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130 第四卷 余德》古文翻譯註解

原文

武昌尹圖南,有別第,嘗為一秀才稅居。半年來,亦未嘗過問。

一日,遇諸其門,年最少,而容儀裘馬,翩翩甚都。趨與語,即又蘊藉可愛。異之。歸語妻。妻遣婢托遺問以窺其室。室有麗姝,美艷逾於仙人;一切花石服玩,俱非耳目所經。尹不測其何人。詣門投謁,適值他出。翼日,即來拜答。展其刺呼,始知余姓德名。語次,細審官閥,言殊隱約。固詰之,則曰:「欲相還往,僕不敢自絕。應知非寇竊逋逃者,何須逼知來歷?」尹謝之。命酒款宴,言笑甚歡。向暮,有兩崑崙捉馬挑燈,迎導以去。

明日,折簡報主人。尹至其家,見屋壁俱用明光紙裱,潔如鏡。金狻猊爇異香。一碧玉瓶,插鳳尾孔雀羽各二,各長二尺餘。一水晶瓶,浸粉花一樹,不知何名,亦高二尺許,垂枝覆幾外;葉疏花密,含苞未吐;花狀似濕蝶斂翼;蒂即如須。筵間不過八簋,而豐美異常。既,命童子擊鼓催花為令。鼓聲既動,則瓶中花顫顫欲折;俄而蝶翅漸張;既而鼓歇,淵然一聲,蒂須頓落,即為一蝶,飛落尹衣。余笑起,飛一巨觥;酒方引滿,蝶亦揚去。頃之,鼓又作,兩蝶飛集余冠。余笑云:「作法自斃矣。」亦引二觥。

三鼓既終,花亂墮,翩翻而下,惹袖沾衿。鼓僮笑來指數:尹得九籌,余四籌。尹已薄醉,不能盡籌,強引三爵,離席亡去。由是益奇之。然其為人寡交與,每闔門居,不與國人通吊慶。尹逢人輒宣播;聞其異者,爭交歡余,門外冠蓋常相望。余頗不耐,忽辭主人去。去後,尹入其家,空庭灑掃無纖塵;燭淚堆擲青階下;窗間零帛斷線,指印宛然。惟捨後遺一小白石缸,可受石許。尹攜歸,貯水養朱魚。經年,水清如初貯。後為傭保移石,誤碎之。水蓄並不傾瀉。視之,缸宛在,捫之虛耎。手入其中,則水隨手洩;出其手,則復合。冬月亦不冰。一夜,忽結為晶,魚游如故。尹畏人知,常置密室,非子婿不以示也。久之漸播,索玩者紛錯於門。臘夜,忽解為水,陰濕滿地,魚亦渺然。其舊缸殘石猶存。忽有道士踵門求之。尹出以示。道士曰:「此龍宮蓄水器也。」尹述其破而不洩之異。道士曰:「此缸之魂也。」殷殷然乞得少許。問其何用。曰:「以屑合藥,可得永壽。」予一片,歡謝而去。

聊齋之餘德白話翻譯:
武昌府的尹圖南,有一座空閒著的宅子,租給了一個秀才居住。半年多,尹圖南再也沒過問這件事。

一天,尹圖南在這座宅子門口遇見那秀才。見他年齡很小,但容貌俊雅,風姿翩翩,衣著華麗,便上前和他交談起來。秀才談吐文雅含蓄,令人喜愛。尹圖南很感驚異,回家後便告訴了妻子。妻子派了個丫鬟以贈送禮物為名,去暗地裡察看秀才的家室情況。見他家有個天仙般的美艷女子,家裡的花草山石、衣服器具,都是從來沒有見過的。尹圖南聽說後,揣測不出秀才到底是什麼人,便去他家登門拜訪,正趕上秀才外出了。第二天,秀才就來回拜。尹圖南打開他的名帖一看,才知他姓餘名德。兩人交談之間,尹圖南又詳細打聽他的家族門第,秀才的回答卻十分含糊。尹圖南反覆地追問,秀才就說:「您如想和我交往,我不敢拒絕。要知道我並不是逃亡在外的盜匪,何必苦苦地逼問來歷呢?」尹圖南連忙道歉。命家人擺下酒宴,二人吃喝談笑。一直喝到天黑,才有兩個健壯的奴僕,挑著燈,牽著馬,把秀才接了回去。

第二天,秀才回請尹圖南。尹圖南來到他家中,見室內牆壁都用明光紙裱得和鏡子一樣,光滑潔淨。狻猊形狀的金香爐裡燃著奇異的香料。一隻碧玉瓶裡插著兩支鳳尾和兩支孔雀翎,都長二尺多。還有一隻水晶瓶裡浸著一棵開粉色花的花樹,叫不出什麼名字,也是二尺來高。這花樹長長的枝條倒垂著,覆蓋在花兒之外,葉疏花密,含苞待放。濕潤的花瓣就像收斂著翅膀的蝴蝶,而花蕊就像是蝴蝶的須。酒席上不過擺了八個盤,但每樣菜都異常豐美。秀才命童子擊鼓催花行酒令。鼓聲一響,只見花瓶中的花顫顫地抖動起來。像要折斷一樣。一會兒,蝴蝶的翅膀漸漸張開,鼓聲一停,一聲輕響,花蒂和花須立即飄落,變成一隻蝴蝶,飛落到尹圖南的衣服上。秀才笑著起身,拿個大杯斟上酒讓尹圖南喝了。酒剛斟滿的時候,蝴蝶便飛走了。過了一會兒,鼓聲又作,有兩隻蝴蝶飛到余德的帽子上。余德笑著說:「這可是自作自受了!」也喝了兩大杯。第三次鼓聲響過,蝴蝶亂紛紛落下,又翩翩地飛到二人的袖子和衣襟上。擊鼓的童子笑著過來,用手指點著,數每人身上的花朵:尹圖南應喝九杯,余德喝四杯。這時尹圖南已微有醉意,不敢多喝,勉強喝了三杯,便離席告辭了。

從此後,尹圖南更加感到余德是個奇人。但余德很少和人交往,總是關著門自家過日子。村人們有喜事、喪事,他也從不去慶賀或弔唁。尹圖南逢人就宣揚余德,聽到他的奇事的人,都爭著結交他,常常是貴客盈門,十分熱鬧。余德很不耐煩,忽然辭別尹圖南搬走了。余德走後,尹圖南來到他家,見庭院空空,地上灑掃得一塵不染。燃剩的蠟燭堆放在石階下,窗子上只剩些殘帛斷線,上面還留著清清楚楚的指痕。只在屋後遺留下一個小白石水缸,能盛一石水左右。尹圖南把缸拿回家去,貯上水養了幾尾紅魚。過了一年,缸裡的水仍然清澈如初。後來,這缸被僕人們搬動石塊時失手打碎了。奇怪的是缸裡的水像凝固了一樣,也不流瀉出來。再一看,缸好像仍在那裡,用手一摸卻空空軟軟的。手一伸進去,水就隨著手流出來;拿出手,水又合攏起來。到了寒冬,水也不結冰。一夜,缸水忽然結成水晶狀,但紅魚依然在裡面自由自在地游動。尹圖南恐怕別人知道這件奇珍,總是把它藏在密室裡,除了兒子、女婿這樣的親人,從不拿出給人看。但時間長了,還是傳了出去,要求觀看的人紛紛登門,絡繹不絕。

在臘月的一夜,水晶忽然又分解為水,流了一地,紅魚也不見了。原來碎缸的殘片還在。忽然來了個道士,登門索要碎缸片。尹圖南拿出一片讓他看,道士說:「這是龍宮中盛水的器具。」尹圖南又描述了缸破後水不流瀉的情景,道士說:「貯水的是缸的魂魄。」說完,很殷切地懇求給一小塊碎缸片。尹圖南問他有什麼用,道士說:「把它搗為碎末入藥,能使人長生不老。」尹圖南給了他一片,道士非常感謝,歡歡喜喜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