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 柏舟 篇》(內心怨恨的獨白)原文全文翻譯成現代文

柏舟 (內心怨恨的獨白)

柏舟
——內心怨恨的獨白

【原文】

汎彼柏舟(1), 
亦汎其流(2)。
耿耿不寐(3),
如有隱憂(4)。
微我無酒(5),
以敖以游(6)。

我心匪鑒(7),
不可以茹(8)。
亦有兄弟, 
不可以據(9)。
薄言往愬(10),
逢彼之怒。 

我心匪石, 
不可轉也。 
我心匪席, 
不可卷也。 
威儀棣棣(11),
不可選也(12)。

憂心悄悄(13),
慍於群小(14)。
覯閔閩既多,
受侮不少。 
靜言思之, 
寐辟有摽(16)。

日居月諸(17),
胡迭而微(18)。
心之憂矣, 
肸如匪肸衣。
靜言思之, 
不能奮飛。 

【註釋】

  
(1)汎(fan):同「泛」,意思是在水面上漂浮。柏舟:柏木製成的小船。 (2)流:水流的中間。(3)耿耿:心中憂愁不安的樣子。寐:睡著。 (4)隱憂:內心深處的痛苦。 (5)微:非,無。(6)敖:同「遨 」,出 游.(7)匪:非。鑒:鏡子。(8)茹:容納,包容。(9)據:依靠。 (10)愬(su):同「訴」,告訴,傾訴。(11)威儀:莊嚴的容貌舉止。棣棣: 雍容嫻雅的樣子。(12)選(xun):屈撓退讓。(13)悄悄;心裡憂愁的樣 子.(14)慍:心裡動怒。群小:眾多奸邪的小人。(15)覯(gou):遭受。 閔:痛苦憂傷。(16)寐:醒來,辟;同「僻」,意思是捶胸。摽;捶胸的樣子。(17)居、諸:語氣助詞,沒有實義。(18)胡;為什麼。迭:更換,更動。微:昏暗無光。

【譯文】

蕩起小小枯木舟,
隨波漂浮在中流。 
心煩意亂難人睡,
內心深處多憂愁。
不是想喝無美酒,
也非沒處去遨遊。
我心不是那明鏡,
不能一切盡照出。
雖有骨肉親兄弟,
要想依靠也不行。
也曾對他訴苦衷,
惹他發火怒沖沖。
我心不是一塊石,
不能隨意翻過來。
我心不是一張席,
不能隨意捲起來。
舉手投足要莊重,
不能退讓又屈從。
心中憂愁加痛苦,
得罪小人氣難消。
遭受痛苦深又多,

受的侮辱也不少。
靜心細細前後想,
捶胸頓足心裡焦。
太陽月亮在哪裡,
為何有時暗無光。
心中憂愁抹不去, 
就像一件髒衣裳。
靜心細細前後想,
恨不能奮飛高翔。 

【讀解】

  
無論說這首詩是寫君子懷才不遇、受小人欺侮的內心痛苦,還是說寫的是妻子被丈夫遺棄而不甘屈服的憂憤,卻有一點是無可置疑的:個體的句我價值在現實中慘遭否定,鬱鬱不得志,痛苦憂憤成疾,以詩言志,表明自己志向高潔,矢志不渝,堅貞不屈。
因此,這是一篇內心情懷的自白書。
物不平則鳴,這大概是千古不易的真理。人在世上度過,不可能一帆風順,不可能時時處處事事順心如意,總會有坎坷、困難、挫折、不幸。如果有了這樣的遭遇,連表達的衝動都沒有,就麻木得太可以了。表達的方式可以有多種,詩(包括其它文學形式)僅僅是方式之一,所以古人說詩「可以怨」,也就是表達內心的幽怨憤恨之情。也許,這是一種比造反或暴力行為更合統治者胃口的方式,因而受到包括聖人孔子在內的顯赫人士的推崇。在他們看來,「許可以怨」的最佳標準是「怨而不怒」,也就是說,表達怨恨是允許的,合情合理的,但要把握好「度」,不能大火爆, 太憤激,太直露,太赤裸裸,而要含蓄委婉,溫文爾雅。
用現在的話來說,表達內心的不滿、憂愁、怨恨,是一種「發洩」。發洩出來了,心裡就好受了,就容易平衡了。這種效果,很像古希臘哲學家亞理斯多德所說的「淨化」,通過淨化,保持心理的衛生和健康。
不過,我們從《柏舟》中讀到的不平之情,似乎不那麼「怨而不怒」,不那麼溫文爾雅。反覆地申說,反覆地強調,反覆地傾吐,足以一遍又一遍地震撼人心。可以設想。主人公遭受挫折的打擊之大,已到了不得不說、非說不可的地步。
是的,人在現實中常常像一根軟弱無力的蘆葦,但卻是一根會思想的蘆葦。他可能沒有力量擺脫命運的不公,沒有力量反抗制度的壓迫,無法避開他人的陷阱。但是,他可以思想,可以由此反思自我存在的意義和價值,並把它表達出來。從更高的意義上說,當他在這樣做的時候,便是在用自己的方式肯定自己存在的意義和價值,而不僅僅是一種單純的發洩和自我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