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7文才技藝卷_0166.【呂鄉筠】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洞庭賈客呂鄉筠常以貨殖販江西(明抄本江西作山海)雜貨,逐什一之利。利外有羨,即施貧親戚,次及貧人,更無餘貯。善吹笛,每遇好山水,無不維舟探討,吹笛而去。嘗於中春月夜,泊於君山側,命樽酒獨飲,飲一杯而吹笛數曲。忽見波上有漁舟而來者,漸近,乃一老父鬢眉皤然,去就異常。鄉筠置笛起立,迎上舟。老父維漁舟於鄉筠舟而上,各問所宜。老父曰:"聞君笛聲嘹亮,曲調非常,我是以來。"鄉筠飲之數杯,老父曰:"老人少業笛,子可教乎?"鄉筠素所耽味,起拜,願為末學。老父遂於懷袖間出笛三管。其一大如合拱;其次大如常人之蓄者;其一絕小如細筆管。鄉筠復拜請老父一吹,老父曰:"其大者不可發,次者亦然,其小者為子吹一曲。不知得終否。"鄉筠曰:"願聞其不可發者。"老父曰:"其第一者在諸天,對諸上帝,或元君,或上元夫人,合上天之樂而吹之。若於人間吹之,人消地拆,日月無光,五星失次,山嶽崩圯,不暇言其餘也。第二者對諸洞府仙人、蓬萊姑射、昆丘王母、及諸真君等,合仙樂而吹之,若人間吹之,飛沙走石,翔鳥墜地,走獸腦裂,五星內錯,稚幼振死,人民纏路,不暇言余也。其小者,是老身與朋儕可樂者。庶類雜而聽之,吹的不安。(明抄本安作妨)未知可終曲否。"言畢,抽笛吹三聲,湖上風動,波濤沆瀁,魚鱉跳噴。鄉筠及童僕恐聳讋況。五聲六聲,君山上鳥獸叫噪,月色昏昧,舟楫大恐。老父遂止。引滿數杯,乃吟曰:"湖中老人讀黃老,手援紫藟坐翠草。春至不知湘水深,日暮忘卻巴陵道。"又飲數杯,謂鄉筠曰:"明年社,與君期於此。"遂棹漁舟而去,隱隱漸沒於波間。至明年秋,鄉筠十旬於筠山伺之,終不復見也。(出《博異志》)
【譯文】
洞庭商客呂鄉筠,常用洞庭的魚蝦販江西雜貨。取十層之一的利,利外還有富餘就資助貧窮的親友,再有富餘的就救助窮人。自己從來不積蓄攢錢。呂鄉筠擅長吹笛。每遇到好山水,沒有不駕舟游賞、吹笛而去的。一次,在一個中春月夜,呂鄉筠船泊在君山旁邊,擺酒一樽獨飲。飲一杯吹笛數曲,忽然看見煙波浩淼中有一漁舟駛來。漸漸近了,見一鬢眉花白的老翁駕著一條漁船,舉止行為不同凡人。呂鄉筠放下笛子站起來,迎過去。老翁將漁舟繫在呂鄉筠船上,走過船來。寒暄過後,老翁說:"聽你的笛聲嘹亮,曲調不一般,我過來看看。"呂鄉筠沒說什麼,又飲了幾杯酒,老翁又說:"我少時學過吹笛,可以讓我教教你嗎?"呂鄉筠平素對求教好學的體會很深,站起參拜老翁,說:"願作你的關門弟子。"老翁於是從懷袖裡取出三管笛子。一管大如雙臂合抱,第二管如常人用的那麼大,第三管小如細筆管。呂鄉筠又一次下拜,請老漁翁吹一曲聽聽。老漁翁說:"最大的那管不能吹它,中間的那管也不能吹。老漢我可以用最小的這管為你吹一曲,但不知道能否吹到終了?"呂鄉筠說:"我願意聽聽你說的不可以吹的那管。"老翁說:"最大的那管原本在天上,是為天上的諸位天帝、元君和上元夫人們,伴奏上天的神樂而吹的。假如在人世間吹它,就會人消地隱、日月無光,五星失位,山巒崩塌,餘下的後果我就不說了吧。第二管笛是給諸位洞府仙人、蓬萊、射姑諸仙島、仙山上的方士,和崑崙山西瑤池王母娘娘合仙樂而吹的。假若在人間吹它,就會石飛沙走、翔鳥墜地、走獸腦裂、五星內錯,稚幼的生命都會被震死,人眾沒有路可走,餘下的後果我就不說了。最小的這管,是老漢我與朋友同輩可以娛樂的。世上萬物、眾生都可以聽。但是一旦吹起來,他們都會不安分的,是否可以吹完一曲還不好說。"老翁說完後,抽出最細的那管笛子吹了三聲,湖上刮起了大風,波浪激盪,魚鱉噴跳。呂鄉筠和童僕們驚慌恐懼。吹了五聲六聲,君山上的鳥獸嘶鳴孔叫,天上的月亮昏暗無光,湖上的各種舟船搖蕩,船上的人驚慌失措。老翁於是不吹了,連連飲酒數杯,吟詩一首:"湖中老人讀黃老,手援紫藟坐翠草。春至不知湖水深,日暮忘卻巴陵道。"吟完,又喝了數杯酒,對呂鄉筠說:"明年秋天,與君還在此處相聚。"於是搖著漁舟離去,漸漸隱沒於湖波深處。到了第二年秋天,呂鄉筠十旬就在君山旁邊等候老漁翁,然而始終沒有再見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