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032 第一卷 焦螟》原文及譯文

原文

董侍讀默庵家,為狐所擾,瓦礫磚石,忽如雹落,家人相率奔匿,待其間歇,乃敢出操作。

公患之,假怍庭孫司馬第移避之。而狐擾猶故。

一日,朝中待漏,適言其異。大臣或言:關東道士焦螟,居內城,總持敕勒之術,頗有效。公造廬而請之。

道士朱書符,使歸黏壁上。狐竟不懼,拋擲有加焉。公復告道士。道士怒,親詣公家,築壇作法。俄見一巨狐,伏壇下。家人受虐已久,銜恨綦深,一婢近擊之。婢忽仆地氣絕。道士曰:「此物猖獗,我尚不能遽服之,女子何輕犯爾爾。」既而曰:「可借鞫狐詞亦得。」戟指咒移時,婢忽起,長跪。

道士詰其裡居。婢作狐言:「我西域產,入都者一十八輩。」道士曰:「輦轂下,何容爾輩久居?可速去!」狐不答。道士擊案怒曰:「汝欲梗吾令耶?再若遷延,法不汝宥!」狐乃蹙怖作色,願謹奉教。道士又速之。婢又僕絕,良久始蘇。俄見白塊四五團,滾滾如球,附簷際而行,次第追逐,頃刻俱去。由是遂安。

聊齋之焦螟白話翻譯:
董默庵在朝中當侍讀官。他家裡被狐精擾亂,磚瓦石沙經常像下雹子一樣從天上落下來。全家人拖老帶小紛紛奔逃躲藏,等平靜了才再出來幹活。董公對此深感憂慮,於是借了司馬孫怍庭的宅子暫住,然而狐精仍舊擾亂,和在家時一樣。

一天,董公在待漏院等待上朝時,與同事們說出這件奇怪的事。有一位大臣說:「關東道士焦螟,現在內城住著,主持降妖的法術,聽說很靈驗。」於是董公就登門拜訪焦道士請他幫助降妖。焦道士用硃筆寫了一道符,叫董公回家貼到牆上。董公回家照辦後,狐精一點不怕,拋擲磚石反而更加厲害了。不得已,董公只好又去告訴道士。焦道士大怒,親自去董府,築壇台作法術。他作法不多時,見一個大狐趴在壇下。董府家人受害很長時間了,早就恨得咬牙切齒,一個丫鬟上去就打了狐狸一下,這丫鬟卻忽然倒在地上斷了氣。道士說:「這個東西很猖獗,我都不能一下子降服它,這女子怎敢輕易冒犯它呢?」接著又說:「正好,我可以借這女子之口向狐狸問話。」便用手指著丫鬟,口中唸咒,丫鬟忽地起來跪在壇下。道士問它住哪裡?丫鬟口裡說出狐狸的話:「我是西域生的,來京城已十八輩子了。」道士又說:「這是朝廷住的京城,怎麼能容你們這些東西長久住下去?趕快走吧!」狐狸不回答。道士大怒,拍著桌子說:「你還想違抗我的命令嗎?若再遲延,道法可不容你!」狐狸這才皺起眉頭有點害怕的樣子,表示願奉教命。道士又催它快走。這時丫鬟又倒下沒氣了,過了很長時間,才甦醒過來。接著見四五塊白團滾滾如圓球,順著屋簷滾動,一個跟著一個,一轉眼的功夫就都滾走了。從此,董公家才安定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