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070.【嚴震】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嚴震鎮山南,有一人乞錢三百千,去就過傲(「傲」原作「活」,據明抄本改)。震召子公弼等問之,公弼曰:「此誠不可。旨輒如此,乃患風耳,大人不足應之。」震怒曰:「爾必墜吾門,只可勸吾力行善事,奈可勸吾吝惜金帛?且此人不辨,向吾乞三百千,的非凡也。」命左右准數與之。於是三川之士,歸心恐後,亦無造次過求者。(原缺出處,明抄本出《因話錄》。陳校本出《乾鐉子》)
【譯文】
嚴震鎮守山南。有一個人向他討要三百千錢。舉止傲慢。嚴震叫來兒子公弼等人問怎樣處理。公弼說:「這實在不行啊,總是這樣,就敗壞風俗了。您不值得答應他。」嚴震生氣地說:「你一定要毀掉我這門風。只能夠勸我多做好事,怎麼能夠勸我吝惜金錢呢?況且此人不申辯理由,就向我要三百千錢,確實不一般。」於是就命令手下人如數給他。因此三川有識之士,爭先恐後歸附嚴震,也沒有輕易過分要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