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169.【嚴安之】原文及譯文

天寶初,嚴安之為萬年縣捕賊官。亭午,有中使黃衣乘馬,自門馳入。宣敕曰:「城南十里某公主墓,見被賊劫。宣使往捕之,不得漏失。」安之即領所由並器杖,往掩捕。見六七人,方穴地道,才及埏路,一時擒獲。安之令求中使不得,因思之曰:「賊方開塚,天子何以知之。」至縣,乃盡召賊,訊其事。賊曰:「才開墓,即覺有異,自知必敗。至第一門,有盟器敕使數人,黃衣騎馬。內一人持(「持」原作「揖」,據明抄本改)鞭,狀如走勢,袱頭腳亦如風吹直豎,眉目已來,悉皆飛動。某即知必敗也。」安之即思前敕使狀貌,兩盟器敕使耳。(出《逸史》)
【譯文】
唐玄宗天寶初年,嚴安之任萬年縣捕賊官。一天中午,有位黃衣太監騎馬從大門跑進來,宣讀皇帝的命令說:「城南十里某公主的墓,現在被盜賊挖劫,命令你帶人去緝拿,不得使一人漏網。」嚴安之領命立刻帶領手下人攜帶器械棍棒前去捕捉。趕到那裡,看到那裡六七個人剛剛進入墓道,全部被抓獲。嚴安之讓人去找那個太監,沒有找到。因而想道:「盜賊剛剛開始挖掘,皇帝怎麼能知道呢?」到了縣衙,把盜賊全部召集起來,審問盜墓的經過。盜賊說:「剛打開墓道,就覺得有些異常,意識到這次盜墓一定要失敗。到了第一道門,看見有好幾個冥器是為皇帝送信的黃衣太監騎在馬上,其中有一個手裡拿著鞭子,姿勢像是正在縱馬奔跑,頭巾的一角像是被風吹得直豎起來,眼睛和眉毛也都在動。我們更覺得這次盜墓一定不會成功。」嚴安之明白了,那個持鞭的黃衣太監原來是陪葬的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