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姬旦《周禮》36【夏官司馬第四·大司馬】古文翻譯成白話文

夏官司馬第四·大司馬

  
大司馬之職,掌建邦國之九法,以佐王平邦國。制畿封國,以正邦國;設僕辨位,以等邦國;進賢興功,以作邦國;建牧立監,以維邦國;制軍詰禁,以糾邦國;施貢分職,以任邦國;簡稽鄉民,以用邦國;均守平則,以安邦國;比小事大,以和邦國。以九伐之法正邦國,馮弱犯寡則眚之,賊賢害民則伐之,暴內陵外則壇之。野荒民散則削之,負固不服則侵之,賊殺其親則正之,放弒其君則殘之,犯令陵政則杜之。外內亂,鳥獸行,則滅之,正月之吉,始和,布政於邦國都鄙,乃懸政象之法於象魏,使萬民觀政象,挾日,而斂之,乃以九畿之籍施邦國之政職。方千里曰國畿,其外方五百里曰侯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甸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男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采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衛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蠻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夷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鎮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蕃畿。凡令賦,以地輿民制之:上地,食者三之二,其民可用者家三人;中地,食者半,其民可用者二家五人;下地,食者三之一,其民可用者家二人。中春,教振旅,司馬以旗致民,平列陳,如戰之陳,辨鼓鐸鐲鐃之用,王執路鼓,諸侯執賁鼓,軍將執晉鼓,師師執提,旅帥執鼓鼙,卒長執鐃,兩司馬執鐸,公司馬執鐲,以教坐作進退疾徐疏數之節,遂以搜田,有司表貉,誓民,鼓,遂圍禁,火弊,獻禽以祭社。中夏,教茇捨,如振旅之陳,群吏撰車徒,讀書契,辨號名之用,帥以門名,縣鄙各以其名,家以號名,鄉以州名,野以邑名,官各象其事,以辨軍之夜事,其他皆如振旅,遂以苗田,如搜之法,車弊,獻禽以享礿。中秋,教治兵,如振旅之陳,辨旗物之用,王載大常,諸侯載旂,車吏載旗,師都載旃,鄉遂載物,郊野載旐,百官載旟,各書其事是與其號焉,其他皆如振旅,遂以獮田,如搜田之法,羅弊,致禽以祀祊。中冬,教大閱,前期,群史戒泉庶,修戰法,虞人菜所田之野,為表;百步則一,為三表,又五十步為一表,田之日,司馬建旗於後表之中,群吏以旗物、鼓鐸、鐲鐃,各帥其民而致,質明,弊旗,誅後至者,乃陳車徒,如戰之陳,皆坐,群吏聽誓於陳前,斬牲以左右徇陳曰:不用命者斬之。中軍以鼙令鼓,鼓人皆三鼓,司馬振鐸,群吏作旗,車徒皆作,鼓行,鳴鐲,車徒皆行,及表乃止。三鼓,摝鐸,群吏弊旗,車徒皆坐。又三鼓,振鐸,作旗,車徒皆作,鼓進,鳴鐲,車驟徒趨,及表乃止。坐作如初,乃鼓,車馳徒走,及表乃止。鼓戒三闋,車三發,徒三刺,乃鼓退,鳴鐃,且卻,及表乃止,坐作如初。遂以狩田,以旌為左右和之門,群吏各帥其車徒,以敘和出,左右陳車徒,有司平之。旗居卒間以分地,前後有屯百步,有司巡其前後,險野人為主,易野車為主。既陳,乃設驅逆之車,有司表貉於陳前,中軍以鼙令鼓,鼓人皆三鼓,群司馬振鐸,車徒皆作,遂鼓行,徒銜枚而進。大獸公之,小禽私之,獲者取左耳,及所弊,鼓皆駴,車徒皆噪,徒乃弊,致禽饁獸於郊。入,獻禽以享。及師,大合軍,以行禁令,以救無辜伐有罪。若大師,則掌其戒令,蒞大卜,帥執事蒞釁主及軍器。及致,建大常,比軍眾,誅後至者。及戰,巡陳,□事而賞罰。若師有功、則左執律,右秉鉞,以先愷樂獻於社。若師不功,則厭而奉主車。王吊勞士庶子,則相。大役,與慮事,屬其植,受其要,以待考而賞誅。大會同,則帥士、庶子,而掌其政令。若大射,則合諸侯之六耦。大祭祀、饗食、羞牲魚,授其祭。大喪,平士大夫。喪祭,奉詔馬牲。
【譯文】
大司馬的職責,負責建立有關諸侯國的九項法則,以輔佐王成就諸侯國的政治。制定諸侯國的封域,以正定它們的疆界;為諸侯國設立儀法、辨別[君臣的]尊卑之位,以明確諸侯國[君臣的]等級;進用和薦舉賢能有功的人,進用和薦舉賢能有功的人,以激發諸侯國[臣民的進取心];設立州牧和國君,以維繫邦國的臣民;建立軍隊、懲治和嚴禁違法者,以糾正邦國的失誤;分配諸侯國應繳的貢賦,以確定諸侯國的合理負擔;查核諸侯國的鄉民數,以便諸侯國任用民力;[根據諸侯國爵位的尊卑和擁有土地的大小],建立合理的守衛土地之法,以安定諸侯國。[使大國]親小國、[小國]服事大國,以使各諸侯國和睦相處。
用九伐之法規正諸侯國。[諸侯有]以強陵弱、以.大侵小的,就削弱他;有殺害賢良和民眾的,就討伐他;有對內暴虐、對外欺陵鄰國的,就幽禁他(而更立新君].有土地荒蕪、人民離散的,就削減他的封地;有依仗險固地形而不服從的,就派兵進入他的國境[以示懲罰];有無辜殺害親族的,就抓起來治罪;有放逐或弒殺他的國君的,就殺死他;有違犯王的命令、輕視國家政法的。就杜塞他同鄰國交通的途徑;有外內悖亂人倫,行為如同禽獸的,就誅滅他。
[周歷]正月初一,開始向各諸侯國和王畿內的采邑宣佈政法,把形成文字的政法懸掛在象魏上,讓萬民觀看政法,過十天而後收藏起來。 依照劃分九畿的簿籍,分施各諸篌自所當奉行的政治和職責。地方千里是國畿,國畿之外地方五百里是侯畿,侯畿之外地方五百里是甸畿,甸畿之外地方五百里是男畿,男畿之外地方五百里是采畿,采畿之外地方五百里是衛畿,衛畿之外地方五百里是蠻畿,蠻畿之外地方五百里是夷畿,夷畿之外地方五百.裡是鎮畿,鎮畿之外地方五百里是蕃畿。
凡徵兵,依據土地的好壞和人口的多少來制定服役人數的標準。上等土地每年可耕種的占三分之二,[休耕三分之一],耕種上等土地的農民可用以服役的每家三人;中等土地每年可耕種的占一半,[休耕一半],耕種中等土地的農民可用以服役的每二家五人;下等土地每年可耕種的占三分之一,[休耕三分之二],耕種下等土地的農民可用以服役的每家二人。
仲春,教[民眾]習戰。大司馬用旗召集民眾,整編隊列陣形,如同實戰時那樣列陣。[教民眾]辨別鼓、鐸、鐲、鐃的用途。王執掌路鼓,諸侯執掌賁鼓,軍將執掌晉鼓,師帥執掌提鼓,旅帥執掌鼙鼓,卒長執掌鐃,兩司馬執掌鐸,公司馬執掌鐲。教[民眾]坐下、起立、前進、後退、快速、慢速,以及距離疏密的節度。接著便用他們進行春季田獵,有關官吏在立表處舉行貉祭,警誡民眾[不要違犯有關田獵之法],然後擊鼓,於是開始圍獵。[焚燒野草的)火停止燃燒,然後進獻所獵獲的獸以祭祀社神。
仲夏,教[民眾]在草野之地宿營,如同仲春教民習戰那樣佈陣。選擇車輛和兵眾[加以配合],閱讀簿冊[校核兵甲器械]。[教民眾]辨別各種徽識的用途:各級軍帥的徽識都與他們軍營門前所樹旌旗書寫同樣的官事、姓名,六遂的徽識各與本遂的旌旗書寫同樣的官事、姓名,采邑主的徽識各與本采邑的旌旗書寫同樣的官事、姓名,六鄉官吏的徽識各與本官的旌旗書寫同樣的官事、姓名,公邑大夫的徽識都與各邑的旌旗書寫同樣的官事、姓名,各官府的徽識都與它們的旌旗書寫同樣的官事、姓名,以便夜間軍事行動好辨別。其他方面都同仲春教民習戰那樣。接著進行夏季田獵,如同春季田獵之法。車停止追逐野獸,[田獵結束],便進獻所獵獲的野獸祭祀宗廟。
仲秋,教[民眾]演習作戰,如同仲春教民習戰那樣佈陣。教民辨別各種旌旗的用途。王樹大常,諸侯樹旃,軍吏樹旗,軍帥和大都、小都之長樹繆和旃同色的(旗],鄉吏和家邑之長樹繆和脖不同色的[旃],郊野[的公邑大夫]樹旒,王的百官樹旃,各旗的繆上都書寫各自的官事、姓名。其他方面都同仲春教民習戰那樣。接著進行秋季田獵,如同春季田獵之法。停止用網捕獸,[田獵結束],集中所獵獲的獸並用以祭祀四方之神。
仲冬,教[民眾]大檢閱之禮。大檢閱之前,鄉吏們要告誡民眾,演習戰法。虞人芟除將要舉行田獵的野地的荒草而設表,每百步設一表,設三表,又間隔五十步設一表。到舉行甲獵那天,司馬在後表[與二表的]中間樹立旗幟,鄉吏們打著旗,敲著鼓、鐸、鐲、鐃等各率領鄉民到來。天亮時[司馬]把旗幟放倒,懲罰後到的人。於是用車輛和徒眾佈陣,如同實戰時的陣形,全體坐下。軍帥們站在陣前聽取[有關軍法的]誓誡,斬殺牲給左右軍陣看,說:「不服從命令的,斬!」中軍元帥敲擊鼙鼓命令擊鼓,鼓人都擊鼓三通。兩司馬搖響金鐸,軍帥們舉起旗幟,車輛和步兵都起立。[鼓人]擊鼓命令前進,[公司馬]敲響鐲[作為行進的節度],車輛和步兵都前進,(從後表]前進到二表而後停止。【鼓人]擊鼓三通,[兩司馬]用手摀住鐸口而搖鐸,軍帥們放下旗幟,車輛[停止前進]、步兵都坐下。(鼓人]又擊鼓三通,[兩司馬]搖響金鐸,[軍帥們]舉起旗幟,車輛和步兵都起立。[鼓人]擊鼓命令前進,[公司馬]敲響鐲,車輛快速奔跑,步兵快步前進,[從二表]前進到三表才停止,坐下和起立都和前次一樣。於是[鼓人又]擊鼓,車輛迅猛奔馳,步兵快速奔跑,[從三表]前進到四表才停止。三次[連續不斷地]擊鼓命令進攻,車上[的射手]先後射出三發箭,步兵三次擊刺。於是擊鼓命令[從南向北]退兵,(卒長]敲響鐃,[兵眾]向北退,退到後表處才停止,坐下和起立都如同當初一樣。接著進行冬季田獵。用旌旗分立左右作為軍門,軍帥們各率領車輛和步兵依次出軍門,分左右用車輛和步兵佈陣,鄉師規正兵眾出入軍門的隊列。旗樹在卒與卒之間以劃分地段,[車和步兵]前後分別屯駐而相距百步,鄉師巡視軍陣前後。[凡佈陣],險阻的地方步兵在前,平坦的地方車輛在前。佈陣完畢,於是設置驅趕野獸的車和攔擊野獸的車,肆師、甸祝等在陣前立表處舉行貉祭。中軍元帥敲擊鼙鼓命令擊鼓,鼓人擊鼓三通,兩司馬們搖響金鐸,車輛和步兵都起立,接著[鼓人]擊鼓命令前進,步兵都口中銜枚而行。獵獲大獸交給公家,小獸留給自己,獵獲野獸的人割取獸的左耳(以便計功]。到達田獵場的邊界處就停下來,鼓聲震響如雷,車輛和步兵齊聲歡呼。徒眾於是停止田獵,就集中所。獵獲的禽獸並在國郊饋祭四方之神,進入國都又進獻所獵獲的獸以祭祀宗廟。
到需要率軍隊(隨王出行]時,就集合六軍,執行有關的禁令,以救援無辜被侵之國,討伐有罪的人。如果王親征,就執掌有關的戒令。[出發前]臨視大卜占卜吉凶,率領有關官吏臨視釁祭[將隨軍而行的]遷廟主和社主以及軍事器械。到召集軍眾時,就樹起[王的]大常旗,校核所到的軍眾人數,懲罰後到的人。到作戰時,巡視軍陣看有無戰功以施行賞罰。如果軍隊打了勝仗,就左手拿著律管,右手拿者鉞,在軍前做先導,奏凱旋之樂而向社神獻功。如果事隊戰敗,就頭戴厭冠而護送載有遷廟主和社主的車[回來]。王弔唁、慰問[死傷的]士、庶子,就協助王行禮。
興建大的工程,參與工程的謀畫,聚集役徒,接受役徒的名冊,以待考核他們的成績而決定對他們的賞罰。大會同,就率領土和庶子[跟從王]而掌管有關他們的政令。如果舉行大射禮,就匹配諸侯為六耦。舉行大祭祀、饗禮、食禮,負責進獻羊牲、馬牲和魚牲,(取當祭之物]授給屍或賓客以行食前祭禮。有大喪,負責規正士大夫的職責與尊卑位次;舉行喪祭時,奉送馬牲[到墓地]並向死者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