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書新注卷八十 宣元六王傳第五十》原文全文翻譯成現代文

漢書新注卷八十 宣元六王傳第五十

  【說明】本傳敘述宣帝四子淮陽憲王劉欽、楚孝王劉囂、東平思王劉宇、中山哀王劉竟,以及元帝二子定陶共王劉康、中山孝王劉興的事跡。淮陽王劉欽,好經術法律,聰達有材,為宣帝所愛,後為其舅張博等人所誘求朝,被石顯察覺,張博等下獄,劉欽受責願改過自新。其後嗣至王莽時絕。楚王劉囂,成帝時病死,後嗣至王莽時絕。東平王劉宇,通姦犯法,受到元帝警告。成帝時又驕橫,上疏求諸子及《太史公書》,未獲允,至子劉雲國廢。中山王劉竟早死,無子,絕。定陶王劉康,多材藝,習音聲,元帝奇之。其子劉欣於成帝時嗣,征為皇太子,後為哀帝。中山王劉興,立三十年薨,其子劉衎後入京即位為平帝。宣元六王,事皆平平;班固傳之,官樣文章,只是說明了元、成、哀、平的嗣續關係而已。
  孝宣皇帝五男。許皇后生孝元帝,張婕好生淮陽憲玉欽(1),衛婕好生楚孝王囂(2),公孫婕妤生東平思王字,戎婕好生中山哀王竟。
  (1)婕好:漢女官名。(2)囂:音ao。
  淮陽憲王欽(1),元康三年立(2),母張婕妤有寵於宣帝。霍皇后廢後(3),上欲立張婕好為後。久之,懲艾(乂)霍氏欲害皇太子(4),乃更選後宮無子而謹慎者,乃立長陵王婕好為後(5),令母養太子,後無寵,希御見,唯張婕好最幸。而憲王壯大,好經書法律,聰達有材,帝甚愛之。太子寬仁,喜儒術(6),上數嗟歎憲王,曰:「真我子也!」常有意欲立張婕好與憲王,然用太子起於微細,上少依倚許氏,及即位而許後以殺死,太子早失母,故弗忍也。久之,上以故丞相韋賢子玄成陽(佯)狂讓侯兄(7),經明行高,稱於朝廷,乃召拜玄成為淮陽中尉(8),欲感諭憲王,輔以推讓之臣,由是太子遂安。宣帝崩,元帝即位,乃遣憲王之國。
  (1)淮陽:王國名。治陳縣(今河南淮陽)。(2)元康三年:前63年。(3)霍皇后:《外戚傳》有其傳。(4)懲艾(yi):懲戒。(5)長陵:縣名。在今陝西涇陽東南。(6)喜:好也。(7)韋賢:本書有其傳。玄成:韋賢之子。《韋賢傳》附其傳。(8)淮陽中尉:官名。掌淮陽王國軍事。
  時張婕妤已卒,憲王有外祖母,舅張博兄弟三人歲至淮陽見親(1),輒受王賜。後王上書:請徙外家張氏於國,博上書:願留守墳墓,獨不徒。王恨之。後博至淮陽,王賜之少。博言:「負責(債)數百萬,願王為償。」王不許。博辭去,令弟光恐雲王遇大人益解(懈)(2),博欲上書為大人乞骸骨去(3)。王乃遣人持黃金五十斤送博。博喜,還書謝,為諂語盛稱譽王,因言:「當今朝廷無賢臣,災變數見(現),足為寒心。萬姓鹹歸望干大王,大王奈何恬然不求入朝見(4),輔助主上乎?」使弟光數說王宜聽博計,令於京師說用事貴人為王求朝,王不納其言。
  (1)見親:謂謁見母親。(2)恐:恐怖。大人:張博稱其母。益:漸也。(3)乞骸骨去:意謂要求其回老家。(4)恬然:安靜貌。
  後光欲至長安,辭王,復言「願盡力與博共為王求朝。王即日至長安,可因平陽侯(1)。」光得王欲求朝語,馳使人語博。博知王意動,復遺王書曰:「博幸得肺腑(2),數進愚策,未見省察。北遊燕趙,欲循行郡國求幽隱之士,聞齊有駟先生者(3),善為《司馬兵法》(4),大將之材也,博得謁見,承間進問五帝三王究竟要道,卓爾非世俗之所知(5)。今邊境不安,天下騷動,微此人其莫能安也(6)。又聞北海之瀕有賢人焉(7),累世不可逮(8),然難致也。得此二人而薦之,功亦不細矣。博願馳西以此赴助漢急,無財幣以通顯之。趙王使謁者持牛酒,黃金三十斤勞博(9),博不受;復使人願尚女(10),聘金二百斤,博未許。會得光書雲大王已遣光西,與博併力求朝。博自以棄捐,不意大王還意反(返)義(11),結以朱顏(12),願殺身報德。朝事何足言!大王誠賜咳唾(13),使得盡死,湯禹所以成大功也。駟先生蓄積道術,書無不有(14),願知大王所好,請得輒上(15)。」王得書喜說(悅),報博書曰:「子高乃幸左顧存恤(16),發心側隱,顯至誠(17),納以嘉謀,語以至事(18),雖亦不敏,敢不諭意(19)!今遣有司為子高償責(債)二百萬。」
  (1)平陽侯:當是「陽平侯」,王鳳此時嗣陽平侯(王先謙說)。(2)肺腑:喻帝王的近親。(3)駟:姓。(4)《司馬兵法》:占代軍事著作。(5)卓爾:高遠貌。(6)微:無也。(7)瀕:涯也。(8)逮:及也。(9)勞:慰勞。(10)尚:匹配,多用於匹配帝王之女。(11)還意:回心轉意。(12)結以朱顏:猶今言給我面子。(13)咳(kai)唾,比喻談吐,議論。(14)書無不有:言凡是書籍皆有之。(15)上:謂上於王。(16)子高:張博之字。左顧:猶言枉顧。(17)顯:其下疑有「以」字(宋祁說)。(18)至事:至極之事。(19)諭:曉也。
  是時,博女婿京房以明《易》、《陰陽》得幸於上(1),數召見言事。自謂為石顯、五鹿充宗所排(2),謀不得用,數為博道之。博常欲誑耀淮陽王,即具記房諸所說災異及召見密語,持予淮陽王以為信驗,詐言「已見中書令石君求朝(3),許以金五百斤。賢聖制事,蓋慮功而不計費(4)。昔禹治鴻(洪)水,百姓罷(疲)勞,成功既立,萬世賴之。今聞陛下春秋未滿四十(5),發齒墮落,太子幼弱,佞人用事,陰陽不調,百姓疾疫饑饉死者且半,鴻(洪)水之害殆不過此。大王緒欲救世(6),將比功德(7),何可以忽(8)?博已與大儒知道者為大王為便宜奏(9),陳安危,指災異,大王朝見,先口陳其意而後奏之,上必大說(悅)。事成功立,大王既有周、邵(召)之名(10),邪臣散亡,公卿變節,功德亡(無)比,而梁、趙之寵必歸大王(11),外家亦將富貴,何復望大王之金錢?」王喜說(悅),報博書曰:「乃者詔下,止諸侯朝者,寡人憯然不知所出(12)。子高素有顏冉之資(13),臧武之智(14),子貢之辨(15),卞莊子之勇(16),兼此四者,世之所鮮(17),既開端緒,願卒成之(18)。求朝,義事也,奈何行金錢乎!」博報曰:「已許石君,須以成事(19)。」王以金五百斤予博。
  (1)京房:本書卷七十五有其傳。(2)石顯:《佞幸傳》有其傳。五鹿充宗:複姓五鹿,名充宗。(3)中書令:官名。掌傳宣詔命。西漢後期改為中謁者令。石君:指石顯。(4)慮功:志在成功。計費:計較財費。(5)春秋:指年令。(6)緒:開端;開始。(7)比:指比於古代帝王。(8)忽:怠忘。(9)大儒:指京房。道:道術。(10)周、召:周公旦、召公奭。(11)梁、趙之寵:指往昔梁王劉武曾受景王之寵,一度欲為嗣。趙王劉如意曾受高帝之寵,幾乎取代惠帝。(12)憯 然:憂傷貌。(13)顏、冉:顏回、冉耕(字伯牛),皆孔子弟子。(14)臧武:春秋時魯大夫臧武仲。(15)子貢:善於言談、做生意。孔子弟子。(16)卞莊子:古代的勇土。(17)鮮:少也。 (18)卒:終也。(19)須:侍也。
  會房出為郡守,離左右,顯具得此事告之,房漏洩省中語,博兄弟詿誤諸侯王,誹謗政治,狡猾不道,皆下獄。有司奏請逮捕欽,上不忍致法,遣諫大夫王駿賜欽璽書曰:「皇帝問淮陽王。有司奏王,王舅張博數遺王書,非毀政治,謗訕天子,褒舉諸侯,稱引周、湯(1),以諂惑王,所言尤惡,悖逆無道。王不舉奏而多與金錢,報以好言,罪至不赦,朕惻焉不忍聞,為王傷之。推原厥本,不祥自博(2),惟王之心,匪(非)同於凶,已詔有司勿治王事,遣諫大夫駿申諭朕意。《詩》不雲乎?『靖恭爾位,正直是與(3)。』王其勉之!」
  (1)周:當作「禹」(宋祁說)。(2)祥:善也。自:由也。(3)「靖恭爾位」二句:見《詩經·小雅·小明》。靖:猶「敬」。恭:奉也。位:猶「職」。與:猶「親」。
  駿諭指(旨)曰(1):「禮為諸侯制相朝聘之義,蓋以考禮壹德(2),尊事天子也。且王不學《詩》乎?《詩》云:『俾侯於魯,為周室輔(3)。』今王舅博數遺王書,所言悖逆。王幸受詔策,通經術(4),知諸侯名譽不當出竟(境)。天子普覆,德佈於朝,而恬有博言(5),多予金錢,與相報應,不忠莫大焉。故事(6),諸侯王獲罪京師,罪惡輕重,縱不伏誅,必蒙遷削貶黜之罪,未有但已者也(7)。今聖主赦王之罪,又憐王失計忘本,為博所惑,加賜璽書,使諫大夫申諭至意,慇勤之恩,豈有量哉!博等所犯惡大,群下之所共攻,王法之所不赦也。自今以來,上毋復以博等累心,務與眾棄之。《春秋》之義,大能變改(8)。《易》曰『藉用白茅,無咎』(9),言臣於之道,改過自新,潔己承上,然後免於咎也。王其留意慎戒,惟思所以悔過易行,塞重責(10),稱厚恩者(11)。如此,則長有富貴,社稷安矣。」
  (1)諭:曉告。旨:指皇帝於璽書外之旨意。(2)考:稽考。壹德:謂不二其心。(3)「俾侯於魯」二句:見《詩經·魯頌·閟宮》。(5)受詔策,通經術:如淳曰:「詔策,若廣陵王策曰『無邇宵人,毋作匪德』也。經術之義,不得內交。」(5)恬:安也。恬有博言:意謂聞張博邪言,安而受之。(6)故事:謂舊制。(7)但已:徒然而止。(8)大能變改:有過能改者為大。《公羊傳》文公十二年云:「何賢乎(秦)穆公?以為能變也。」(9)「藉用白茅,無咎」:見《易·大過》初六爻辭。意謂借用潔白之物致享於神,雖有大過而無災。(10)塞:猶「補」。 (11)稱:副也。
  於是淮陽王欽免冠稽首謝曰:「奉藩無狀(1),過惡暴列(2),陛下不忍致法,加大恩,遣使者申諭道術守藩之義。伏念博罪惡尤深,當伏重誅。臣欽願悉心自新(3),奉承詔策。頓首死罪。」
  (1)無狀:無善狀。(2)暴:明顯。(3)悉:盡也。
  京房及博兄弟三人皆棄市,妻子徙邊。至成帝即位,以淮陽王屬為叔父,敬寵之,異於它國。王上書自陳舅張博時事,頗為石顯等所侵,因為博家屬徙者求還。丞相御史復劾欽:「前與博相遺私書,指(旨)意非諸侯王所宜,蒙恩勿治,事在赦前。不悔過而復稱引,自以為直,失藩臣體,不敬。」上加恩,許王還徒者。
  三十六年薨。子文王玄嗣,二十六年薨。子嗣,王莽時絕。
  楚孝王囂(1),甘露二年立為定陶王(2),三年徒楚。成帝河平中入朝(3),時被疾,天子閔(憫)之,下詔曰:「蓋聞『天地之性人為貴,人之行莫大於孝』(4)。楚王囂素行孝順仁慈,之國以來二十餘年,孅(纖)介之過未嘗聞(5),朕甚嘉之,今乃遭命(6),離於惡疾(7),夫子所痛(8),曰:『蔑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9)朕甚閔(憫)焉。夫行純茂而不顯異,則有國者將何勖哉(10)。《書》不雲乎?『用德章厥善(11)。』今王朝正月,詔與子男一人俱,其以廣戚縣戶四千三百封其子勳為廣戚侯(12)。」明年,囂薨。子懷王文嗣(13),一年薨,無子,絕。明年,成帝復立文弟平陸侯衍(14),是為思王。二十一年薨,子嗣,王莽時絕。
  (1)楚:王國名。治彭城(今江蘇徐州)。(2)甘露二年:前52年。定陶:王國名:治定陶(在今山東定陶西北)。(3)河平:漢成帝年號,共四年(前28——前25)。(4)「天地之性人為貴」二句:《孝經》載孔子之言。(5)纖介:細微。(6)遭命:意謂行善得惡,在外遇到凶禍。(7)離:遭也。(8)夫子:指孔子。(9)「蔑之,命矣夫」等句:見《論語·雍也篇》。蔑之《論語》作「亡之」,謂死亡。斯人:這樣的人。 (10)勖:勉勵。 (11)「用德章厥善」:見《尚書·盤庚》。意謂褒賞有德以明其善行。(12)廣戚縣:縣名。在今江蘇沛縣東南。(13)文:《表》作「芬」。(14)平陸:疑作「平陵」。宋祁曰:「陸,一作陵。」平陵,縣名。在今陝西咸陽市西北。
  初,成帝時又立紆弟景為定陶王。廣戚侯勳薨,溢曰煬侯,子顯嗣。平帝崩,無子,王莽立顯子嬰為孺子,奉平帝后。莽篡位,以嬰為定安公。漢既誅莽;更始時嬰在長安(1),平陵方望等頗知天文,以為更始必敗,嬰本統當立者也(2),共起兵將嬰至臨涇(3),立為天子。更始遣丞相李松擊破殺嬰雲(4)。
  (1)更始:更始帝年號,共二年(公元23——24)。(2)本統:謂已繼平帝而為正統。(3)臨涇:縣名。在今甘肅鎮源縣東南。(4)更始:指更更始帝劉玄。
  東平思王宇(1),甘露二年立。元帝即位,就國。壯大,通姦犯法(2),上以至親貰弗罪,傅相連坐(3)。
  (1)東平:王國名。其治在今山東東平。(2)通姦:與奸猾交通。(3)連坐:牽連獲罪。
  久之,事太后,內不相得,太后上書言之,求守杜陵園(1)。上於是遣太中大夫張子奉璽書敕諭之(2),曰:「皇帝問東平王。蓋聞親親之恩莫重於孝,尊尊之義莫大於忠,故諸侯在位不驕以致孝道,制節謹度以翼天子(3),然後富貴不離於身,而社稷可保。今聞王自修有闕(缺),本朝不和(4),流言紛紛(5),謗自內興,朕甚憯焉(6),為王懼之。《詩》不雲乎?『毋念爾祖,述修厥德,永言配命,自求多福(7)。』朕惟王之春秋方剛(8),忽於道德(9),意有所移,忠言未納,故臨遣太中大夫子諭王朕意。孔子曰:『過而不改,是謂過矣(10)。』王其深惟孰(熟)思之,無違朕意。」
  (1)杜陵園:宣帝陵。(2)太中大夫:官名,掌議論。屬郎中令(光祿勳)。:當作「僑」。齊召南曰:「案《藝文志》及《劉向》《王褒傳》,並作『僑』。」(3)翼:佐也。(4)本朝:指東平王國之朝。(5)紛紛:眾多貌。(6)憯:慘痛。(7)「毋念爾祖」四句:見《詩經·大雅·文王》。無念:不思思念。「無念爾祖」是周朝勸告殷人之語。述:與「聿」同。聿:猶「惟」。言:讀為「焉」。配命:合乎天命,(8)春秋方剛:謂年少血氣文盛。(9)忽:遺忘。(10)「過而不改」二句:見《論語·衛靈公篇》。
  又特以璽書賜王太后,曰:「皇帝使諸吏宦者令承問東平王太后(1)。朕有聞,王太后少加意焉。夫福善之門莫美於和睦,患咎之首莫大於內離。今東平王出繈褓之中而托於南面之位,加以年齒方剛,涉學日寡,騖(傲)忽臣下,不自它於太后(2),以是之間,能無失禮義者,其唯聖人乎!傳曰:『父為子隱,直在其中矣(3)。』王太后明察此意,不可不詳。閨門之內,母子之間,同氣異息,骨肉之恩,豈可忽哉!豈可忽哉!昔周公戒伯禽曰(4):『故舊無大故,則不可棄也,毋求備於一人(5)。』夫以故舊之恩,猶忍小惡,而況此乎!已遣使者諭王,王既悔過服罪,太后寬忍以貰之(6),後宜不敢(7)。王太后強餐,止思念,慎疾自愛。」
  (1)諸吏:加官。得舉法。宦者令:宦者的長官。屬少府。(2)不自它:謂不自外。(3)「父為子隱」二句:見《論語·子路篇》。(1)伯禽:周公旦之於。(5)「故舊無大故」三句:見《論語·微子篇》。(6)貰:猶「緩」。(7)後宜不敢:謂以後當不敢為非。
  字慚懼,因使者頓首謝死罪,願灑(洗)心自改。詔書又敕傅相曰:「夫人之性皆有五常(1),及其少長,耳目牽於耆(嗜)欲,故五常銷而邪心作,情亂其性,利勝其義,而不失闕家者,未之有也。今王富於春秋(2),氣力勇武,獲師傅之教淺,加以少所聞見,自今以來,非《五經》之正術,敢以遊獵非禮道(導)王者,輒以名聞。」
  (1)五常:仁、義、禮、智、信。(2)富於春秋:來日方長,謂年少。
  字立二十年,元帝崩。宇謂中謁者信等曰(1):「漢大臣議天子少弱,未能治天下,以為我知文法,建欲使我輔佐天子(2)。我見尚書晨夜極苦,使我為之,不能(耐)也。今暑熱,縣官年少(3),持服恐無處所(4),我危得之(5)!」比至下(6),字凡三哭,飲酒食肉,妻妾不離側。又姬朐臑故親幸,後疏遠,數歎息呼天。字聞,斥朐臑為家人子(7),掃除永巷,數笞擊之。朐臑私疏宇過失,數令家告之。宇覺知,絞殺朐臑。有司奏請逮捕,有詔削樊、亢父二縣(8)。後三歲,天子詔有司曰:「蓋聞仁以親親,古之道也。前東平王有闕(缺)(9),有司請廢,朕不忍。又請削,朕不敢專(10)。惟王之至親,未嘗忘於心。今聞王改行自新,尊修經術,親近仁人,非法之求,不以奸(干)吏(11),朕甚嘉焉。傳不雲乎?朝過夕改,君子與之。其復前所削縣如故。」
  (1)中謁者:屬大長秋。主報中章。(2)建:建議。(3)縣官:指皇帝。(4)持服恐無處所:如淳曰:「言不從道,冀如昌邑王也。」(5)危:猶言險不得之(顏師古說)。(6)下:指下棺。(7)斥:黜其秩位。(8)樊:縣名。在今山東濟寧東北。亢父:縣名。在今山東濟寧南。(9)缺:缺失;過失。(10)不敢專:言不敢專己廢法,因聽削地。(11)奸:通干。犯:猶亂。
  後年來朝,上疏求諸子及《太史公書》(1),上以問大將軍王鳳,對曰(2):「臣聞諸侯朝聘,考文章,正法度,非禮不言。今東平王幸得來朝,不思制節謹度,以防危失(3),而求諸書,非朝聘之義也。諸子書或反經術,非聖人,或明鬼神,信物怪(4);《太史公書》有戰國從(縱)橫權譎之謀,漢興之初謀臣奇策、天官災異,地形阨塞:皆不宜在諸侯王。不可予。不許之辭宜曰:『《五經》聖人所制,萬事靡不畢載。王審樂道,傅相皆儒者,旦夕講誦,足以正身虞(娛)意。夫小辯破義,小道不通,致遠恐泥(5),皆不足以留意。諸益於經術者,不愛於王(6)。』」對奏,天子如鳳言,遂不與。
  (1)上書求諸子及《太史公書》:當時圖書不傳播,故東平王劉字上疏求書。《太史公書》至東漢時始稱《史記》。(2)對:其上當有「鳳」字(宋祁說)。(3)危失:謂失道而傾危。(4)物怪:指怪異事物。(5)泥:拘泥。《論語·子張篇》云:「子夏曰: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致遠恐泥,是以君子不為也。」(6)不愛於王:謂於王無所愛惜。
  立三十二年薨(1),子煬王雲嗣。哀帝時,無鹽危山土自起覆草(2),如馳道狀,又瓠山石轉立(3)。雲及後謁自之石所祭,治石像瓠山立石,束倍(菩)草(4),並詞之。建平三年(5),息夫躬、孫寵等共因幸臣董賢告之(6)。是時,哀帝被疾,多所惡,事下有司,逮王、後謁下獄驗治,言使巫傅恭、婢合歡等祠祭詛祝上,為雲求為天子。雲又與知災異者高尚等指星宿,言上疾必不愈,雲當得天下。石立,宣帝起之表也。有司請誅王,有詔廢徒房陵(7)。雲自殺,謁棄市。立十七年,國除。
  (1)三十三年:《表》作「三十二年」。東平思王劉字自甘露二年(前52)立,至陽朔四年(前21)薨,當是三十二年。(2)無鹽:縣名。在今山東汶上西北。(3)瓠山石轉立:王先謙引《山東通志》曰:東平州北有瓠山、東北有危山。(4)束菩草:謂以黃菩草紮成神主。(5)建平三年:即公元前4年。(6)息夫躬:本書卷四十五有其傳。董賢:《佞幸傳》有其傳。(7)房陵:縣名。今湖北房縣。
  元始元年(1),王莽欲反哀帝政(2),白太皇太后(3),立雲太子開明為東平王,又立思王孫成都為中山王。開明立三年薨,無子。復立開明兄嚴鄉侯信子匡為東平王(4),奉開明後。王莽居攝,東郡太守翟義與嚴鄉侯信謀舉兵誅莽(5);立信為天子。兵敗,皆為莽所滅。
  (1)元始元年:即公元1年。(2)反政:改政。(3)太皇太后:指元後王政君。(4)匡為東平王:劉匡立為東平王在居攝元年(公元6)。(5)東郡:郡名。治濮陽(在今河南濮陽西南)。翟義:翟方進之子。《翟方進傳》附其傳。
  中山哀王竟(1),初元二年立為清河王(2)。三年,徒中山,以幼少未之國。建昭四年(3),薨邸(4),葬杜陵,無子,絕。太后歸居外家戎氏(5)。
  (1)中山:王國名。治盧奴(今河北定縣)。(2)初元二年:前47年。清河:郡國名。治清陽(在今河北清河東南)。(3)建昭四年:前35年。(4)邸:指中山邸(在京師)。(5)外家:指太后的娘家。
  孝元皇帝三男。王皇后生孝成帝(1),傅昭儀生定陶共王康,馮昭儀生中山孝王興。
  (1)王皇后:即王政君。
  定陶共王康(1),永光三年立為濟陽王(2)。八年,徙為山陽王(3)。八年,徒定陶。王少而愛(4),長多材藝,習知音聲,上奇器之。母昭儀又幸(5),幾代皇后太子。語在《元後》及《史丹傳》(6)。
  (1)定陶:王國名。治定陶(在今山東定陶西北)。(2)永光三年:前41年。濟陽:王國名。治濟陽(在今河南蘭考東北)。(3)山陽:郡國名。治昌邑(在今山東金鄉西北)。(4)愛:指為帝所愛。(5)母:其下疑有「傅」字(楊樹達說)。(6)《元後》:即《元後傳》。
  成帝即位,緣先帝意,厚遇異於它王(1)。十九年薨,子欣嗣。十五年,成帝無子,徵入為皇太子。上以太子奉大宗後,不得顧私親,乃立楚思王子景為定陶王,奉共王后。成帝崩,太子即位,是為孝哀帝。即位二年,追尊共王為共皇,置寢廟京師,序昭穆(2),儀如孝元帝。徒定陶王景為信都王雲(3)。
  (1)厚遇異於它王:其入朝時,賞賜十倍於它王,又留京師而不之國,見《元後傳》。(2)序:次序。昭穆:指長幼與親疏的位次。古時宗廟與墓地以輩次排列,始祖居中,依序列於左方者稱昭:列於右方者稱穆。(3)徙定陶王景為信都王:如淳曰:「不復為定陶王立後者,哀帝自以己為後故。」信都:王國名。治信都(今河北冀縣)。
  中山孝王興,建昭二年立為信都王(1)。十四年,徙中山。成帝之議立太子也,御史大夫孔光以為《尚書》有殷及王(2),兄終弟及(3),中山王元帝之子,宜為後。成帝以中山王不材,又兄弟,不得相入廟。外家王氏與趙昭儀皆欲用哀帝為太子,故遂立焉。上乃封孝王舅馮參為宜鄉侯,而益封孝王萬戶,以尉(慰)其意。三十年,薨,子衎嗣(4)。七年,哀帝崩,無子,征中山王衎入即位,是為平帝。太皇太后以帝為成帝后,故立東平思王孫桃鄉頃侯子成都為中山王,奉孝王后。王莽時絕。
  (1)建昭二年:前37年。(2)孔光:本書卷八十一有其傳。(3)兄終弟及:殷商王位繼承,兄終弟及之例頗多,盤庚繼兄陽甲為王為其一例。(4)衎(kan)嗣:衎於綏和二年繼位時名箕子(見《諸侯王表》),後改名衎。顏師古曰:「今此傳云『子衎嗣』,蓋史家追書之也。」
  贊曰:孝元之後,遍有天下,然而世絕於孫,豈非天哉!淮陽憲王於時諸侯為聰察矣,張博誘之,幾陷無道。《詩》云「貪人敗類」(1),古今一也。
  (1)「貪人敗類」:見《詩經·大雅·桑柔》。貪人:貪贓枉法者。敗類:殘害同類。或說:類,善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