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166.【盧渙】全篇古文翻譯

黃門侍郎盧渙。為洺(「洺」原作「名」,據明抄本改)州刺史。屬邑翁山縣,溪谷迥無人,嘗有盜發墓。云:『初行,見車轍中有花磚,因揭之,知(「知」字原在「之」字上,據明抄本改)是古塚,乃結十人。縣投狀,請路旁居止,縣許之。遂種麻,令外人無所見,即悉力發掘。入其隧路,漸至壙中,有三石門,皆以鐵封之。其盜先能誦咒,因齋戒近之。至日,兩門開。每門中各有銅人銅馬數百,持執干戈,其制精巧。盜又齋戒三日,中門半開,有黃衣人出曰:「漢征南將軍劉,(忘名)使來相聞,某生有征伐大勳,及死,敕令護葬,又鑄銅人馬等,以象存日儀衛。奉計來此,必要財貨,所居之室,實無他物。且官葬不瘞寶貨,何必苦以神咒相侵?若更不已,當不免兩損。」言訖復入,門合如初。又誦咒數日不已,門開,一青衣又出傳語。盜不聽。兩扇欻辟,大水漂蕩,盜皆溺死。一盜能泅而出,自縛詣官,具說本末。渙令復視其墓,中門內有一石床,骷髏枕之。水漂,已半垂子床下。因卻為封兩門,窒隧路矣。(出《玄怪錄》)
【譯文】
黃門侍郎盧渙,任洺州刺史。屬地翁山縣的河谷中無人居住。曾有個盜墓的說,當初他剛走那裡,看見車轍中有花磚。揭開觀看,知道是古墓。於是聚集了十個人,給縣令寫了封信,請求在谷中路旁居住。縣令批准了。他們在古墓周圍種上麻,使外人看不見裡面,隨後就全力挖掘。打開隧道,漸漸進入墓穴。古墓有三個石門,全都用鐵封住。盜墓賊會唸咒語,因此齋戒唸咒。幾天後,兩門打開。每個門內各有銅人銅馬數百個,全都手持兵器,製作得非常精巧。盜賊又齋戒三日,中門半開。有個穿黃衣服的人出來說:「漢征南將軍劉(忘記名字)讓我來告訴你們,他生前多征戰,立有大功,死後皇帝下令護葬,又鑄了銅人馬等,以保持生前那樣的儀仗衛隊,你們千方百計來這裡,想要陪葬財物,但他所居住的墓室裡,實在沒有什麼其他東西。況且官葬不埋珍寶,何必苦苦用咒語相侵擾呢?假如再不停止挖掘,會免不了兩方都受到損害。」說完又進去了,門象先前那樣關閉。盜賊堅持多日不停地念誦咒語,門又開了。一個婢女又出來傳話,盜賊還是不聽,兩扇門忽然打開。大水漂蕩起來,盜賊都被淹死。有一個會游水的盜賊游了出來。自己捆住自己去見官自首,把盜墓的經過細節講一遍。盧渙派人再去查看那個古墓,看到中門內有一張石床,有個骷髏躺在石床上,水漂上來,淹到床下一半。於是封了兩門,堵塞了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