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073.【仇嘉福】文言文翻譯

唐仇嘉福者,京兆富平人,家在簿台村。應舉入洛,出京,遇一少年,狀若王者。裘馬僕從甚盛。見嘉福有喜狀,因問何適。嘉福云:"應舉之都。"人云:"吾亦東行,喜君相逐。"嘉福問其姓,云:"姓白。"嘉福竊思朝廷無白氏貴人,心頗疑之。經一日,人謂嘉福:"君驢弱,不能偕行,乃以後乘見載。"數日,至華岳廟,謂嘉福曰:"吾非常人。天帝使我案天下鬼神,今須入廟鞫問。君命相與我有舊,業已如此,能入廟否?事畢,當俱入都。"嘉福不獲已,隨入廟門。便見翠幙雲黯,陳設甚備,當前有床。貴人當案而坐,以竹倚床坐嘉福。尋有教呼岳神,神至俯伏。貴人呼責數四,因命左右曳出。遍召關中諸神,點名閱視。末至昆明池神,呼上階語。請嘉福宜小遠,無預此議。嘉福出堂後幕中,聞幕外有痛楚聲,抉幕,見己婦懸頭在庭樹上。審其必死,心色俱壞。須臾,貴人召還,見嘉福色惡,問其故,具以實對。再命審視,還答不謬,貴人驚云:"君婦若我婦也,寧得不料理之,遂傳教召岳神,神至,問何取簿台村仇嘉福婦,致楚毒。神初不之知,有碧衣人,雲是刺官,自後代對曰:"此事天曹所召。今見書狀送。"貴人令持案來,敕左右封印之,至天帝所,當持出,已自白帝。顧謂岳神,可即放還。亦謂嘉福:"本欲至都,今不可矣。宜速還富平。"因屈指料行程,云:"四日方至,恐不及事,當以駿馬相借。君後見思,可於淨寶焚香,我當必至。"言訖辭去。既出門,神僕策馬亦至,嘉福上馬,便至其家。家人倉卒悲泣,嘉福直入,去婦面衣候氣。頃之遂活,舉家歡慶。村里長老,壺酒相賀,數日不已。其後四五日,本身騎驢,與奴同還,家人不之辨也。內出外入,相遇便合,方知先還即其魂也。後歲余,嘉福又應舉之都。至華岳祠下,遇鄧州崔司法妻暴亡,哭聲哀甚,惻然憫之。躬往詣崔,令其輟哭,許為料理,崔甚忻悅。嘉福焚香淨室,心念貴人,有頃遂至。歡敘畢,問其故,"此是岳神所為,誠可留也。為君致二百千,先求錢,然後下手。"因書九符,云:"先燒三符,若不愈,更燒六符,當還矣。"言訖飛去。嘉符以神言告崔,崔不敢違。始燒三符,日晚未癒。又燒其餘,須臾遂活。崔問其妻,"初入店時,忽見雲母車在階下,健卒數百人,各持兵器,羅列左右。傳言王使相迎,倉卒隨去。王見喜,方欲結歡,忽有三人來云:'太乙神問何以奪生人妻?'神惶懼,持簿書云:'天配為己妻,非橫取之。'然不肯遣。須臾,有大神五六人,持金杵,至玉庭。徒眾駭散,獨神立樹下,乞宥其命。王遂引己還。"嘉福自爾方知貴人是太乙神也。爾後累思必至,為嘉福回換五六政官,大獲其力也。(出《廣異記》)
【譯文】
唐代有個叫仇嘉福的人,家住京兆富平的簿台村。他到洛陽去趕考,在路上遇見一個少年。看這少年帶著很多車馬僕從,頗像宮庭裡的王公貴族。少年問嘉福喜氣洋洋地到哪兒去,嘉福說赴京趕考。少年說,我恰好也要住東去,咱們結個伴多好啊。嘉福問他姓什麼,說姓白。嘉福暗想:"朝廷裡也沒有姓白的王公貴人啊,這人倒是什麼人呢?"兩個相伴走了一天,少年說:"你的驢子太瘦弱了,咱倆走不到一起,你就坐在我的車後面吧。走了幾天來到華岳廟前,少年才說:"我不是世間人,是天帝派我巡察天下鬼神的。現在我要進華岳廟問案子。你和我前世曾是朋友,能不能陪我問案呢?事完後我們再一同進京。"嘉福不由自主地就隨少年進了廟內,看見廟堂掛著華貴的帳幔,各樣陳設都很齊全。那少年端坐在大案後面,讓嘉福坐在旁邊竹床上。少年開始問案,先讓人傳呼山神。山神立刻跪伏在案下,少年叫手下人把山神責打了一頓後拖了出去。然後就傳喚關中所有的神都來,少年一一點名查看。最後點到昆明池神時,叫該神到前面問話,並讓嘉福暫時迴避一下。嘉福就躲在堂上的幔帳後面去了,卻立刻聽到堂外有痛叫呻喚聲,偷偷掀幕一看,竟然是自己的妻子被吊在堂外的樹上,眼看非死不可了。嘉福大驚失色,正不知所措時,少年請他出來。一見他臉色很壞就問:"你怎麼了?"嘉福只好實話實說。少年讓他再好好看看那吊著的女人,嘉福又看了看說確實是我的妻子。少年吃驚地說:"你的妻子就如同我的妻子,我們是朋友,我豈能不關照一下!"於是立刻又把山神傳來,問他為什麼把簿台村仇嘉福的妻子抓來處刑。山神說不知道。這時跪在山神後面穿綠衣的判官說,"這個女子的案子是天帝的司曹辦的,我們遵照天曹的公文才把她抓來。"少年命令把案卷拿來,讓左右立刻把案卷封起來,並對判官說:"這件案子我回去後直接向天帝說,你們立刻把這女子放掉吧!"轉身又對嘉福說:"你不能到京都趕考了,趕快回你的家鄉吧。"邊說邊屈指算回程所需的日子,說:"你四天才能到家,怕來不及了,我借你一匹快馬吧。以後你若有事找我,可以在一個潔淨的屋子裡燒上香,一想我我就能來。"說罷辭別嘉福而去。嘉福出門後見神的僕從已備好了駿馬,嘉福上馬,片刻就到了家門口,只聽得家裡人哭聲一片。嘉福進奔屋內,揭開蒙在妻子臉上的屍布向她口中吹氣,不一會她就活過來了。全家大喜,村裡鄰里也都前來看望,大家飲酒祝賀了好幾天。過了四五天,突然又一個嘉福騎著驢和僕人趕回來,家裡人正驚奇難以分辯時,兩個嘉福遇在了一起,立刻就合成了一個。這才知道先回來的原來是嘉福的魂靈。一年多後,仇嘉福又進京趕考。走到華岳祠附近時,突然聽到哭聲震天。原來是鄧州崔司法的妻子暴亡。嘉福十分同情,就直接去見崔司法,讓他們別哭,說可以想辦法。崔司法喜出望外。嘉福就在一間淨室裡焚香禱念那位少年貴人,果然很快就來到面前。少年聽嘉福講述以後說:"這事是山神干的,我可以辦得了。我替你給他送二百千錢,然後再想別的辦法。"說著少年就畫了九張符交給嘉福說:"先燒三張,如果不能復活,就再燒六張,那時一定能復活了。"說罷少年就騰空而去。嘉福就把符交給了崔司法讓他照著神說的話去辦。崔司法就先燒了三張符,但到天黑也沒見效。接著又燒了其餘六張,果然妻子立刻復活了。問她怎麼回事,她說:"我剛入店時,忽然看見空中有雲母的車降在階前,還有幾百各持刀槍的兵士前呼後擁。雲母說我們天王要見你,很快就把我帶走了。天王看見我非常高興,剛要和我交歡,忽然雲中又來了三個人,質問天王說:'太乙神問你憑什麼奪世間人的妻子?'天王很害怕地拿出一張文書說'這個女人是上天配給我的,不是我奪來的。'看樣子是不打算讓我回人間。過了一會,又來了五六個大神,手裡拿著金棒,十分威嚴,把大王的侍從嚇得紛紛逃散,只剩下大王站在樹下,懇求六個大神饒命。這樣我才又復活回到人間。"這時仇嘉福才知道那位少年貴人原來就是東皇太乙神。後來,嘉福只要一祝禱思念他,他就會到來,而且很能幫忙出力,使嘉福調動陞遷了五六任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