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069.【齊士望】原文及譯文

魏州武強人齊士望,貞觀二十一年,死經七日而蘇。自雲,初死之後,被引見王,即付曹司,別遣勘當。經四五日,勘簿云:「與合死者同姓字,然未合即死。」判官語士望曰:「汝生平好燒雞子,宜受罪而歸。」即命人送其出門。去曹司一二里,即見一城門,城中有鼓吹之聲,士望忻然趨走而入之。入後,城門已閉,其中更無屋宇,遍地皆是熱灰。士望周章不知所計,燒灼其足,殊常痛苦。士望四顧,城門並開,及走向門,其扉即掩。凡經一日,有人命門者曰:「開門,放昨日罪人出。」即命人送歸。使者辭以路遙,遷延不送之。始求以錢絹,士望許諾。遂經歷川塗,踐履荊棘。行至一處,有如環堵,其中有坑,深黑。士望懼之,使者推之,遂入坑內,不覺漸蘇。尋乃造紙錢等待焉,使者依期還到,士望妻亦同見之。(出《法苑珠林》)
【譯文】
魏州武強人齊士望,於唐貞觀二十一年,死後七天又復生。他自己說:剛死之後,被領去見閻王,閻王又把他交給曹司,讓曹司查驗他是否應該死。過了四五天,曹司查看名冊說:「他與該死的人同姓名,他不該現在死。判官對士望說:你生平喜歡燒雞,應當受罪後再回去。」馬上派人把士望送出門,去到離曹司一二里的地方。看見一座城門,城中有鼓樂吹奏之聲,士望就很欣然地走進去。之後,城門就關上了。城中沒有屋子,遍地都滿是熱灰。士望驚恐不知所措,熱灰燒灼他的腳,非常痛苦。士望環顧四周,城門都開了,等走到門口,門又馬上關閉。這樣過了一天,有人命令看門的人說:「把門打開,放昨日的罪人出來。」於是就派人送他回來。但差役推說路太遙遠,不送他,並向士望索求錢物,士望答應了他。之後,他們跋山涉水,披荊踏棘。走到一個地方,好像四周都是圍牆,其中還有一坑,又深又黑。士望很害怕,使者推他,就掉進坑內,不覺中甦醒過來。之後,就找紙造錢,等待使者來取,使者如期來到,士望的妻子也同時見到了使者。