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088.【古元之】原文全文翻譯

後魏尚書令古弼族子元之,少養於弼,因飲酒而卒。弼憐之特甚,三日殮畢。追思,欲與再別,因命啟棺,開已卻生矣。元之雲,當昏醉,忽然如夢,有人沃冷水於體,仰視,乃見一神人。(「神人」二字原缺,據明抄本改。)衣冠絳裳蜺帔,儀貌甚俊。顧元之曰:「吾乃古說也,是汝遠祖。適欲至和神國中,無人擔囊侍從,因來取汝。」即令負一大囊,可重一鈞。又與一竹杖,長丈二余,令元之乘騎隨後,飛舉甚速,常在半天。西南行,不知裡數,山河逾遠。欻然下地,已至和神國。其國無大山,高者不過數十丈,皆積碧珉。石際生青彩簬筱,異花珍果,軟草香媚,好禽嘲哳。山頂皆平整如砥,清泉迸下者,三二百道。原野無凡樹,悉生百果及相思石榴之輩。每果樹花卉俱發,實色鮮紅,翠葉於香叢之下,紛錯滿樹,四時不改。唯一歲一度暗換花實,更生新嫩,人不知覺。田疇盡長大瓠,瓠中實以五穀,甘香珍美,非中國稻梁可比。人得足食,不假耕種。原顯滋茂,蕕穢不生。一年一度,樹木枝幹間,悉生五色絲纊,人得隨色收取,任意紝織。異(「異」字原「缺」,據明抄本改)錦纖羅,不假蠶杼。四時之氣,常熙熙和淑,如中國二三月。無蚊虻蟆蟻虱蜂蠍蛇虺守宮蜈蚣蛛蠓之蟲,又無梟鴟鴉鷂鴝鵒蝙蝠之屬,及無虎狼豺豹狐狸驀駮之獸,又無貓鼠豬犬擾害之類。其人長短妍蚩皆等,無有嗜欲愛憎之者。人生二男二女,為鄰則世世為婚姻,笄年而嫁,二十而娶。人壽一百二十,中無夭折疾病喑聾跛躄之患。百歲已下,皆自記憶。百歲已外,不知其壽幾何。壽盡則欻然失其所在,雖親族子孫,皆忘其人,故常無憂戚。每日午時一食,中間唯食酒漿果實耳。餐亦不知所化,不置溷所。人無私積囷倉,餘糧棲畝,要者取之。無灌園鬻蔬,野菜皆足人食。十畝有一酒泉,味甘而香。國人日相攜遊覽,歌詠陶陶然,暮夜而散,未嘗昏醉。人人有婢僕,皆自然謹慎,知人所要,不煩促使。隨意屋室,靡不壯麗。其國六畜唯有馬,馴極而駿,不用趨秣,自食野草,不近積聚。人要乘則乘,乘訖而卻放,亦無主守。其國千官皆足,而仕官不知身之在事,雜於下人,以無職事操斷也。雖有君主,而君不自知為君,雜於千官,以無職事升貶故也。又無迅雷風雨,其風常微輕如煦,襲萬物不至於搖落。其雨十日一降,降必以夜,津潤條暢,不有淹流。一國之人,皆自相親,有如戚屬,各各明惠。無市易商販之事,以不求利故也。古說既至其國,顧謂元之曰:「此和神國也。雖非神仙,風俗不惡。汝回,當為世人說之。吾既至此,回即別求人負囊,不用汝矣。」因以酒令元之飲。飲滿數巡,不覺沉醉,既而復醒,身已活矣。自是元之疏逸人事,都忘宦情,遊行山水,自號知和子。後竟不知其所終也。(出《玄怪錄》)
【譯文】
後魏尚書今古弼本家的孩子古元之,少時寄養在古弼家,由於貪酒而死。古弼十分疼愛這個孩子,裝殮了三天之後,還想再看看他以作永別,就讓人把棺材打開,一看,古元之竟然復活了。古元之說,他喝酒喝得昏沉沉地醉死過去,就像作夢一樣。忽然有人往他身上灑冷水,抬頭一看,看見一個神人,穿著深紅的衣裳,披著彩虹般的披肩,相貌十分英俊,看著元之說:「我是你的遠祖,叫古說。我要到和神國去,沒有人為我挑行李,所以把你召來了。」說罷就讓古元之背起一個大行囊,又給他一根丈二長的竹竿,讓他騎上一匹馬跟隨在後面。馬跑得非常快,常常騰起在半空中,也不知跑了多少裡地,過高山跨大河的跑了很遠,突然就落下平地,原來已經到了和神國。這和神國裡沒有大山,最高的山也不過幾十丈高,山上全是碧綠的玉石,石縫裡生長著彩色的花草。到處都是奇異的花朵稀有的果子,綠茵茵的草地一望無際,各種珍禽在鳴婉啼叫。山頂都十分平坦,有好幾百條清泉從山石縫中流著飛濺到山下。田野上沒有普通的樹,全都是結滿石榴和相思果的果樹,每株果樹都開著鮮花,結著鮮紅的果子,掩映在一叢叢碧綠的樹葉裡,而且這些果樹一年四季不凋零,只是每年自然而然的花開花落結出新果代替了舊果,人們都察覺不到。田地裡到處都生長著葫蘆,葫蘆裡裝滿了五穀糧食,這些糧食特別香甜,人世間田地裡的糧食沒法和它相比。在這和神國中人人都能豐衣足食,而且不用辛勞地耕種,土地本身就十分肥沃濕潤,一點雜草都不生長。每年樹木的枝幹上會長出各種顏色的絲線,人們喜歡什麼色的就從樹上拿,然後用這絲線織成自己喜愛的綢緞,也不用養蠶,不用織布。一年四季和風吹拂,總是像人世間春天二三月時一樣。這裡沒有蚊子、蒼蠅、螞蟻、虱子、馬蜂、蠍子、毒蛇、蜈蚣、蜘蛛、蠓蟲之類的害蟲,也沒有老鷹、烏鴉、貓頭鷹、鷂子、八哥等等鳥類和蝙蝠,也沒有豺狼虎豹等兇猛的野獸,也沒有貓、鼠、豬狗之類的動物。這個國裡的人高矮美醜都一樣,人們沒有什麼貪慾愛憎等等私慾。每一對夫妻都生二男二女,鄰居間世世代代通婚。女孩子一成人就出嫁,小伙子一到二十歲就娶妻,人們的壽命是一百二十歲,一輩子也不會發生疾病、夭亡、耳聾、啞吧、瞎眼、跛腿的事。百歲以下的人都能記得自己的年令,百歲以上的人,就不知道他到底多大歲數了。壽數到了的人會突然消失不知道去了哪裡,他的家人親友也很快就把他忘了,所以人們從來沒有憂愁悲傷。這裡的人每天中午才吃一次飯,其它時間就僅僅喝點酒吃些水果,吃下去的東西也不知道消化到那裡去了,因為這裡從來沒有廁所。人們從來不存儲糧食,多餘的糧食都放在田地裡,誰需要誰就去拿。這裡的人也從來不種菜園子,遍野的菜就足夠吃了。每十畝地裡有一口泉,泉裡全是酒,味道十分香醇。這個國的人每天扶老攜幼的到處遊玩,到晚上就散去,也沒有人會喝醉。每個人都有僕人婢女,他們都十分理解主人的需要,周到的服侍,不用別人支使他們。房舍宅院也都十分華麗。這個國裡家畜只有馬,馬都很馴服又很駿,而且從來不喂草料,只吃野草,平時也不把他們關在馬廄裡,而是要騎就抓來,騎完就放掉,沒有人管它們。這個國裡各種官員無一不備,當官的人卻沒有公事可幹,和老百姓們混在一起,因為從來沒有什麼公務要他們處理。這個國的皇帝也混在官員們中間,因為從來沒有官員的升、降和處分的事需要皇上來處理。也從沒有急風暴雨,風總是輕柔溫暖的,什麼也不會吹掉。每十天下一次雨,而且下雨一定是在夜裡,下得河水通暢,但絕不會氾濫淹沒什麼。全國的人都親如一家,人人聰明賢德,也沒有什麼經商買賣的事,因為誰也不貪圖小利。古說對古元之說,「這就是和神國,雖然不是仙界,但風俗非常好。你回人間後,向人們說說這裡的情形。我已經到這裡了,以後會找別人給我當差役,不用你了。」說罷就拿來酒請古元之喝。元之喝得昏昏醉去,等醒來時,自己就復活了。從這次到陰間去遊歷了和神國以後,古元之就對人間的世事人情看得越來越淡漠了,就連作官也覺得沒有什麼意思,就到處漫遊,遊山玩水,自己起了一個別號,叫「知和子」。後來,誰也不知道他到底去了什麼地方。

卷第三百八十四  再生十
周子恭 李及 阿六 崔君 劉溉 朱同 郜澄 王勳 蘇履霜 景生 許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