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4報應徵應卷_0155.【伏萬壽】文言文翻譯解釋

伏萬壽,平昌人。宋元嘉十九年在廣陵為衛府參軍,乞假返州。四更初,涉江,長波安流,至中而風起如箭,時又夜,莫知所向。萬壽光奉法,唯一心歸命觀世音,念無間。倏爾與船中數人,同睹北岸有光,狀如村火,喜曰:「此必是陽火也。」回船趨之,未旦而至,問彼人,皆云:「昨夜無燃火者。」於是方悟神力焉。(出《法苑珠林》)
【譯文】
伏萬壽,是平昌人。南朝劉宋元嘉十九年在廣陵做衛府參軍,請假回州里。四更初過江,波平浪靜,等到到了江中風如箭起,當時又是深夜,不知去向。萬壽先信奉佛法,把唯一的希望歸於觀世音經,不停止地念。很快地和船上的幾個人,都看見北岸上有光亮,像是村火,高興地說:「這一定是人間的煙火。」於是調回船頭奔去,不到天亮就到了。問那地方的人,他們都說昨天夜裡沒有點燃火光的。於是才明白了是神的力量。彭子喬 宋彭子喬者,益陽縣人也。任本郡主薄,事太守沈文龍。建元元年,以罪被系。子喬少年嘗出家,還俗後,常誦觀世音經。時文龍盛怒,防械稍急,必欲殺之。子喬憂懼,無復余計,唯至誠誦經,至百餘遍,疲而晝寢。同系者有十許人,亦俱睡。有湘西縣吏杜道榮,亦繫在獄,乍寐乍寤,不甚得熟。忽有雙白鶴集子喬屏風上。有頃,一鶴下至子喬邊,時復覺如美麗人。道榮起,見子喬雙械脫在腳外,而械痕猶在焉。道榮驚視,子喬亦寤,共視械咨嗟,問道榮曰:「有所夢不。」答曰:「不夢。」道榮以所見說之,子喬雖知必己,尚慮獄家疑其欲叛,乃取械著之。經四五日而蒙釋放。(出《法苑珠林》)
【譯文】
南朝劉宋的彭子喬是益陽縣人。任本郡的主薄,給太守沈文龍辦事。建元元年,因罪而被抓。子喬年少時曾經出家,還俗後,常念誦觀世音經。當時文龍很生氣,給他帶的刑具也越來越緊,一定要殺死他。子喬憂懼,再也沒有別的辦法。只是誠心唸經,念到一百多遍,因疲勞白天就睡著了。一同被抓的人有十幾個,也都一起入睡。有一個湘西的縣吏杜道榮,也被押在獄中,忽睡忽醒,睡得不很熟,忽見有一雙白鶴落在子喬的屏風上。過了一會兒,一隻鶴下到子喬旁邊,當時又覺得它像是個很美麗的人。道榮起身,看見子喬的雙鐐脫落在腳下,而刑械的痕跡還在。道榮驚訝地看著,子喬也醒了,共同看著刑械驚歎,問道榮道:「是不是在作夢?」回答說:「沒作夢。」道榮把所看見的告訴他。子喬雖然知道究竟,卻怕看守疑惑他想叛逃,他就又拿出刑械自己戴上。經了四五天而被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