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049.【王琚】古文現代文翻譯

玄宗在藩邸時,每遊戲於城南韋杜之間,嘗因逐狡免,意樂忘返。與其徒十數人,饑倦甚,因休息村中大樹之下。適有書生,延帝過其家,其家甚貧,止村妻一驢而已。帝坐未久,書生殺驢煮秫,備膳饌,酒肉滂沛,帝顧而甚奇之。及與語,磊落不凡,問其姓,乃王琚也。自是帝每游韋杜間,必過琚家,琚所語議,合帝意,帝日益親善。及韋氏專制,帝憂甚,獨密言於琚。琚曰:「亂則殺之,又何親也?」帝遂納琚之謀,戡定內難。累拜琚為中書侍郎,實預配饗焉。(出《開天傳信記》)
【譯文】
玄宗在諸侯王的府第裡時,常常在長安城南的韋曲和杜曲之間遊戲,曾經因為追趕狡猾的兔子,心情高興而忘了回家。他和手下的十幾個人,都飢餓疲倦得厲害,於是在村中的大樹下面休息。恰好有個書生,延請玄宗訪問他家。他的家中很貧困,只有一位鄉下妻子和一頭驢而已。玄宗坐的時間還不長,書生殺驢煮粘高粱,準備飯食。酒肉豐盛,玄宗看了感到很奇怪。等到與書生交談,發現書生灑脫、直率、開朗,跟一般人不同。問他姓名,原來叫王琚。從此後玄宗每到韋、杜間遊玩,一定造訪王琚家。王琚的談話和主張,都合乎玄宗心意,玄宗一天比一天跟他更加親近友好。等到韋後專權時,玄宗很憂慮,單獨跟王琚談了這件事。王琚說:「亂政就殺了她,又有什麼可愛惜的?」玄宗便採納了王琚的策略,平定了朝廷內的禍亂。連續提升最後任命王琚為中書侍郎。死後成為配享之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