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8交際表現卷_0120.【薛盈珍】古文翻譯註解

姚南仲為鄭滑節度使。時監軍薛盈珍估勢,干奪軍政。南仲不從,數為盈珍構讒於上,上頗疑之。後盈珍遣小使程務盈,馳表奏南仲不法,讒構頗甚。南仲裨將曹文洽,時奏事赴京師。竊知盈珍表中語,文洽私懷怒。遂晨夜兼道追務盈,至長樂驛,及之,與同捨宿。中夜殺務盈。沉盈珍表於廁中。乃自殺。日旴,驛吏開門,見流血滿地。旁得文洽二緘,一緘告盈珍罪;一緘表理南仲冤,且陳謝殺務盈。德宗聞其事,頗駭動。("駭動"原作"駁異",據明抄本改。)南仲慮釁深,遂入朝。初至,上曰:"盈珍擾卿甚也。"南仲曰:"盈珍不擾臣,自隋陛下法耳。如盈珍輩所在,雖羊杜復生,撫百姓,御三軍,必不成愷悌父母之政,師律善陣之制矣。"德宗默然久之。(出《譚賓錄》)
【譯文】
唐德宗在位期間,姚南仲任鄭滑節度使。當時,在鄭滑任監軍的薛盈珍求取權勢,屢屢干預、奪取軍政大權。姚南仲不聽從他的這種越權行為,多次被薛盈珍羅織罪名上告德宗皇帝,使得唐德宗很是懷疑姚南仲。後來,薛盈珍得寸進尺,暗中派遣心腹小使程務盈,帶著他寫好的上奏姚南仲不法的表章,到京城上告姚南仲。表章上寫的儘是無中生有的誣陷之詞。當時,正趕上姚南仲的副將曹文洽進京奏報軍務要事,暗中得知薛盈珍上奏的表章中誣陷姚南仲的話。曹文洽心中異常惱怒,於是晝夜兼程追趕程務盈,到長樂驛站終於趕上了他,與他同時住在驛站裡。到了半夜,曹文洽起身殺死了程務盈,將薛昌珍帶給程務盈上告誣陷姚南仲的表章扔到廁所中,之後自殺身死。第二天早晨,驛站的負責人找開曹、程住的房間一看,只見血流滿地,兩個人都死在屋中。曹文洽身旁放著兩封信。一封信上寫著薛盈珍擅權、誣陷姚南仲的種種罪狀;一封信上寫著的是為姚南仲辯護伸冤,並且陳述自己殺死程務盈的經過和請求謝罪道歉。唐德宗聽到這件事情後,很受震動,驚駭異常。姚南仲考慮繼續在鄭滑呆下去跟薛盈珍的怨恨越結越深,於是返回京城,辭去了節度使的職務。姚南仲剛剛回到京城後,德宗皇帝召見他說:"薛盈珍干擾你的軍政要務很厲害吧。"姚南仲回答說:"薛盈珍一點也沒有干擾我的軍政要務。是我自己不遵守朝廷的法紀啊。如果皇上都用薛盈珍這樣的人,縱然是晉朝的羊祜、杜預這些名臣死而復生,在安撫百姓、統率三軍方面,也一定不能成就薛盈珍這樣的使百姓和樂安康的政績,也一定不能像薛盈珍這樣善於治軍與征戰啊。"德宗皇帝聽了這番話,久久的沉默無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