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充《論衡》32【論衡說日篇第三二】原文全文翻譯

說日篇第三二

  
【題解】
  本篇名「說日」,實際上是談天體運行問題,涉及到對天地星月雲雨的看法,比較集中地反映了王充的宇宙觀。
  兩漢時期,有三種天體說:蓋天說、渾天說和宣夜說。王充對這三種天體說都進行了責難。他認為,天地日月星辰都是物質實體。天地都是平正的,天與地上下相距六萬里,四方中央高下皆同。天地的厚度是無限的,天無上,地無下。日月星辰都附著在天上,隨天四時轉行。地不動,天左旋,日月星辰右旋。由於轉動速度不同,所以人總看到日月像左旋似的。日月看起來是球狀,實際不對。日食和月食是由於日月在一定週期內「光自損」造成的。由此可見,王充的宇宙觀是一種方天說。王充的天體說雖不足取,但也有某些合理之處。如日中離人近,日出入離人遠;離人遠,所以看不見。又如雨不從天下,而是地上雲氣升入空中聚積形成的等等。由於王充缺乏在天文方面的實踐,只憑感性經驗和邏輯推理來認識宇宙,因此使他對宇宙的認識落後於當時天文科學的發展。
  【原文】 
  32·1儒者曰:「日朝見(1),出陰中(2);暮不見,入陰中。陰氣晦冥,故沒不見。」如實論之,不出入陰中。何以效之?夫夜,陰也,氣亦晦冥。或夜舉火者,光不滅焉。夜之陰,北方之陰也。朝出日,入所舉之火也(3)。火夜舉,光不滅,日暮入,獨不見,非氣驗也(4)。夫觀冬日之出入,朝出東南,暮入西南。東南、西南非陰,何故謂之出入陰中?且夫星小猶見,月大反滅,世儒之論,竟虛妄也。
  【註釋】
  (1)見:同「現」。
  (2)日朝見,出陰中:古代蓋天說認為,天像個斜放的車蓋,(類似撐開的傘),其中心在北面,太陽是附在天上,隨天繞北極由東向西運轉,當轉到北極以北就不見了,叫日入;從北極以北轉回來又能看見,叫日出。陰陽五行家認為北方屬陰,陰氣盛;南方屬陽,陽氣盛。因而認為太陽早晨升起是繞過北方從陽氣中出來。
  (3)入:根據文意疑是「人」字形近而誤。
  (4)上言「陰氣晦冥,故沒不見。」故疑「非」後奪一「陰」字。
  【譯文】
  儒者說:「太陽早晨升起,是從陰氣中出來的;日落看不見,是又回到陰氣中去。陰氣昏暗,所以隱沒看不見。」按實際情況說,不是從陰氣中出來,也不是回到陰氣中去。用什麼來證明呢?因為夜晚是陰氣,陰氣很昏暗。有人晚上舉著火把,火光並不熄滅。夜晚的陰氣和北方的陰氣是一樣的。早晨升起的太陽,跟人舉著的火把一樣。夜晚舉著火把,火光不會熄滅,日暮落山,偏偏看不見,這證明晚上看不見太陽不是陰氣昏暗的緣故。再來看看冬天的日出日落,早晨太陽從東南方升起,傍晚向西南方落下。東南方和西南方都沒有陰氣,為什麼要說它從陰氣中升起又回到陰氣中去呢?再說,星星很小晚上還看得見,太陽大反倒會隱沒,可見世上儒者的議論,最終是沒有根據的假話。
  【原文】
  32·2儒者曰:「冬日短,夏日長,亦復以陰陽。夏時,陽氣多,陰氣少,陽氣光明,與日同耀,故日出輒無障蔽。冬,陰氣晦冥,掩日之光,日雖出,猶隱不見,故冬日日短,陰多陽少,與夏相反。」如實論之,日之長短,不以陰陽。何以驗之?復以北方之星。北方之陰,日之陰也(1)。北方之陰,不蔽星光,冬日之陰,何故猶滅日明(2)?由此言之,以陰陽說者,失其實矣。
  【註釋】
  (1)根據文意,疑「日」前奪一「冬」字。下文「冬日之陰,何故猶滅日明」承述本句,可證。(2)猶:可,能。
  【譯文】
  儒者說:「冬天短,夏天長,也還是由於陰氣和陽氣的緣故。夏天的時候,陽氣多,陰氣少,陽氣光明,跟太陽同光輝,所以太陽出來就沒有遮蔽。冬天的時候,陰氣昏暗,掩住了太陽的光亮,太陽雖然升起,就像被遮著看不見一樣,所以冬天白晝短,陰氣多陽氣少,與夏天正相反。」按實際情況來說,白晝的長和短,跟陰氣和陽氣沒有關係。用什麼來證明呢?還是拿北方的星來證明。北方的陰氣同冬天的陰氣一樣。北方的陰氣,不遮蔽星光,冬天的陰氣,怎麼能使太陽的光亮消失呢?這樣說來,用陰氣和陽氣多少來解釋白晝長短的人,所說的是不符合實際情況的。
  【原文】
  32·3實者,夏時日在東井(1),冬時日在牽牛(2)。牽牛去極遠(3),故日道短(4);東井近極,故日道長。夏北至東井,冬南至牽牛,故冬、夏節極,皆謂之至(5);春秋未至,故謂之分(6)。
  【註釋】
  (1)東井:井宿,二十八宿之一,朱鳥七宿的第一宿。有星八顆。今稱「雙子座」。
  (2)牽牛:牛宿,二十八宿之一,玄武七宿的第二宿。有星六顆。今稱「摩羯座」。以上參見《漢書·律歷志》。
  (3)張衡《渾天儀》:「夏至去極六十七度而強;冬至去極百一十五度,亦強。春分去極九十一度,秋分去極九十一度少。」王充採用此當時流行的冬至點在牽牛初度的說法。
  (4)日道:太陽出沒所經過的軌跡。這裡是指白晝的意思。
  (5)即太陽到東井稱為夏至,到牽牛稱為冬至。
  (6)分:陰陽相半,晝夜均等,寒暑平穩,所以稱為分。這裡指太陽由南向北移到黃道與赤道的交點,稱為春分;由北向南移到黃道與赤道的交點,稱為秋分。
  【譯文】
  實際上,夏天的時候太陽處在東井,冬天的時候太陽處在牽牛。牽牛離北斗星很遠,所以白晝短;東井靠北斗星很近,所以白晝長。夏天太陽向北移到東井,冬天太陽朝南移到牽牛,所以冬、夏的節氣到了白晝最短與最長的時刻,因此都稱作「至」;春、秋的節氣沒有到白晝最短與最長的時刻,所以稱作「分」。
  【原文】
  32·4或曰:「夏時陽氣盛,陽氣在南方,故天舉而高;冬時陽氣衰,天抑而下(1)。高則日道多,故日長;下則日道少,故日短也。」日陽氣盛(2),天南方舉而日道長,月亦當復長。案夏日長之時,日出東北,而月出東南;冬日短之時,日出東南,月出東北(3)。如夏時天舉南方,日月當俱出東北;冬時天復下,日月亦當俱出東南。由此言之,夏時天不舉南方,冬時天不抑下也。然則夏日之長也,其所出之星在北方也(4);冬日之短也,其所出之星在南方也(5)。
  【註釋】
  (1)抑:向下壓。這裡是降的意思。
  (2)根據文意,疑「日」前奪一「夏」字。上文言「夏時陽氣盛,陽氣在南方,故天舉而高」,可證。
  (3)根據文氣,疑「月」前脫一「而」字。上文「夏日長之時,日出東北,而月出東南」,以此對文,可證。
  (4)星:這裡指東井。
  (5)星:這裡指牽牛。
  【譯文】
  有人說:「夏天的時候陽氣盛,陽氣在南方,所以天就升高了;冬天陽氣衰,天就降低了。天高,那麼太陽經過的路程多,所以白晝長;天低,那麼太陽經過的路程少,所以白晝短。夏天陽氣盛,天的南方升高而太陽經過的路程長,那麼月亮經過的路程也應當長。考察夏天白晝長的時候,太陽是從東北方升起,而月亮是從東南方升起;冬天白晝短的時候,太陽是從東南方出來,而月亮是從東北方出來。按說夏天的時候天從南方升高,太陽和月亮就應當一起從東北方升起;冬天的時候天又降低了,太陽和月亮也應當一起從東南方出來。照這樣說來,夏天的時候天不會從南方升高,冬天的時候天又不會降低。那麼可見,夏天白晝長,是因為太陽出於北方的東井星的緣故;冬天白晝短,是因為太陽出於南方的牽牛星的緣故。
  【原文】
  32·5問曰:「當夏五月日長之時在東井,東井近極,故日道長。今案察五月之時,日出於寅(1),入於戌(2)。日道長,去人遠,何以得見其出於寅入於戌乎?」日東井之時(3),去人、極近(4)。夫東井近極,若極旋轉,人常見之矣。使東井在極旁側,得無夜常為晝乎!日晝行十六分(5),人常見之,不復出入焉。儒者或曰:「日月有九道(6),故曰日行有近遠,晝夜有長短也。」夫復五月之時,晝十一分,夜五分;六月,晝十分,夜六分;從六月往至十一月,月減一分。此則日行月從一分道也(7),歲日行天十六道也(8),豈徒九道?
  【註釋】
  (1)寅:我國古代用地支把一晝夜分為十二個時辰,寅相當於上午三到五點。同時又用地支按順時針方向表示方位,子為正北,午為正南,寅相當於東北。這裡所說的太陽出現的方位與時間,跟寅所表示的相一致。
  (2)戌(xū需):表時間相當於下午七到九點,表方位相當於西北。
  (3)根據文意,疑「日」下脫一「在」字。上文言「夏時日在東井」,又言「當夏五月日長之時在東井」,可證。
  (4)人:指漢朝人。
  (5)十六分:王充把一天分為十六等分,規定二月春分,太陽晝夜各行八分,以後每月晝行遞增一分,夜行遞減一分。到五月夏至,太陽晝行十一分,夜行五分。此後,每月晝行減一分,夜行增一分。至八月秋分,又晝夜各行八分。
  (6)日月有九道:東漢時,一般認為日行中道,即黃道,而月行九道。所謂九道,就是按黃道的東、南、西、北各為兩道(陰陽五行家稱為青道、赤道、白道、黑道),加上黃道,共九道。立春、春分,月出黃道東青道;立夏、夏至,月出黃道南赤道;立秋、秋分,月出黃道西白道;立冬、冬至,月出黃道北黑道。
  (7)一分道:指太陽經過「一分」所走的路程。日行月從一分道:指太陽每月遵循一分道長的路程運行,即冬至後每月遞增一分道,夏至後每月遞減一分道。這是從四季晝夜時刻的變化來推論太陽的運行。
  (8)十六道:根據《淮南子·天文訓》記載,日出暘谷,經咸池、扶桑、曲河、曾泉、桑野、衡陽、昆吾、鳥次、悲谷、女紀、淵虞、連石、悲泉、虞淵,至蒙谷定昏,共十六所。王充這裡所說的十六道,正與十六所合。
  【譯文】
  有人問:「每當夏天農曆五月白晝最長的時候,太陽處在東井,東井靠近北斗星,所以白晝最長。現在考察五月時,太陽寅時從東北升起,戌時向西北落下。太陽經過的路程很長,離人又遠,為什麼能知道它是寅時從東北升起,戌時向西北落下呢?」因為太陽處於東井的時候,離人與北斗星很近。東井靠近北斗星,沿著北斗星旋轉,這樣,人們就能經常看到東井和太陽了。這時,要是東井在北斗星的旁邊,豈不是夜晚就經常成為白晝了!這樣,太陽白晝運行十六分,人們就能常常看見它,而不再有太陽出沒的問題。儒者有人說:「太陽和月亮運行有九道,所以說太陽運行有時遠有時近,白晝與黑夜也就有時長有時短。」還是就五月的時候來說,太陽白晝運行十一分,夜晚運行五分;六月份,太陽白晝運行十分,夜晚運行六分;從六月往後到十一月份,太陽白晝每月減少運行一分。這就是太陽運行每月遵循一分道的原則,可見,年年太陽每天都按十六分道運行,哪裡只是九道呢?
  【原文】
  32·6或曰:「天高南方,下北方。日出高,故見;入下,故不見。天之居若倚蓋矣(1),故極在人之北,是其效也。極,其天下之中(2),今在人北,其若倚蓋,明矣。」日(3):明既以倚蓋喻(4),當若蓋之形也。極星在上之北,若蓋之葆矣(5);其下之南,有若蓋之莖者(6),正何所乎?夫取蓋倚於地,不能運,立而樹之,然後能轉。今天運轉,其北際不著地者(7),觸礙何以能行?由此言之,天不若倚蓋之狀,日之出入不隨天高下,明矣。
  【註釋】
  (1)居:固定。倚:偏朝一邊。天之居若倚蓋:古代的蓋天說認為,大地是方的,天像一個斜放著的車蓋(類似撐開的傘)罩著大地。這樣,天就南邊高,北邊低,中心向北靠。
  (2)其:疑「在」字之誤。下文「今在人北」,承此為文,可證。
  (3)日:以下是王充發表對「或曰」的看法,故疑「日」系「曰」形近而誤。
  (4)明:根據文意,疑是衍文。
  (5)葆:保鬥,車蓋正中的帽頂。
  (6)莖:這裡指車蓋正中支撐車蓋的桿子。
  (7)不:根據文意,疑是衍文。
  【譯文】
  有人說:「天南方高,北方低。太陽高高昇起,所以看得見;太陽落下去,所以看不見。天就像斜放著的車蓋固定在空中,所以北斗星在人的北面,這就是天像個傾斜車蓋的證明。北斗星在天下的正中,現在在人們的北面,天像個傾斜著的車蓋,這已經很清楚了。我說:既然把天比喻為傾斜的車蓋,就應該像車蓋的形狀。北斗星在我們上空的北面,像車蓋的帽頂;那麼它的下面朝南,該有個像支撐車蓋的桿樣的東西,它正好在什麼地方呢?再說,拿車蓋斜放在地上,它不會運轉,把它樹立起來,然後才能轉動。現在天在運轉,它的北部邊沿接觸了大地,要是碰到障礙,怎麼能運轉呢?像這樣說來,天就不像個傾斜著的車蓋形狀,太陽的出沒也不跟天的高低有關,這是很清楚的了。
  【原文】
  32·7或曰:「天北際下地中,日隨天而入地,地密鄣隱,故人不見。
  然天地,夫婦也,合為一體。天在地中,地與天合,天地並氣,故能生物。北方陰也,合體並氣,故居北方。」天運行於地中乎?不則北方之地低下而不平也(1)?如審運行地中,鑿地一丈,轉見水源,天行地中,出入水中乎?如北方低下不平,是則九川北注(2),不得盈滿也。
  【註釋】
  (1)不:同「否」。
  (2)九:形容數目多。九川:這裡是所有河流的意思。
  【譯文】
  有人說:「天的北邊落入地中,太陽也跟隨天一起落進地裡,由於地嚴密地遮蔽著,所以人看不見。然則天地是夫妻,合成一體。天在地中,地與天合成一體,天和地並成一氣,所以能產生萬物。北方屬陰,天地合成一體並成一氣,因此住在北方。」天在地中運行嗎?否則,是北方的地低下而傾斜了?如果天真的在地中運行,鑿地一丈,轉眼就該看見水源,天在地中運行,在水中出沒嗎?如果北方低下傾斜,那麼所有的河流都應該向北傾注,而不會充滿水了。
  【原文】
  32·8實者,天不在地中,日亦不隨天隱,天平正與地無異。然而日出上、日入下者,隨天轉運。視天若覆盆之狀,故視日上下然,似若出入地中矣。然則日之出,近也;其入,遠,不復見,故謂之入。運見於東方(1),近,故謂之出。何以驗之?系明月之珠於車蓋之橑(2),轉而旋之,明月之珠旋邪(3)?人望不過十里,天地合矣,遠,非合也。今視日入,非入也,亦遠也。當日入西方之時,其下民亦將謂之日中(4)。從日入之下,東望今之天下,或時亦天地合。如是,方天下在南方也(5),故日出於東方,入於北方之地(6),日出北方,入於南方。各於近者為出,遠者為入。實者不入,遠矣。臨大澤之濱,望四邊之際與天屬。其實不屬,遠若屬矣。日以遠為入,澤以遠為屬,其實一也。澤際有陸,人望而不見。陸在,察之若望(7);日亦在,視入若入,皆遠之故也。太山之高,參天入雲,去之百里,不見埵塊(8)。夫去百里,不見太山,況日去人以萬里數乎?太山之驗,則既明矣。試使一人把大炬火夜行於道,平易無險,去人不一里(9),火光滅矣。非滅也,遠也。今日西轉不復見者,非入也。
  【註釋】
  (1)見:同「現」。
  (2)橑(liao遼):通「轑」,車蓋頂上的方形輻條。
  (3)王充舉這個例子,是想說明太陽是附著在天體上運行的,而不是離開天體自己運行的。
  (4)根據文意,疑「下」後脫一「之」字。《晉志》引作「其下之人」,可證。
  (5)根據文意,疑「方」下脫「今」字。後文有「方今天下在東南之上」,可證。
  (6)日出於東方,入於北方之地,句難通。日出於東方,入於西方是常理,故疑「於」下奪「西方」二字。
  (7)望:上言「人望而不見」,此當言「察之若亡」故疑「望」系「亡」聲近而誤。
  (8)埵:(duǒ朵)塊:小土堆。
  (9)不一里:《晉書·天文志》、《隋書·天文志》、《太平御覽》卷四引《論衡》文皆作「十里」。可從。
  【譯文】
  實際上,天下在地中,太陽也不跟隨天隱沒,天平正跟地沒有兩樣。然而太陽升上天空,太陽落入地下,是跟隨著天運轉的。看天像盆倒扣的形狀,所以看太陽出來是一上一下的樣子,好像是從地中升起又落入地中。其實,能看見太陽出來,是它靠近人;看見它落下去,是它離人遠,不再看見了,所以認為它入地了。太陽運行出現在東方,靠近人了,所以稱為日出。用什麼證明呢?把光亮的珠子栓在車蓋的轑上,旋轉車蓋,光亮的珠子本身會轉動嗎?人往前看不超過十里,天地就會在一起,這是遠的緣故,這不是真正合在一起。現在看見太陽落入地下,並不是真落入地下,也是遠的緣故。當太陽向西方落下的時候,那些正處在太陽下的人還會認為是中午。從太陽落下的地方,向東看現在的天下,或許也天地合在一起了。像這樣,現在的中國在南方,所以太陽從東方升起,向西方落下。在北方的土地上,太陽從北方升起,朝南方落下。它們都靠近人所以叫日出,離人遠所以叫日落。實際上太陽沒有落入地下,只是離人遠了。站在靠近大湖的水邊,看見大湖四面的邊沿都與天相連。實際上並不相連,是因為遠了,看起來好像相連一樣。太陽以離人遠為日落,大湖以離人遠為相連,它們實際上道理是一樣的。大湖那邊有陸地,人看不見。陸地是在的,只是看它像沒有一樣;太陽也是存在的,只是看它像落進地下一樣;都是離人遠的緣故。泰山很高,高出空際插入雲霄,離它百里,連個小土堆的樣子都看不見,既然離開百里,就看不見泰山,何況太陽離人要用萬里來計算呢?泰山的驗證,就已經很清楚了。假使一個人拿著火炬夜晚在路上走,地面平坦沒有障礙,離開人們十里,火光就消失了。不是火光消失了,而是離人太遠的緣故。現在太陽向西運轉不再看得見,並不是它落入地下了。
  【原文】
  32·9問曰:「天平正與地無異,今仰視天,觀日月之行,天高南方下北方,何也?」曰:方今天下在東南之上,視天若高。日月道在人之南,今天下在日月道下,故觀日月之行,若高南下北也。何以驗之?即天高南方(1),之星亦當高(2)。今視南方之星低下,天復低南方乎?夫視天之居近者則高,遠則下焉。極北方之民以為高,南方為下。極東、極西,亦如此焉。皆以近者為高,遠者為下。從北塞下,近仰視斗極,且在人上。匈奴之北,地之邊陲,北上視天,天復高北下南,日月之道,亦在其上。立太山之上,太山高;去下十里,太山下。夫天之高下,猶人之察太山也。平正,四方中央高下皆同。今望天之四邊若下者,非也,遠也。非徒下,若合矣。
  【註釋】
  (1)即:如果。
  (2)根據文意,疑「之」上奪「南方」二字。與下句「今視南方之星低下,天復低南方乎」,相反成文,可證。
  【譯文】
  有人問:「既然天平正與地沒有兩樣,那麼現今抬頭看天,觀察太陽和月亮的運行,卻是天的南方高北方低,為什麼呢?」回答是:現今中國在東南方的大地上,所以看天好像很高。太陽和月亮運行的軌道在人們的南面,現在中國在太陽和月亮運行軌道的下面,所以觀察太陽和月亮的運行,就像南面高北面低。拿什麼證明呢?因為如果天的南方高,南方的星星也應當高。現在看南方的星星很低,那麼天的南方反過來不也該變低了嗎?看天處於靠近人的就高,離人遠的就低。最北面的人認為高的,最南面的人卻認為低。最東面的與最西面的,也是這種情況。都是以靠近人的為高,離人遠的為低。從北部邊塞下面,就近抬頭看北斗星,還是在人們的上空。匈奴的北面,是大地的邊沿,從北面往上看天,天反過來北面高南面低,太陽和月亮運行的軌道,也還是在天上。站在泰山頂上,覺得泰山很高;離開泰山十里,就覺得泰山變低了。其實,天的高低,就像人觀察泰山一樣。天平平正正,四面和中央的高低都是一樣的。如今看天的四邊好像低了,其實不是,是離人遠的緣故。看起來天的四邊不僅僅是低了,而且與地好像是合在一起的。
  【原文】
  32·10儒者或以旦暮日出入為近,日中為遠;或以日中為近,日出入為遠(1)。其以日出入為近、日中為遠者,見日出入時大,日中時小也。察物近則大,遠則小,故日出入為近,日中為遠也。其以日出入為遠、日中時為近者,見日中時溫,日出入時寒也。夫火光近人則溫,遠人則寒,故以日中為近,日出入為遠也。二論各有所見,故是非曲直未有所定。如實論之,日中近而日出入遠。何以驗之?以值竿於屋下。夫屋高三丈,竿於屋棟之下,正而樹之,上扣棟(2),下抵地,是以屋棟去地三丈。如旁邪倚之,則竿末旁跌(3),不得扣棟,是為去地過三丈也。日中時,日正在天上,猶竿之正樹去地三丈也。日出入,邪在人旁(4),猶竿之旁跌去地過三丈也。夫如是,日中為近,出入為遠,可知明矣。試復以屋中堂而坐一人,一人行於屋上,其行中屋之時,正在坐人之上,是為屋上之人與屋下坐人相去三丈矣。如屋上人在東危若西危上,其與屋下坐人相去過三丈矣。日中時,猶人正在屋上矣;其始出與入,猶人在東危與西危也。日中去人近,故溫;日出入遠,故寒。然則日中時日小,其出入時大者,日中光明,故小;其出入時光暗,故大。猶晝日察火,光小;夜察之,火光大也。既以火為效,又以星為驗。晝日星不見者,光耀天之也,夜無光耀,星乃見。夫日月,星之類也。平旦、日入光銷(5),故視大也。
  【註釋】
  (1)參見桓譚《新論》。
  (2)扣:通「叩」,敲打。這裡是碰著的意思。
  (3)末:樹梢。這裡指竿子。跌:摔倒。這裡是傾倒的意思。
  (4)人:根據文意,疑是「天」之誤。上文「正在天上」與「邪在天旁」相對為文,可證。
  (5)平旦:天剛亮。銷:衰。這裡是微弱的意思。
  【譯文】
  儒者有人認為早晨太陽出來和傍晚落下時離人近,太陽正中時離人遠;又有人認為太陽正中時離人近,日出日落時離人遠。那些認為日出日落離人近、日中離人遠的,是見日出日落時太陽大,日中時太陽小。觀察物體近就大,遠就小,所以日出日落時離人近,日中時離人遠。那些認為日出日落太陽離人遠、日中時離人近的,是見日中時天氣溫暖,日出日落時天氣寒冷。由於火光離人近就溫暖,離人遠就寒冷,所以認為太陽正中時離人近,日出日落時離人遠。兩種議論各有見解,因此是非曲直無法確定。按實際來說,太陽正中時離人近而日出日落時離人遠。用什麼證明呢?拿在屋下樹棵竿子來證明。房屋高三丈,竿子在屋樑下面,把它筆直地立起,竿尖頂著屋樑,下面抵著地,這樣屋樑離地就剛好三丈。如果把竿子斜靠著屋樑,那麼竿子就會朝一邊傾倒,不會頂著屋樑,這是因為離地超過三丈的緣故。日中的時候,太陽在天的正中,就像竿子筆直地立著離地只有三丈一樣。日出日落的時候,太陽斜斜地附著在天邊,就像竿子朝一邊傾倒離地超過三丈一樣。像這樣,太陽正中時離人近,日出日落時離人遠,就可以理解清楚了。試試再讓堂屋的正中坐一個人,另一個人在屋頂上走,當他走到屋頂正中的時候,正好在坐著的人上面,這是因為屋頂的人跟屋內坐著的人相離剛好三丈的緣故。如果屋頂的人是在東邊屋脊或西邊屋脊上,那麼他與屋內坐著的人相離就會超過三丈。日中時的太陽,就像人在屋頂的正中;那剛出來和剛落下的太陽,就像人在東邊屋脊與西邊屋脊上。太陽正中離人近,所以溫暖;日出日落離人遠,所以寒冷。但是日中時的太陽小,那日出日落時的大,這是由於太陽正中時陽光明亮,所以看起來小;那日出日落時陽光暗淡,所以看起來大。就像白天看火,火光小;晚上看火,火光大一樣。既然用火作了應證,再用個星星來作證明。白天看不見星星,是因為陽光照耀淹沒了它們,夜晚沒有陽光照耀,星星才能看見。太陽和月亮,跟星星同類。由於天亮和傍晚陽光微弱,所以看起來太陽就大了。
  【原文】
  32·11儒者論日旦出扶桑(1),暮入細柳(2)。扶桑,東方地(3);細柳,西方野也(4)。桑、柳,天地之際,日月常所出入之處。問曰:歲二月、八月時,日出正東,日入正西,可謂日出於扶桑,入於細柳。今夏日長之時,日出於東北,入於西北;冬日短之時,日出東南(5),入於西南。冬與夏,日之出入,在於四隅,扶桑、細柳正在何所乎?所論之言,猶謂春、秋,不謂冬與夏也。如實論之,日不出於扶桑,入於細柳。何以驗之?隨天而轉(6),近則見,遠則不見。當在扶桑、細柳之時,從扶桑、細柳之民,謂之日中。之時(7),從扶桑、細柳察之,或時為日出入。若以其上者為中(8),旁則為旦夕,安得出於扶桑,入細柳?
  【註釋】
  (1)根據文意,疑「論」下脫一「曰」字。後文有「儒者論曰」,可證。扶桑:地名。傳說在漢時中國東面二萬餘裡處。
  (2)細柳:地名。又稱昧谷。傳說西方日落之處。
  (3)根據文氣,疑「方」後脫一「之」字。《藝文類聚》卷一、《太平御覽》卷四引《論衡》文作「東方之地」,可證。
  (4)根據文氣,疑「方」後脫一「之」字。《藝文類聚》卷一、《太平御覽》卷四引《論衡》文作「西方之地」,可證。
  (5)根據文氣,疑「出」後脫一「於」字。上文「日出於東北,入於西北」,可證。
  (6)根據文意,疑「隨」上奪一「日」字。
  (7)句不可讀。根據文意,疑是「日中」二字重出漏抄。
  (8)若:根據文意,疑「皆」字之誤。
  【譯文】
  儒者議論說,太陽早晨從扶桑升起,傍晚在細柳落下。扶桑是東方最遠的地方;細柳是西方最遠的原野。扶桑與細柳是天地的邊沿,是太陽和月亮天天升起與落下的地方。每年農曆二月和八月的時候,太陽從正東昇起,從正西落下,可以說太陽是出於扶桑,入於細柳了。如今夏天白晝長的時候,太陽是從東北方升起,朝西北方落下;冬天白晝短的時候,太陽是從東南方升起,朝西南方落下。冬天和夏天,太陽的出入,在天的四角,那麼扶桑和細柳又正處在什麼地方呢?儒者談論的話,春、秋天還可以這樣說,冬、夏天就不能這樣說了。按實際情況來說,太陽不是從扶桑升起,也不朝細柳落下。用什麼證明呢?太陽跟隨著天運轉,離人近就能看見,離人遠就看不見。當太陽在扶桑或細柳的時候,從扶桑、細柳的人看來,認為是太陽在正中。當我們處於太陽正中的時候,從扶桑、細柳的人看來,或許正是日出或日落的時候。人們都以太陽在自己的頂上為日中,在兩側就為早晨與傍晚,怎麼能說太陽是出於扶桑,入於細柳呢?
  【原文】
  32·12儒者論曰:「天左旋(1),日月之行,不繫於天(2),各自旋轉(3)」。難之曰:使日月自行,不繫於天,日行一度(4),月行十三度(5),當日月出時,當進而東旋,何還始西轉?繫於天,隨天四時轉行也。其喻若蟻行於磑上(6),日月行遲,天行疾,天持日月轉,故日月實東行,而反西旋也。
  【註釋】
  (1)左旋:這裡指由東向西旋轉。天左旋:這是蓋天說和渾天說的說法。蓋天說認為天的運行像推磨,渾天說認為天的運行像車輪轉動。
  (2)系:掛,懸。這裡是附著的意思。
  (3)日月之行,不繫於天,各自旋轉:這是漢代宣夜的說法。他認為,天是茫茫蒼蒼、無邊無際的,是沒有形體的,日月和星星並不附著在天上,而是浮在空中靠氣轉動的。
  (4)日行一度:古代天文學家把一周天分成三百六十五度四分之一,作為觀察日月和星星運行的尺度。太陽每天運行一度。參見《淮南子·天文訓》。
  (5)月行十三度:月亮每天運行十三度七十六分度之二十八。
  (6)磑(wei味):磨盤。若蟻行於磑上:蓋天說認為:天由東向西旋轉,日月和星星是由西向東運行,就像螞蟻在磨盤朝著磨盤運動的反方向行走一樣。參見《晉書·天文志》。
  【譯文】
  儒者議論說:「天向左旋轉,太陽和月亮的運行,不是附著在天上,而是各自旋轉的。」我要責難地問:假使太陽和月亮各自運行,不附著在天上,太陽每天運行一度,月亮每天運行十三度,那麼當太陽和月亮出來的時候,應該進而由西向東旋轉,為什麼每天反倒由東開始向西旋轉呢?太陽和月亮由東向西旋轉,是因為它們附著在天上,跟隨天四季運轉的緣故。那像螞蟻在磨盤上行走的比喻,正說明太陽和月亮運行慢,天運行得快,天帶著太陽和月亮轉動,所以日月實際上是由西向東運行,但看起來卻反成了由東向西旋轉了。
  【原文】
  32·13或問:「日、月、天皆行,行度不同,三舒疾,驗之人、物,為以何喻(1)?」曰:天,日行一周。日行一度二千里,日晝行千里,夜行千里。麒麟晝日亦行千里(2)。然則日行舒疾與麒麟之步相似類也。月行十三度,十度二萬里,三度六千里,月一旦夜行二萬六千里(3),與晨鳧飛相類似也(4)。天行三百六十五度,積凡七十三萬里也。其行甚疾,無以為驗,當與陶鈞之運(5),弩矢之流,相類似乎!天行已疾,去人高遠,視之若遲。蓋望遠物者,動若不動,行若不行。何以驗之?乘船江海之中,順風而驅,近岸則行疾,遠岸則行遲。船行一實也,或疾或遲,遠近之視使之然也。仰視天之運,不若麒麟負日而馳(6),皆暮而日在其前(7)。何則?麒麟近而日遠也。遠則若遲,近則若疾,六萬里之程,難以得運行之實也。
  【註釋】
  (1)根據文意,疑「為」與「何」應互易。
  (2)麒麟:疑是「騏驥」之誤。《初學記》卷一、《太平御覽》卷四引《論衡》文皆作「騏驥」,可證。下同。騏驥:良馬,能日行千里。
  (3)旦:根據文意,疑是「日一」豎刻兩字相連而誤。上文言「日晝行千里,夜行千里」下文言「天一日一夜行三百六十五度」,可一證。《初學記·日部》、《太平御覽》卷四、《玉海》卷一引《論衡》文皆作「一日一夜」,可二證。
  (4)鳧(fu扶):野鴨。
  (5)陶鈞:做陶器的轉輪。
  (6)負:這裡是在。。下的意思。
  (7)皆:根據文意,疑「比日」兩字豎刻連誤。比:及,到了。
  【譯文】
  有人問:「太陽、月亮和天都在運行,運行的度數不同,三者有慢有快,用人和物來證明,拿什麼來作比喻呢?」我說:天,每天運行一周,太陽每天運行一度是二千里,白天運行一千里,夜晚運行一千里。騏驥白天也跑一千里。那麼太陽每天運行的快慢跟騏驥跑的速度差不多。月亮每天運行十三度,十度是二萬里,三度是六千里,月亮一天一夜要運行二萬六千里,跟早晨飛來的野鴨飛行速度差不多。天運行三百六十五度,乘積共七十三萬里。它運行得很快,沒有可以用來作驗證的東西,大概應當與陶鈞的運轉,射出去的箭的飛行速度差不多吧!天雖然運行很快,由於離人又高又遠,因此看起來它好像運行得很慢。但凡看遠的東西,運動的就像沒有運動一樣,運行的就像沒有運行一樣。用什麼來證明呢?乘船在江海中,順風行駛,船靠近岸邊人就感到它走得快,遠離岸邊就覺得它走得慢。其實船行的速度是一樣的,有時感到它快,有時又覺得它慢,這是因為看時距離遠近不同,才造成這種情況。抬頭看天空太陽運行,不如騏驥在太陽底下跑得快,但到了太陽落山的時候,太陽卻在騏驥的前邊。為什麼呢?因為騏驥離人近而太陽離人遠的緣故。離人遠就好像很慢,離人近就好像很快,人與天相距六萬里的路程,太陽運行的真實情況就很難知道了。
  【原文】
  32·14儒者說曰:「日行一度,天一日一夜行三百六十五度。天左行,日月右行,與天相迎。」問日月之行也(1),繫著於天也。日月附天而行,不直行也(2)。何以言之?《易》曰:「日月星辰麗乎天(3),百果草木麗於土(4)。」麗者,附也。附天所行,若人附地而圓行,其取喻若蟻行於磑上焉。
  【註釋】
  (1)問:上引儒者的說法,下面王充發表自己的意見,按本篇文例無「問」字,故疑是衍文。
  (2)根據文意,疑「直」下脫一「自」字。後文有「何知不離天直自行也」,又有「此日能直自行,當自東行」,可證。
  (3)麗:附著。乎:於,在。
  (4)引文參見《易經·離卦·彖辭》。
  【譯文】
  儒者說:「太陽每天運行一度,天一天一夜運行三百六十五度。天由右向左運行,太陽和月亮從左向右運行,剛好跟天相互迎面而行。」太陽和月亮的運行,是附著於天的。日月依附於天運行,不是直接自己運行的。為什麼這樣說呢?《周易》上說:「太陽、月亮和星星都附著於天,各種果實和草木都附著於地。」麗,是附著的意思。日月附著於天運行,就像人在地上轉著圓圈行走一樣,因此拿像螞蟻在磨盤上朝相反方向行走來作比喻。
  【原文】
  32·15問曰:「何知不離天直自行也?」如日能直自行,當自東行,無為隨天而西轉也。月行與日同,亦皆附天。何以驗之?驗之似雲(1)。雲不附天,常止於所處。使不附天(2),亦當自止其處。由此言之,日行附天明矣。
  【註釋】
  (1)似:根據文意,疑是「以」形近而誤。
  (2)下言「日行附天明矣」,故疑此「使」字下奪一「日」字。
  【譯文】
  有人問:「怎麼知道日月不能脫離天直接自己運行呢?」如果太陽能直接自己運行,就應該由西向東運行,用不著跟隨天由東向西旋轉了。月亮的運行與太陽一樣,也都附著於天。拿什麼來證明呢?用雲來作證明。雲不依附於天,所以不隨天運行,而常常在原來的位置上停留。假使太陽不附著於天,那麼也應當自動停止在原來的地方。像這樣說,太陽運行是附著於天的,就很明白了。
  【原文】
  32·16問曰:「日,火也。火在地不行,日在天何以為行?」曰:附天之氣行,附地之氣不行。火附地,地不行,故火不行。難曰:「附地之氣不行,水何以行?」曰:水之行也,東流入海也。西北之高,東南方下,水性歸下,猶火性趨高也。使地不高西方,則水亦不東流。難曰:「附地之氣不行,人附地,何以行?」曰:人之行,求有為也。人道有為,故行求。古者質樸,鄰國接境,雞犬之聲相聞,終身不相往來焉。難曰:「附天之氣行,列星亦何以不行?」曰:列星著天,天已行也,隨天而轉,是亦行也。難曰:「人道有為故行,天道無為何行?」曰:天之行也,施氣自然也,施氣則物自生,非故施氣以生物也。不動(1),氣不施,氣不施,物不生,與人行異。日月五星之行(2),皆施氣焉。
  【註釋】
  (1)本句語義不完整,《黃氏日鈔》卷五十七引《論衡》文作「天不動」,可從。(2)五星:指金星、木星、水星、火星、土星。
  【譯文】
  有人問:「太陽是火。火在地上不運行,太陽在天上為什麼又運行呢?」回答是:附著於天的氣運行,附著於地的氣不運行。火附著於地,地不運行,所以火也不運行。責難的人說:「附著於地的氣不運行,水為什麼流動呢?」回答是:水流動,是向東流入大海。因為西北方高,東南方低,水的本性流向低處,就像火的本性趨向高處一樣。假使地不西面高,那麼水也不向東面流。責難的人說:「附著於地氣不運行,人附著於地,為什麼行走呢?」回答是:人能行走,是因為有所尋求有所作為的緣故。人的思想想有所作為,必然要行走要尋求。古代的人樸實,就是鄰國接壤,雞犬的叫聲能互相聽見,一輩子也不會相互往來。責難的人說:「附著於天的氣運行,那麼星星又為什麼不運行呢?」回答是:星星附著於天,天已在運行,隨著天旋轉,這也是在運行了。責難的人說:「人的思想想有所作為必然要行走,天意無所作為為什麼運行呢?」回答是:天運行,是在自然而然地散佈氣,施放了氣那麼萬物就會自然產生。而不是故意施放氣來使萬物產生。天不轉動,就不會施放出氣,不施放氣,就不會產生萬物,可見天的運行跟人的行走不一樣。太陽、月亮和五顆恆星的運行,都是由於天散佈了氣的緣故。
  【原文】
  32·17儒者曰:「日中有三足烏,月中有兔、蟾蜍(1)。」夫日者,天之火也,與地之火無以異也。地火之中無生物,天火之中何故有烏?火中無生物,生物入火中,燋爛而死焉,烏安得立?夫月者,水也。水中有生物,非兔、蟾蜍也。兔與蟾蜍久在水中,無不死者。日月毀於天(2),螺蚌汨於淵(3),同氣審矣(4)。所謂兔、蟾蜍者,豈及螺與蚌邪?且問儒者:烏、兔、蟾蜍,死乎,生也?如死,久在日月,燋枯腐朽;如生,日蝕時既(5),月晦常盡(6),烏、兔、蟾蜍皆何在?夫烏、兔、蟾蜍,日月氣也,若人之腹髒,萬物之心膂也(7)。月尚可察也,人之察日無不眩(8),不能知日審何氣(9),通而見其中有物名曰烏乎(10)?審日不能見烏之形(11),通而能見其足有三乎(12)?此已非實。且聽儒者之言,蟲物非一(13),日中何為有烏,月中何為有兔、蟾蜍?
  【註釋】
  (1)蟾蜍(chanchu纏除):一種兩棲動物。通稱癩蛤蟆或疥蛤蟆。引文參見《淮南子·精神訓》。
  (2)日:從上文「夫月者」而下都在說月,不涉及「日」,故疑「日」是衍文。本書《偶會篇》、《順鼓篇》都作「月毀於天」,可證。毀:壞。這裡指月缺。
  (3)汨:遞修本作「泊」,可從。泊:通「薄」,少。
  (4)審:明白,清楚。
  (5)既:盡,完全。
  (6)晦:陰曆每月的最後一天。
  (7)膂(lǚ旅):脊樑骨。
  (8)本句語意不完整,疑「日」下因形近漏抄一「日」字。後文有「仰察一日,目猶炫耀」,語意正同,可證。
  (9)審:確實,究竟。
  (10)通:通「庸」,難道。而:通「能」。
  (11)審:如果。
  (12)能:上「而」字通「能」,兩字意義重複,故疑「能」是「而」的旁注誤入正文。上文「通而見其中有物名曰烏乎」,可證。
  (13)蟲物:泛指動物。
  【譯文】
  儒者說:「太陽裡有三隻腳的烏鴉,月亮裡有兔子和癩蛤蟆。」其實,太陽是天上的火,它與地上的火沒有什麼兩樣。地上的火中沒有有生命的東西,天上的火中為什麼有烏鴉呢?火中不存在有生命的東西,有生命的東西進到火裡,會被燒焦而死,烏鴉怎麼能生存呢?月亮是水。水裡存在有生命的東西,但不是兔子和癩蛤蟆。兔子和癩蛤蟆長期在水裡,沒有不死的。月亮在天上殘缺,螺蚌在深水潭裡消減,因為它們同屬一種氣,這是很明白的。月中的所謂兔子和癩蛤蟆,難道與螺蚌相反不同氣嗎?還要問問儒者:烏鴉、兔子、癩蛤蟆是死的呢,還是活的呢?如果是死的,長期在太陽與月亮裡,要麼燒焦了,要麼腐朽了;如果是活的,日蝕的時候太陽會完全看不見,月亮在每月末經常會消失,那麼烏鴉、兔子、癩蛤蟆又都在什麼地方呢?其實,烏鴉、兔子、癩蛤蟆,是日月的氣,就像人肚子裡的五臟、萬物的心和脊樑骨一樣是看不見的。月亮還可以看清,人看太陽眼睛沒有不眼花繚亂的,既然不能知道太陽究竟是什麼氣,又豈能看見它裡面有東西名叫烏鴉呢?如果不能看清太陽中烏鴉的形狀,又豈能看清烏鴉有三隻腳呢?這已清楚不是事實了。姑且聽從儒者的說法,動物不止一種,那麼太陽中為什麼只有烏鴉,月亮中為什麼只有兔子和癩蛤蟆呢?
  【原文】
  32·18儒者謂:「日蝕,月蝕也(1)。」彼見日蝕常於晦朔,晦朔月與日合,故得蝕之。夫春秋之時,日蝕多矣(2)。經曰(3):「某月朔,日有蝕之。」日有蝕之者,未必月也。知月蝕之,何諱不言月?說(4):「日蝕之變,陽弱陰強也。」人物在世,氣力勁強,乃能乘凌(5)。案月晦光既,朔則如盡,微弱甚矣,安得勝日?夫日之蝕,月蝕也(6)。日蝕謂月蝕之,月誰蝕之者?無蝕月也,月自損也。以月論日,亦如日蝕(7),光自損也。大率四十一二月,日一食;百八十日,月一蝕。蝕之皆有時,非時為變,及其為變,氣自然也。日時晦朔,月復為之乎?夫日當實滿,以虧為變,必謂有蝕之者,山崩地動,蝕者誰也?
  【註釋】
  (1)本句語意不完整,疑「蝕」下奪一「之」字。下文有「故得蝕之」,「知月蝕之」,可證。
  (2)日蝕多矣:據記載,春秋二百四十二年中,發生過日食三十七次。
  (3)經:指《春秋》。
  (4)根據文意,疑「說」上脫一「或」字。下文有「或說日食者月掩之也」,文例相同,可證。
  (5)乘凌:欺凌,欺壓。
  (6)根據文意,疑「月」上奪一「非」字。
  (7)如:句子難通,疑是「知」字形近而誤。
  【譯文】
  儒者說:「日食是月亮侵蝕了太陽。」他們經常在月末和月初看見日食,因為月末和月初月亮與太陽重合,所以月亮能侵蝕太陽。春秋的時候,日食多。《春秋》經上說:「某月初一,太陽被侵蝕了。」太陽被侵蝕,未必是月亮侵蝕的。因為知道是被月亮侵蝕的,為什麼迴避不提月亮呢?有人說:「日食這種變異,是陽氣弱陰氣強的緣故。」世上的人和動物,力量強大的,才能欺壓弱小的。考察月亮月末的光已經用盡,初一也跟用盡差不多,微弱得很,怎麼能勝過太陽呢?其實,日食與月食一樣。太陽被侵蝕就說是月亮侵蝕的,那麼月亮又是被誰侵蝕的呢?可見沒有誰侵蝕月亮,而是月亮自己殘缺的。用月亮的情況來判斷太陽的情況,也就知道日食時,陽光是太陽自己減弱的。大約四十一二個月,有一次日食;一百八十天,有一次月蝕。日食月食都有一定時間,違背時間就是變異,至於發生變異,也是氣自然而然形成的。日食的時間總在月末和月初,又是月亮造成的嗎?太陽應當是圓的滿的,把虧損作為變異,就一定認為有侵蝕它的,那麼山搖地動,侵蝕者是誰呢?
  【原文】
  32·19或說:「日食者,月掩之也。日在上,月在下,障於日之形也(1)。日月合相襲,月在上,日在下者,不能掩日;日在上,月在日下(2),障於日(3),月光掩日光(4),故謂之食也。障於月也,若陰雲蔽日月不見矣。其端合者(5),相食是也。其合相當如襲辟者(6),日既是也。」日月合於晦朔,天之常也。日食,月掩日光,非也。何以驗之?使日月合,月掩日光,其初食崖當與旦復時易處(7)。假令日在東,月在西,月之行疾,東及日,掩日崖,須臾過日而東,西崖初掩之處光當復,東崖未掩者當復食。今察日之食,西崖光缺,其復也;西崖光復,過掩東崖復西崖,謂之合襲相掩障,如何?
  【註釋】
  (1)日:疑「月」形近而誤。上文言「日食者,月掩之也」,下文言「月光掩日光」,可一證。又言「障於月也,若陰雲蔽日月不見矣」,正作「障於月」,可二證。
  (2)日:疑衍文。上有「月在下」,可證。
  (3)日:根據文意,疑「月」之誤。校證見上注(1)。
  (4)光:疑衍文。下文言「日食,月掩日光,非也」,又言「使日月合,月掩日光」,均無「光」字,可證。
  (5)端:正。
  (6)辟:通「璧」。
  (7)崖:邊。旦:根據文意,疑「且」字形近而誤。易處:交換位置。
  【譯文】
  有人說:「日食是月亮遮蓋了太陽。太陽在上面,月亮在下面,太陽被月亮遮住了形體。日月合在一起,互相重迭,月亮在上面,太陽在下面,無法遮住太陽;太陽在上面,月亮在下面,太陽被月亮遮住了,月亮也遮住了陽光,所以稱作「食」。太陽遮住月亮,就像陰雲遮蔽了日月看不見一樣。太陽和月亮正好相合,相互重迭。要是太陽和月亮合在一起相當於兩塊玉璧重迭,就是日全食了。日月月末月初重合在一起,是天常有的。日食是月亮遮住陽光,不對。用什麼來驗證呢?假使日月重合在一起,月亮遮住了陽光,那麼開始被侵蝕的那邊應當跟將要恢復的地方不同。假使太陽在東面,月亮在西面,月亮運行得快,向東運行到太陽在的地方,遮蓋了太陽的邊沿,一會兒經過太陽繼續向東,太陽西邊開始被遮住的地方陽光就應當恢復了,而東邊沒有被遮蓋的地方應該繼續被侵蝕。如今觀察日食,太陽西邊光亮被遮,過會兒就恢復了光亮;西邊恢復了光亮,月亮又移過去遮住了東邊,這樣西邊恢復了光亮,這怎麼能說成是日月相重迭遮掩呢?
  【原文】
  32·20儒者謂日月之體皆至圓,彼從下望見其形,若斗筐之狀,狀如正圓。不如望遠光氣(1),氣不圓矣(2)。夫日月不圓,視若圓者,人遠也(3)。何以驗之?夫日者,火之精也;月者,水之精也。在地,水火不圓;在天,水火何故獨圓?日月在天猶五星,五星猶列星,列星不圓,光耀若圓,去人遠也。何以明之?春秋之時,星隕宋都(4),就而視之,石也,不圓。以星不圓,知日月五星亦不圓也。
  【註釋】
  (1)如:疑係「知」形近而誤。
  (2)不:根據文意,疑「若」字之誤。
  (3)語意不完整。根據文意,疑「人」前奪一「去」字。下文「列星不圓,光耀若圓,去人遠也。」語意正同,可一證。《晉書·天文志》、《隋書·天文志》、《太平御覽》卷四引《論衡》文,皆有「去」字,可二證。
  (4)宋都:指春秋時宋國的都城,在今河南省商丘縣東南。以上事參見《春秋公羊傳·僖公十六年》。
  【譯文】
  儒者認為日月的形體都非常圓。他們從下往上看見日月的形體,像斗筐的形狀,像個正圓。他們不懂得瞭望遠方的光氣,氣就像圓的一樣。其實,日月本來不圓,看起來像個圓的,是離人很遠的緣故。以什麼來證明呢?因為太陽是火的精華,月亮是水的精華。在地上水火都不圓,在天上水火為什麼偏偏是圓的呢?日月在天上就像五顆恆星一樣,五顆恆星就像星星一樣,星星不圓,但星光閃耀卻像個圓的,這是離人很遠的緣故。用什麼來證明呢?春秋的時候,流星墜落在宋國的都城,湊近去看,是砣石頭,不圓。由於流星不是圓的,所以知道日月和五顆恆星也不是圓的。
  【原文】
  32·21儒者說日及工伎人家(1),皆以日為一。禹貢《山海經》言日有十(2)。在海外東方有湯谷(3),上有扶桑(4),十日浴沐水中;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淮南書》又言,燭十日(5)。堯時十日並出,萬物焦枯,堯上射十日(6)。以故不並一日見也。世俗又名甲乙為日,甲至癸凡十日,日之有十,猶星之有五也。通人談士,歸於難知,不肯辨明。是以文二傳而不定,世兩言而無主。
  【註釋】
  (1)伎:同「技」。工伎之家:古代指祝、史、射、御、醫、卜和各種手工業者。
  (2)貢:疑「益」之誤。《尚書·禹貢》無十日的記載,可一證。下文言「禹、益見之,則紀十日」,「禹、益見之,不能知其為日也」,「當禹、益見之,若斗筐之狀」,「禹、益所見,意似日非日也」,可二證。益:伯益。
  (3)湯(yang揚)谷:又叫暘谷。一說是「谷中水熱」,一說是東方極遠太陽升起的地方。
  (4)扶桑:這裡指古代神話中海外的大桑樹。
  (5)燭:照。
  (6)堯上射十日:《淮南子·本經訓》記載:是堯讓他的臣子后羿上射十日。
  【譯文】
  儒者說太陽和工伎們一樣,都認為太陽是一個。禹和伯益的《山海經·海外東經》上說太陽有十個,在海外的東方有座湯谷,湯谷上有棵扶桑樹,十個太陽在這裡水中洗澡;水中有棵高大的樹,九個太陽在樹的低枝上,一個太陽在樹的高枝上。《淮南子》上又說,用十個太陽照明;堯的時候十個太陽同時升起,萬物被燒焦枯死,於是堯朝天上射十個太陽,因此十個太陽就不同時在一天出現。社會上一般人又用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作為太陽的名稱,從甲到癸共有十個太陽,太陽有十個,就像星星有五顆一樣。就是有學問、有口才的人,也都把它歸結為不容易弄明白的問題,不肯辨說清楚。因此,一個太陽和十個太陽兩種文字記載都流傳下來沒有定論,而世人對這兩種說法也沒有明確以誰為主。
  【原文】
  32·22誠實論之,且無十焉。何以驗之?夫日猶月也,日而有十,月有十二乎(1)?星有五,五行之精,金、木、水、火、土各異光色。如日有十,其氣必異。今觀日光無有異者,察其小大前後若一。如審氣異,光色宜殊;如誠同氣,宜合為一,無為十也。驗日陽遂火從天來(2)。日者,大火也(3)。察火在地,一氣也;地無十火,天安得十日?然則所謂十日者,殆更自有他物,光質如日之狀,居湯谷中水(4),時緣據扶桑,禹、益見之,則紀十日(5)。
  【註釋】
  (1)月有十二乎:古代用十二地支計月,所以王充這樣反問。
  (2)日:根據文意,疑係隸書「以」字形近而誤。陽遂:古代用來取火的凹面銅鏡。
  (3)大:疑是「天」形近而誤。上文有「夫日者,天之火也」,可一證。下文「察火在地」,相對成義,可二證。
  (4)中水:根據文意,疑「水中」之誤倒。
  (5)紀:通「記」,記載。
  【譯文】
  真按實際情況來說,沒有十個太陽。用什麼來證明呢?因為太陽像月亮一樣,太陽有十個,月亮會有十二個嗎?星有五星,它們是由五行的精氣構成,金、木、水、火、土五星各有各的光色。如果太陽有十個,它們的精氣必然不同。現在觀察陽光沒有什麼不同,觀察它的大小前後好像是一樣的。如果構成十個太陽的氣確實不一樣,那麼光色也該不同;它們如果真的同屬一種氣,就該合成一個了。可以用陽遂來證明火是從天上來的。太陽是天火。考察在地上的火,是同一種氣;地上沒有十種不同的火,天上怎麼能有十個不同的太陽呢?那麼所謂十個太陽,大概另外自有別的東西,它光的質地像太陽的樣子,生活在湯谷水中,有時攀緣停留在扶桑樹上,被禹和伯益看見了,就記載說有十個太陽。
  【原文】
  32·23數家度日之光,數日之質,刺徑千里。假令日出是扶桑木上之日,扶桑木宜覆萬里,乃能受之。何則?一日徑千里,十日宜萬里也。天之去人萬里余也(1)。仰察之,日光炫耀(2),火光盛明(3),不能堪也。便日出是扶桑木上之日,禹、益見之,不能知其為日也。何則?仰察一日,目猶炫耀,況察十日乎?當禹、益見之,若斗筐之狀,故名之為日。夫火如斗筐(4),望六萬之形(5),非就見之即察之體也(6)。由此言之,禹、益所見,意似日非日也。
  【註釋】
  (1)萬里余:本書「談天篇」說:「天之離天下,六萬餘裡。」下文言「望六萬里之形,非就見即察之體也。」又言「天之去地,六萬餘裡」,故疑「萬里余」當作「六萬餘裡」。
  (2)日:根據文意,疑「目」字形近而誤。下文言「仰察一日,目猶炫耀」,可證。
  (3)火光:這裡指日光。
  (4)火:火怎麼能像斗筐呢?上文言「儒者謂日月之體皆至圓。彼從下望見其形,若斗筐之狀,狀如正圓。」是說太陽像斗筐樣圓,故疑「火」系「日」之誤。
  (5)本句語意不明。根據文意,疑「萬」下脫一「裡」字。
  (6)之:全句義難通,疑「見」後的「之」是衍文。
  【譯文】
  天文歷算家計量了太陽的光,推算了太陽的質地,知道太陽的直徑是一千里。假使出來的太陽是扶桑樹上的太陽,扶桑樹就應該能遮蓋一萬里,才能承受住它們。為什麼呢?因為一個太陽直徑是一千里,十個太陽的直徑就該是一萬里。天離人六萬多里。抬頭看十個太陽,會眼光昏花,因為陽光太明亮了,人無法忍受。即便出來的太陽是扶桑樹上的太陽,禹和伯益看見了,也無法知道它們是太陽。為什麼呢?因為抬頭看一個太陽,眼睛就感到眼花繚亂,何況是看十個太陽呢?當禹和伯益看見它們,像斗筐的形狀,所以起名叫做「日」。這大如斗筐是遠離六萬里看到的形狀,不是就近看到的形體。由此說來,禹和伯益看見的,估計像太陽又不是太陽。
  【原文】
  32·24天地之間,物氣相類,其實非者多。海外西南有珠樹焉(1),察之是珠,然非魚中之珠也。夫十日之日,猶珠樹之珠也(2),珠樹似珠非真珠,十日似日非實日也。淮南見《山海經》,則虛言真人燭十日,妄紀堯時十日並出。
  【註釋】
  (1)珠樹:傳說中的一種樹,葉子像珍珠。參見《山海經·海外南經》。
  (2)之珠:疑是衍文。《太平御覽》卷八○三引《論衡》文無「之珠」二字,可一證。下文「珠樹似珠非真珠」只承「珠樹」為文,可二證。
  【譯文】
  天地之間,萬物的氣相類似而實際上不同的東西很多。海外西南方有種珠樹,看它是珠,然而又不是魚腹中的珍珠。那扶桑樹上十個太陽中的太陽,就像珠樹一樣,珠樹像珠而不是真的珠,十個太陽像太陽而又不是真的太陽。淮南王看見《山海經》,就虛構說仙人用十個太陽照明,於是隨便記載堯的時候十個太陽同時升起。
  【原文】
  32·25且日,火也;湯谷,水也。水火相賊,則十日浴於湯谷當滅敗焉(1)。火燃木,扶桑,木也,十日處其上,宜燋枯焉。今浴湯谷而光不滅,登扶桑而枝不燋不枯,與今日出同,不驗於五行,故知十日非真日也。且禹、益見十日之時,終不以夜。猶以晝也,則一日出,九日宜留,安得俱出十日?如平旦日未出,且天行有度數,日隨天轉行,安得留扶桑枝間,浴湯谷之水乎?留則失行度,得度差跌(2),不相應矣。如行出之日與十日異,是意似日而非日也。
  【註釋】
  (1)浴:洗澡。這裡作浸泡講。
  (2)差跌:同「蹉跌」,差錯。
  【譯文】
  何況,太陽是火,湯谷是水。水火相剋,那麼十個太陽浸泡在湯谷裡就該熄滅毀壞。火燒木,扶桑樹是木,十個太陽在它上面,就該被燒焦枯死。如今它們浸泡在湯谷裡而光不熄滅,爬在扶桑樹上而樹枝不枯焦,跟今天太陽出來的情況相同,這不符合五行相生相剋的道理,所以知道這十個太陽不是真的太陽。況且禹和伯益看見十個太陽的時候,始終不是在晚上。要是在白天,那麼一個太陽出來,另外九個太陽就該留下,怎麼能十個太陽同時出來呢?如果是黎明太陽沒有出來的時候,則天的運行有一定的度數,太陽是隨著天旋轉運行的,怎麼能停留在扶桑樹的樹枝上,浸泡在湯谷的水裡呢?要是停留在扶桑樹上、湯谷水中,那就不符合運行的度數,運行的度數就要發生差錯,跟太陽隨天轉不相應了。如果隨天運行出現的太陽與那十個太陽不同,這樣推測起來那十個太陽只是像太陽而又不是太陽了。
  【原文】
  32·26《春秋》莊公七年(1):「夏四月辛卯,夜中恆星不見(2),星霣如雨者(3)。」《公羊傳》曰:「如雨者何?非雨也。非雨,則曷為謂之如雨?不修《春秋》曰(4):『雨星,不及地尺而復(5)。』君子修之,曰:『星霣如雨』。」不修《春秋》者,未修《春秋》時魯史記,曰:「星霣如雨(6),不及地尺而復。」君子者,孔子。孔子修之曰「星霣如雨」。孔子之意以為地有山陵樓台,云「不及地尺」,恐失其實,更正之曰:「如雨」。如雨者,為從地上而下,星亦從天霣而復,與同,故曰「如」。夫子雖云「不及地尺」(7),但言「如雨」,其謂霣之者,皆是星也。孔子雖定其位(8),著其文,謂霣為星,與史同焉。
  【註釋】
  (1)莊公七年:公元前687年。
  (2)恆星:這裡指常見的星星。
  (3)霣(yǔn隕):通「隕」。者:根據上下文意,疑是衍文。本書《藝增篇》作「星霣如雨」,可證。
  (4)不修《春秋》:指沒有經過孔子修改的《春秋》,即魯史記。
  (5)復:返,回。
  (6)星霣如雨:上文言「雨星」,可從。
  (7)云:「不及地尺」是魯史記上的話,不是孔子說的,故疑「雲」系「去」字形近而誤。
  (8)魯史記言「不及地尺」,孔子「恐失其實」,乃去之,因此不得言孔子「定其位」。故疑「雖」下脫一「不」字。
  【譯文】
  《春秋》莊公七年中記載:「夏四月辛卯日,晚上看不見常見的星星,而流星卻像雨般墜落下來。」《公羊傳》解釋說:「像雨的東西是什麼呢?不是雨。不是雨,那為什麼說它像雨呢?沒有刪修過的《春秋》上說:『墜落的星,離地不到一尺又返回天上去了。』君子刪修後說:『流星墜落像下雨』。」沒有刪修過的《春秋》,就是還沒有刪修《春秋》時魯國史官的記載,它上面說:「墜落的星,離地不到一尺又返回天上去了。」上面說的君子就是孔子。孔子刪修之後說「流星墜落像下雨」。孔子的意思認為地上有大山近陵樓台,說「離地不到一尺」,恐怕不符合實際情況,就更正說「像下雨」。像下雨的意思,是認為雨是從地面上去,而又從天上落下來的,流星也是從天上墜落下來又回到天上去的,跟下雨的情況相同,所以說它「像」。孔子雖然刪去了「離地不到一尺」,只說「像下雨」,可是說墜落的東西,都是星星。孔子雖然沒有確定隕星墜落的位置,但寫了這樣的話,說墜落的是星,跟魯史記上的記載相同。
  【原文】
  32·27從平地望泰山之巔,鶴如烏,烏如爵者(1),泰山高遠,物之小大失其實。天之去地六萬餘裡,高遠非直泰山之巔也。星著於天,人察之,失星之實,非直望鶴烏之類也。數等星之質百里(2),體大光盛,故能垂耀。人望見之,若鳳卵之狀,遠失其實也。如星霣審者,天之星霣而至地,人不知其為星也。何則?霣時小大不與在天同也。今見星霣如在天時,是時星也(3);非星,則氣為之也。人見鬼如死人之狀,其實氣象聚(4),非真死人。然則霣星之形,其實非星。孔子雲正霣者非星(5),而徙正言如雨非雨之文(6),蓋俱失星之實矣。
  【註釋】
  (1)爵:通「雀」。
  (2)等:根據文意,疑「等」是衍文。上文有「數日之質」文例相同,可證。
  (3)時:根據文意,疑是「非」之誤。下文「非星,則氣為之也」,順承此文,可證。
  (4)聚:疑是衍文。本書《訂鬼篇》有「鬼者,人所得病之氣也。氣不和者中人,中人為鬼,其氣像人形而見。」又有「氣能像人聲而哭,則亦能像人形而見,則人以為鬼矣。」文例同,可證。
  (5)云:疑「未」形近而誤。下文「徒正言」與「未正」相反為文,語氣相貫,可證。
  (6)徙:根據文意,疑「徒」形近而誤。
  【譯文】
  從平地望泰山山頂上,白鶴像烏鴉,烏鴉像麻雀,這是泰山又高又遠的緣故,因而物體的大小失去了它們真實的面貌。天離地六萬多里,又高又遠的決不只是泰山的山頂。像星星附著在天上,人看見它,已經失去了星星的真實面貌,可見失去真實面貌的不只是看見的白鶴、烏鴉之類。推算星的質地有百里。形體巨大光亮極了,所以能向下發出光芒。人看見它像鳳卵的形狀,這是因為離人很遠失去了它真實面貌的緣故。如果星星墜落是真的,那麼天上的星墜落到地上,人們應該不知道它是星。為什麼呢?因為星墜落下來時的大小不跟在天上時相同。如今看見墜落的星像在天上時大小一樣,這就不該是星。不是星,那就是氣形成的了。人看見鬼像死人的樣子,其實是氣使它像死人的樣子,而不是真的死人。那麼墜落的星狀物,其實不是星。孔子沒有訂正墜落下來的不是星,而只訂正說星墜落像下雨而不是雨的說法,都是不符合星的真實情況的。
  【原文】
  32·28《春秋左氏傳》:「四月辛卯,夜中恆星不見,夜明也;星霣如雨,與雨俱也。」其言夜明故不見,與《易》之言「日中見斗」相依類也(1)。日中見鬥,幽不明也;夜中星不見,夜光明也。事異義同,蓋其實也。其言與雨俱之集也(2)。夫辛卯之夜明,故星不見,明則不雨之驗也,雨氣陰暗,安得明?明則無雨,安得與雨俱?夫如是,言與雨俱者非實。且言夜明不見,安得見星與雨俱?
  【註釋】
  (1)依:根據文意,疑「似」之誤。前文「與騏驥之步,相似類也」,「與晨鳧飛相類似也」,可證。引文參見《周易·豐卦》。
  (2)集:聚集。這裡是一齊落下的意思。
  【譯文】
  《春秋左氏傳》:「魯莊公七年四月辛卯日,晚上連常見的星星者看不見,夜空很明亮;星星墜落像下雨,而且與雨同時下來。」它是說夜空很明亮所以看不見星星,與《易經·豐卦》上說的「太陽正中時看見了北斗星」相類似。太陽正中時看見北斗星,是因為陽光昏暗不明的緣故;晚上看不見星星,是因為夜空很明亮的緣故。事情不同但道理一樣,大概它們都是事實。《春秋左氏傳》說的「與雨俱」,是說星星與雨一齊落下來。因為辛卯日的晚上夜空很明亮,所以看不見星星。夜空很明亮,那是不下雨的證明,下雨天氣陰暗,怎麼會夜空明亮呢?夜空明亮就沒有雨,怎麼會與雨一同下來呢?像這樣,說與雨一同下來就不是事實。再說,夜空很明亮連星星都看不見,怎麼能看見隕星與雨一起落下來呢?
  【原文】
  32·29又僖公十六年正月戊申(1),霣石於宋五,《左氏傳》曰:「星也。」夫謂霣石為星,則謂霣為石矣。辛卯之夜,星霣為星,則實為石矣。辛卯之夜,星霣如是石,地有樓台,樓台崩壞。孔子雖不合言及地尺,雖地必有實數(2),魯史目見,不空言者也;云「與雨俱」,雨集於地,石亦宜然。至地而樓台不壞,非星明矣。
  【註釋】
  (1)僖公:魯僖公,名申,春秋時魯國君主。公元前659~前627年在位。僖公十六年:即公元前644年。
  (2)雖(雖):句不可通。根據文意,疑是「離(離)」字形近而誤。
  【譯文】
  還有魯僖公十六年正月戊申日,有五砣隕石落在宋國,《春秋左氏傳》說:「是星星。」說隕石是星,就是說墜落下來的是石頭了。那麼辛卯日的晚上,墜落的星是星,那實際上是石頭。辛卯日的晚上,墜落的星如果是石頭,那麼地上有樓台,樓台就會被砸壞。孔子雖然不贊成說隕星離地一尺又返回天上,但它離地一定有確實的數字,魯國的史官親眼看見,是不會憑空瞎說的;說「與雨一同落下來」,雨會聚集在地上,隕石也該是這樣。隕星落到地上而樓台沒有毀壞,那麼落下來的不是星,就很明白了。
  【原文】
  32·30且左丘明謂石為星,何以審之(1)?當時石霣輕然(2),何以其從天墜也(3)?秦時三山亡,亡有不消散(4),有在其集下時必有聲音(5),或時夷狄之山從集於宋(6),宋聞石霣,則謂之星也。左丘明省,則謂之星。夫星,萬物之精,與日月同。說五星者,謂五行之精之光也。五星、眾星同光耀,獨謂列星為石,恐失其實。實者,辛卯之夜,霣星若雨而非星也,與彼湯谷之十日,若日而非日也。
  【註釋】
  (1)審:弄清楚。
  (2)輕:根據文意,疑係「硜」形近而誤。硜(kēng坑):砰,擊石聲。
  (3)根據文意,疑「以」後奪一「知」字。
  (4)有:通「又」。
  (5)有:根據文意,疑是衍文。
  (6)從(從):根據文意,疑係「徙」字形近而誤。
  【譯文】
  左丘明說隕石是星,怎麼才能弄清楚呢?當時石頭墜落下來砰砰砰的,怎麼知道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呢?秦朝的時候三座大山不見了,不見了又沒有消散,在它們一齊落下的時候一定有聲音,或許是夷狄的山飛來落在宋國,宋國人聽到了石頭落地的聲音,就認為它是星。左丘明寫《左傳》時省略了文字,就說是星。星是萬物的精氣,跟日月一樣。解釋五星的人,說五星是金、木、水、火、土五行精氣的光。五顆恆星和群星一樣閃光照耀,而只說流星是石頭,恐怕不符合它的真實情況。實際上,辛卯日的晚上,墜落的流星像下雨而不是星,跟那湯谷的十個太陽,像太陽而不是太陽一樣。
  【原文】
  32·31儒者又曰:「雨從天下。」謂正從天墜也。如當論之(1),雨從地上,不從天下。見雨從上集,則謂從天下矣,其實地上也。然其出地起於山。何以明之?《春秋傳》曰:「觸石而出(2),膚寸而合(3),不崇朝而遍天下(4),惟太山也。」太山雨天下,小山雨一國,各以小大為近遠差。雨之出山,或謂雲載而行,雲散水墜,名為雨矣。夫雲則雨,雨則雲矣。初出為雲,雲繁為雨。猶甚而泥露濡污衣服(5),若雨之狀。非雲與俱,雲載行雨也(6)。
  【註釋】
  (1)當:句子難通,疑「實」之誤。「如實論之」,本文常用語。
  (2)觸:接觸。這裡是貼著的意思。
  (3)膚寸:古代的長度單位。一指寬為寸,四寸為一膚。這裡比喻極小的空間。(4)崇:終。崇朝:整個早晨。遍:即遍。句子難通,疑「鮓」下脫「雨」字。本書《效力篇》、《明雩篇》皆作「遍雨天下」,可一證。《風俗通義·正失》作「鮓雨天下,」可二證。
  (5)而:如。泥露:這裡是厚的露水的意思。濡(ru如):浸。濡污:浸濕。
  (6)行雨:根據文意,疑是「雨行」之誤倒。
  【譯文】
  儒者又說:「雨是從天上掉下來的。」這是說雨直接從天上落下來。照實說,雨是從地面上去的,而不是從天上產生降下來的。人們看見雨從上空落下來,就認為是天上掉下來的,其實它是從地面上去的。然而雨從地面上去,是由山開始的。用什麼來說明呢?《春秋公羊傳·僖公三十一年》上說:「雲貼著山石出來,膚寸之間都雲氣密集,不到一個早晨,雨就下遍天下,這只有泰山才能做到。」泰山的雨能下遍天下,小山的雨能下遍一國,各以山的大小距離的遠近而有不同。雨從山裡出來,有人說是雲載著雨走,雲散開水落下來,就稱作雨。其實雲就是雨,雨就是雲。剛出來是雲,雲濃密成雨。如果雲非常濃,會像厚露浸濕衣服,跟雨淋濕衣服的樣子差不多。可見不是雲和雨在一起而是雲載著雨走。
  【原文】
  32·32或曰:「《尚書》曰:『月之從星(1),則以風雨。』《詩》曰:『月麗於畢(2),俾滂沲矣(3)。』二經鹹言(4),所謂為之非天,如何?」夫雨從山發,月經星麗畢之時,麗華之時當雨也。時不雨,月不麗,山不雲,天地上下自相應也。月麗於上,山烝於下(5),氣體偶合(6),自然道也。雲霧,雨之征也,夏則為露,冬則為霜,溫則為雨,寒則為雪。雨露凍凝者,皆由地發,不從天降也。
  【註釋】
  (1)星:這裡指箕宿、畢宿。
  (2)麗:附著。這裡是靠近的意思。畢:指畢宿。
  (3)俾(bǐ比):使。沲:同「沱」。滂沱:雨下得很大。
  (4)鹹:都。
  (5)烝:通「蒸」。
  (6)體:這裡指月亮。
  【譯文】
  有人說:「《尚書·洪範》上說:『月亮靠近箕宿和畢宿,就會颳風下雨。』《詩經·小雅·漸漸之石》上說:『月亮靠近畢宿,就要大雨滂沱。』這兩種經書都說,造雨的不是天,又怎麼解釋呢?」這是因為雨從山上起來,正是月亮經過並靠近畢宿的時候,月亮靠近畢宿的時候,正好下雨。不下雨的時候,月亮不會靠近畢宿,山上也沒有雲,天地上下就是如此自然相應。月亮靠近山,山從下面蒸發出水氣,水氣跟月亮巧合,這是自然而然的道理。雲霧,是雨的徵兆,夏天則變成露水,冬天則變成白霜,天氣溫和則變成雨水,天氣寒冷則變成雪花。雨水和露水是凝凍成的,它們都是由地面產生上去,而不是在天上產生降下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