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遷《史記》【史記燕召公世家第四】文言文全篇翻譯

燕召公世家第四
趙叔 譯注
【說明】這篇傳記本著「原始察終,見盛觀衰」(《太史公自序》)的宗旨,記敘了西周開國功臣召(shao,紹)公奭(shi,世)所受封的燕國的八百餘年的歷史。文中通過民眾愛戴燕召公,並突出記敘他聽訟甘棠之下,後人思召公之政而作《甘棠》詩歌頌他的典型事例,高度讚揚了燕召公仁德愛民的思想和行為,並把這歸結為弱小的燕國國運長久的重要原因,充分體現了作者主張德治的政治理想。
這篇傳記在材料取捨上是頗具匠心的。在諸多史料中,作者主要選取了這樣兩個方面的史實:燕王噲違背歷史規律,盲目追求帝堯禪讓的美名,把國家讓給權臣子之,以致給百姓帶來災難,造成國破身亡;燕昭王謙恭下士,召來樂毅等四方賢材,與百姓同甘共苦,富國強兵,收復失地。作者對以上兩個方面的史實,濃墨重筆,對比著進行生動的描述,褒貶鋒芒,犀利而鮮明。
在記述燕國衰世之秋時,作者又著重列舉了以下幾個方面的史實:燕惠王挾持私怨,迫走名將樂毅;燕王喜不聽苦諫,襲擊盟邦趙國,後又誤用驕將劇辛;燕太子丹謀刺秦王等。通過記述這些史實,闡明了燕國衰亡在軍事和外交上的原因。
為了突出主旨,要言不繁,對另有傳記詳載的樂毅破齊奔趙及荊軻刺秦王等事的始末,篇中不再複述,只是提綱挈領,進行簡筆勾勒,做到輪廓清楚,使讀者可觀大略。
這篇傳記在人物描寫上也很有特色。作者往往抓住人物具有代表性的語言和行動,三言兩語,生動鮮明地表現出人物的性格。比如:蘇代為齊使燕的一番對話,透露著他十足的狡獪;鹿毛壽勸說讓國的一段說辭,隱藏著他的叵測居心,而昏庸無能的燕王噲則被他們玩弄於股掌之上,神態堪稱唯妙唯肖。再如:郭隗勸燕昭王招引賢士,理直氣壯地大言「先從隗始」,於是燕昭王「改築宮而師事之」;將渠勸燕王喜不去伐趙,以至「引燕王綬止之」,哭泣陳詞,而「王蹴之以足」,這些場面也使讀者如聞如見。
召公奭和周王族同姓,姓姬。周武王滅掉商紂王以後,把召公封在北燕。
在周成王的時候,召公位居三公:自陝地以西,由召公主管;自陝地以東,由周公主管。當時成王還很幼小,周公代他主持朝政,執掌國家大權,儼然同天子一樣。召公懷疑周公的作為,周公就寫了《君奭》一文進行表白。召公仍然對周公很不滿。周公於是稱揚殷商時的有關史實說:「商湯時有伊尹,功德感通了上天;在太戊時,就有像伊陟、臣扈那樣的人,功德感通了上帝,並有巫咸治理朝政;在祖乙時,就有像巫賢那樣的人;在武丁時,就有像甘般那樣的人:這些大臣都有輔佐君王主持施政的功業,殷朝得到了治理和安定。」召公聽了這番話,這才高興起來。
召公治理西部一帶,很受廣大民眾的擁戴。召公到鄉村城鎮去巡察,附近有一棵棠梨樹,他就在樹下判斷官司,處理政事。從侯爵、伯爵到平民都得到了適當的安置,沒有失業的。召公去世後,民眾思念他的政績,懷念著那棵棠梨樹,不捨得砍伐,並且歌詠著它,作了名為《甘常》的詩篇。
從召公以後,經過九代傳到惠侯。燕惠侯在位正值周厲王逃跑到彘(zhi,至),周定公和召穆公共同執政的時候。
惠侯去世,他兒子釐侯即位。這一年,周宣王剛剛即位。釐侯二十一年(前806),鄭桓公方始被封於鄭。三十六年(前791),釐侯去世,他兒子頃侯即位。
頃侯二十年(前771),周幽王淫亂,被犬戎所殺。秦國這時開始被列為諸侯。
二十四年(前767),頃侯去世,他兒子哀侯即位。哀侯二年(前765)去世,他兒子鄭侯即位。鄭侯三十六年(前729)去世,他兒子繆侯即位。
繆侯七年(前722年),正是魯隱公元年。繆侯十八年(前711)去世,他兒子宣侯即位。宣侯十三年(前698)去世,他兒子桓侯即位。桓侯七年(前691)去世,他兒子莊公即位。
莊公十二年(前679),齊桓公開始稱霸。十六年(前675),莊公和宋國、衛國一起攻打周惠王,惠王逃奔到溫,他們擁立惠王的弟弟頹(tui頹)做周王。十七年(前674),鄭國拘捕了燕仲父,並把惠王接回到京城。二十七年(前664),山戎侵犯燕國,齊桓公去救援燕國,於是率兵北上討伐山戎,然後回國。燕莊公歡送齊桓公出了國境,齊桓公就把燕莊公所到的地方割讓給了燕國,讓燕莊公和諸侯一道向天子進貢,像周成王時的燕召公那樣盡職;又讓燕莊公重新修明燕召公時候實行的法度。三十三年(前658),莊公去世,他兒子襄公即位。
襄公二十六年(前632),晉文公召集諸侯在踐上盟會,並成為各國的盟主。三十一年(前267),秦國軍隊在殽(xiao淆)山被晉軍打敗。三十七年(前621),秦穆公去世。四十年(前618),襄公去世,桓公即位。
桓公十六年(前602)去世,宣公即位。宣公十五年(前587)去世,昭公即位。昭公十三年(前574)去世,武公即位。這一年,晉國誅滅了三郤(xi細)大夫。
武公十九年(前555)去世,文公即位。文公六年(前549)去世,懿公即位。懿公元年(前548),齊國崔杼(zhu柱)殺死了他的國君莊公。四年(前545)懿公去世,他兒子惠公即位。
惠公元年(前544),齊國高止逃亡,前來投奔燕國。六年(前539),惠公有許多寵愛的小臣,他打算廢黜大夫們任用寵臣宋,大夫們一起誅殺了寵臣宋。惠公害怕了,逃奔到齊國。他到齊國的第四年,齊國派高偃去到晉國,請求聯合討伐燕國,送燕惠公回國為君。晉平公答應了,和齊國一起討伐燕國,把燕惠公送回了燕國。惠公剛到燕國就死去了。燕國人擁立了悼公。
悼公七年(前529)去世,共公即位。共公五年(前524)去世,平公即位。這時候晉國的君權衰弱了,范、中行、智、趙、韓、魏等六個家族的力量開始強大起來。平公十八年(前506),吳王闔閭(he lǘ,合驢)攻破楚國,進入郢都。十九年(前505),平公去世,簡公即位。簡公十二年(前493)去世,獻公即位。晉國趙鞅把范氏、中行氏圍困在朝歌。獻公十二年(前481),齊國田常殺死了他的國君簡公。十四年(前479),孔子去世。二十八年(前465),獻公去世,孝公即位。
孝公十二年(前453),韓、魏、趙三家滅掉了智伯,瓜分了他的封地,這三家逐漸強大起來。
十五年(前450),孝公去世,成公即位。成公十六年(前434)去世,湣公即位。湣公三十一年(前403)去世,釐公即位。這一年,韓、趙、魏三國被列為諸侯。
釐公三十年(前373),燕國在林營征伐並打敗了齊國。釐公去世,桓公即位。桓公十一年(前362)去世,文公即位。這一年,秦獻公去世,秦國更加強大了。
文公十九年(前343),齊威王去世。二十八年(前334),蘇秦初次來燕國拜見,對文公進行遊說。文公贈給他車輛、馬匹、黃金和絹帛,讓他到趙國去,趙肅侯重用了他。蘇秦於是與六國結成抗秦聯盟,他成了聯盟的領導者。這時候,秦惠王把自己的女兒嫁給燕國太子做妻子。
二十九年(前333),文公去世,太子即位,這就是易王。
易王剛剛即位,齊宣王就趁著給文公辦喪事的機會攻打燕國,奪取了十座城池;蘇秦到齊國遊說,說服齊王把十座城池又歸還了燕國。十年(前323),燕國國君才正式稱王。蘇秦和燕文公的夫人通姦,害怕被殺掉,於是就遊說易王派他出使齊國去搞反間,藉以擾亂齊國。易王十二年(前321)去世,他兒子燕王噲即位。
燕王噲即位以後,齊國人殺掉了蘇秦。蘇秦在燕國的時候,和國相子之結成了兒女親家,蘇秦的弟弟蘇代也和子之交往密切。等到蘇秦死後,齊宣王又任用了蘇代。燕王噲三年(前318),燕國聯合楚國及韓、趙、魏三國去攻打秦國,沒有取勝就回國了。當時子之做燕國的國相,位尊權重,主決國家大事。蘇代做為齊國的使臣出使到燕國,燕王問他說:「齊王這個人怎麼樣?」蘇代回答說:「肯定不能稱霸。」燕王問:「為什麼呢?」回答說:「不信任他的大臣。」蘇代是想用這些話刺激燕王,使他尊重子之。於是燕王十分信任子之。子之因此贈給蘇代一百鎰黃金,任憑他使用。
鹿毛壽對燕王說:「您不如把國家讓給國相子之。人們之所以稱道堯為君賢聖,是因為他把天下讓給了許由,許由沒有接受,因此堯有了讓天下的美名而實際上並沒有失去天下。如果現在您把國家讓給子之,子之一定不敢接受,這就表明您和堯有同樣的高尚品德。」燕王於是把國家托付給了子之,子之的地位就更其尊貴起來。有人對燕王說:「大禹舉薦了伯益,卻任用啟的臣子當官吏。等到大禹年老時,又認為啟不足以擔當治理天下的重任,把君位傳給了伯益。不久,啟就和他的同黨攻打伯益,奪走了君位。天下人都說大禹名義上是把天下傳給了伯益,而實際上接著又讓啟自己奪了回去。現在大王說是把國家托付給了子之,但官吏卻沒有一個不是太子的臣子,這正是名義上把國家托付給子之,實際上還是由太子執政啊。」燕王於是把俸祿三百石以上的官吏的印信收起來,交給了子之。子之就面向南坐在君位上,行使國王的權力;燕王噲年老不再處理政務,反而成為了臣子,國家一切政務都由子之裁決。
子之當國三年,燕國大亂,百官人人恐懼。將軍市被和太子平謀劃,準備攻打子之。齊國眾將對齊湣王說:「趁這個機會出兵奔赴燕國,一定能把燕國打垮。」齊王於是派人對燕太子平說:「我聽說太子主持正義,將要廢私立公,整頓君臣的倫理,明確父子的地位。我的國家很小,不足以做為您的輔翼。即使這樣,我們也願意聽從太子的差遣。」太子平於是邀集同黨聚合徒眾,將軍市被包圍了王宮,攻打子之,沒有攻克。將軍市被和百官又翻過頭來攻打太子平。結果將軍市被戰死,被陳屍示眾。這樣,國內造成了幾個月的禍亂。死去了好幾萬人,民眾非常恐懼,百官離心離德。孟軻對齊王說:「現在去討伐燕國,這正是周文王、武王伐紂那樣的好時機,千萬不能失掉啊。」齊王於是命令章子率領五都的軍隊,並且偕同北方邊境的士卒,一起討伐燕國。燕國的士兵不迎戰,城門也不關閉,燕君噲死,齊軍大勝。燕子之死後兩年,燕國人共同擁立太子平,這就是燕昭王。
燕昭王是在燕國被攻破之後即位的,他以自身的謙恭和豐厚的禮物來招攬賢才。他對郭隗說:「齊國趁我們的國內混亂沒有防備,攻破了燕國,我深知燕國國家小、力量弱,不足以報仇。可是如果得到賢士一起來治理國家,雪洗先王的恥辱,這是我的願望啊。先生看到有這樣合適的人才,我會親自侍奉他的。」郭隗說:「假若大王一定要招致賢士,那就先從我郭隗開始。至於那些比我更賢能的人,難道還會以千里為遠而不來嗎?」昭王於是給郭隗改建了華美的住宅,並像對待老師那樣用最高層次的待士禮節服侍他。這時樂毅從魏國到來,鄒衍從齊國到來,劇辛從趙國到來,賢士們爭著奔赴燕國。燕王弔祭死者,慰問孤兒,和臣下們同甘共苦。
二十八年(前284),燕國殷實富足了,士兵都樂於出擊,不懼怕戰事。燕王於是任命樂毅為上將軍,和秦、楚以及趙、魏、韓等國共同謀劃,發兵征討齊國。齊軍戰敗,齊湣王逃到外地。燕軍單獨追擊敗逃的齊軍,攻入齊都臨淄,奪取了齊國所有的寶物,焚燒了齊國的宗廟宮室。齊國城池沒有被攻下的,只有聊、莒和即墨三處,其餘都隸屬於燕國,達六年之久。
昭王三十三年(前279)去世,他兒子惠王即位。
惠王在做太子的時候,就和樂毅有嫌隙;等到即位以後,他不信任樂毅,讓騎劫代替樂毅做將軍。樂毅逃跑到趙國。齊國田單憑借即墨一城的兵力,打敗了燕國軍隊,騎劫戰死,燕軍後退到本國,齊國又全部收復了其原有的城池。齊湣王在莒死去,於是齊國人擁立他的兒子為襄王。
惠王七年(前272)去世,韓、魏、楚三國聯合攻打燕國。燕武成王即位。
武成王七年(前265),齊國田單征伐燕國,攻佔了中陽。十三年(前259),秦國在長平打敗了趙國四十多萬軍隊。十四年(前258),武成王去世,他兒子孝王即位。
考王元年(前257),秦國圍圍邯鄲的軍隊解除包圍,離開了趙國。孝王三年(前255)去世,他兒子燕王喜即位。
燕王喜四年(前251),秦昭王去世。燕王派國相栗腹和趙國訂立友好盟約,送上五百鎰黃金給趙王置酒祝壽。栗腹回國報告燕王說:「趙王國內年輕力壯的人都戰死在長平了,他們的孩子還沒有長大,可以進攻趙國。」燕王叫來昌國君樂間詢問這事情。樂間回答說:「趙國是個四面受敵、經常抗戰的國家,他的百姓熟悉軍事,不可以進攻。」燕王說:「我們是以五個人攻打他們一個人。」樂間仍然回答說:「不可以。」燕王很生氣,這時群臣都認為可以進攻。燕國終於派出兩路軍隊,兵車二千輛,栗腹率領一路攻打鄗(hao浩),卿秦率領一路攻打代。只有大夫將渠對燕王說:「和人家互通關卡,制訂了盟約,拿出五百鎰黃金給人家的君王祝酒,使者回來一報告就反過來進攻人家,這不吉祥,作戰不會成功。」燕王聽不進去,自己率領側翼部隊隨軍出發。淨渠拉住燕王腰間繫印的帶子阻止他說:「大王一定不要親自前去,去了是不會成功的!」燕王用腳把他踢開了。將渠哭著說:「我不是為了自己,為的是大王啊!」燕軍到達宋子,趙國派廉頗率兵,在鄗打敗了栗腹。樂乘也在代打敗了卿秦。樂間逃奔到趙國。廉頗追趕燕國,追出五百多里,包圍了燕國的都城。燕國人請求議和,趙國人不答應,一定要讓將渠出面主持議和。燕國便任命將渠為國相,前去主持議和。趙國聽了將渠的調處,解除了對燕國的包圍。
燕王喜六年(前249),秦國滅掉東周,設置了三川郡。七年(前248),秦國攻佔了趙國榆林等三十七城,設置了太原郡。九年(前246),秦王贏政開始即位。十年(前245),趙國派廉頗率兵攻打魏國的繁陽,佔領了它。這時,趙孝成王去世,悼襄王即位。悼襄王派樂乘接替廉頗統兵,廉頗不聽命令,攻打樂乘,樂乘逃跑了,廉頗也逃奔到魏都大梁。十二年(前243),趙國派李牧進攻燕國,奪取了武遂和方城。劇辛從前住在趙國時,和龐煖(xuān,宣)很要好,後來逃跑到燕國。燕王看到趙國屢次被秦兵圍困,而且廉頗又離開了趙國,這時正讓龐煖領兵作戰,就想要趁趙國疲憊的機會去進攻它。燕王這時詢問劇辛,劇辛說:「龐煖很容易對付。」燕王就派劇辛領兵攻打趙國,趙國派龐煖迎戰,俘獲了燕軍兩萬人,殺掉了劇辛。這時秦國攻取了魏國的二十座城池,設置了東郡。十九年(前236),秦國攻取了趙國的鄴等九座城池。趙悼襄王去世。二十三年(前232),燕太子丹被送到秦國去做人質,這時逃回燕國。二十五年(前230),秦國俘虜了韓王安,滅掉了韓國,設置了穎川郡。二十七年(前228),秦國俘虜了趙王遷,滅掉了趙國。趙國公子嘉自立為代王。
燕國君臣看到秦國即將滅掉六國,秦軍已經到達易水,禍患將要降臨燕國了。燕太子丹暗地裡供養著二十名壯士,這時他派荊軻把督亢(gāng岡)地圖獻給秦王,乘機突然向秦王行刺。秦王發覺了,殺死了荊軻,派將軍王翦進攻燕國。二十九年(前226),秦軍攻取了燕國都城薊,燕王逃走了,後來遷居遼東,殺掉了太子丹,把他的頭獻給了秦國。三十年(前225),秦國滅掉了魏國。
三十三年(前222),秦軍攻取了遼東,俘虜了燕王喜,終於滅掉了燕國。這一年,秦將王賁也俘虜了代王嘉。
太史公說:召公奭可以稱得上有仁德的人了!那棵棠梨樹,尚且被民眾思念,何況召公本人呢?燕國迫近蠻貉等域外部族,疆土又和齊、晉等國交錯著,艱難地生存在強國之間,最為弱小,有許多次幾乎被滅掉。然而國家延續了八、九百年之久,在姬姓的封國中只有它最後滅亡,這難道不是召公的功業嗎?
召公奭與周同姓,姓姬氏。周武王之滅紂,封召公於北燕1。
1北燕:即燕國。因其南尚有姞姓的燕國,故史書又分別稱「北燕」、「南燕」以為區別。
其在成王時,召公為三公1:自陝以西,召公主之;自陝以東,周公主之。成王既幼,周公攝政當國踐祚2,召公疑之,作《君奭》3。君奭不說周公4。周公乃稱「湯時有伊尹,假於皇天5;在太戊時。則有若伊陟、臣扈,假於上帝,巫咸治王家6;在祖乙時,則有若巫賢;在武丁時,則有若甘般:率維茲有陳7,保乂有殷8。」於是召公乃說。
1三公:周代稱太師、太傅、太保為三公。當時召公為太保。 2當國:執政,主持國事。 祚:同「阼」,王位前的台階。踐祚,登上皇位。這裡指以天子的身份處理國事。 3《君奭》:《尚書》篇名,相傳為周公所作。 4說:同「悅」。 5假(ge,格):通「格」,感通。 6王家:王室。指朝廷。7率:句首語氣詞。 維:語助詞。 茲:此。指以上大臣們。 陳:布陳。指調理國事,實施政令。 8保乂(yi,義):治理,安定。
召公之治西方,甚得兆民和1。召公巡行鄉邑,有棠樹,決獄事其下2,自侯伯至庶人各得其所3,無失職者。召公卒,而民人思召公之政,懷棠樹不敢伐,哥詠之4,作《甘棠》之詩5。
1兆民:民眾。在古代,對天子而言稱作「兆民」,對諸侯而言稱作「萬民」。這裡指周天子的民眾。 2決獄:斷案。 政事:處理政事。 3侯伯:這裡泛指有爵位的貴族。 庶人:泛指無官爵的平民。 4哥:通「歌」。 5《甘棠》:《詩經·國風·召南》中的一篇。
自召公已下九世至惠侯1。燕惠侯當周厲王奔彘,共和之時2。
惠侯卒,子釐侯立。是歲,周宣王初即位3。釐侯二十一年,鄭桓公初封於鄭。三十六年,釐侯卒,子頃侯立。
頃侯二十年,周幽王淫亂,為犬戎所弒4。秦始列為諸侯5。
二十四年,頃侯卒,子哀侯立。哀侯二年卒,子鄭侯立。鄭侯三十六年卒,子繆侯立。
1已:通「以」。 2共和:公元前841年,都城內奴隸和自由民大暴動,周厲王逃跑到彘(zhi至),周定公和召穆公共同執政,稱作「共和」,共十四年。 3據《十二諸侯年表》及《衛世家》,周宣王即位在燕釐侯即位的前一年,與此不同。 4弒:古代把臣子殺死君主或子女殺死父母叫做「弒」。幽王淫亂被犬戎攻殺的事,詳見《周本紀》。 5前此秦僅為大夫,並未列為諸侯。公元前771年,西戎伐周,秦襄公救周有功,又將兵護送周平王東遷,到這時才被封為諸侯。詳見《秦本紀》。
繆侯七年,而魯隱公元年也。十八年卒,子宣侯立。宣侯十三年卒,子桓侯立。桓侯七年卒,子莊公立1。
莊公十二年,齊桓公始霸。十六年,與宋、衛共伐周惠王,惠王出奔溫,立惠王弟為周王2。十七年,鄭執燕仲父而內惠王於周3。二十七年,山戎來侵我,齊桓公救燕,遂北伐山戎而還。燕君送齊桓公出境,桓公因割燕所至地予燕4,使燕共貢天子,如成周時職5;使燕復修召公之法。三十三年卒,子襄公立。
襄公二十六年,晉文公為踐土之會,稱伯6。三十一年,秦師敗於殽.三十七年,秦穆公卒。四十年,襄公卒,桓公立。
1燕君自此始稱為「公」。「公」是古代五等爵位的第一等。 2:同「頹」。 公元前675年,周惠王強佔大臣的花園和住宅,引起叛亂,並召致燕、衛等國伐周,惠王出逃。詳見《周本紀》及《左傳·莊公十九年》。 3執:捉拿,拘捕。內:同「納」,接納。 4《括地誌》記載,燕君送齊桓公所至的地點在今河北滄州東北,後人在那裡築了燕留城。 5成周:周成王時,周公營建東都洛邑,稱為成周。「成周時」即指此時。 職:指做臣子的向君王進貢的職份。 6伯:通「霸」。
桓公十六年卒,宣公立。宣公十五年卒,昭公立。昭公十三年卒,武公立。是歲晉滅三郤大夫1。
武公十九年卒,文公立。文公六年卒,懿公立。懿公元年,齊崔杼弒其君莊公。四年卒,子惠公立。
惠公元年,齊高止來奔2。六年,惠公多寵姬3,公欲去諸大夫而立寵姬宋4,大夫共誅姬宋,惠公懼,奔齊5。四年6,齊高偃如晉,請共伐燕,入其君。晉平公許,與齊伐燕,入惠公。惠公至燕而死。燕立悼公。
悼公七年卒,共公立7。共公五年卒,平公立。晉公室卑8,六卿始強大9。平公十八年,吳王闔閭破楚入郢。十九年卒,簡公立。簡公十二年卒,獻公立。晉趙鞅圍范、中行於朝歌十。獻公十二年,齊田常弒其君簡公。十四年,孔子卒。二十八年,獻公卒,孝公立。
1郤:姓。 公元前573年,晉厲公命人襲殺大夫郤錡、郤犨、郤至、緊接著又被大夫欒書、中行偃所囚殺。詳見《晉世家》及《左傳·成公十七年》。 2齊大夫高止因為好興事,並以其事為己功,被放逐出國,投奔到燕。詳見《左傳·襄公二十九年》。 3姬:當作「臣」。《十二諸侯年表》:公欲殺公卿而立幸臣,公卿誅幸臣,公恐,出奔齊。」《左傳·昭公三年》:「公多嬖寵,欲去諸大夫而立其寵人。冬,燕大夫比以殺公之外嬖。公懼,奔齊。」注云:「外嬖謂寵臣。」下文兩「姬」字亦應作「臣」。 4宋:當為寵臣為首者之名。 5「奔齊」之事,《左傳》作「簡公」。簡公較惠公晚五代,與《史記》所載不同。 6齊、晉伐燕,事在惠公九年,此云「四年」,當是惠公出奔的第四年。 7共:通「恭」。 8公室:諸侯的家族,也用以指諸侯的政權。 9六卿:這裡指晉國的范、中行、智、趙、韓、魏六大家族。因他們世代都為晉卿,稱作「六卿」。 十范、中行:指晉大夫范吉射和中行寅。趙鞅圍朝歌的事,《十二諸侯年表》作「燕簡公十二年」,前於此二年,《左傳》作「魯哀公元年」。
孝公十二年,韓、魏、趙滅知伯1,分其地,三晉強2。
十五年,孝公卒,成公立。成公十六年卒,湣公立。湣公三十一年卒,釐公立。是歲,三晉列為諸侯。
釐公三十年,伐敗齊於林營。釐公卒,桓公立。桓公十一年卒,文公立。是歲,秦獻公卒。秦益強。
文公十九年,齊威王卒。二十八年,蘇秦始來見,說文公3。文公予車馬金帛以至趙,趙肅侯用之。因約六國,為從長4。秦惠王以其女為燕太子婦。
二十九年,文公卒,太子立,是為易王。
易王初立,齊宣王因燕喪伐我,取十城;蘇秦說齊,使復歸燕十城5。十年,燕君為王6。蘇秦與燕文公夫人私通,懼誅,乃說王使齊為反間7,欲以亂齊。易王立十二年卒,子燕噲立。
1知:同「智」。 《索隱》云:「按《紀年》,智伯滅在成公二年也」。 2三晉:公元403年,晉國被韓、趙、魏三家瓜分,三家各立為國,史稱「三晉」。 3說:勸說說服,此指勸說君王採納自己的政治主張。 公元前334年,蘇秦首次到燕國,勸說燕君親善趙國,形成「合縱」,被採納。詳見《蘇秦列傳》及《戰國策·燕策》。 4從:同「縱」,即合縱。戰國時六國結成的抗秦聯盟。 長:首領,領導人。 蘇秦接連遊說燕、趙、韓、魏、齊、楚各國君主,結成六國聯盟的事,詳見《蘇秦列傳》。 5公元前333年,齊國趁燕國的喪事攻取了燕國十城。蘇秦勸說齊王,指出燕王是秦王的女婿,歸還十城可以交好秦、燕兩國。於是齊王歸還了燕國城池。詳見《蘇秦列傳》及《戰國策·燕策》。 6燕君為王:文公太子即位十年,才正式稱王。前文所說的「易王」,是寫史者對燕君的追諡。 7反間:深入敵方內部,使其落入我方圈套而取勝。 燕王聽信了蘇秦的假話,果真放他出使齊國。詳見《蘇秦列傳》。
燕噲既立,齊人殺蘇秦。蘇秦之在燕,與其相子之為婚1,而蘇代與子之交2。及蘇秦死,而齊宣王復用蘇代。燕噲三年,與楚、三晉攻秦,不勝而還。子之相燕,貴重3,主斷4。蘇代為齊使於燕,燕王問曰:「齊王奚如5?」對曰:「必不霸。」燕王曰:「何也?」對曰:「不信其臣。」蘇代欲以激燕王以尊子之也。於是燕王大信子之。子之因遺蘇代百金6,而聽其所使。
1為婚:結為親家。 2交:結交,友好。 3貴重:位尊任重。 4主斷:主持並決斷國家大事。 5奚:何。奚如,怎麼樣。 6遺(wei謂):給予,贈送。 金:古代黃金計量單位。秦以前以一鎰(二十兩或二十四兩)為一金。
鹿毛壽謂燕王:「不如以國讓相子之。人之謂堯賢者,以其讓天下於許由1,許由不受,有讓天下之名而實不失天下。今王以國讓於子之,子之必不敢受,是王與堯同行也2。」燕王因屬國於子之3,子之大重4。或曰:「禹薦益,已而以啟人為吏5。及老,而以啟人為不足任乎天下6,傳之於益。已而啟與交黨攻益7,奪之。天下謂禹名傳天下於益,已而實令啟自取之。今王言屬國於子之,而吏無非太子人者,是名屬子之而實太子用事也8。」王因收印自三百石吏已上而效之子之9。子之南面行王事,而噲老不聽政,顧為臣十,國事皆決於子之。
1傳說堯讓君位給許由,許由不接受,逃到箕山下,農耕而食。 2行(xing,杏):品行,品德。 3屬(zhǔ囑):委託,交付。 4大重:極其尊貴。 5已而:不久。 人:臣。 啟人:啟的親信臣子。 6句中的「人」字是衍文。《戰國策·燕策》及《韓非子》中,此句均無「人」字 。 7交黨:同黨,同夥的人。 8用事:執政,當權。 9印:印信,為官的憑證。 三百石:指官吏俸祿的數量。 效:呈獻,交給。 十顧:反而,卻。
三年,國大亂,百姓恫恐1。將軍市被與太子平謀,將攻子之。諸將謂齊湣王曰2:「因而赴之3,破燕必矣。」齊王因令人謂燕太子平曰:「寡人聞太子之義4,將廢私而立公,飭君臣之義5,明父子之位。寡人之國小,不足以為先後6。雖然,則唯太子所以令之。」太子因要黨聚眾7,將軍市被 圍公宮,攻子之,不克。將軍市被及百姓反攻太子平,將軍市被死,以殉8。因搆難數月9,死者數萬,眾人恫恐,百姓離志。孟軻謂齊王曰:「今伐燕,此文、武之時,不可失也。」王因令章子將五都之兵十,以因北地之眾以伐燕(11)。士卒不戰,城門不閉,燕君噲死,齊大勝。燕子之亡二年,而燕人共立太子平,是為燕昭王(12)。
1百姓:百官。 恫恐:恐懼。 2齊湣王:《孟子》、《戰國策·燕策》均作「齊宣王」,當以「齊宣王」為是。考辨詳見《史記會注考證》。 3赴:奔赴,這裡指驅兵去進攻。 4寡人:古代君主自謙的稱謂。 5飭:整頓,修治。 6先後:即「左右」。輔翼的意思。 7要:通「邀」,招集。 8徇:示眾。 9搆:同「構」。搆難,造成禍亂。十五都:戰國時齊國設置的五個政區。 (11)北地:齊國北部邊境地帶。 (12)這裡關於燕昭王的記載,與《六國年表》及《趙世家》有矛盾之處。或說燕昭王為公子職;或說燕昭王名平,字職,說見陳直《史記新證》。
燕昭王於破燕之後即位,卑身厚幣以招賢者1。謂郭隗曰:「齊因孤之國亂而襲破燕,孤極知燕小力少,不足以報。然誠得賢士以共國2,以雪先王之恥,孤之願也。先生視可者,得身事之。」郭隗曰:「王必欲致士3,先從隗始。況賢於隗者4,豈遠千里哉!」於是昭王為隗改築宮而師事之5。樂毅自魏往,鄒衍自齊往,劇辛自趙往,士爭趨燕。6。燕王吊死問孤,與百姓同甘苦。
1卑身:使自身卑下,即待人非常謙恭的意思。 幣:幣帛。古人用束帛作為饋贈和祭祀的禮物,後來泛指車、馬、玉、帛等各種禮物。厚幣,即豐厚的禮物。關於燕昭王廣招賢士的事,詳見《戰國策·燕策》。 2共國:共同治理國家。 3致:招致,引來。 4況:若,至於。 5宮:宮室,這裡指華美的住宅。 師事之:用對待「士」的最高層次禮節來對待他。戰國時期,賢明的君主尊重「士」階層形成風氣,他們與「士」的關係,大體分為「師、友、臣」三種類型。即如《戰國策·燕策》所云:「帝者與師處,王者與友處,霸者與臣處。」 6趨:奔赴。
二十八年,燕國殷富,士卒樂軼輕戰1,於是遂以樂毅為上將軍,與秦、楚、三晉合謀以伐齊。齊兵敗,湣王出亡於外。燕兵獨追北2,入至臨淄,盡取齊寶,燒其宮室宗廟。齊城不下者,獨唯聊、莒、即墨3,其餘皆屬燕,六歲。
昭王三十三年卒,子惠王立。
惠王為太子時,與樂毅有隙4;及即位,疑毅5,使騎劫代將。樂毅亡走趙。齊田單以即墨擊敗燕軍6,騎劫死,燕兵引歸,齊悉復得其故城。湣王死於莒,乃立其子為襄王。
惠王七年卒。韓、魏、楚共伐燕7。燕武成王立。
1軼:突,襲擊。樂軼,樂於出擊。 輕戰:輕視作戰,實指不怕打仗。2北:敗逃。追北,追擊敗逃的敵人。 3《樂毅列傳》、《田單列傳》、《戰國策·燕策》及《齊策》均無「聊」字,梁玉繩以為「聊字衍」,是正確的。 4隙:裂痕。借指嫌隙、嫌怨。 5《戰國策·燕策》記載,惠王懷疑樂毅,是因為受了齊人的反間。 6田單在即墨縱火牛擊敗燕軍,詳見《田單列傳》。 7《戰國策·燕策》作:「齊、韓、魏共伐燕。」
武成王七年,齊田單伐我,拔中陽1。十三年,秦敗趙於長平四十餘萬。十四年,武成王卒,子孝王立。
孝王元年,秦圍邯鄲者解去2。三年卒,子今王喜立。
1拔:攻取,佔領。 中陽:據梁玉繩《史記志疑》考證:「中陽」當作「中人」。 2解:指解除包圍。
今王喜四年,秦昭王卒。燕王命相栗腹約歡趙1,以五百金為趙王酒。還報燕王曰:「趙王壯者皆死長平2,其孤未壯,可伐也。」王召昌國君樂間問之。對曰:「趙四戰之國3,其民習兵,不可伐。」王曰:「吾以五而伐一。」對曰:「不可。」燕王怒,群臣皆以為可。卒起二軍,車二千乘4,栗腹將而攻鄗,卿秦攻代。唯獨大夫將渠謂燕王曰:「與人通關約交5,以五百金飲人之王,使者報而反攻之,不祥,兵無成功。」燕王不聽,自將偏軍隨之6。將渠引燕王綬止之曰7:「王必無自住,往無成功。」王蹴之以足。將渠泣曰:「臣非以自為,為王也!」燕軍至宋子,趙使廉頗將,擊破栗腹於鄗。〔樂乘〕破卿秦(樂乘)於代。樂間奔趙。廉頗逐之五百餘里,圍其國8。燕人請和,趙人不許,必令將渠處和9。燕相將渠以處和十。趙聽將渠,解燕國。
1約:訂立盟約。 歡:合作友好的意思。約歡,訂立友好盟約。 2王:《戰國策·燕策》作「民」,《趙世家》作「氏」。作「民」文意暢達;作「氏」、「王」,亦通。 3四戰之國:意指四境皆鄰強敵,但能拒戰的國家。 蓋趙東鄰燕國,西接秦境,南錯韓、魏,北連胡,故云「四戰」。 4乘:古代稱四匹馬拉的一輛兵車為一乘。 5通關約交:互通關卡,制定盟約。 6偏軍:在側翼配合主力軍作戰的部隊。 7綬:用來系印的綢帶。 8國:國都,都城。 9處和:參與並主持議和。 十相:這裡是任命為國相的意思。
六年,秦滅東(西)周,置三川郡。七年,秦拔趙榆次三十七城,秦置大原郡1。九年,秦王政初即位。十年,趙使廉頗將攻繁陽,拔之。趙孝成王卒,悼襄王立。使樂乘代廉頗,廉頗不聽,攻樂乘,樂乘走,廉頗奔大梁。十二年,趙使李牧攻燕,拔武遂、方城。劇辛故居趙2,與龐煖善,已而亡走燕。燕見趙數困於秦,而廉頗去,令龐煖將也,欲因趙獘攻之3。問劇辛,辛曰:「龐煖易與耳4。」燕使劇辛將擊趙,趙使龐煖擊之,取燕軍二萬,殺劇辛。秦拔魏二十城,置東郡。十九年,秦拔趙之鄴九城。趙悼襄王卒。二十三年,太子丹質於秦,亡歸燕。二十五年,秦虜滅韓王安,置穎川郡。二十七年,秦虜趙王遷,滅趙。趙公子嘉自立為代王。
1大原郡:即「太原郡」。秦置太原郡應在燕王喜八年,見《秦本紀》及《六國年表》。 2故:從前,過去。 3獘:通「弊」。困頓,疲憊。 4易與:容易對付。 5虜滅:指俘虜韓王,滅掉韓國。《六國年表》:「秦虜王安,秦滅韓。」
燕見秦且滅六國,秦兵臨易水,禍且至燕。太子丹陰養壯士二十人1,使荊軻獻督亢地圖於秦,因襲刺秦王2。秦王覺,殺軻,使將軍王翦擊燕。二十九年,秦攻拔我薊,燕王亡,徙居遼東,斬丹以獻秦。三十年,秦滅魏。
三十三年,秦拔遼東,虜燕王喜,卒滅燕。是歲,秦將王賁亦虜代王嘉。
1陰:暗中,暗地裡。 2襲刺:乘其不備而刺殺。荊軻刺秦王事,詳見《刺客列傳》及《戰國策·燕策》。
太史公曰:召公奭可謂仁矣!甘棠且思之,況其人乎?燕(北)〔外〕迫蠻貉1,內措齊,晉2,崎嶇強國之間3,最為弱小,幾滅者數矣。然社稷血食者八九百歲4,於姬姓獨後亡5,豈非召公之烈邪6!
1蠻貉:又作「蠻貊」。古代對我國東北部少數民族的蔑稱。 迫:迫近,逼近。 2措:通:「錯」。交錯、夾雜。 3崎嶇:道路險阻不平。這裡用來比喻處境困難艱險。 4社稷:社是土地神,稷是谷神。古代帝王都祭祀社稷,社稷便成為國家的代稱。 血食:指享受祭祀。古代殺牲取血用來祭祀,稱為「血食」。 5關於燕國「於姬姓獨後亡」,《史記會注考證》引了兩種說法。其一:梁玉繩曰:「姬姓之國,衛最後絕,燕先滅矣。何雲後亡?」其二:中井積德曰:「燕獨後亡者,以其在邊陲最遠也。且以此頌召公,則將置周公於何地也?太史公之論未得當。」瀧川資言只認為這兩種說法「失於鑿」(即不確鑿),並未說明原因。按:燕、衛都是姬姓國。公元前222年,秦滅燕;公元前209年,秦二世廢衛君為庶人,看來衛之亡後於燕。但是,在公元前353年,衛君就由公自貶為侯,公元前320年,又自貶為君,僅僅有濮陽一縣之地。至公元前242年,秦國將濮陽並為東郡,而把衛君徙往野王。這時的衛君,已在秦國掌握之中,衛國已經名存實亡了。因而《史記》關於燕國「於姬姓獨後亡」的說法,是符合實際的。6烈:事業,功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