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114 第三卷 鴝鵒》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原文

王汾濱言:其鄉有養八哥者,教以語言,甚狎習,出遊必與之俱,相將數年矣。一日將過絳州,去家尚遠,而資斧已罄,其人愁苦無策。鳥云:「何不售我?送我王邸,當得善價,不愁歸路無資也。」其人云:「我安忍。」鳥言:「不妨。主人得價疾行,待我城西二十里大樹下。」其人從之。

攜至城,相問答,觀者漸眾。有中貴見之,聞諸王。王召入,欲買之。其人曰:「小人相依為命,不願賣。」王問鳥:「汝願住否?」言:「願住。」王喜,鳥又言:「給價十金,勿多予。」王益喜,立畀十金,其人故作懊悔狀而去。王與鳥言,應對便捷。呼肉啖之。食已,鳥曰:「臣要浴。」

王命金盆貯水,開籠令浴。浴已,飛簷間,梳翎抖羽,尚與王喋喋不休。頃之羽燥。翩躚而起,操晉音曰:「臣去呀!」顧盼已失所在。王及內侍仰面咨嗟,急覓其人則已渺矣。後有往秦中者,見其人攜鳥在西安市上。此畢載積先生記。

聊齋之鴝鵒白話翻譯:
王汾濱講過這樣一個故事:他的家鄉有個養八哥的人,教八哥說話,八哥學得很熟練。出門遊玩總把八哥帶在身邊,相伴已經有好幾年了。

一天,這個人將要經過山西絳州的時候,盤費已經用光了。這人很愁悶,沒有辦法。八哥說:「為什麼不把我賣掉?送我到王府去,你會得到好價錢,就不用愁回去無路費啦。」這人說:「我怎麼忍心呢?」八哥說:「不妨!你得到錢就趕快走,在城西二十里地的大樹下等我。」這人聽從了八哥的話。帶著八哥到城裡,與八哥相互問答對話,圍著看的人越來越多。有個太監見到,告訴了王爺。王爺把這人召入王府,想買這只八哥。這人說:「小人與八哥相依為命,不願意把它賣掉。」王爺問八哥說:「你願意住下嗎?」八哥說:「願意。」王爺很喜歡。八哥又說:「給十兩銀子,不要多給。」王爺更加喜歡,立刻給了十兩銀子。這人故意作出很懊悔的樣子走了。

王爺與八哥對話,八哥對答如流。八哥喊著要吃肉,吃完,八哥說:「臣要洗澡。」王爺命府人用金盆盛上水,打開籠子叫它洗。洗完後,八哥飛到屋簷間,梳理著羽毛,還和王爺喋喋不體地說著話。一會兒,羽毛干了,便輕捷地飛起來,操著山西口音說:「臣去了!」王爺左顧右盼間,八哥已飛得無影無蹤了。王爺和府上的侍從們,只是仰天歎息。急忙去找那賣八哥的人,這人也早已渺無蹤影了。

後來,有到陝西的人,見那養八哥的人帶著那只八哥在西安市上閒逛。這個故事是畢載積先生記下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