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9夢幻妖妄卷_0166.【沈亞之】古文翻譯

太和初,沈亞之將之邠,出長安城,客索泉邸捨。春時,晝夢入秦。主內史廖,舉亞之。秦公(公原作宮。據明抄本改。)召至殿前,膝前席曰:"寡人欲強國,願知其方,先生何以教寡人?"亞之以昆、彭、齊桓對,公悅,遂試補中涓(秦宮也),使佐西乞術伐河西(晉秦郊也)。亞之率將卒前,攻下五城。還報,公大悅,起勞曰:"大夫良苦,休矣。"居久之,公幼女弄玉婿蕭史先死。公謂亞之曰:"微大夫,晉五城非寡人有,甚德大夫。寡人有愛女,而欲與大夫備灑掃,可乎?"亞之少自立,雅不欲遇幸臣蓄之,固辭,不得請。拜左庶長,尚公主,賜金二百斤。民間猶謂蕭家公主。其日有黃衣人中貴,疾騎馬來,延亞之入宮闕。甚嚴。呼公主出,髻發,著偏袖衣,裝不多飾,其芳殊明媚,筆不可模樣。侍女祗承,分立左右者數百人。召見亞之便館,居亞之於宮,題其門曰"翠微宮"。宮人呼為沈郎院。雖備位下大夫,繇公主故,公入禁衛。公主喜鳳簫,每吹簫,必翠微宮高樓上。聲調遠逸,能悲人,聞者莫不身廢。公主七月七日生,亞之當無祝壽。內史廖會(會原作魯。據明鈔本改)為秦以女樂遺西戎,戎主與之水犀小合。亞之從廖得以獻公主,主悅賞愛重,結裙帶上。穆公遇亞之之禮兼同列,恩賜相望於道。復一年春,公之始平,公主忽無疾卒,公追傷不已。將葬咸陽原,公命亞之作輓歌。應教而作曰:"泣葬一枝紅,生同死不同。金鈿墜芳草,香繡滿春風。舊日聞簫處,高樓當月中。梨花寒食夜,深閉翠微宮。"進公,公讀詞善之。時宮中有出聲若不忍者,公隨泣下。又使亞之作墓誌銘,獨憶其銘曰:"白楊風哭兮石甃髯莎,雜英滿地兮春色煙和。珠愁紛瘦兮不生綺羅,深深埋玉兮其恨如何。"亞之亦送葬咸陽原,宮中十四人殉。亞之以悼悵過戚,被病。猶在翠微宮,然處殿外特室,不宮中矣。居月餘,病良已。公謂亞之曰:"本以小女相托久要,不謂不得周奉君子,而先物故。弊秦區區小國,不足辱大夫。然寡人每見子,即不能不悲悼。大夫盍適大國乎?"亞之對曰:"臣無狀,肺腑申公室,待罪左庶長。不能從死公主,君免罪戾,使得歸骨父母國,臣不忘君恩如日。"將去,公追酒高會,聲秦聲,舞秦舞。舞者擊髆附髀嗚嗚,而音有不快,聲甚怨。公執酒亞之前曰:壽。予顧此聲少善,願沈郎賡楊歌以塞別。"公命趣進筆硯,亞之受命,立為歌辭曰:擊髆(髆原作體。據明抄本改。)舞,恨滿煙光無處所。淚如雨,欲擬著詞不成語。金鳳銜紅舊繡衣,幾度宮中同看舞。人間春日正歡樂,日暮東風何處去。"歌卒,授舞者,雜其聲而道之,四座皆泣。既再拜辭去,公覆命至翠微宮,與公主侍人別。重入殿內時,見珠翠遺碎青階下,窗紗檀點依然。宮人泣對亞之,亞之感咽良久,因題宮門詩曰:"君王多感放東歸,從此秦宮不復期。春景自傷秦喪主,落花如雨淚燕脂。"竟別去。命車駕送出函谷關,出關已,送吏曰:"公命盡此,且去。"亞之與別,語未卒,忽驚覺,臥邸捨。明日,亞之為友人崔九萬具道之。九萬博陵人,諳古。謂余曰:"《皇覽》雲,秦穆公葬雍橐泉祈年宮下,非其神靈憑乎?"亞之更求得秦時地誌,說:"如九萬言,嗚呼!弄玉既仙矣,惡又死乎?"(出《異聞集》)
【譯文】
唐文宗太和初年,沈亞之要到邠州去,出了長安城,住在索泉旅舍。那是春天,他大白天作夢,夢見自己到了秦國。一位姓廖的主內史,竭力向秦公舉薦沈亞之。秦公將沈亞之召到殿前,迎面而坐說:"我想使國家強大起來,想聽聽你有何良策,能不能傳授於我?"沈亞之以昆、彭、齊桓公作例子回答他的問題,秦穆公聽了很高興,隨即任他"中涓"之職,派他輔佐西乞術去討伐河西,沈亞之身先士卒,衝鋒陷陣,連攻下五座城池。穆公得知這一戰報,十分興奮,起身慰勞他說:"你辛苦了,好好休息一下吧。"他在宮中住了好長時間,秦穆公的小女兒叫弄玉,她的丈夫蕭史已經死了。穆公對沈亞之說:"沒有你,晉國的五座城池不會為秦所有,你立大功了。我有個愛女,想讓她侍奉於你,如何?"沈亞之少年就自立自強,不願受人之恩而臣服之,便推辭,但沒有推辭掉。於是,他被拜為左庶長,賜金二百斤,並將公主許配給了她。老百姓還稱弄玉為蕭家公主。一天,一個穿黃衣服有權勢的太監騎著馬疾速跑來,請沈亞之進宮。宮殿上下十分威嚴。公主弄玉被呼喚出來。她穿著偏袖長衣,頭髮黑而稠密,儘管沒有著意妝飾,卻顯得殊麗嫵媚,難以描繪。侍女們恭恭敬敬地分立兩旁,共有數百人之多。穆公在便館召見了沈亞之,並讓他住進宮中,門上題了"翠微宮"三個字。宮中的人們稱這裡為"沈郎院"。雖然他位居下大夫,但由於公主的原因,可以在宮禁中自由出入。公主喜歡鳳簫,每次吹簫,必然要坐在"翠微宮"的高樓頂上。那簫聲悠遠動情,催人淚下,聽到者莫不進入"忘我"之境界。公主是七月七日出生的,沈亞之不知道拿什麼為她祝壽才好。內史廖曾受秦國派遣把一批歌伎贈給西戎,西戎回贈水犀小合。沈亞之從廖處得到了它,就把它獻給了公主。公主十分欣賞喜愛,便繫在了裙帶上。穆公對待沈亞之像對待女兒一樣,恩賜有加,眾人有目其睹。第二年春天,穆公的心情剛剛平靜下來,弄玉公主忽然無病而死。穆公追傷不已,準備埋葬在咸陽原上。穆公讓沈亞之寫輓歌,他奉命寫道:"泣葬一枝紅,生同死不同。金鈿墜芳草,香繡滿春風。舊日聞簫處,高樓當月中。梨花寒食夜,深閉翠微宮。"寫完之後呈送上去,穆公讀完連聲稱好。這時,見宮中不少人都忍不住而哭出聲滿臉是淚,穆公也隨之抽泣起來。他又讓沈亞之作墓誌銘,只記得上面寫道:"白楊風哭兮石甃髯莎,雜英滿地兮春色煙和。珠愁紛瘦兮不生綺羅,深深埋玉兮其恨如何?"他也到咸陽原上為弄玉送葬,有十四個宮女作了人殉。沈亞之悲傷惆悵過度,病倒了。他雖然還在翠微宮中,卻被安置殿外特室,實際上不算在宮中了。住了一個多月後,病漸漸好了,穆公對他說道:"本來想把小女的終生都托付給你,不料她尚未侍奉於你,卻先死去了。我們這個小小的秦國,雖然不能辱沒你,但我一看見你,就不能不為死去的小女而悲哀。你何不去投奔大國呢?"沈亞之回答說:"臣沒什麼才能。但赤心報君,待罪左庶長。我沒有隨公主一起去死,你卻免罪於我,使我能歸骨於自己的祖國,你這太陽一般的恩德我將永記不忘。"臨行之前,穆公設酒相送,唱秦腔,跳秦舞,跳舞的人擊髆拍腿嗚嗚地叫,聽起來不愉快,似有一股幽怨之氣。穆公舉杯來到沈亞之面前說:"先祝你長壽。我聽這聲音不善,希望你作一首歌來糾正彌補一下吧。"穆公催促人拿來筆硯,沈亞之受命,當即寫下一首歌詞:"擊髆舞,恨滿煙光無處所;淚如雨,欲擬著辭不成語。金鳳銜紅舊繡衣,幾度宮中同看舞。人間春日正歡樂,日暮東風何處去?"寫完,送給跳舞的人。在七嘴八舌的嘈雜聲中,他把歌詞念了一遍,四周都抽泣不已。沈亞之再次向穆公拜別,穆公又讓他去翠微宮同公主的侍從們告別。重新走進殿內時,只見公主留下的珠翠散落在石階上,紗窗上的淺紅色小點依然如故。宮女們哭泣著面對著亞之,亞之也感動地嗚咽良久,於是在宮門上題詩一首:"君王多感放東歸,從此秦宮不復期。春景自傷秦喪主,落花如雨淚燕脂。"然後告別而去。穆公派人用車把他送出函谷關。出關後,送行的小吏說:穆公讓送到這裡就回去。沈亞之與他告別,話未說完,忽然驚醒了。原來自己仍躺在索泉邸捨裡。第二天,沈亞之把這件事告訴了朋友崔九萬。崔九萬是博陵縣人,對歷史頗有研究。他對沈亞之說:"關於寫皇帝的書上說,秦穆公死後葬在雍橐泉祈年宮下面,這不是神靈顯聖的憑證嗎?"沈亞之得到秦代的地理志書,說:"如果像崔九萬說的那樣,哎呀,弄玉既然是神仙,怎麼又會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