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8交際表現卷_0166.【張藏用】原文及譯文

唐青州臨朐丞張藏用,性既魯鈍,又弱於神。嘗召一木匠,十召不至。藏用大怒,使擒之。匠既到,適會鄰縣令,使人送書,遺藏用。藏用方怒解,木匠又走。讀書畢,便令剝送書者。笞之至十,送書人謝杖。請曰:"某為明府送書,縱書人之意忤明府,使者何罪?"藏用乃知其誤,謝曰:"適怒匠人,不意誤笞君耳。"命裡正取飲一器,以飲送書人,而別更視事。忽見里正,指酒問曰:"此中何物?"裡正曰:"酒。"藏用曰:"何妨飲之。"裡正拜而飲之。藏用遂入戶,送書者竟不得酒,扶杖而歸。(出《紀聞》)
【譯文】
唐朝時,青州臨朐縣丞張藏用,性情愚魯遲鈍,又有些神經質。一次,張藏用讓人請一位木匠,召呼了十次也沒有來。張藏用異常惱怒,派人將這個木匠捉來。這個木匠剛到縣衙,正趕上鄰縣縣令派人送書給張藏用。張藏用邊生氣邊折開書信看。這時候,被捉來的木匠悄悄離開縣衙溜走了。張藏用讀完書信後,便命令差役剝去送書人的衣服,打十板子。送書人謝過杖刑後,問:"我是給縣丞您送書的鄰縣衙役,縱然是寫信人獨犯了縣丞您,我這個送信的使者有什麼罪呢?"張藏用才知道自己錯打了人,向送書人表示歉意,說:"剛才我是跟那個木匠生氣,無意間誤打了使君啊!"讓裡正趕快拿來一罈酒,送給被打的送書人飲用。之後,又去處理別的公務去了。過了一會兒,張藏用看見裡正手捧一罈酒走過來,指著罈子問:"這裡盛的是什麼?"裡正回答說:"酒啊!"張藏用說:"你就將它喝了吧。"裡正拜謝後,打開罈子喝酒。張藏用回到縣衙後,被打的送信人左等右等也不見有人送酒給他喝,只好拄著枴杖一瘸一拐地走了。

卷第二百四十三  治生(貪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