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057 第二卷 張老相公》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原文

張老相公,晉人。適將嫁女,攜眷至江南,躬市奩妝。

舟抵金山,張先渡江,囑家人在舟,勿煿膻腥。蓋江中,有黿怪,聞香輒出,壞舟吞行人,為害已久。張去,家人忘之,炙肉舟中。忽巨浪覆舟,妻女皆沒。張回棹,悼恨欲死。因登金山謁寺僧,詢黿之異,將以仇黿。

僧聞之,駭言:「吾儕日與習近,懼為禍殃,惟神明奉之,祈勿怒;時斬牲牢,投以半體,則躍吞而去。誰復能相仇哉!」

張聞,頓思得計。便招鐵工,起爐山半,冶赤鐵,重百餘斤。審知所常伏處,使二三健男子,以大鉗舉投之。黿躍出,疾吞而下。少時,波湧如山。頃之,浪息,則黿死已浮水上矣。行旅寺僧並快之,建張老相公祠,肖像其中,以為水神,禱之輒應。

聊齋之張老相公白話翻譯:
有個張老相公,是山西人。因女兒將要出嫁,就攜帶家眷到江南去,親自為女兒置辦嫁妝。船到金山時,張老相公欲先過江,囑咐家人在船上切莫煎炒有腥膻氣味的魚肉。因為江中有只大黿作怪,它聞到香味就要出來毀船吞人,在這裡已經為害很久了。

張老相公走了以後,家人忘記了他的囑咐,在船上烤肉。忽然,江中巨浪滔天把船打翻,張老相公的妻女等人全落水沉沒。張老相公乘小船回到大船停靠的地方,不見妻子女兒,痛不欲生,恨不得立刻報仇。他登上金山,拜見了金山寺的和尚,打聽黿怪為害的情況,想除黿報仇。僧人聽了非常害怕,驚訝地說:「我們整年整月住在它的近處,怕遭到禍害,只好將它當神仙供奉,祈禱它不要發怒。經常屠豬宰羊,半隻半隻地投入江中,黿即躍出吞食而去。誰敢與它作對啊!」

張老相公聽後,立刻想出一個報仇的計謀。他找來幾個鐵匠,在金山的半腰處安起爐灶,煉成一塊百餘斤重的大鐵塊。問清了大黿常出沒的地方,叫幾個身強力壯的男子漢,用大鐵鉗舉起鐵塊投向江中。黿躍出,疾吞而下。一會兒,江上波湧如山,頃刻又浪息波平,那大黿的屍體已浮上水面。過往的商客和金山寺的僧人都為之歡快,修建了張老相公祠,在祠內懸掛了張老相公的像,並把他當做水神供奉。人們向他祈禱,都很靈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