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夢龍《智囊》第02部 【明智 如日驅霧】文言文全篇翻譯

第二部 明智 如日驅霧

【原文】
訛口如波,俗腸如錮1。觸目迷津,彌天毒霧。不有明眼,孰為先路?太陽當空,妖魑匿步2。集「剖疑」。

【註釋】
1錮:經久難愈的疾病。
2匿步:隱藏自己的行蹤。

【譯文】
口中的謊言如同波浪,一肚子的壞水猶如頑疾,漫天毒霧迷濛了雙眼,沒有明亮的眼睛,怎麼知道何去何從呢?就像太陽當空,妖魔自然會卻步。集此成「剖疑」卷。

張說
【原文】
說有材辯,能斷大義。景雲初,帝謂侍臣曰:「術家1言五日內有急兵入宮,奈何?」左右莫對。說進曰:「此讒人謀動東宮(版 權所 有https://FanYi.Cool 古文翻譯庫)2耳。(邊批:破的。)陛下若以太子監國,則名分定,奸膽破,蜚語塞矣。」帝如其言,議遂息。

【註釋】
1術家:巫術占卜之士。
2東宮(版 權所 有https://FanYi.Cool 古文翻譯庫):太子,即後來的唐玄宗李隆基。

【譯文】
唐朝人張說(洛陽人,字道濟)有才略,大事當前能迅速做出正確判斷。唐睿宗景雲二年,睿宗對侍臣說:「術士預言,在五天之內會有軍隊突然入宮,你們說怎麼辦?」左右的人不知怎麼回答。張說進言道:「這一定是奸人想讓陛下更換太子的詭計。(邊批:一針見血。)陛下如果讓太子監理國事,就可以使名分確定下來,從而破壞奸人詭計,流言自然消失。」睿宗照他的話做,謠言果然平息。

寇准
【原文】
楚王元佐,太宗長子也,因申救廷美不獲1,遂感心疾,習為殘忍;左右微過,輒彎弓射之。帝屢誨不悛。重陽,帝宴諸王,元佐以病新起,不得預,中夜發憤,遂閉媵妾,縱火焚宮。帝怒,欲廢之。會寇准通判鄆州,得召見,太宗謂曰:「卿試與朕決一事,東宮(版 權所 有https://FanYi.Cool 古文翻譯庫)所為不法,他日必為桀、紂之行,欲廢之,則宮中亦有甲兵,恐因而招亂。」准曰:「請某月日,令東宮(版 權所 有https://FanYi.Cool 古文翻譯庫)於某處攝行禮,其左右侍從皆令從之,陛下搜其宮中,果有不法之事,俟還而示之;廢太子,一黃門力耳。」太宗從其策,及東宮(版 權所 有https://FanYi.Cool 古文翻譯庫)出,得淫刑2之器,有剜目、挑筋、摘舌等物,還而示之,東宮(版 權所 有https://FanYi.Cool 古文翻譯庫)服罪,遂廢之。
〔評〕搜其宮中,如無不法之事,東宮(版 權所 有https://FanYi.Cool 古文翻譯庫)之位如故矣。不然,亦使心服無冤耳。江充3、李林甫,豈可共商此事?

【註釋】
1申救廷美不獲:趙廷美,本名光美,是宋太宗趙光義之弟,太宗之母杜太后有遺囑,要太宗死後傳位給廷美。太宗即位後,將廷美流放,兩年後死於流放地。當廷美流放時,滿朝廷臣無敢言者,只有趙元佐申救之。廷美死後,元佐聞訊而發狂。
2淫刑:殘酷的刑罰。
3江充:漢武帝寵臣,與太子有過節,誣太子在宮中行巫盅詛咒武帝,逼太子起兵,後太子兵敗自殺。

【譯文】
楚王趙元佐是宋太宗的長子,因為援救趙廷美(太宗的弟弟)失敗,於是得精神病,性情變得很殘忍,左右的人稍有過失,就用箭射殺。太宗屢次教訓他都不改過。重陽節時,太宗宴請諸王,趙元佐借口生病初癒不參加,半夜發怒,把侍妾關閉於宮中,並縱火焚宮。太宗很生氣,打算廢除他太子的身份。寇准那時正在鄆州任通判,太宗特別召見他,對他說:「找你來和朕一起商議一件大事。太子所作所為都屬不法,將來若登上帝位一定會做出桀、紂般的行為。朕想廢掉他,但東宮(版 權所 有https://FanYi.Cool 古文翻譯庫)裡有自己的軍隊,恐怕因此引起亂事。」寇准說:「請皇上於某月某日,命令太子到某地代理皇上祭祀,太子的左右侍從也都命令跟著去,陛下再趁此機會派人去搜查東宮(版 權所 有https://FanYi.Cool 古文翻譯庫),若果真有不法的證物,等太子回來再當他面公佈出來,如此罪證確鑿,要廢太子,只須派個黃門侍郎(即門下侍郎)宣佈一下就行了。」太宗採用他的計策,等太子離去後,果然搜得一些殘酷的刑具,包括有挖眼、挑筋、割舌等刑具。太子回來後,當場展示出來,太子服罪,於是被廢。
〔評譯〕搜查東宮(版 權所 有https://FanYi.Cool 古文翻譯庫),如果沒有不法的事,東宮(版 權所 有https://FanYi.Cool 古文翻譯庫)的地位依舊。不然,也可以使他心服而不覺冤枉。只是江充(漢·邯鄲人,字次倩,以巫蠱術誣害太子)、李林甫之類的人,難道可以共同商議這種事嗎?

西門豹
【原文】
魏文侯1時,西門豹為鄴令2,會長老問民疾苦。長老曰:「苦為河伯3娶婦。」豹問其故,對曰:「鄴三老、廷掾4常歲賦民錢數百萬,用二三十萬為河伯娶婦,與祝巫共分其餘。當其時,巫行視人家女好者,云『是當為河伯婦』,即令洗沐,易新衣。治齋宮5於河上,設絳帷床席,居女其中。卜日,浮之西門豹河。行數十里乃滅。俗語曰:『即不為河伯娶婦,水來漂溺。』(邊批:邪教惑人類然。)人家多持女遠竄,故城中益空。」豹曰:「及此時幸來告,吾亦欲往送。」至期,豹往會之河上,三老、官屬、豪長者、里長、父老皆會,聚觀者數千人。其大巫,老女子也,女弟子十人從其後。豹曰:「呼河伯婦來。」既見,顧謂三老、巫祝、父老曰:「是女不佳,煩大巫嫗為入報河伯:更求好女,後日送之。」即使吏卒共抱大巫嫗投之河。有頃,曰:「嫗何久也?弟子趣6之。」復投弟子一人於河中。有頃,曰:「弟子何久也?」復使一人趣之。凡投三弟子。豹曰:「是皆女子,不能白7事。煩三老為入白之。」復投三老。豹簪筆磬折8,向河立待,良久,旁觀者皆驚恐。豹顧曰:「巫嫗、三老不還報,奈何?」復欲使廷掾與豪長者一人入趣之。皆叩頭流血,色如死灰。豹曰:「且俟須臾。」須臾,豹曰:「廷掾起矣。河伯不娶婦也。」鄴吏民大驚恐,自是不敢復言河伯娶婦。
〔評〕娶婦以免溺,題目甚大。愚民相安於惑也久矣,直斥其妄,人必不信。唯身自往會,簪筆磬折,使眾著於河伯之無靈,而向之行詐者計窮於畏死,雖驅之娶婦,猶不為也,然後弊可永革。

【註釋】
1魏文侯:戰國初魏國的國君,在位五十年,任賢使能,使魏成強國。
2鄴令:鄴地方的長官。鄴當時為北方重鎮,在今河北磁縣南。
3河伯:河神。
4三老、延掾:三老是鄉里的官員,廷掾是官府裡的屬吏。
5齋宮:齋戒祭神的地方。
6趣:催促。
7白:告白,說明。
8簪筆磬折:像磬一樣彎著身子,拿著筆準備記錄,形容西門豹做出恭敬的樣子等待河伯的消息。

【譯文】
戰國魏文侯時,西門豹(魏人)任鄴縣的長官,他會見地方上的長者,詢問民間的疾苦。長老說:「最頭痛的是為河伯娶親。」西門豹問他們是何緣故,長老說:「鄴縣的三老(掌管教化的官)、廷掾(縣府的助理)每年向人民收取幾百萬錢,用二三十萬為河伯娶親,再和巫婆分享其餘的錢。娶親時,巫師到每戶人家去查看,看到美女就說她應當做河伯的妻子,立即命令她沐浴,更換新衣,在河邊搭建齋宮,佈置紅色的帳幕和床席,把美女安置在裡面。選好日子,將床及床上的美女一起漂浮於河中,漂流幾十里就沉沒了。地方上傳言:『如果不為河伯娶親,河水就會氾濫成災。』(邊批:邪教蠱惑人民啊!)很多人家都帶著女兒逃到遠處去,所以城裡越來越空。」西門豹說:「到河伯娶親的日子,希望你來告訴我,我也要去送親。」娶親的日子當天,西門豹到河邊去,三老、官吏、地方領袖、里長、父老都到了,圍觀的有幾千人。主持的是個老巫婆,她有女弟子十人,跟隨在後面。西門豹說:「叫河伯的新娘子過來。」看過以後,西門豹回頭對三老、巫婆及父老說:「這個女子不漂亮,麻煩大巫婆去河裡報告河伯,我們要再找更美的女子,後天送來。」就派吏卒抱起大巫婆投入河裡。不久,西門豹說:「老太婆為什麼去這麼久不回來,派個弟子去催她。」又投一個弟子入河。不久又說:「怎麼這個弟子也一去這麼久?」於是西門豹又下令再派一名弟子去催她。前後總共投了三個弟子。西門豹說:「這些人都是女子。一定是事情說不清楚。麻煩三老前去說明。」又把三老投下河。西門豹假裝恭恭敬敬的站在河邊等候。過了很久,旁觀的人愈來愈害怕。西門豹回頭說:「巫婆、三老都不回報。怎麼辦?」正要派廷掾和另一個豪富前去催促。兩人卻立刻跪下叩頭,叩得頭破血流,臉色一片灰白。西門豹說:「好吧好吧,那就再等一會兒。」不久,西門豹才說:「廷掾起來吧,河伯不娶親了。」鄴縣官民都非常害怕,從此不敢再提河伯娶親的事。
〔評譯〕為了避免淹水而替河伯娶親,實在是很大的一個題目。無知的百姓相信這樣的謠言而苟且偷安時日已久。如果直接駁斥此事是虛妄的,人民一定不相信。只有親自去參加娶親盛會,又裝出一副恭敬的模樣,使眾人明白根本不是什麼河伯作祟,先前的行為都是騙人的,終於在怕死的情況下無計可施。這時就算有人趕他們去替河伯娶親,也絕不敢再做,如此弊病才可以永久消除。

程顥
【原文】
南山僧捨有石佛,歲傳其首1放光,遠近男女聚觀,晝夜雜處。為政者畏其神,莫敢禁止。程顥始至,詰其僧曰:「吾聞石佛歲現光,有諸?」曰:「然。」戒曰:「俟復見,必先白,吾職事2不能往,當取其首就觀之。」自是不復有光矣。

【註釋】
1首:指石佛的頭。
2職事:有公務在身。

【譯文】
宋朝時南山的寺廟中有座石佛,有一年傳說石佛的頭放出光芒,遠近各地男女信徒都聚集圍觀,日夜雜處在一起,地方官畏懼神靈,不敢禁止。程顥一到,就質問和尚說:「我聽說石佛每年會出現一次光芒,真的嗎?」和尚說:「真的。」程顥告誡他說:「等下次再出現光芒時,一定要先告訴我,我如果有職務在身不能前來,也一定拿佛首回去看。」從此不再聽說石佛的頭有光芒出現。

狄仁傑
【原文】
狄梁公1為度支員外郎,車駕將幸汾陽,公奉使修供頓。并州長史李玄沖以道出妒女祠,俗稱有盛衣服車馬過者,必致雷風,欲別開路。公曰:「天子行幸,千乘萬騎,風伯清塵,雨師灑道,何妒女敢害而欲避之?」玄沖遂止,果無他變。
【註釋】
1狄梁公:狄仁傑,封梁國公。

【譯文】
唐朝狄梁公(狄仁傑)任度支員外郎時,天子將幸臨汾陽,狄梁公奉命準備酒宴。并州長史(府吏的首長)李玄沖認為路經妒女祠,地方傳說說有盛裝車馬經過的人,一定會颳風打雷,因此想避開這條路,打算另外修。狄梁公說:「天子駕臨,大批車駕人馬跟隨,風伯為他清理塵垢,雨神為他洗刷道路,什麼妒女敢傷害天子?」李玄沖因此打消念頭,果然沒有任何特別的事發生。

蘇東坡
【原文】
蘇東坡知揚州,一夕夢在山林間,見一虎來噬,公方驚怖,一紫袍黃冠1以袖障公,叱虎使去。及旦,有道士投謁曰:「昨夜不驚畏乎?」公叱曰:「鼠子乃敢爾?本欲杖汝脊,吾豈不知汝夜來術邪?」(邊批:坡聰明過人。)道士駭惶而走。

【註釋】
1紫袍黃冠:當時道士的裝束,此處代指道士。

【譯文】
蘇東坡任揚州知州時,有一天晚上,夢見在山林之間,看見一頭老虎來咬他,蘇東坡正緊張恐懼時,有一個人穿著紫袍、戴著黃帽,用袖子保護蘇東坡,大聲叱喝老虎離開。天亮後,有個道士來拜見蘇東坡,說:「昨天晚上你沒有受驚嚇吧?」蘇東坡大罵說:「鼠輩,竟敢如此,我正打算抓你來杖責一番,我難道不知道你昨夜來施用邪術嗎?」道士嚇得趕快離開。

魏元忠
【原文】
唐魏元忠1未達2時,一婢出汲方還,見老猿於廚下看火。婢驚白之,元忠徐曰:「猿愍3我無人,為我執爨,甚善。」又嘗呼蒼頭4,未應,狗代呼之。又曰:「此孝順狗也,乃能代我勞!」嘗獨坐,有群鼠拱手立其前。又曰:「鼠饑就我求食。」乃令食之。夜中鵂鶹5鳴其屋端,家人將彈之。又止之,曰:「鵂晝不見物,故夜飛,此天地所育,不可使南走越,北走胡,將何所之?」其後遂絕無怪。

【註釋】
1魏元忠:唐時太學生,好兵術。累遷至殿中侍御史。
2未達:未顯達。
3愍:同「憫」,同情。
4蒼頭:僕人。
5鵂鶹:貓頭鷹。

【譯文】
唐朝人魏元忠尚未顯達時,家中有一個婢女出去汲水回來,看見老猿猴在廚房裡看火,婢女驚奇地告訴魏元忠。魏元忠不慌不忙,緩慢地說:「猿猴同情我沒有人手,為我煮飯,很好啊!」又曾經叫僕人,僕人沒有答話,而狗代他呼叫。魏元忠說:「真是孝順的狗,為我代勞。」一次魏元忠曾在家中獨自坐著,有一群老鼠拱手站在他的前面。魏元忠說:「老鼠餓了,來向我求食物。」就命令人拿食物喂老鼠。夜半時有貓頭鷹在屋頂鳴叫,家人想用彈弓趕走它,魏元忠又阻止他們說:「貓頭鷹白天看不見東西,所以在晚上飛出來,這是天地所孕育的動物,你把它趕走,要它到哪裡去?」從此以後,家人就見怪不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