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028.【李簡】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唐開元末,蔡州上蔡縣南裡村百姓李簡,癇病卒。瘞後十餘日,有汝陽縣百姓張弘義,素不與李簡相識,所居相去十餘捨,亦因病,經宿卻活。不復認父母妻子,且言我是李簡,家住上蔡縣南李村,父名亮。遂徑往南李村,入亮家。亮驚問其故,言方病時,夢二人著黃,繼帖見追。行數十里,至大城,署曰「王城」。引入一處,如人間六司院。留居數日,所勘責事,委不能對。忽有一人自外來,稱錯追李簡,可即放還。有一吏曰:「李身壞,別令托生。」一時憶念父母親族,不欲別處受生,因請卻復本身。少頃,見領一人至,通曰:「追到雜職汝陽張弘義。」吏又曰:「張弘義身幸未壞,速令李簡托其身,以盡餘年。」遂被兩吏扶卻出城。但行甚速,漸無所知,忽若夢覺。見人環泣,及屋宇,都不復認。亮問其親族名氏,及平生細事,無不知也。先解竹作,因息入房,索刀具,破蔑盛器。語音舉止,信李簡也,竟不返汝陽。時段成式三從叔父,攝蔡州司戶,親驗其事。昔扁鵲易魯公扈、趙齊嬰之心,及寢,互返其室,二室相咨。以是稽之,非寓言矣。(出《酉陽雜俎》)
【譯文】
唐代開元末年,蔡州上蔡縣南裡村百姓李簡,患癲癇病死去,埋葬十多天後。汝陽縣有個百姓叫張弘義,與李簡素不相識,且相距三百多里,也因病而死,過了一宿又活了。他不再認識父母妻子,並說我是李簡,家住上蔡縣南李村,父親名亮,然後徑直走到南李村,進了李亮家。李亮驚訝地詢問這是怎麼回事,張弘義說自己剛病時,夢見兩個穿黃衣裳的人,送來一張帖子就跟他們走了。走了幾十里,到了一座大城市,題名「王城」。他被引入一處,像人間的六司官衙,留他住了幾天。所追查的一些事,他實在不能回答。一天,忽然從外面走進一個人,說是錯捉了李簡,應該立即放回去。有一吏說:「李簡的身體腐壞了,讓他到別處托生吧。」李簡一時想念父母親族,不想到別處托生,因此請求恢復本身。不一會,看見領進一個人,通判說:「汝陽張弘義被捉拿到了。」那吏又說:「幸虧張弘義的身體沒壞,快讓李簡托他的身體復活,藉以享受餘年。」於是,李簡便被兩吏攙出那座城,但走得極快,他漸漸失去知覺,忽然又像作夢醒來。見不少人圍坐而哭,還有那些屋宇,自己都不認識。李亮問他親族名氏,以及李簡的平生小事,他沒有不知道的。李簡原是蔑匠,於是到內室休息時,他就找來刀具,破開竹蔑編盛器。言談舉止,都使人確信是李簡。他竟然再也沒有回汝陽去。當時段成式的堂叔,任蔡州司戶,親自查驗了這件奇事。古代扁鵲換魯公扈、趙齊嬰的心,等甦醒之後都能返回自己的住處。兩家問及一些事情,他們各自都還記憶猶新。用這個歷史事件來考究,李簡的事也不是假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