算是對我們交好的報答了。」沒多久,兩人來到一條河邊。因為河橋斷了,行人都在艱難地涉水過河。鬼衙役對布客說:「你馬上就要死了,一文錢也帶不走。請你在這裡建一座橋,以方便行人。雖然花費不少,但對你未必沒有好處!」布客認為很對。

布客回到家中,告訴妻子給自己準備後事。自己糾合工匠,立即去建橋。過了很久,鬼衙役也沒來,布客心裡不禁暗暗懷疑起來。一天,鬼衙役忽然來了,說:「我已將你建橋的事上報城隍,城隍又轉達給冥司,說這件事可以延長你的壽命。現在你已被從勾牒上除名,我特地來通知你。」布客歡喜地道謝。

後來,布客又來到泰安,沒忘記鬼衙役的恩德,恭敬地備了香、紙,喊著他的名字祭奠了一番。布客一轉身出來,只見那鬼衙役匆匆地趕了來,說:「你差點給我惹了禍!剛才正好司君在處理公務,幸虧他沒聽見!否則,還以為我在徇私舞弊呢!那可怎麼辦!」送布客走了幾步,又說:「以後不要再來了。倘若我有事去北方,自會繞道去看望你的。」說完告辭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