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189 第五卷 孝子》古文翻譯註解

原文

青州東香山之前,有周順亭者,事母至孝。母股生巨疽,痛不可忍,晝夜嚬呻。周撫肌進藥,至忘寢食。數月不痊,周憂煎無以為計。夢父告曰:「母疾賴汝孝。然此創非人膏塗之不能愈,徒勞焦惻也。」醒而異之。乃起,以利刃割脅肉;肉脫落,覺不甚苦。急以布纏腰際,血亦不注。於是烹肉持膏,敷母患處,痛截然頓止。母喜,問:「何藥而靈效如此?」周詭對之。母創尋愈。周每掩護割處,即妻子亦不知也。既痊,有巨痕如掌。妻詰之,始得其情。

異史氏曰:「刲股為傷生之事,君子不貴。然愚夫婦何知傷生之為不孝哉?亦行其心之所不自已者而已。有斯人而知孝子之真,猶在天壤。司風教者,重務良多,無暇彰表,則闡幽明微,賴茲芻蕘。」

聊齋之孝子白話翻譯:
青州東香山前的村子裡,右個叫周順亭的人,侍奉母親最孝順。母親大腿上生了個很大的毒瘡,疼痛得難以忍受,白天黑夜都皺著眉頭呻吟。周生為母親擦洗換藥,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但過了幾個月仍不見痊癒,周生憂心如煎毫無辦法。

有天夜裡,周生夢見父親對他說:「你母親的病全靠你的孝順。然而這種瘡口不用人膏塗抹是不能治癒的,焦急悲痛也是徒勞。」周生醒來感到很奇怪。於是起床,用很鋒利的刀子割自已腰側的肉;肉割下來了,覺得不太痛苦。急忙用布纏住腰際,血也不往外流。於是把肉烹製成膏,拿去敷在母親瘡口上,疼痛立時就止住了。母親大喜,問:「什麼藥這樣靈驗?」周生沒對母親說實話。母親的瘡口很快痊癒了。周生時時掩蓋著自己刀割的傷口,就連妻子和孩子也不知道。他的傷口癒合以後,留有巴掌大的一塊疤痕。妻子再三追問他,才得知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