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129.【劉立】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劉立者,為長葛尉。其妻楊氏,忽一日泣謂立曰:「我以弱質,托附君子,深蒙愛重。將謂琴瑟之和,終以偕老。何期一旦,捨君長逝。」哽咽涕泗,不能自勝。立曰:「君素無疾恙,何得如此?」妻言我(「我」原作「後」,據明抄本改。)數日沉困,精思恍惚,自度必不濟矣,且以小女美美為托。又謂立曰:「他日美美成長,望君留之三二年。」其夕楊氏卒。及立罷官,寓居長葛,已十年矣。時鄭師崔公,即立之表丈也。立往詣之,崔待之亦厚。念其貧,令賓幕致書於諸縣,將以濟之。有縣令某者,邀立往部外看花。及期而縣令有故,不克同往,令立先去,捨趙長官莊。行三二里,見一杏園,花盛發,中有婦女十數人。立駐馬觀之,有一女,年可十五六,亦近垣中窺。立又行百許步,乃至趙長官宅。入門,見人物匆遽,若有驚急。主人移時方出。曰:「適女子與親族看花,忽中暴疾,所以不果奉迎。」坐未定,有一青衣與趙耳語,趙起入內,如是數四,又聞趙公嗟歎之聲,乃問立曰:「君某年某月為長葛尉乎?」曰:「然。」「婚楊氏乎?」曰:「然。」「有女名美美,有僕名秋筍乎?」曰:「然。」,僕今控馬者是矣。」趙又(「又」原作「女」,據明抄本改)歎息驚異。旋有人喚秋筍入宅中,見一女,可十五六,涕泣謂曰:「美美安否?」對曰:「無恙也。」僕拜而出,莫知其由,立亦訝之。徐問趙曰:「某未省與君相識,何故知其行止也?」趙乃以實告曰:「女適看花,忽若暴卒,既蘇,自言前身乃公之妻也,今雖隔生,而情愛未斷。適窺見公,不覺悶絕。」立歔欷久之。須臾,縣令亦至,眾客具集。趙具白其事,眾鹹異之。立曰:「某今年尚未高,亦有名官,願與小娘子尋隔生之好。」眾共成之,於是成婿。而美美長於母三歲矣。(出《會昌解頤錄》)
【譯文】
劉立是長葛縣尉,他的妻子楊氏有一天突然對他說:「我把自己孱弱的身體寄托依附於您,十分感激你對我的厚愛。本以為可以夫妻和睦白頭偕老。沒想到很快我會捨棄你而離開人世。」說完嗚嗚咽咽地哭起來,悲傷地無法控制自己。劉立說:「你平時一點病都沒有,怎麼會像你說的那樣呢?」楊氏說:「我這幾天十分困乏,精神恍惚,自己覺得一定不會好了。我把小女兒美美托付給你。」接著又對劉立說:「等到美美長大成人後,希望你能留她二三年再嫁人。」當天晚上楊氏就死去了。十年以後,劉立不再做官,仍居住在長葛縣。當時的鄭師崔公是劉立的表丈人。有一天劉立去拜訪他,崔公待他很好。考慮到他很貧窮,便讓幕僚給各縣寫信,希望能接濟他。有個縣令,邀請劉立到城外去賞花。到了賞花那天,縣令臨時有事,不能一同前往,讓劉立先走一步,到郊外趙長官的莊院。劉立走了二三里路,看見一個杏園,杏花開得正艷。園中有十多個女子正在賞花。劉立勒住馬站在那裡觀看。其中有個女子,年紀大約十五六歲,走到牆邊偷偷看著劉立。劉立又走了百十步,就到了趙長官的宅院。進院後,看見人們匆匆忙忙地跑來跑去。好像發生了什麼緊急的事情。主人趙長官過了很長時間才出來會客。趙長官告訴劉:「剛才女兒同家人一起賞花,忽然得了急病,因此未能及時出來迎接你。」剛坐了一會,有一個婢女同趙長官耳語幾句,趙長官起身進入內室。這樣出出進進來回幾次。接著又聽到趙長官不住的歎息,然後問劉立說:「你某年某月做過長葛縣尉嗎?」劉立說:「做過。」趙長官又問:「娶的是楊氏嗎?」劉立說:「對。」趙長官又問:「你有個女兒叫美美,有個僕人叫秋筍嗎?」劉立說:「是,今天給我牽馬的就是那個僕人。」趙長官又感歎又驚訝。一會兒,有人喚秋筍進內宅。秋筍看見一個女子,大約十五六歲,眼中流著淚問她:「美美好嗎?」秋筍回答說:「平安無事。」秋筍拜別出來,不明白其中的緣由。劉立也對這事感到驚訝。輕聲問趙長官:「我不記得過去同您相識,為什麼對我的一切都很瞭解呢?」趙長官把實情告訴給劉立說:「小女兒剛才賞花,忽然昏死過去。等到甦醒過來後,她說前世曾經是你的妻子。現在雖然隔世轉生,可是與你的情愛並沒有斷絕。剛才見到你,心情激動,不知不覺昏死過去。」劉立聽了感歎很久。過不多時縣令也趕來了,客人全部到齊,趙長官把這件事又詳細講述了一遍,大家都感到很驚奇。劉立說:「我現在年紀還不算太大,也還有功名地位,願意同小姐求得隔生之姻緣。」大家都贊成此事。於是劉立就做了趙家的女婿。女兒美美反而比母親大了三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