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遷《史記》【史記齊悼惠王世家第二十二】原文全文翻譯成現代文

齊悼惠王世家第二十二
支菊生 譯注
【說明】劉邦分封的同姓諸王中,齊國是封地最大的一個。呂後專權時,把它分割為四。呂後去世,文帝即位,為了安撫齊王劉襄,又把被呂後分割的土地復歸於齊。齊文王時,齊國再被分割。文王死後無子,文帝又把齊悼惠王的幾個兒子分封在齊地為王。這樣,齊國終被分成了七個諸侯國。本篇所記就是從高祖到武帝時期齊國的分合興衰史。齊雖分割為七,但國王都是第一齊王悼惠王劉肥的後代,因而名為《齊悼惠王世家》。
齊國的興衰與漢初百年的歷史息息相關。本篇記事雖較紛雜,但卻突出了兩個重點。一是呂後專權及諸呂被誅,其中一些史實可與他篇互相印證,有些史實則為他篇所無。如朱虛侯劉章以軍法行酒令一段,就是後頗為流傳的歷史故事。另一個重點是七國之亂,齊地七王中有濟南、菑川、膠西、膠東四王直接參加了這次叛亂,結果都是兵敗被殺。抓住了這兩個重點,齊國的分合興衰就盡在其中了。由此看來,本篇事雖雜亂,並非無章;頭緒紛繁,卻能有序。司馬遷駕馭史料的能力令人歎服。
本篇涉及的人物很多,讀來有應接不暇之感,主要人物都給讀者留下了較深的印象。劉澤的善於權謀在這裡又有更具體的記載,可補卷五十一《荊燕世家》之不足。劉章的勇武、無畏,特別是在誅除諸呂中的重要作用,本篇記述較為集中。他如齊厲王的荒淫,其母紀太后的自私、專斷,宦官徐甲的小人得志,武帝近臣主父偃的公報私仇等等,記述都較為生動。
齊悼惠王劉肥,是高祖最大的庶子。他的母親是高祖從前的情婦,姓曹氏。高祖六年前(前201),立劉肥為齊王,封地七十座城,百姓凡是說齊語的都歸屬齊王。
齊王是孝惠帝的哥哥。孝惠帝二年(前193),劉王入京朝見皇帝。惠帝與齊王飲宴,二人行平等禮節如同家人兄弟的禮節一樣。呂太后為此發怒,將要誅殺齊王。齊王害怕不能免禍,就用他的內史勳的計策,把城陽郡獻出,做為魯元公主的封地。呂太后很高興,齊王才得以辭朝歸國。
悼惠王即位十三年,在惠帝六去世。他的兒子劉襄即位,這就是哀王。
哀王元年(前188),孝惠帝去世,呂太后行使皇權,天下事都由呂後決斷。二年,高後把她哥哥的兒子酈侯呂台封為呂王,分出齊國的濟南郡做為呂王的封地。
哀王三年,他的弟弟劉章進入漢宮值宿護衛,呂太后封他為朱虛侯,把呂祿的女兒嫁給他為妻。四年之後,封劉章的弟弟興居為東牟侯,都在長安宮中值宿護衛。
哀王八年,高後分割齊國的琅邪(ya,牙)郡把營陵侯劉澤封為琅邪王。
第二年,趙王劉友入朝,在他的府邸被幽禁而死。三個趙王都被廢黜。高後封呂氏子為燕王、趙王、梁王,獨攬大權,專斷朝政。
朱虛侯二十歲時,很有氣力,因劉氏得不到職位而忿忿不平。他曾侍奉高後宴,高後令朱虛侯劉章當酒吏。劉章親自請求說:「臣是武將的後代,請允許我按軍法行酒令。」高後說:「可以。」到酒興正濃的時候,劉章獻上助興的歌舞。然後又說:「請讓我為太后唱耕田歌。」高後把他當作孩子看待,笑著說:「想來你的父親知道種田的事,如果你生下來就是王子,怎麼知道種田的事呢?」劉章說:「臣知道。」太后說:「試著給我說說種田的事。」劉章說:「深耕密種,留苗稀疏,不是同類,堅決鏟鋤。」呂後聽了默默不語。過了一會兒,呂氏族人中有一人喝醉了,逃離了酒席,劉章追過去,拔劍把他斬殺了,然後回來稟報說:「有一個人逃離酒席,臣謹按軍法把他斬了。」太后和左右都大為吃驚,既然已經准許他按軍法行事,也就無法治他的罪。飲宴也因而結束。從此以後,呂氏家族的人都懼怕朱虛侯,即使是大臣也都依從朱虛侯。劉氏的聲勢又漸漸強盛起來。
第二年,高後去世。趙王呂祿任上將軍,呂王呂產任相國,都住在長安城裡,聚集軍隊威脅大臣,想發動叛亂。朱虛侯劉章由於妻子是呂祿的女兒,所以知道了他們的陰謀,於是派人偷出長安報告他的哥哥齊王,想讓他發兵西征,朱虛侯、東牟侯做內應,以便誅殺呂氏族人,趁機立齊王為皇帝。
齊王聽到這個計策之後,就和他的舅父駟鈞、郎中令祝午、中尉魏勃暗中謀劃出兵。齊國相召平聽到了這件事,就發兵護衛王宮。魏勃騙召平說:「大王想發兵,可是並沒有朝廷的虎符驗證。相君您圍住了王宮,這本來就是好事。我請求替您領兵護衛齊王。」召平相信了他的話,就讓魏勃領兵圍住王宮。魏勃領兵以後,竟派兵包圍了相府。召平說:「唉!道家的話『當斷不斷,反受其亂』,正是如此呀。」」終於自殺而死。當時齊王讓駟君做國相,魏勃任將軍,祝午任內史,把國中的兵力全部發出。派祝午到東邊去詐騙琅邪王說:「呂氏族人叛亂,齊王發兵想西進誅殺他們。齊王把自己當作小孩子,年紀也小,不熟悉征戰之事,願把整個封國托付給大王。大王從高帝那時起就是將軍,熟悉戰事。齊王不敢離開軍隊,就派臣請大王到臨淄去會見齊王商議大事,一起領兵西進平定關中之亂。」琅邪王相信了,認為不錯,就飛馳去見齊王。齊王與魏勃等趁機扣留了琅邪王。派祝午把琅邪國的軍隊全部發出並且統領這些軍隊。
琅邪王劉澤被騙之後,不能返回封國,於是就哄勸齊王說:「齊悼惠王是高皇帝的長子,推求本源來說,大王正是高皇帝的嫡長孫,繼承皇位。如今大臣們還在猶不定,而我在劉氏中是最年長的,大臣來是等待我去決定大計的。如今大王把我扣留在這裡,我也就不能有什麼作為了,不如讓我入關計議大事。」齊王認為很對,就準備了許多車送琅邪王入朝。
琅邪王走了以後,齊王就起兵向西進攻呂國的濟南。這時劉哀王給諸侯王發出書信說:「高祖平定天下之後,封子弟們為王,悼惠王封在齊國。悼惠王去世後,惠帝派留侯張良來立臣為齊王。惠帝去世,高後專政,她年紀已老,聽任諸呂擅自廢黜高帝所封諸王,又殺害了三位趙王,滅了梁、燕、趙三國,讓呂氏族人去為王,還把齊國分為四國。忠臣們進諫,主上昏亂不聽。如今高後去世,皇帝年少,還不能治理天下,當然要依仗大臣和諸侯。現在諸呂又擅自尊為高官,聚集軍隊耀武揚威,脅迫諸侯和忠臣,假傳聖旨來號令天下,漢家朝廷因而十分危急。如今寡人率領軍隊入關就是要誅殺那些不應為王的人。」
朝廷聽說齊王發兵西進,相國呂產就派大將軍灌嬰帶兵東進攔擊齊兵。灌嬰到了滎陽,心中考慮道:「諸呂領兵聚集關中,想要危害劉氏而自立為皇帝。我現在如果打敗了齊國回朝報捷,這就等於為呂氏增加本錢了。」於是就讓軍隊停下來駐紮滎陽,派出使者通告齊王和諸侯,願互相聯合,等待呂氏一叛亂就共同誅殺他們。齊王聽說此事後,就向西進兵奪回他們的故地濟南郡,並在齊國西界駐軍來等待履行盟約。
呂祿、呂產要在關中叛亂,朱虛侯劉章與太尉周勃、丞相陳平等誅殺了他們。朱虛侯首先斬殺了呂產,於是太尉周勃等才能全部誅殺呂氏族人。琅邪王也恰好從齊國來到長安。
大臣商議要讓齊王繼皇帝位,可是琅邪王和一些大臣說:「齊王的母舅駟鈞,兇惡殘暴,像一隻戴上帽子的老虎。剛剛由於呂氏的緣故幾乎使天下大亂,現在又要立齊王,是想要再出現一呂氏呀。代王的母家薄氏,是忠厚君子,況且王又是高帝的親生兒子,如今還在,並且最年長。以親子來說,名正言順;以善良人家來說,大臣們都會放心。」於是大臣們就計劃迎立王為帝,並派朱虛侯把已經誅殺諸呂的事告訴齊王,讓他收兵。
灌嬰在滎陽,聽說魏勃本來是教唆齊王反叛的,誅滅呂氏之後,齊國也收了兵,灌嬰派人召來魏勃責問他。魏勃說:「失火的人家,哪裡有空先告訴家長然後才去救火呢?」說完就退立一旁,兩腿發抖,像是嚇得說不出話的樣子,終於沒再說什麼。灌將軍看了他半天,笑著說:「人們都說魏勃很勇敢,其實是個平庸無能的人罷了,哪會有什麼作為呢!」於是免了他的職而不治罪。魏勃的父親因善於彈琴而見過秦皇帝。魏勃在年少時,想求見齊相曹參,由於家貧沒有財力親自去疏通關係,就常常一個人半夜裡到齊相的隨身侍從門外去打掃。這位侍從很奇怪,以為是什麼怪物,就暗中等待,結果捉到了魏勃。魏勃說:「我想拜見相君,沒有門路,所以來給您打掃,想借此來求見。」於是這位侍從就帶領魏勃去拜見曹參,曹參因而讓他也做侍從。一次他給曹參駕車,說到對一些事情的意見,曹參認為他有才幹,就向齊悼惠王推薦他。悼惠王召見魏勃,任命他為內史。起初,悼惠王有權自己任命二千石俸祿的官吏。到悼惠王去世,哀王即位以後,魏勃專斷政事,權力比齊相還大。
齊王收兵回國之後,代王來到長安即皇帝位,這就是孝文帝。
孝文帝元年(前179),把高後時從齊國分割出去的城陽、琅邪和濟南郡全部歸還齊國,琅邪王改封為燕王,朱虛侯、東牟侯加封領地各二千戶。
這一年,齊哀王去世,太子劉則即位,這就是齊文王。
齊文王元年,漢朝廷把齊國的城陽郡封給朱虛侯劉章,立他為城陽王;把齊國的濟北郡封給東牟劉興居,立他為濟北王。
二年,濟北王反叛,朝廷派兵把他誅殺了,他的封地歸入朝廷。
又過兩年,孝文帝把齊悼惠王的兒子罷(pi,皮)軍等七人全部封為列侯。
齊文王即位十四年去世,沒有兒子,國號廢除,封地歸入朝廷。
一年以後,孝文帝分割齊國土地使原來所封的悼惠王的幾個兒子為王。悼惠王的兒子齊孝王將閭是由楊虛侯改封為齊王的。原來齊國的其他郡縣全部分封給悼惠王的兒子為王:劉志為濟北王,劉辟光為濟南王,劉賢為菑(zī,姿)川王,劉卬(ang,昂)為膠西王,劉雄渠為膠東王,與城陽王、齊王共為七王。
齊孝王十一年(前154),吳王劉濞(bi,必)、楚王劉戊謀反,起兵西進,遍告諸侯說:「將去誅殺漢朝的賊臣晁錯以使國家安定。」膠西王、膠東王、菑川王、濟南王都擅自發兵響應吳王和楚王的舉動。還想聯合齊國,齊孝王猶豫不定,就堅守城池沒有聽從。三國軍隊共同包圍齊國。齊王派路中大夫去向天子報告,天子又讓路中大夫回去告知齊王:「好好堅守,我派的軍隊現在已經打敗吳、楚了。」路中大夫回到齊國。三國軍隊把臨淄重重包圍,沒有辦法入城。三國的將領劫持路中大夫並與他訂立盟約,說:「你反過來說漢朝廷已被攻破,齊國應趕快向三國投降,否則將被屠城。」路中大夫只好答應他們,來到城下,遠遠看見齊王,說:「朝廷已經發兵百萬,派太尉周亞夫把吳楚叛軍打敗了,正領兵來救援齊國,齊國一定要堅守,不要投降!」三國將領殺死了路中大夫。
齊國起初被圍困到危急之時,曾暗中與三國談判,盟約還沒有議定,正好聽說路中大夫從朝廷回來,非常高興,大臣們就再次勸諫齊王不要投降三國。過了不久,漢將欒市、平陽侯曹奇等率領的軍隊來到齊國,打敗了三國軍隊,解除了齊國的包圍。不久又聽說齊國起初曾與三國有過共謀,又要移兵攻打齊國。齊孝王懼怕,就飲毒藥自殺了。景帝聽說後,認為齊國是最好的,由於受到逼迫威脅才與三國有共謀,這不是他們的罪。於是立孝王的太子劉壽為齊王,這就是懿王,延續了齊王的後代。而膠西王、膠東王、濟南王和菑川王都被誅滅了,他們的領地都歸入漢朝廷。把濟北王遷到菑川為王。齊懿王在位二十二年世,他的兒子次景即位,這就是厲王。
齊厲王,他的母親是紀太后。太后把她弟弟紀氏的女兒嫁給成厲王為後,厲王不喜歡紀氏的女兒。太后想讓紀氏家族世世受寵,就讓她的長女紀翁主進入王宮,整頓後宮的秩序,不准宮女接近齊王,想讓厲王鼓紀氏的女兒。厲王卻趁機和他的姐姐翁主通姦。
齊國有個宦官徐甲,入朝侍奉漢皇太后。皇太后有愛女是修成君,修成君不是出於劉氏,太后憐愛她。修成君有個女兒名叫娥,太后想把她嫁給諸侯,宦官徐甲就請求出使齊國,定讓齊王上書求娥。皇太后很高興,就派徐甲前往齊國。當時齊國人主父偃知道徐甲出使齊國是為了娶王后的事,也趁機對徐甲說:「如果事情成功了,希望說一說我的女兒願在齊王后宮服侍。」徐甲到齊國之後,先把此事暗中傳出。紀太后聽到後大怒,說:「齊王已有王后,後宮嬪妃具全。況且徐甲原是齊國的貧民,窮困已極才去做宦官,入朝侍奉漢宮,沒得到什麼便宜,又想來擾亂我們齊王之家!至於主父偃算什麼人?竟然也想讓女兒進入後宮!」徐甲非常尷尬,回朝稟報皇太后說:「齊王已經願意娶娥為後,但是有一種後患,恐怕像燕王一樣。」燕王就是由於和他的女兒姐妹們通姦,剛剛論罪處死,封國滅亡,所以徐甲故意用燕王的事觸動太后。太后說:「不准再說嫁孫女到齊國的事了。」事情漸漸傳天子耳中。主父偃從此也與齊國有了仇怨。
主父偃正受到天子的寵信,專斷政事,趁機對天子說:「齊國的臨淄有十萬戶,貿易租稅每天達千金,人口多而且富足,超過了長安,這種地方如果不是天子的親兄弟或愛子不應在此為王。如今齊王和皇室親屬的關係日益疏遠了。」接著又不慌不忙地說:「呂太后的時候齊國就想反叛,吳楚七國之亂的時候孝王幾乎參與叛亂。現在又聽說齊和他的姐姐有luan倫(版 權所 有https://FanYi.Cool 古文翻譯庫)的事。」於是天子就任命主父偃為齊丞相,並且要查辦這件事。主父偃來到齊國之後,就加緊審問齊王后宮的宦官中幫助齊王到達他姐姐翁主住所的人,命令他們在供詞和旁證中都牽涉到齊王。齊王年少,害怕因大罪被官吏拘捕誅殺,就飲毒藥自殺了。他子嗣斷絕沒有後。
當時趙王害怕主父偃一出任齊相就廢除了齊國,恐怕他要離間漢家骨肉,於是就給天子上書告發主父偃受賄以及因挾怨而對齊國說長道短。天子也就借此囚禁了主父偃。公孫弘說:「齊王因憂鬱而死,沒有後代,國土已歸入朝廷,不誅殺主父偃無法杜絕天下人的怨恨。」終於誅殺了主父偃。
齊厲王在位五年去世,沒有後代,封地歸入漢朝廷。
齊悼惠王的後代還領有兩國,即城陽和菑川。菑川土地緊靠齊國。天子憐憫齊國,因為悼惠王的墓園在郡城,就把臨淄以東環繞悼惠王墓園的城邑全部劃給菑川國,以便供奉悼惠王的祭祀。
城陽景王劉章,悼惠王的兒子,他以朱虛的身份與大臣共同誅滅諸呂,而劉章親身在未央宮首先斬了相國呂王產。孝文帝即位後,加封劉章領地二千戶,賞賜黃金千斤。文帝二年,以齊國的城陽郡封立劉章為城陽王。齊章在位二年去世,他的兒子劉喜即位,這就是共王。
共王八年(前168),改封為淮南王。四年以後,又回來做城陽王。在位共三十三年去世,他的兒子劉延即位,這就是頃王。
頃王在位二十六年去世,兒子劉義即位,這就是敬王。敬王在位九年去世,兒子劉武即位,這就是惠王。惠王在位十一年去世,兒子劉順即位,這就是荒王。荒王在位四十六年去世,兒子劉恢即位,這就是戴王。戴王在位八年去世,兒子劉景即位,到建始三年(前30),十五歲去世。
濟北王劉興居,齊悼惠王的兒子,他以東牟侯的身份協助大臣誅滅諸呂,功勞不大。等文帝從代國來到長安,興居說:「請讓我和太僕夏侯嬰入宮清除余患。」接著廢黜少帝劉弘,與大共同尊立孝文帝。
孝文帝二年(前178),以齊國的濟北郡封立興居為濟北王,與城陽王一同即王位。即位兩年,興居反叛。起初大臣誅滅呂氏的時候,朱虛侯的功勞特別大,曾答應把趙地全部封給朱虛侯為王,把梁地全部封給東牟侯為王。到孝文即位後,聽說朱虛侯、東牟侯起初想立齊王為帝,所以削減了他們的功勞。到文帝二年,封諸子為王,才劃出齊國的兩個郡封劉章、齊興居為王。劉章、劉興居自失去了應得的趙王、梁王之位,剝奪了他們的功勞。劉章死後,興居聽說匈奴大舉侵漢,漢朝大量發兵,派丞相灌嬰領兵反擊,文帝親自到太原,興居以為天子親自領兵反擊匈奴,於是就起兵在濟北反叛。天子聽說後,止住了丞相和派出的軍隊,讓他們都回長安。派棘蒲侯柴將軍打敗並俘虜了濟北王,濟北王自殺,封地歸入朝廷,改為郡。
十三年以後,文帝十六年(前167),又封齊悼惠王的兒子安都侯劉志為濟北王。過了十一年,吳、楚謀反的時候,劉志堅守,不與七國諸侯合謀。吳、楚叛亂平定以後,改封劉志為菑川王。
濟南王劉辟光,齊悼惠王的兒子,孝文帝十六年,由勒侯晉封為濟南王。十一年後,與吳王、楚王一同反叛。漢軍打敗叛軍,殺死辟光,把濟南設為郡,封地歸入漢朝廷。
菑川王劉賢,齊悼惠王的兒子,文帝十六年,由武城侯晉封為菑川王。十一年後,與吳王、楚王一同反叛。漢軍打敗叛軍,殺死劉賢。
天子因而徙封濟北王劉志為菑川王。劉志也是齊悼惠王的兒子,由安都侯晉封為濟北王。菑川王劉賢反叛,沒有後代,就把濟北王改封為菑川王。共在位三十五年去世,謚號是懿王。他的兒子劉建繼承王位,這就是靖王。在位二十年去世,他的兒子劉遺繼承王位,這就是頃王,在位三十六年去世,他的兒子劉終古即位,這就是思王。在位二十八年去世,他的兒子劉尚即位,這就是孝王,在位五年去世,他的兒子劉橫即位,到建始三年(前30),十一歲去世。
膠西王劉卬,齊悼惠王的兒子,文帝十六年,由昌平侯晉封為膠西王。十一年後,與吳王、楚王一同反叛。漢軍打敗叛軍,殺死劉卬,封地歸入漢朝廷,改為膠西郡。
膠東王劉雄渠,齊悼惠王的兒子,文帝十六年,由白石侯晉封為膠東王。十一年後,與吳王、楚王一同反叛,漢軍打敗叛軍,殺死雄渠,封地歸入漢朝廷,改為膠東郡。
太史公曰:諸侯中的大國沒有超過齊悼惠王的。由於天下剛剛平定,劉氏子弟較少,漢天子感於秦朝對宗親沒有封給尺寸土地,所以就大封同姓,以此來鎮撫萬民之心。到以後被分裂為幾國,本來也是理所當然的。

齊悼惠王劉肥者,高祖長庶男也1。其母外婦也2,曰曹氏。高祖六年,立肥為齊王,食七十城3,諸民能齊言皆予齊王4。
齊王,孝惠帝兄也。孝惠帝二年,齊王入朝,惠帝與齊王燕飲5,亢禮如家人6。呂太后怒,且誅齊王。齊王懼不得脫,乃用其內史勳計,獻城陽郡,以為魯元公主湯沐邑7。呂太后喜,乃得辭就國。
悼惠王即位十三年,以惠帝六年卒。子襄立,是為哀王。
1庶男:古代指非正妻所生之子。2外婦:私通之婦。3食七十城:古代封地又稱食邑,故稱「食七十城」。4齊言:齊地的方言。5燕飲:宴飲。「燕」,通「宴」。6亢禮:互行平等禮節。7湯沐邑:原為周天子賜給諸侯供給沐浴的封地。漢朝皇帝、諸侯、皇后、公主等都有湯沐邑,收稅供個人享用。
哀王元年,孝惠帝崩,呂太后稱制1,天下事皆決於高後。二年,高後立其兄子酈侯呂台為呂王,割齊之濟南郡為呂王奉邑。
哀王三年,其弟章入宿衛於漢2,呂太后封為朱虛侯,以呂祿女妻之。後四年,封章弟興居為東牟侯,皆宿衛長安中。
哀王八年,高後割齊琅邪郡立營陵侯劉澤為琅邪王。
其明年,趙王友入朝,幽死於邸3。三趙王皆廢4。高後立諸呂為三王5,擅權用事6。
1稱制:代行皇帝的權力。制,皇帝的詔命。2宿衛:在皇宮中值宿守衛。3幽:拘禁。邸:漢代王侯為朝見而設在京都的住所。4三趙王:指劉如意、劉友和劉恢,三人先後為趙王,如意被呂後毒死,劉友幽禁而死,劉恢憂憤自殺。詳見卷九《呂太后本紀》。5立諸呂為三王:呂產為梁王,呂祿為趙王,呂通為燕王。6擅權:專權。用事:執政。
朱虛侯年二十,有氣力,忿劉氏不得職。嘗入侍高後燕飲,高後令朱虛侯劉章為酒吏1。章自請曰:「臣,將種也,請得以軍法行酒2。」高後曰:「可。」酒酣3,章進飲歌舞。已而曰:「請為太后言耕田歌。」高後兒子畜之4,笑曰:「顧而父知田耳5,若生而為王子6,安知田乎?」章曰:「臣知之。」太后曰:「試為我言田。」章曰:「深耕穊種7,立苗欲疏,非其種者,而去之8。」呂後默然。頃之,諸呂有一人醉,亡酒9,章追,拔劍斬之,而還報曰:「有亡酒一人,臣謹行法斬之。」太后左右皆大驚。業已許其軍法十,無以罪也。因罷。自是之後,諸呂憚朱虛侯(11),雖大臣皆依朱虛侯,劉氏為益強。
1酒吏:酒宴時監督執行酒令的人,又稱酒令官。2行酒:即行酒令。3酣:飲酒暢快歡樂。4畜:養,對待。5顧:想來,看來。而:你。6若:你。7穊(ji,記):稠密。8:同「鋤」。9亡酒:逃離酒席。十業:既然。(11)憚:懼怕。
其明年,高後崩。趙王呂祿為上將軍,呂王產為相國,皆居長安中,聚兵以威大臣,欲為亂。朱虛侯章以呂祿女為婦,知其謀,乃使人陰出告其兄齊王,欲令發兵西,朱虛侯、東牟侯為內應,以誅諸呂,因立齊王為帝。
齊王既聞此計,乃與舅父駟鈞、郎中令祝午、中尉魏勃陰謀發兵1。齊相召平聞之,乃發卒衛王宮。魏勃紿召平曰2:「王欲發兵,非有漢虎符驗也3。而相君圍王,固善。勃請為君將兵衛衛王4。」召平信之,乃使魏勃將兵圍王宮。勃既將兵,使圍相府。召平曰:「嗟乎!道家之言『當斷不斷,反受其亂』5,乃是也。」遂自殺。於是齊王以駟鈞為相,魏勃為將軍,祝午為內史,悉發國中兵。使祝午東詐琅邪王曰:「呂氏作亂,齊王發兵欲西誅之。齊王自以兒子6,年少,不習兵革之事7,願舉國委大王。大王自高帝將也,習戰事。齊王不敢離兵,使臣請大王幸之臨菑見齊王計事,並將齊兵以西平關中之亂。」琅邪王信之,以為然,(西)〔遒〕馳見齊王8。齊王與魏勃等因留琅邪王,而使祝午盡發琅邪國而並將其兵。
1陰謀:暗中謀劃。2給:哄騙。3虎符:古代調兵遣將的信物。銅鑄,虎形,背上有銘文。分為兩半,右半留存中央,左半發給地方官吏或統兵將帥。調兵時由使臣持符,經驗證兩半合一,方能生效。通稱兵符,各代所鑄形狀不一。4兵衛:士兵和守衛和器械。有人認為這句多一「衛」字。5當斷不斷,反受其亂:古代流行的成語,《史記》、《漢書》中屢見。《後漢書·楊倫傳》說,此語出自黃石公《三略》。6兒子:男子對長輩自稱。齊哀王劉襄是高祖的孫子,琅邪王劉澤與高祖同輩,所以祝午才說「齊王自以兒子」。7兵革:武器和盔甲。引申為戰爭。革,甲。8遒:同「乃」。
琅邪王劉澤既見欺,不得反國,乃說齊王曰:「齊悼惠王高皇帝長子,推本言之,而大王高皇帝適長孫也1,當立。今諸大狐疑未有所定2,而澤於劉氏最為長年,大臣固待澤決計。今大王留臣無為也,不如使我入關計事。」齊王以為然,乃益具車送琅邪王。
琅邪王既行,齊遂舉兵西攻呂國之濟南。於是齊哀王遺諸侯王書曰3:「高帝平定天下,王諸子弟4,悼惠王於齊。悼惠王薨5,惠帝使留侯張良立臣為齊王。惠帝崩,高後用事,春秋高,聽諸呂擅廢高帝所立,又殺三趙王,滅梁、燕、趙以王諸呂,分齊國為四6。忠臣進諫,上惑亂不聽,今高後崩,皇帝春秋富,未能治天下,固恃大臣諸(將)〔侯〕。今諸呂又擅自尊官,聚兵嚴威,劫列侯忠臣7,矯制以令天下8,宗廟所以危9。今寡人率兵入誅不當為王者。」
1適:同「嫡」。2狐:遲疑不決。3遺(wei,衛)給。4王:使稱王。5薨:古代諸侯死去稱薨。6分齊國為四:呂後當政時,把齊國分割為濟南、琅邪、城陽和齊四國。7劫:威脅。8嬌制:假傳皇帝詔命。9宗廟:古代天子及諸侯祭祀祖先之處。常指朝廷或國家。
漢聞齊發兵而西,相國呂產乃遣大將灌嬰東擊之。灌嬰至滎陽,乃謀曰:『諸呂將兵居關中,欲危劉氏而自立。我今破齊還報,是益呂氏資也1。」乃留兵屯滎陽,使使喻齊王及諸侯,與連和,以待呂氏之變而共誅之。齊王聞之,乃西取其故濟南郡,亦屯兵於齊西界以待約。
呂祿呂產欲作亂關中,朱虛侯與太尉勃、丞相平等誅之。朱虛侯首先斬呂產,於是太尉勃等乃得盡誅諸呂。而琅邪王亦從齊至長安。
1益:增加。資:本錢。
大臣議欲立齊王,而琅邪王及大臣曰:「齊王母家駟鈞,惡戾1,虎而冠者也。方以呂氏故幾亂天下,今又立齊王,是欲復為呂氏也。代王母家薄氏,君子長者2;且代王又親高帝子,於今見在3,且最為長,以子則順,以善人則大臣安。」於是大臣乃謀迎立代王,而遣朱虛侯以誅呂氏事告齊王,令罷兵。
1戾:凶暴。2長者:這裡是指忠厚有德之人。3見:同「現」。
灌嬰在滎陽,聞魏勃教齊王反,既誅呂氏,罷齊兵,使使召責問魏勃。勃曰:「失火之家,豈暇先言大人而後救火乎1!」因退立,股戰而栗2,恐不能言者,終無他語。灌將軍熟視笑曰:「人謂魏勃勇,妄庸人耳3,何能為乎!」乃罷魏勃4。魏勃父以善鼓琴見秦皇帝。乃魏勃少時,欲求見齊相曹參,家貧無以自通,乃常獨早夜埽齊相舍人門外5。相舍人怪之,以為物6,而伺之7,得勃。勃曰:「願見相君,無因8,故為子埽,欲以求見。」於是舍人見勃曹參,因以為舍人。一為參御,言事,參以為賢,言之齊悼惠王。悼惠王召見,則拜為內史,始,悼惠王得自置二千石9。及悼惠王卒而哀王立,勃用事,重於齊相。
王既罷兵歸,而代王來立,是為孝文帝。
孝文帝元年,盡以高後時所割齊之城陽、琅邪、濟南郡復與齊,而徙琅邪王王燕,益封朱虛侯、東牟侯各二千戶十。
是歲,齊哀王卒,太子(側)〔則〕立,是為文王。
1大人:家長。2股:大腿。戰而栗:即戰慄,因恐懼而發抖。3妄庸:尋常平庸。妄,平凡尋常。4罷:不治罷而職。5埽同「掃」。舍人:戰國至漢初,諸侯貴官的侍從賓客、親近左右,通稱舍人。又,周至明各職官中都有舍人之官,此句中的舍人不是官名。6物:怪物。7伺:暗中察看、等候。8因:機會,機緣。9二千石:漢代,郡守或相當於郡守官職等級的俸祿為二千石。按:漢初各諸侯王國除太傅、丞相由朝廷派遣外,其他官員可由國王自己任命,文帝、景帝時,這種權力被取消。所以這裡說「始,悼惠王得自置二千石」。十益封:增加封地。
齊文王元年,漢以齊之城陽郡立朱虛侯為城陽王,以齊濟北郡立東牟侯為濟北王。
二年,濟北王反,漢誅殺之,地入於漢。
後二年,孝文帝盡封齊悼惠王子罷軍等七人皆為列侯1。
齊文王立十四年卒,無子,國除,地入於漢。
後一歲,孝文帝以所封悼惠王子分齊為王,齊孝王將閭以悼惠王子楊虛侯為齊王。故齊別郡盡以王悼惠王子:子志為濟北王,子辟光為濟南王,子賢為菑川王,子卬為膠西王,子雄渠為膠東王,與城陽、齊凡七王。
1列侯:爵位名。秦立爵位二十級,最高的是徹侯。漢承秦制,後因避武帝名諱,改稱通侯,又 稱列侯。
齊孝王十一年,吳王濞、楚王戊反,興兵西,告諸侯曰「將誅漢賊臣晁錯以安宗廟」。膠西、膠東、菑川、濟南皆擅發兵應吳楚1。欲與齊,齊孝王狐疑,城守不聽,三國兵共圍齊。齊王使路中大夫告於天子。天子復令路中大夫還告齊王:「善堅守,吾兵今破吳楚矣。」路中大夫至,三國兵圍臨菑數重,無從入。三國將劫與路中大夫盟,曰:「若反言漢已破矣,齊趣下三國2,不且見屠。」踟中大夫既許之,至城下,望見齊王,曰:「漢已發兵百萬,使太尉周亞夫擊破吳楚,方引兵救齊,齊必堅守無下!」三國將誅路中大夫。
齊初圍急,陰與三國通謀,約未定,會聞路中大夫從漢來,喜,及大乃復勸王毋下三國。居無何3。漢將欒布、平陽侯等兵至齊,擊破三國兵,解齊圍。已而復聞齊初與三國有謀4,將欲移兵伐齊。齊孝王懼,乃飲藥自殺。景帝聞之,以為齊首善5,以迫劫有謀,非其罪也,乃立孝王子壽為齊王,是為懿王,續齊後。而膠西、膠東、濟南、菑川王鹹誅滅,地入於漢。徙濟北王王菑川。齊懿王立二十二年卒,子次景立,是為厲王。
1前154年,吳王濞、楚王戊以誅晁借口,串聯另外五國發動叛亂,史稱《七國之亂》。七國,除文中到的六國外,還有趙國。詳見卷一百六《吳王濞列傳》。趣:通「促」,急速。下:降,屈服。3居無何:過了不久。4已而:不久。5首善:最好的。
齊厲王,其母曰紀太后,太后取其弟紀氏女為厲王后。王不愛紀氏女。太后欲其家重寵1,令其長女紀翁主入王宮2,正其後宮,毋令得近王,欲令愛紀氏女。王因與其姊翁主奸。
齊有宦者徐甲,入侍漢皇太后3。皇太后有愛女曰脩成君,脩成君非劉氏4,太后憐之。脩成君有女名娥,太后欲嫁之於諸侯,宦者甲乃請使齊,必令王上書請娥。皇太后喜,使甲之齊。是時齊人主父偃知甲之使齊以取後事5,亦因謂甲:「即事成,幸言偃女願得充王后宮6。」甲既至齊,風以此事7。紀太后大怒,曰:「王有後,後宮具備。且甲,齊貧人,急乃為宦者,入事漢,無補益,乃欲亂吾王家!且主父偃何為者?乃欲以女充後宮!」徐甲大窮8,還報皇太后曰:「王已願尚娥9,然有一害,恐如燕王。」燕王者,與其子昆弟奸十,新坐以死(11),亡國,故以燕感太后。太后曰:「無復言嫁女齊事。」事浸潯(不得)聞於天子(12)。主父偃由此亦與齊有郤(13)。
1重寵:世代受寵。2翁主:漢代皇帝之女稱公主,諸侯之女稱翁主。3皇太后:指漢武帝的生母王太后。4這句指的是,王太后當初曾先嫁金王孫,生有一女,即這位脩成君,所以說她「非劉氏」。詳見卷四十九《外戚世家》。5取:同「娶」。6充:充任,充當。後宮:帝王妃居住的地方,又代指妃嬪。7風:通「諷」。用含蓄的語言暗示或勸說。8窮:窘迫,堪。9尚:娶帝王之女為妻。十子:女兒。古漢語中「子」兼指男女。昆弟:兄弟,這裡是指姐妹。燕王劉澤之孫定國與女兒通姦事,見卷五十一《荊燕世家》。(11)坐:定罪。(12)浸潯:漸漸。(13)郤(xi,戲):通「隙」。裂痕,隔閡。
主父偃方幸於天子,用事,因言:「齊臨菑十萬戶,市租千金,人眾殷富1,巨於長安,此非天子親弟愛子不得王此。今齊王於親屬益疏。」乃從容言:「呂太后時齊欲反,吳楚時孝王幾為亂2,今聞齊王與其姊亂。」於是天子乃拜主父偃為齊相,且正其事3。主父偃既至齊,乃急治王后宮宦者為王通於姊翁主所者,令辭證皆引王4。王年少,懼大罪為吏所執誅5,乃飲藥自殺。絕無後。
是時趙王懼主父偃一出廢齊,恐其漸疏骨肉,乃上書言偃受金及輕重之短6。天子亦既囚偃。公孫弘言:「齊王以憂死毋後,國入漢,非誅偃無以塞天下之望7。」」遂誅偃。
齊厲王立五年死,毋後,國入於漢。
1殷富:富足。殷,富裕。2幾:幾乎。3正:糾正,正法。4引:牽連。5執:拘捕。6輕重之短:指主父偃因對齊有私怨而談論齊國的是非。或雲指主父偃大事小事的錯誤。7望:怨恨。
齊悼惠王后尚有二國,城陽及菑川。菑川地比齊1。天子憐齊,為悼惠王塚園在郡,割臨菑東環悼惠王塚園邑盡以予菑川,以奉悼惠王祭祀。
城陽景王章,齊悼惠王子,以朱虛侯與大臣共誅諸呂,而章身首先斬相國呂王產於未央宮2。孝文帝既立,益封章二千戶,賜金千斤。孝文二年,以齊之城陽郡立章為城陽王。立二年卒,子喜立,是為共王。
共王八年,徙王淮南。四年,復還王城陽。凡三十三年卒,子(建)延立,是為頃王。
頃王二十(八)〔六〕年卒,子義立,是為敬王。敬王九年卒,子武立,是為惠王。惠王十一年卒,子順立,是為荒王。荒王四十六年卒,子恢立,是為戴王。戴王八年卒,子景立,至建始三年3,十五歲,卒。4
1比:緊靠。2未央宮:西漢著名的宮殿,皇帝常在此朝見大臣。故址在今西安市西北郊。3建始:漢成帝年號,三年即公元前30年。4《正義》指出:「從建始四年上至天漢四年,六十七矣,蓋褚先王次之。」天漢為漢武帝年號,四年即前97年,也就是荒王始立之年。荒王卒年已是宣帝甘露二年(前52)。司馬遷大約卒於武帝末或昭帝初,不可能記述昭帝以後的史事,所以《正義》認為荒王以下的記事是褚先生(褚少孫)補記的。
濟北王興居,齊悼惠王子,以東牟侯助大誅諸呂,功少。及文帝從代來,興居曰:「請與太僕嬰入清宮1。」廢少帝2,共與大臣尊立孝文帝。
孝文帝二年,以齊之濟北郡立興居為濟北王,與城陽王俱立。立二年,反。始大臣誅呂氏時,朱虛侯功尤大,許盡以趙地王朱虛侯,盡以梁地王東牟侯。及孝文帝立,聞朱虛、東牟之初欲立齊王,故絀其功3。及二年,王諸子,乃割齊二郡以王章、興居。章、興居自以失職奪功。章死,而興居聞匈奴大入漢,漢多發兵,使丞相灌嬰擊之,文帝親幸太原4,以為天子自擊胡,遂發兵反於濟北。天子聞之,罷丞相及行兵5,皆歸長安。使棘蒲侯柴將軍擊破虜濟北王,王自殺,地入於漢,為郡。
後十(二)〔三〕年,文帝十六年,復以齊悼惠王子安都侯志為濟北王。十一年,吳楚反時,志堅守,不與諸侯合謀。吳楚已平,徙志王菑川。
1嬰:夏侯嬰。清宮:清查宮殿。這裡含有清除呂氏余患的意思。2少帝:惠帝無子,惠後以後宮人之子為己子,惠帝死後立為少帝。不久,被呂後殺死。呂後又立常山王劉義(後改名弘)為少帝,其實劉義也不是惠帝之子,所以誅滅呂氏之後廢了這個少帝。3絀:減。4幸:皇帝親到某地即為幸某地。5罷:停止。
濟南王辟光,齊悼惠王子,以勒侯孝文十六年為濟南王。十一年,與吳楚反。漢擊破,殺辟光,以濟南為郡,地入於漢。
菑川王賢,齊悼惠王子,以武城侯文帝十六年為菑川王。十一年,與吳楚反,漢擊破,殺賢。
天子因徙濟北王志王菑川。志亦悼惠王子,以安都侯王濟北。菑川王反,毋後,乃徙濟北王王菑川。凡立三十五年卒,謚為懿王。子建代立,是為靖王。二十年卒,子遺代立,是為頃王。三十六年卒,子終古立,是為思王。二十八年卒,子尚立,是為孝王。五年卒,子橫立,至建始三年,十一歲,卒1。
1頃王以下紀事可能是褚少孫續補。
膠西王卬齊悼惠王子,以昌平侯文帝十六年為膠西王。十一年,與吳楚反。漢擊破,殺卬,地入於漢,為膠西郡。
膠東王雄渠,齊悼惠王子,以白石侯文帝十六年為膠東王。十一年,與吳楚反,漢擊破,殺雄渠,地入於漢,為膠東郡。
太史公曰:諸侯大國無過齊悼惠王。以海內初定,子弟少,激秦之無尺土封1,故大封同姓,以填萬民之心2。及後分裂,固其理也。
1激:有感於。2填:通「鎮」。安定,鎮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