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遷《史記》【史記傅靳蒯成列傳第三十八】現代文意思翻譯

傅靳蒯成列傳第三十八
張鳳嶺 譯注
【說明】本篇是秦楚之際隨從漢高祖劉邦起事的三位近衛侍從官員傅寬、靳歙和周紲的合傳。
傳中主要記述了傅、靳、週三人隨從劉邦征戰及陞遷的過程。其共同點是均為劉邦信任的近臣,都封高爵、享厚祿。《太史公自序》說:「欲詳知秦楚之事,維周紲常從高祖,平定諸侯。作《傅靳蒯成列傳》第三十八。」周紲是如何「常從高祖」的呢?傳文有明確答案:「常為高祖參乘」,「軍乍利乍不利,終無離上心」,以至高祖上戰場時「蒯成侯泣曰:『始秦攻破天下,未嘗自行。今上常自行,是為無人可使者乎?』」於是,博得「上以為『愛我』」的信任。儘管周紲沒有獨立帶兵打仗,卻得封信武侯,食邑三千三百戶,並特別賞賜「入殿門不趨,殺人不死」。因此,論功行賞之事首要的是必須忠於劉邦,周紲即為一例。對於爵祿與功績不相稱的現象,太史公恐不無微詞,故在贊論中以「此亦天授也」來表示。
傳中還特別記述了三位功臣的後代無一例外的都因犯法而「國除」。這對於後人也不無儆戒意義。
本篇在寫法上主要採取簡要的記述和說明,幾乎沒有人物思想性格的描寫,殆與文章的主旨和人物本身有關。這幾位近臣侍從唯上之命是聽,難言突出的個性。周紲的「泣曰」及其表示忠心的一句話,是本傳唯一的描寫句子,從中不難看出,封建帝王貼身近衛侍從的愚忠和奴相。
對本傳,有人認為是褚少孫補作,未可信。
陽陵侯傅寬,以魏國五大夫爵位的騎將軍官身份跟隨沛公劉邦,曾做過家臣,起事於橫陽。他隨沛公進攻安陽、槓裡,在開封攻打秦將趙賁的軍隊,以及在曲遇、陽武擊潰秦將楊熊的軍隊,曾斬獲敵人十二首級,沛公賜給他卿的爵位。後隨從沛公進軍到霸上。沛公立為漢王后,賜給傅寬共德君的封號。隨即跟著漢王進入漢中地區,升為右騎將。不久又跟隨漢王平定了三秦,漢王賜給他雕陰作為食邑。楚漢相爭時,他隨著漢王進擊西楚霸王項羽,奉命在懷縣接應漢王,漢王賜給他通德侯的爵位。在隨漢王打擊項羽部將項冠、周蘭、龍且(jū,居)時,他率領的士兵在敖倉山下斬獲敵騎將一人,因而增加了食邑。
傅寬曾隸屬於淮陰侯韓信的指揮,擊敗了齊國在歷下的駐軍,擊垮了齊國守將田解。後來歸屬相國曹參指揮,攻破博縣,又增加了食邑。因為平定齊地有功,漢王把表示憑證的符分成兩半,交給他一半,以示信用,使他的爵位世代相傳,封他為陽陵侯,食邑二千六百戶,免掉他先前受封的食邑。後擔任齊國右丞相,屯兵駐守防備田橫作亂。在齊國任國相五年。
漢高祖十一年(前196)四月,攻打叛漢自立為代王的陳豨,歸屬太尉周勃指揮,以相國的身份代替漢丞相樊噲擊敗陳豨。第二年一月,調任代國相國,帶兵駐守邊郡。兩年後,擔任代國丞相,繼續帶兵駐守邊郡。
漢惠帝五年(前190)傅寬去世,謚號為景侯。兒子頃侯傅精繼承爵位,二十四年後(漢文帝前元十四年,即前166年)去世。傅精的兒子共侯傅則繼承爵位,十二年後(漢景帝前元三年,即前154年)去世。傅則的兒子傅偃繼承爵位,三十一年(漢武帝元朔六年,即前123年),因與淮南王劉安謀反,處死,封地同時廢除。
信武侯靳歙(xī,吸),以侍從官員身份跟隨沛公劉邦,他是從宛朐(yuān qu,冤渠)起兵的。曾進攻濟陽。擊敗過秦將李由的軍隊。又在亳(Bo,博)縣南和開封東北攻打秦軍,斬殺一名千人騎兵的長官,斬獲五十七首級,俘虜七十三人,受沛公所賜爵位,封號為臨平君。後來又在藍田北進行戰鬥,斬秦軍車司馬二人,騎兵長官一人,斬獲二十八首級,俘虜五十七人。又率軍到達霸上。當時沛公立為漢王,賜封靳歙建武侯爵位,並升他為騎都尉。
靳歙隨從漢王平定了三秦。另外它帶領部隊揮師西進在隴西攻打秦將章平軍隊,大敗秦軍,平定了隴西六縣,他所率領的士兵斬殺秦軍車司馬、軍候各四人,騎兵長官十二人。隨後,跟著漢王東進攻打楚軍,到達彭城。結果漢軍戰敗,靳歙力守雍丘,後離開雍丘去攻打叛漢的王武等人。奪取了梁地後,又率領部隊攻打駐守菑南的楚將邢說(yue,悅)軍隊,大敗邢說,並親自活捉了邢說的都尉二人,司馬、軍候十二人,招降了敵官兵四千一百八十人。另外在滎陽東大敗楚軍。漢高祖三年(前204),賜給靳歙食邑四千二百戶。
靳歙還曾率領部隊抵達河內,攻打駐守在朝歌的趙將賁郝(fei shi,肥釋),大敗賁郝,他率領的士兵活捉騎將二人,繳獲戰馬二百五十匹。他隨從漢王進攻安陽以東地區,直達棘蒲,拿下七個縣。並另率兵擊潰趙軍,活捉趙將的司馬二人,軍候四人,招降趙軍官兵二千四百人。又隨從漢王攻克邯鄲。獨自率兵拿下平陽,親自斬殺駐平陽的趙國代理相國,他所率領的士兵斬殺帶兵郡守和郡守各一人,迫使鄴投降。這次征戰,隨從漢王進攻朝歌、邯鄲,又另自擊敗趙軍,迫使邯鄲郡的六個縣投降。率軍返回敖倉後,旋即在成皋南擊敗項羽的軍隊,擊毀斷絕了從滎陽至襄邑的輸送糧餉的通道。在魯城之下大敗項冠軍隊,奪取了東至繒、郯、下邳,南至蘄、竹邑的大片土地。又在濟陽城下擊敗項悍軍隊。然後揮軍返回在陳縣城下攻擊項羽部隊,大敗項羽。此外,還平定了江陵,招降了在江陵的臨江王的柱國、大司馬及其部下八人,親自活捉了臨江王共尉,並把他押送到雒陽,於是平定了南郡。此後隨從漢王到陳縣,逮捕了圖謀不軌的楚王韓信,漢王把表示憑證的符分成兩半,交給靳歙一半,以示信用,使他的爵位世代相傳,規定食邑四千六百戶,封號稱信武侯。
後來,靳歙以騎都尉的身份隨從高帝攻打代王,在平城下擊敗代王韓信,隨即率軍返回東垣。因為有功,提升為車騎將軍,接著率領梁、趙、齊、燕、楚幾個諸侯王的部隊,分路進攻陳豨的丞相侯敞,把他打得大敗,於是迫使曲逆城投降。後又隨高祖攻打黥(qing,情)布很有功勞,增加封賜規定食邑五千三百戶。在幾次重要戰役中,靳歙共斬敵九十首級,俘虜一百三十二人;另大敗敵軍十四次,降伏城邑五十九座,平定郡、國各一個,縣城二十三個;活捉諸侯王、柱國各一人,二千石以下至五百石的不同等級官員三十九人。
高後五年(前183),靳歙去世,謚號為肅侯。他的兒子靳亭代承侯爵。二十一年後(指前162年),因驅役百姓超過了律令規定,在漢文帝后元三年(前161),剝奪了他的爵位,同時免除了封地。
蒯成侯名紲,是沛縣人,姓周。曾任高祖警衛,是以家臣的身份跟隨高祖起事的。他曾陪高祖到霸上,又西去進入蜀、漢地區,後隨高帝返回平定了三秦,並受封池陽作為食邑。他奉命率兵向東進發切斷了敵人的運輸通道,隨後跟著高祖出征渡過平陰渡口向東進發,在襄國與淮陰侯韓信部隊會合。當時作戰時而獲勝時而戰敗,情勢嚴峻,但周紲始終沒有背離高祖的意思。高祖賜封他為信武侯,食邑三千三百戶。高祖十二年(前195),又賜封周紲為蒯成侯,同時免掉原先的食邑。
高祖曾經要親自攻打陳豨,蒯成侯流著淚勸阻道:「從前秦王攻取天下,不曾親自出征,現在您經常親自出征,這難道是沒了可派遣的人嗎?」高帝認為周紲是由衷地愛護自己,破例恩准他進入殿門不必碎步快走,殺了人不定死罪。
到漢文帝五年(前175),周紲年老病故,謚號為貞侯。他的兒子周昌代承侯爵,後因犯罪,免除了封地。到了漢景帝中元二年(前148),又封周紲的兒子周居代承侯爵。到了漢武帝元鼎三年(前114),周居任太常官職,犯了罪,封地被免除。
太史公說:陽陵侯傅寬、信武侯靳歙都獲得了很高的爵位,跟隨高祖從山東起兵,攻打項羽,斬殺名將,擊敗敵軍幾十次,降伏城邑數十座,而不曾遭到挫折和困厄,這也是上天賜給的啊。蒯成侯周紲心地堅定忠良,從不被人懷疑,高祖每有出征的行動,他不曾不流淚哭泣,這只有心裡十分痛苦的人才能做到,可以說是個忠誠厚道的君子啦。

陽陵侯傅寬,以魏五大夫騎將從1,為舍人2,起橫陽。從攻安陽、槓裡,擊趙賁軍於開封,及擊楊熊曲遇、陽武,斬首十二級3,賜爵卿。從至霸上。沛公立為漢王4,漢王賜寬封號共德君。從入漢中,遷為右騎將。從定三秦5,賜食邑雕陰6。擊項籍,待懷,賜爵通德侯。從擊項冠、周蘭、龍且,所將卒斬騎將一人敖下,益食邑。
屬淮陰7,擊破齊歷下軍8,擊田解。屬相國參9,殘博,益食邑。因定齊地,剖符世世勿絕十,封為陽陵侯,二千六百戶,除前所食。為齊右丞相,備齊(13)。五歲為齊相國(14)。
四月(15),擊陳豨,屬太尉勃(16),以相國代丞相噲擊豨(17)。一月(18),徙為代相國(19),將屯(20)。二歲,為代丞相,將屯。
孝惠五年卒(21),謚為景侯(22)。子頃侯精立(23),二十四年卒(24)。子共侯則立,十二年卒(25)。子侯偃立,三十一年(26),坐與淮南王謀反(27),死,國除。
1魏:指秦楚之際的魏國。秦二世二年(前208),戰國時魏貴族後裔魏咎立為魏王。2舍人:古時王公貴族的親近侍從,家臣。3斬首十二級:即斬敵十二首級。首級,秦制斬敵一首賜爵一級,後稱敵首為首級。4沛公:即劉邦。漢王:前206年,項羽封劉邦為漢王。5三秦:指項羽在關中分封的雍、塞、翟三個諸侯國。因都在原秦國地,故稱「三秦」。6食邑:卿大夫的封地,因收其賦稅而食,故名。7淮陰:指淮陰侯韓信。《索隱》張晏云:「信時為相國,云『淮陰』者,終言之也。」8齊:指秦楚之際的齊國。秦二世二年(前208),戰國時齊國貴族後裔田假自立為齊。時齊王為田廣。9參:指曹參。十剖符:帝王分封諸侯或功臣,把表示憑證的符分為兩半,各執其一,以示信用。除:免。齊:指漢初高祖所封諸侯。時韓信為齊王。(13)備齊:指屯兵防備原齊國相田橫反叛,時田橫未降。(14)齊:指漢初高祖所封諸侯。時劉肥為齊王。(15)四月:指漢高祖十一年(前196),四月。陳豨反叛在漢高祖十年九月。(16)勃:即周勃。(17)噲:即樊噲。(18)一月:指漢高祖十二年(前195),一月。(19)代:指漢初高祖所封諸。時劉恆為代王。(20)將屯:帶兵駐守。(21)孝惠五年:漢惠帝五年,即前190年。(22)謚:指古代帝王、諸侯等具有一定地位的人死後,根據他們的生平事跡與品德修養而給予的帶有評判性質的一種名號。(23)精:一作「靖」。(24)二十四年:指漢文帝前元十四年即前166年。(25)十二年:指漢景帝前元三年即前154年。(26)三十一年:指漢武帝元朔六年即前123年。(27)坐:因(犯罪或犯法)。淮南王:即劉安。
信武侯靳歙,以中涓從1,起宛朐。攻濟陽。破李由軍。擊秦軍亳南、開封東北,斬騎千人將一人2,首五十七級,捕虜七十三人,賜爵封號臨平君。又戰藍田北,斬車司馬二人,騎長一人,首二十八級,捕虜五十七人。至霸上。沛公立為漢王,賜歙爵建武侯,遷為騎都尉。
從定三秦。別西擊章平軍於隴西,破之,定隴西六縣,所將卒斬車司馬、候各四人3,騎長十二人。從東擊楚4,至彭城。漢軍敗還,保雍丘,去擊反者王武等。略梁地5,別將擊邢說軍菑南,破之,身得說都尉二人6,司馬、候十二人,降吏卒四千一百八十人。破楚軍滎陽東。三年7,賜食邑四千二百戶。
別之河內8,擊趙將賁郝軍朝歌9,破之,所將卒得騎將二人,車馬二百五十匹。從攻安陽以東,至棘蒲,下七縣。別攻破趙軍,得其將司馬二人,候四人,將吏卒二千四百人。從攻下邯鄲。別下平陽,身斬守相十,所將卒斬兵守、郡守各一人,降鄴。從攻朝歌、邯鄲,及別擊破趙軍,降邯鄲郡六縣。還軍敖倉,破項籍軍成皋南,擊絕楚饟道,起滎陽至襄邑。破項冠軍魯下,略地東至繒、郯、下邳,南至蘄、竹邑。擊項悍濟陽下。還擊項籍陳下,破之。別定江陵,降江陵柱國、大司馬以下八人,身得江陵王(13),生致之雒陽,因定南郡。從至陳,取楚王信(14),剖符世世勿絕,定食四千六百戶,號信武侯。
以騎都尉從擊代,攻韓信平城下(15),還軍東垣。有功,遷為車騎將軍,並將梁、趙、齊、燕、楚車騎(16),別擊陳豨丞相敞(17),破之,因降曲逆。從擊黥布有功,益封定食五千三百戶。凡斬首九十級,虜百三十二人;別破軍十四,降城五十九,定郡、國各一,縣二十三;得王、柱國各一人,二千石以下至五百石三十九人(18)。
高後五年(19),歙卒,謚為肅侯。子亭代侯。二十一年(20),坐事國人過律(21),孝文後三年(22),奪侯,國除。
1中涓:帝王親近的侍從官員,似「舍人」。涓,潔。主宮中清潔掃除。2騎千人將:率號稱千人的騎兵長官。3候:軍候。4楚:指西楚霸王項羽。5略:奪取。6身:親自。7三年:指漢高祖三年,即前204年。8之:到。9趙:指秦楚之際的趙國。趙歇為王。十守相:代理相國。臨時任官或代理官職均可稱「守」。兵守:帶兵的郡守。饟(xiang,向)道:運輸糧餉的通道。(13)江陵王:指臨江王共敖之子共尉。(14)楚王信:指淮陰侯韓信。漢王於前203年立韓信為齊王,第二年即調封楚王。(15)韓信:指韓王信,時為代王。非淮陰侯韓信。(16)梁、趙、齊、燕、楚:均指漢初高祖時所封諸侯。車騎:戰車和騎兵。(17)敞:即侯敞。(18)二千石、五百石:均為官吏俸祿的等級。(19)高後五年:即前183年。(20)二十一年:指漢文帝后元二年,即前162年。(21)事:役使,使用。過律:超越律令規定。(22)孝文後三年:即前161年。後,指後元。蒯成侯紲者,沛人也,姓周氏。常為高祖參乘1,以舍人從起沛。至霸上,西入蜀、漢,還定三秦,食邑池陽。東絕甬道2,從出度平陰3,遇淮陰侯兵襄國,軍乍利乍不利,終無離上心。以紲為信武侯,食邑三千三百戶。高祖十二年4,以紲為蒯成侯,除前所食邑。
上欲自擊陳豨,蒯成侯泣曰:「始秦攻破天下5,未嘗自行。今上常自行,是為無人可使者乎?」上以為「愛我」,賜入殿門不趨6,殺人不死。
至孝文五年7,紲以壽終,謚為貞侯。子昌代侯,有罪,國除。至孝景中二年8,封紲子居代侯。至元鼎三年9,居為太常,有罪,國除。
1參乘:又稱「陪乘」,古代乘車,尊者居左,御者在中,另一人在右,叫陪乘。即如後來的警衛。2甬道:兩側築牆的通道。這裡指運糧通道。3度:同「渡」。渡過。4高祖十二年:即前195年。5始:從前。秦:指秦始皇。6趨:小步快走,以示尊敬。7孝文五年:即前175年。8孝景中二年:即前148年。中,指中元。9元鼎三年:即前114年。元鼎:漢武帝年號。
太史公曰:陽陵侯傅寬、信武侯靳歙皆高爵,從高祖起山東,攻項籍,誅殺名將,破軍降城以十數,未嘗困辱,此亦天授也。蒯成侯周紲操心堅正,身不見疑1,上欲有所之,未嘗不垂涕,此有傷心者然,可謂篤厚君子矣2。
1見:被。2篤厚:忠誠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