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4報應徵應卷_0075.【李元一】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李元一,唐元和五年任饒州司馬。有女居別院,中宵忽見神人,驚悸而卒,顏色不改。其夫嚴訥自秦來,至蒼湖,恍惚見其妻行水上而至。訥驚問之,妻泣曰:「某已亡矣,今鬼也。」訥駭異之。曰:「近此雁浦村,有嚴夫子,教眾學,彼有奇術,公往懇請哀救,某庶得復生矣。」訥後果見嚴夫子,拜謁泣訴,盡啟根本。嚴初甚怒:「郎君風疾,何乃見凌!」訥又拜悲泣,久乃方許,曰:「殺夫人者,王將軍也。葬在此堂內西北柱下,可為寫金剛經,令僧轉讀,於其所祠焉,小娘子必當還也。」訥拜謝,疾往郡城。明日到,具白元一,寫經,速令讀之。七遍,女乃開目,久之能言,愧謝其夫曰:「茲堂某柱下,有王將軍枯骨,抱一短劍,為改葬之,劍請使留,以報公德。」發之果驗,遂改瘞,留其劍。元一因寫經數百卷,以施冥寞。(出《報應記》)
【譯文】
李元一,唐代元和五年任饒州司馬。有一個女兒住在另一個院中。半夜中忽然看見神人,驚嚇而死,她的顏色並不改變。她的丈夫嚴訥從秦來,到達蒼湖。恍恍惚惚地看見他的妻子從水上走過來。嚴訥驚訝地問。他的妻子哭泣著說:「我已經死了。今天成了鬼了。」嚴訥驚訝而奇怪。他的妻子又說:「離這不遠有個雁浦村。有一個嚴夫子。教了許多學生,他有奇術。你去懇請哀救,我差不多能夠復活。」嚴訥以後果然見到了嚴夫子。拜見哭泣地把事情的始末完全告訴了他。嚴夫子起初很生氣:「你妻是不是得上急病,怎麼來欺負我?」嚴訥又哭泣又拜請,很久,嚴夫子才答應了,說:「殺死你夫人的是王將軍,他葬在這廳堂內西北的柱子下,你可以寫金剛經。讓和尚為她誦讀,就在那被害處供奉,你的娘子一定能復活。」嚴訥拜謝,快速地去了郡城。第二天就把這些事告訴了元一。於是元一去寫經書,並讓和尚誦讀了七遍經書。他的女兒才睜開眼睛,過了很久才能說話。她慚愧地感謝丈夫說:「在這廳堂某某柱子下,有王將軍的屍骨,抱著一隻短劍。改換一個地方埋葬他,把他的劍留下,來報答您的恩德。」挖開後果然如說的那樣。於是改葬王將軍,留下他的劍。元一於是寫經書幾百卷,以報答冥間的恩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